目前分類:瘋狂的時間 (4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笑臉貓睜開眼睛,然後又用力眨了幾下。
  
  唔……這裡是哪裡?
  
  看起來好像是我家。
  笑臉貓站起來,用力伸懶腰,把自己拉得忽高忽低忽左忽右,再用力抖一抖,踱步踏了幾圈,窩回原處開始理毛,邊整理邊回想。
  
  我記得……我是睡在墓碑上……
  
  笑臉貓抱著尾巴仔細清理到滿意的程度,重新出發的貓尾巴緩緩扭動。
  
  我是夢遊的時候滾著滾著滾回家,還是睡死的時候飄著飄著飄回家?
  
  抓抓耳朵。
  
  也罷,反正是回自己家,過程不重要。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關係,我教你,這很簡單。」
  
  西里爾講了按鍵的功能和各種注意事項,聽得比荷一頭霧水,無奈之下只能邊玩邊教,這下比荷瞭解西里爾被嚇到的原因,雖然不是他被嚇到,但自己玩的確比較緊張,皺著眉頭手忙腳亂之餘還要聽西里爾尖叫指揮,比荷邊聽邊看根本不曉得自己按了什麼!
  
  等旁邊的鬼怪淨空之後,比荷按了暫停,扶正被西里爾搖來搖去而歪掉的眼鏡,看著搖桿回憶剛才發生的事,又把功能表的操作介紹和劇情回顧等等的東西全部看一遍,總算大致瞭解是怎麼回事。
  
  轉頭看看西里爾,果然是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比荷也笑了,挑起嘴角,靠近沙發裡,轉頭認真打電動!!
  
  「——咦!?」
  
  昏暗詭譎的畫面裡主人公正快速移動,速度是之前的兩倍以上,飛快釣出大範圍的鬼怪,比荷玩得泰然自若文風不動,西里爾不敢抓比荷怕妨礙對方,只好抓住抱枕慘叫。
  
  「為什麼要叫那麼多出來啦啦啦~~~~!啊啊!那邊!那邊還有啊~~~!咦!?喔喔好厲害!快!往左邊、左邊啦!會、會被圍住、啊啊被抓到了比荷大笨蛋啦~~~~!」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嗄嗄嗄~~~~~~~~~~~~~~~~!!」
  
  一樓診所的哈士奇嚇一跳後趴在診療台上不敢動,人類們集體抬頭,然後莉可狠瞪斯林、實習生慌張撇頭、病人家屬慌張地左顧右盼——
  
  身為飼主的比荷則是苦笑,然後迎來:「噢~~~~~~~不~~~~~~!!」的下一句慘叫。
  
  「……真是不好意思,洛森太太。」比荷笑著安撫看診台上的狗,飛快地把該檢查的檢查完,預防針俐落下手推針起針,然後脫手套把剩下的交給莉可。「草莓糖很健康,今年的預防針也打完了,只要注意體重就沒問題,不好意思,我先上樓一下。」
  
  比荷邊往後走邊脫下醫師袍,在他把白大掛揉成一團扔進籃子裡時又聽見一聲綿延不絕的尖叫,陸續紛亂傳來的摔東西聲聽來驚心動魄,比荷顧不得回頭笑一個道歉,只能鐵著臉開門往二樓衝。
  
  「……樓上是……」洛森太太驚惶困惑地看著診所裡的兩位工作人員,沒注意到斯林的腳正被狠狠踩碾。
  
  「呵呵呵……就是……醫生遠親的小孩跟貓啦,沒什麼的,你說對不對,斯林?你還借他電動呢~」莉可用手肘用力攻擊斯林,斯林痛得都快哭了,偏偏連吸氣也不敢,只能笑。
  
  「對對對,是我借他電動的,他打電動都很激動。」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能坦然面對愛情的時候,不知怎麼的就說出來了。」
  
  「?什麼時候?我叫你欺負牛的時後?跟你說什麼都好的時候?還是跟你說停下來的那時候?」
  
  「不知道。」
  
  「……怎麼會不知道。」
  
  「就是聽著你的聲音、吹著風,看著你思考,然後,這句話就出現了。」
  
  「……這是說你以前不愛我囉?」傲嬌中。
  
  「這個嘛……」比荷笑笑。「人類最麻煩的地方就是連愛情也有好多種。」
  
  「——我是哪一種!?」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正在享受威脅的滿足表情呀~~」西里爾笑得一片繁花似錦。「嗯~好的好的,這個威脅很可愛很有效——我『驚!』一下希倫就好,不嚇他。」
  
  比荷盯著西里爾確定這不是敷衍他,長吁一氣決定不管了,繼續整理手中的財產清單和估價結果。貝吉爾請他幫忙找個願意頂下診所的人,如果找不到則代為處理……貝吉爾的孩子都不是獸醫,他們只需要房子,對於該怎麼處理這些機器也缺乏門路。
  
  貝吉爾不在乎錢,只是希望能妥善處理。一些小工具比荷打算留下來當紀念,耗材的部分七折分給幾個同業,其他機器的選擇比較多,比荷還在想怎麼處理比較好。
  
  「你不可以不理我。」西里爾從後面掛在比荷身上,探頭望一眼又無奈地靠回比荷肩膀上,在他看來根本無須苦惱這些文字。
  
  「我只是在做旅行前的準備而已。」
  
  「通通丟給海格就好了嘛,他最擅長賣東西。」
  
  「你知道我不喜歡麻煩別人。」
  
  「你這點真是讓人又愛又恨……快點到下週六啦……」不然我好無聊。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比荷失笑,知道西里爾還在鬧彆扭,這麼可愛的要求當然接受。
  
  抱著西里爾坐到沙發上,指甲整齊乾淨的手指陷入豐厚的毛皮中,先是背、然後是頸後頰側,比荷先挑貓都比較喜歡的地方下手,因為生氣而繃緊的貓很快地放鬆,打瞌睡地瞇起眼睛,等他抓到下巴脖子,已經發出呼嚕聲的西里爾閉著眼睛似乎非常享受,軟軟的身體似乎隨便他怎麼翻都沒關係。
  
  比荷沒問西里爾夠不夠、能不能原諒他,只是很享受此刻的安寧。以前不曾注意,現在回想起,西里爾為了追求他似乎頗介意在他面前顯露貓形,並不是覺得小小的貓形低人一等,大概……只是覺得……會太容易給自己閃躲的藉口。
  
  連帶的也就很少看見西里爾變成貓的樣子,剛認識的時候很常見,現在,記憶停留在指尖,懷念變成眷戀。
  
  平凡簡單地就碰觸到心滿意足。
  
  西里爾似乎睡著了,比荷放輕抓搔撫摸的動作,卻開始暗暗叫糟,貓的睡氣比狗還強,西里爾睡得這麼舒服讓他也好想睡,本來想說的話在睡意中也變得沒那麼重要,畢竟他想溝通的對象暫時無法對話。
  
  手差點停下來的時候,西里爾猛地睜眼,眼鏡蛇一般地咬一口比荷,銳利的痛讓比荷瞬間清醒,比荷抬手看被咬的部分,雖然很痛,並沒有受傷。
  
  「對不起,是我不好,不小心打瞌睡。」比荷笑笑地摸摸貓額頭,那雙金眼睛又撇開。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呵呵,我可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喔。』上道二字欣然收下,鋼筆爺呵呵笑,聞著滿屋子花香陪西里爾疊衣服。
  
  西里爾疊好衣服打量成果之後覺得還不錯,才又轉頭面對在茶几上待得怡然自得的鋼筆。
  
  「比荷感冒,沒空招待你。」
  
  『嗯~我擔心的也不是這小小病痛,不招待也沒關係。最近如何呢?愛情不會令人永遠快樂。』
  
  「卻可以幸福很久。」
  
  『喔……這真是意味深長的回答,那麼,』鋼筆跳得離西里爾進一些。『比荷先生覺得幸福嗎?』
  
  「你怎麼不找時間問他?」
  
  『問你才知道愛情能讓生命無私到什麼程度啊。』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 ■ □ ■ □ ■ 
  
  
  感冒的比荷只乖乖在房間呆了兩天,花費跟感冒消耗的等量體力說服西里爾,才有辦法聽完剩下的演講跟研習。至於西里爾則是待在房間裡或是飄在他身邊,雖然有記得隱形,但既然直擣敵方本陣,西里爾還頗遺憾沒能替全天下被獸醫捅過菊花的動物復仇。
  
  雖然沒看過也不認識西里爾,但希倫看到比荷出現在演講廳的反應幾乎跟西里爾如初一轍,充滿關心的責備滔滔不絕的湧出時比荷笑了,不小心就說出:「真該介紹你們認識。」
  
  「誰?」希倫瞬間住口,接著飛快想起某關鍵。「你說的那個她?搞什麼,你本來就應該介紹給我啊!」
  
  「這個……」可是不是『她』而是『他/牠』。「我覺得你會嚇到。」
  
  「少來,」希倫把裝滿熱水的保溫壺塞在比荷手裡。「看在我把老婆特地買給我的保溫瓶借給你的份上,今年以內帶來給我看看。」
  
  比荷苦笑地捧著保溫壺,希倫走得很開心,西里爾也在他耳邊笑得很開心,在火車上還認真問他什麼時候要去?
  
  「你不是討厭狗嗎?」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西里爾,真不知道你喜歡我哪一點……
  
  一旦開始對西里爾好一點就覺得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沒有吵鬧的聲音在身邊干擾,反省順利進行到足以指責自己優柔寡斷的程度,可惜順利的部分也僅止於反省。
  
  輾轉而昏沈的入睡,睡得不深於是朦朧中總有無法入睡的焦躁感,覺得喉嚨乾渴、空氣悶滯,不涼不暖的黏膩溫度像巨大的繭,一直命令自己忍耐一下就可以睡著,手機鬧鐘響起時卻嚇一跳地感到挫敗。
  
  比荷爬起來只覺得沈重,頭痛沒有昨晚尖銳卻依然隱隱敲打大腦神經,盥洗用餐之後有好一點,然而進到通風良好甚至冷氣過強的會場又開始覺得不舒服,等到傍晚第一天的議程結束,比荷撐在廁所的洗手台旁覺得虛弱得彷彿全身針刺般地酸痛顫抖,於是他瞭解他真的感冒了。
  
  從骨肉中滲出的虛無寒意並不強烈,勉強去參加會後晚宴吃點東西,離開的時候似乎已經可以預見今晚會發燒。比荷嘆口氣,回到房間讓自己稍微泡個熱水澡再倒下休息,雖然希望今晚能睡得更好,但次日醒來看到鏡子裡的臉,糟得笑都笑不出來。
  
  果然早上簽到的時候希倫就大皺眉頭,難得來參加協會講座比荷想盡可能多聽一下,可惜體力只允許他支撐到下午的休息時間,當他看著滿桌的點心卻連熱紅茶都喝不下的時候,希倫拿出不知道從哪弄來的溫度計和成藥塞給他,這次連夏隆都趕他回旅館休息。
  
  比荷不太記得他回房間之後做了什麼,等他再次有意識時,他趴在床邊而不是躺在床上,人卻已經換好睡衣,桌上也準備好水,明知道都是自己做的卻沒有清晰的印象,即使是轉醒的現在,腦中也彷彿象群狂奔般地發出充滿疼痛的轟鳴,而這轟鳴吞沒其他所有的聲音,融合成無法分析的巨大雜訊。
  
  怕昏倒在浴室所以簡單洗個臉擦一擦就爬上床,拿起手機想著要設定鬧鐘,一絲金色的光芒勾住他最後的神智。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擊沈。
  不,這根本是被擊沈之後還加碼鉛塊跟水泥,直接以最快速度沈到底。
  
  「你都不相信我~~~~」揮淚。
  
  「西里爾,淹水了……」
  
  「你都不關心我只擔心淹水~~~~~~我對你這麼真心~~~~~~」
  
  「我沒有不相信你,」我只是說實話。「乖,我只是真的不計較禮物,暫時也不想去鋼筆爺那裡……半個月後協會總部要舉辦一場講座,廠商跟各單位都會出席,我很快又要出遠門。」
  
  「你要出遠門?!」瀑布般的淚水瞬間消失。「去多久?」
  
  「展覽會、講座、加研習,至少半個月。」
  
  「——你要出門半個月居然現在才告訴我!!」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比荷一看就知道這裡已經不是那家店,而是跟西里爾家一樣屬於另一個世界,寬敞的餐桌可以坐下三、四十個人,此時卻只有三副餐具,桌上已經擺滿食物,至於在旁邊幫忙端菜分菜的侍者……是撲克牌?
  
  發現比荷疑惑的目光,海格笑著解釋。
  「自從紅心女王退位,國王不管事情後,他們就失業了,反正端誰的菜也是端,於是就在我這裡打工。」
  
  比荷跟著撲克牌侍者走到桌邊,看對方極其專業的拉開椅子請他坐下,他剛坐下又飛快地替他繫好餐巾調整椅子距離,拿著分好肉品的盤子深吸一口氣準備開始介紹——
  
  「每種肉都來一點就好,」比荷連忙出聲打斷,他頗害怕自己會聽到滔滔不絕的介紹。「我每種都想嚐嚐,不用多。」
  
  百年上的工作經驗讓撲克牌的工作效率大為增加,即使身體的『面積』造成一定的行動障礙,動作卻很流暢,比荷看撲克牌們迅速完成工作又迅速退回牆邊,只剩下幾名站在較近的一旁負責侍酒,至於西里爾,已經喝完一杯又再次被梅花三斟滿,看起來對這酒非常滿意。
  
  不是說要吃肉的嗎……比荷搖搖頭面對自己的食物,雖然沒胃口,但也不能真的不吃,強迫自己至少每種吃一口,然後比荷便推開盤子不再進食。
  
  「比荷?」西里爾還在解決一塊鴨胸,沒想到比荷卻已經推開盤子,甚至手上也只拿著水,似乎什麼都不想碰。
  
  「我飽了,真的。」知道西里爾是關心他,但強迫自己進食的現在只覺得噁心,比荷得努力壓抑這種感覺才笑得出來,不論如何都不想再多吃一點。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 ■ □ ■ □ ■ 
  
  
  「喂。」
  
  西里爾瞟了莉可一眼,又低頭看他的漫畫。
  
  「春天到了滿街的貓都在發情,你怎麼這麼冷靜?」
  
  「我一看見妳就冷靜。」
  
  莉可一把抽走西里爾手上的漫畫,憤怒粗魯地揪住美青年的領子用力扯。
  
  「——我問你。」
  
  「是~~莉可姊姊請問~~」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是,因為那就像脫下面具一樣可以看見真面目……」西里爾笑著吮一口比荷的唇。「因為脫下眼鏡後你只能清楚看見我。」
  
  綿密的吻沒等比荷反應便深深覆上,比人類粗糙、熾熱、而又略顯乾燥的舌強勢地在口中肆虐,比荷抓扯西里爾的頭髮想阻止他,但舌頭被吸吮得幾乎疼痛,比這更強烈的則是令人麻痺的快感,阻止的手與初衷背道而馳,貼近得彷彿只能仰賴彼此才能呼吸。
  
  「西里爾……?」唇分開了些,彼此微亂的呼吸被互相飲嚥,帶來彷彿從體內深處被愛撫的溫柔暖意。
  很舒服的吻,卻換成比荷開始困惑了。
  
  「疑惑我為什麼不問?」西里爾笑著用唇貼蹭著對方的唇。「你變了我喜歡,不變我也喜歡,找原因這種事就像在看脫衣舞,慢慢脫才有情趣。」
  
  「你之前可不是這樣。」
  
  「一口氣把衣服全撕了也是情趣嘛~~」
  
  比荷淺淺地笑著,任由西里爾蹭著他,乍看之下跟平常的模式沒有什麼不同,對擁抱的人而言卻是每個細節都變了。
  
  西里爾抬起比荷的臉凝視那雙眼睛,直到漂亮的天藍色難以承受似地隱藏在羽睫之下,西里爾輕輕一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 ■ □ ■ □ ■ 
  
  
  過了萬聖節後,街道上的色系變成以紅與綠為主的繽紛裝飾,學生們開始歡慶寒假,街上瞬間充滿比平常多一倍的情侶,看得斯林好生嫉妒。
  
  西里爾也很嫉妒。
  
  雖然今年比荷已經公告診所會提早放假,但西里爾知道,要比荷這樣跟他卿卿我我的出門約會幾乎是不可能——但這部分西里爾認為自己還有基本度量所以不會出門搗蛋,可是另一個原因就讓他很不開心。
  
  「為什麼?」
  
  「嗯?」比荷洗完澡換上居家服,在廚房弄點宵夜,看西里爾坐在餐桌上,於是東西很自然也變成兩份。「什麼?」
  
  「為什麼我不可以跟你去希倫家過節?我都說你不想對他出櫃的話我可以變回貓形,為什麼還是不行?」
  
  「那我昨天也說過了,」比荷無奈地笑著把盤子放在西里爾面前。「他們家有狗。」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樣的衝動和回應真的好嗎?
  
  「比荷?!」
  
  才感覺到水流,西里爾已經驚慌地把他拉起,比荷湊近臉,看清楚那的確是驚慌的表情,忍不住順勢抱上去安撫。
  
  「我沒事,嚇到了?」
  
  「……我還以為你跟我做完越想越後悔結果打算淹死自己。」
  
  因為這回答簡直可愛到犯規,比荷不禁靠在西里爾身上笑個不停。
  
  「……這麼好笑?」
  
  西里爾的聲音有點鬱卒,但也不是真的不高興,甚至還有點好奇。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專心點……」
  
  抱怨帶著點嘆息和無奈,箝制他的手不知何時放開在胸前撫挲游移、攻城掠地,比上次的自己更細緻綿密的啃吮和愛撫,讓西里爾喘息忍耐的同時察覺那份感傷。
  
  「…比荷……」比荷在小腹上的輕咬,讓西里爾扶在對方頸後的手不禁一緊,比荷吃痛的哼了聲反而更往下,西里爾瞬間倒吸一口氣,聲音危危顫顫。
  
  名字被呼喚,在身上抓搔的手顯得非常沒耐性,比荷親吻眼前興奮挺立尺寸驚人的器官,想起上次被撐開、填滿、進出的感覺,興奮感不受控制的飆升……這麼漂亮的粉紅色簡直是詐欺。
  
  嬌豔柔嫩的顏色在眼前傲然脈動,含吮著下方的雙珠,伸出舌頭仔細舔舐莖幹上的每一絲紋路,輕輕吸吮尖端再盡可能艱辛地含住吞吐,唾液與體液流淌滑落,匯聚在下方揉搓的指掌間,口中與指間的溫度熾熱灼烈。
  
  好熱……
  
  熱得令人窒息,滾燙得令人不安,抬眸望向西里爾模糊的臉,灼灼眼神卻清晰地直入腦海,專注深刻得讓比荷微微一怔,下一刻西里爾已用力的拉起他,焦躁飢渴的吻疼痛粗魯地落在唇上頸脖,抱著他似要抒發這種苦悶地啃著。
  
  牙齒壓迫在皮膚上的銳硬彷彿咬碎了懷錶堅硬的殼、冰冷的盤面,滴答作響的微小時鐘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零件瓦解墜落、不再擒縱擺動——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些經過身邊打招呼的透明物體,不覺間也習慣了。比荷記著不能喝太多酒,但離開那間餐館時也不免有些飄忽,心情也跟著醺然酒意飄盪,不管看到什麼都覺得開心愉快,快樂的彷彿他從來沒有笑過。
  
  他們在街上遊蕩,從微醺走到酒醒,十二點的鐘聲響起,屬於鬼怪們的夜晚才正開始,熱鬧的喧嘩和煙火一起綻放,一整個晚上都牽著他手的西里爾轉頭對著他笑,笑得一口珠貝般的白牙熠熠生輝。
  
  「灰姑娘,我們回家吧。」
  
  「為什麼我是灰姑娘?」比荷笑道。
  
  「因為我打算當你的王子殿下啊。」
  
  西里爾湊上去親一個,牽著比荷離開熱鬧得一團混亂的市集,轉過兩個巷口後,比荷看到一扇門,西里爾推門進去、經過一段沒有一絲光線的漆黑路途,一扇彷彿鑲嵌在黑暗中的門扉靜靜發光。
  
  他們站在門口,比荷看西里爾拿出鑰匙,又把那隻鑰匙掛在他的鑰匙串上,古樸的物件看起來就像裝飾,而西里爾則對他做了個『請』的動作。
  
  「為什麼?」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只是合理預測他多少會被嚇到,」西里爾表情誠懇得不得了。「然後會想好好睡個覺,如此而已。」
  
  「取消!快取消!」比荷簡直不知道該用什麼詞『精準』表達才能讓西里爾乖乖聽話!「總之快阻止那些……傢伙去斯林家!我就算了,身為一個普通的人類會希望過普通的萬聖節!別讓那些傢伙去他家!」
  
  「可是普通的萬聖節很無聊耶!我本來想——」
  
  「——就是無聊才好。」比荷說得斬釘截鐵——無聊總比嚇死好!
  
  「無聊才好?」唉,比荷難得神色緊張面色凝重居然不是因為我~~~
  
  「對。」
  
  「可是晚了耶……」西里爾合掌扭動。「他們早就開心地出發了。」
  
  「……叫他們回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 ■ □ ■ □ ■ □ ■
  
  
  萬聖節睡到自然醒,比荷想起床卻被西里爾硬拖著賴床賴過中午,只覺得腰酸背痛體會不到賴床的美妙,被西里爾嘲笑他勞碌命。
  
  據說無尾熊一天最多可以睡到23小時,貓一天也可以輕鬆睡超過15個小時,跟大部分的動物相比,最懶惰的人類在牠們看來可能還太忙。
  
  比荷撇嘴揉腰沒說什麼,換好衣服吃完簡單的食物,西里爾拋下『等我一下』就不見人影,等再出現的時候手上多了一條南瓜黃的圍巾,兩端有著南瓜頭特有的黑眼睛黑嘴巴。
  
  西里爾脖子上也有一條,比荷趁對方幫他把圍巾圍上的時候看了一下,表情居然還不一樣。
  
  「……為什麼你這條是哭臉?」
  
  「因為我比較壞,含淚的南瓜頭深得我心。」我還以為你會先介意情人圍巾這玩意兒呢。「你這條的表情比較帥氣。」
  
  穿戴好就被西里爾一路拉出門,街道上很熱鬧,各式各樣的裝飾、面具,商店擺出各式各樣的整人糖果和裝扮用品,夜晚還沒降臨,城市彷彿已被眾鬼包圍,狂歡另一個時區的夜晚。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 ■ □ ■ □ ■ □ ■
  
  
  後來,他們沒去看老鷹。
  
  西里爾說用老鷹預約一個秘密,要比荷答應他不管什麼時候詢問都會回答。
  
  既然哭的樣子被看過了,從未對人啟齒的恐懼也說過了,應該也沒有什麼更不能說的秘密,比荷這麼想著,頭很輕鬆點下去抬起來,換來一眸子爍金流麗的耀眼笑容。
  
  這傢伙……比荷呼吸微滯、脈搏加快,心頭發苦,嘴角回應的笑容卻柔軟。
  
  西里爾平常隨便笑笑就已經夠妖孽了,現在這種笑容簡直不只是禍害。
  
  比荷當然知道西里爾這麼衝他笑,百分之百在期待發生些禍害,但就算被嘲笑這種掙扎很虛偽,他還是想掙扎。
  
  或許只是自以為是,以為會有的風浪很小,小到除了記憶彷彿什麼都沒發生,但終有一天連記憶也不可靠的時候,今天信賴的事物或許也會面目全非。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