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Simpleminded (3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們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所以不開門?」嬌小的公主殿下進門稍稍環顧室內,手拿資料叉腰,任丹尼爾關門阻絕走廊上等看好戲的鄰居同學。

「我們只是在思考要如何恭迎可愛班代的大駕而已。」即使原本還在思考逃亡路線,優雅微笑睜眼說瞎話對萊伊而言當然是小意思,反倒是丹尼爾在瑪麗安背後微微臉紅。

「哼哼~好吧,看在甜言蜜語的份上。吶,通知書喔,來自系學會跟學生會,今天班會主要是討論這個,先看看我再跟你們說班會的事。」瑪麗安說著把手中的資料遞給萊伊和背後的丹尼爾,走了幾步打量室內。「你們房間好整齊啊!是萊伊的功勞吧?」

「嗯?」萊伊輕聲疑問,丹尼爾自然是只能埋頭看通告。

「總覺得你會很堅持維護生活品質……大概因為你看起來就是個貴公子吧?不然薩爾加又哪會這麼愛跟你比較?」輕輕看了一圈,瑪麗安回到兩人中間。「不過那個人真討厭,雖然長得不錯但老愛炫耀身分這件事感覺很~不好。」

「是這樣嗎?我承認我習慣維持生活品質但我哪裡像貴公子?」皺著眉頭重新再看一遍,萊伊表情越來越差。

「全部。總覺得就算你跟我說有城堡有別墅你會打獵會騎馬也不奇怪。」

「……有這些只能算有錢人不能算貴公子。瑪麗安,學生會跟系學會是認真的嗎?」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交往的第一天從離開浴室、萊伊半裸著身體趴在他床上寫報告預習開始。

像平常一樣的去上課,像平常一樣的去打工,像平常一樣的被抓去練球,像平常一樣吃完飯後回到宿舍,然後像平常一樣的坐在書桌前安靜用功……

……好空虛……

丹尼爾趴在桌上寫功課,心中小小的哀怨與困擾。然後因為這份哀怨又發憤圖強的振筆疾書努力打字,中場休息就轉頭看著萊伊的臉認真思考。

什麼都跟平常一樣這不是沒差嗎……雖然萊伊今天下課有跟他打招呼說再見、約了一起吃晚餐……可是兩個男人交往該做些什麼呢……

而且萊伊的表情一直都是淡淡的啊……雖然晚餐時心情不錯,不過現在好像有點煩躁。

「……丹尼爾,」被一直盯著當然不可能無動於衷,尤其還是那種小心翼翼哀怨等待思索困擾什麼都有的眼神。萊伊覺得自己被這種眼神看得渾身不對,偏偏對方又只是很老實很認命的在旁邊等著——對,沒錯,就像一直坐在旁邊用眼神詢問你為什麼不陪我玩的大狗……所以現在是怎樣,我該出去溜狗嗎?

「嗯?」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啊——嗚…啊唔……」做愛做到很舒服時大腦空白得像飄在水裡,萊伊細細痙攣的身體攤在丹尼爾懷裡被唇舌吮咬、重重貫穿,潮濕不已的尖端被摳按揉捻,令身體戰慄的近乎抽搐、包覆對方的窄徑不由自主收縮為彼此帶來更多刺激,用小小疼痛一次次喚醒幾乎在快感裡麻痺的感官。

忍耐不住先行解放,萊伊熱燙的濁液濡染上丹尼爾小腹,高潮後無力失神的軀體敏感又只能任人擺佈,過於舒服刺激而變得難受的感覺逼出淚水,讓即使難受卻仍舊貪求快感的身體,喘著隱含求饒的細碎泣音。

幾乎可說是楚楚可憐的脆弱聲音讓丹尼爾幾次頂弄之後跟著解放,彼此緊繃如弦的身體在喘息裡放鬆。丹尼爾抱著人,手近乎貪婪地撫摸萊伊汗溼的溫熱背脊,軟下的分身也輕輕緩緩、一下下蹭著那又軟又熱舒服得捨不得離開的通道,聽懷裡的萊伊哼著細碎鼻音、輕輕抓緊自己、小小的顫抖。

身體慢慢的又熱了起來,萊伊低吟嗚咽出略微沙啞的呻吟。覺得萊伊也許會不高興,丹尼爾停下動作卻沒有離開,摟著人、用臉頰嘴唇輕輕碰觸磨蹭萊伊紅潮未退的側臉與脖子,壓抑想印下痕跡的慾望。

還想要……知道自己因為太過小心而顯得笨拙,卻沒辦法不介意那份好不容易才擁在懷裡的溫暖,想都沒辦法想像萊伊這麼溫順默許的模樣……只是問出請求未免也太……蠢…了吧……

「…一次嗎……」

「……咦?」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好久沒更新這裡了.....囧


------------------------------



希望對方很舒服很舒服,丹尼爾向下撫摸的手分開萊伊的大腿,帶著潤滑劑按揉、深入萊伊那比皮膚更熾熱的私處,柔軟入口在身體微顫之後,便放鬆抗拒,吞沒侵入體內的長指。

「唔……」帶繭的手指刮過體內帶來異樣的搔癢,無法控制的反射令收縮的內壁緊緊吸附著手指,在鮮明的描繪出形狀的同時也吞得更深。

萊伊忍著聲音,臉上紅潮更盛。丹尼爾的吻移向耳根鎖骨,愛撫擴張著的手指比過去的對象都還要更小心更溫柔,緩慢而仔細的進出、揉弄濕潤著軟熱的通道,輕輕曲勾張開的手指一遍遍刺激帶來快感的點。

好舒服……可是…太慢了……丹尼爾過於仔細溫柔的動作,變成舒服卻不滿足的煎熬,萊伊淺睜彷彿浸在水裡的藍眸,輕挺起腰用昂然的慾望一下下蹭著丹尼爾,後穴也無法克制地貪婪吞吐。感覺到丹尼爾體溫飆得更高、滲出更多汗水,卻沒有更多的動作。

「……進來…」攀著丹尼爾的肩膀,用慾望碰觸、磨蹭對方,萊伊皺著眉頭邊喘邊說,對顯然只有自己受到撩撥覺得不快。明明上次一下子就精蟲衝腦,這次怎麼這麼能忍?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丹尼爾,」

萊伊輕聲喚著、收回手,一直看著他的丹尼爾聽見聲音眼睛閃了閃,沈默而小心地拉過那隻被自己煨暖卻又很快變涼的手,垂眼細細握住,一點也不柔軟也不嬌小、男人的手,用掌心一遍遍軟軟地熨著。

「嗯。」

比自己略大、跟主人一樣樸實的手,像怕握得太大力、又怕握不住,因為自己沒有抽回手而浮現淡淡快樂滿足。
「丹尼爾,你…喜歡我嗎?」

「……嗯,對不起。」丹尼爾低著頭,拇指輕輕磨娑握在掌心的手背,臉上淺淺的微笑是苦惱、認真、還有小小愉悅混合成的複雜笑容。

「……為什麼說抱歉?」

「我……因為我還是…喜歡你…我比較笨,所以……在你說不喜歡…或是真正的拒絕以前……即使你叫我忘了,好像,還是……沒辦法那麼輕易的放棄…就是…喜歡……我知道你是男的我也是男的…可是還是想為你…做點什麼……小小的,也很好……只是好像給你增加困擾和麻煩,所以、抱歉。」

「嗯,真的很麻煩。」直言不諱。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字數也算大放送了吧......
(我感冒了,各位也多保重...)

-------------------------------


「……嗄?!」什、什麼?!我我戀愛了?!

菲看見萊伊一副貓被踩到尾巴的驚嚇模樣,終於忍不住發出笑聲,卻仍緊握萊伊的手沒讓他掙脫抽走。

「萊伊,你現在這樣,在我看來就是為戀愛煩惱的模樣。人類最美的表情就是在戀愛的、在愛情裡的表情,即使醜陋也很美麗。還記得我上次說的話嗎?」

……我很期待你動心愛上一個人的那天…因為我一定會愛上這樣的你。
……雖然我不會對此多做努力。


這何止是不多做努力……
「所以呢?菲?」萊伊望向菲的表情有著難以掩飾的無措,因為彼此都清楚煩惱的對象並不在現場,即使菲並不知道究竟是誰。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傾斜的大片落地窗切割了半邊藍天、一部份的城市,萊伊側身躺在地上,任由傾洩而下的柔和白光將自己融合成畫面的其中之一。天空清澈的顏色,看不出時間也看不到溫度。

菲德瑞克輕緩傾注葡萄酒,抬頭打量,躺在作為書房、樓中隔層地板上的萊伊,輕輕瞇起眼睛,又搖搖頭,柔柔的笑了。

適合品味與飲用的深度,在酒杯裡搖曳出馥郁香氣。菲德瑞克拿著兩人份的酒步上閣樓,在萊伊身邊坐下。一邊將高腳杯放在萊伊眼前,一邊啜飲葡萄酒,在萊伊回神、翻過身體看向自己的時候,俯身將口中微溫的酒液哺入對方口中,感覺親吻裡的溫存與歉意被緩緩吞嚥。

菲放開萊伊的唇,輕輕舔著。舔得分不出來是捨不得紅酒,還是那被他逗笑的唇。

「夠了,菲,讓我起來。」

菲看著萊伊邊輕笑邊閃躲,就更不想讓人起來。
「我很樂意為你效勞,要再來一口嗎?」

「那我寧願不要喝,我都快認不出來這是佳釀年份了。」

萊伊微笑拒絕,看菲小不甘心卻又無所謂的再親一口放開他,懶懶地仰躺著還不想起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帶有血味的手指撫摸揉按自己的嘴唇、探入口腔,丹尼爾覺得自己嚐到的不是血腥味,而是萊伊複雜的猶豫以及軟弱。

覺得心疼,所以輕而小心的試圖靠近,在對方微微怔愣後退時停下,然後又在萊伊確認般貼上的輕緩輾吻裡錯愕,接受萊伊侵入口腔的舌頭掠奪氣息,感覺那彷彿咬牙切齒的深吻在激烈糾纏漸漸失控。

萊伊是真的在咬,啃咬嘴唇、囓咬舌尖,在吻裡帶上細微卻令人瘋狂的疼痛。讓人在每次每次含吮舔舐接受愛撫時搖擺在快感與清醒,用疼痛凸顯每一吋黏膜被舔過的酥麻快感,無法分辨輕微暈眩的窒息是因為吻還是過於用力的擁抱。

本就不甚涼快的室內更是飛快轉為炎熱,等丹尼爾明白掌下濕滑膩手的撫觸是萊伊腰背的皮膚、雙手不知何時探入衣下是萊伊的縱容,他已經啃上剛才一直想重新印上的痕跡,聽著萊伊氣息中零碎的喘吟。

吻隨著唾液濕亮的光澤向下滑落,攀著自己肩膀插入髮間的手不見推拒,在衣裡愛撫的手順著親吻緩緩掀起這薄薄的遮蔽……髮間的手突然揪緊頭髮,向後拉扯,對上視線。

「不准脫。」

略略瘖啞輕輕喘息的音色仍顯清澈,萊伊不想讓丹尼爾看見來自他人的痕跡,而丹尼爾則聽見了近乎許可的聲音。

仰望著的臉,染上與睡著時不同的艷麗淺紅,看著萊伊那因跪姿被自己抱高的身體、貼向胸口,在自己隔著棉質輕輕啃咬、用舌頭唾液濕濡衣料感受到震動而不是拒絕時,丹尼爾為自己沒有猜錯的推測高興得無以附加。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嗚哇啊……好躁鬱好像有點歇斯底里……可是怎麼覺得很可愛?

「萊伊…你會說中文啊?」

「兩個爸爸都是台灣人。中文英文荷文德文全都是會說會看也會寫,嘖、好了,現在到底報到第幾個……」
萊伊充分表現出焦躁的回話、抓頭髮、放下手機開電腦整理東西、接上鑰匙圈上的隨身碟,不斷敲擊桌面的手指一整個沒耐心。

丹尼爾眨眨眼看著萊伊有段時間沒出現的暴躁模式,把東西塞背包傳檔案,然後又回頭瞪他。

「有礙觀瞻!你快把衣服穿上!」

兇狠的說兇狠的瞪,粗暴的打開衣櫃又用力的關上,風風火火的殺進浴室盥洗……丹尼爾只覺得自萊伊張眼後就一陣忙碌混亂,現在反倒腦中一片空白。

與其說畫面快轉思考跟不上,丹尼爾覺得應該是來不及了。既然只能找老師排補報告的時間,那急也沒用,總之蹺課已經是事實。

想是這麼想他可沒膽這麼勸萊伊,丹尼爾抓抓頭,然後在床鋪的一角發現皺皺的衣服,於是明白萊伊昨晚應該是好心幫他穿衣服,只是…中間發生了什麼沒成功……然後自己抱著萊伊一覺到天亮。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覺得自己懷裡抱了個人,睡意朦朧一時想不起來是誰,擁抱著卻覺得熟悉。
明明該是漸漸炎熱的季節,抱著懷裡的人,卻只感到暖得不想放手。老舊風扇一遍遍傳來滄桑的機械音。

丹尼爾覺得自己好像漸漸醒了,輕而眷戀的收緊手臂,闔眼埋首于懷中的溫度,軟軟的髮絲、每天每天都會聞到的洗髮精沐浴乳的味道、輕緩勻靜的呼吸……?

……真的假的?

丹尼爾很小心的張開眼,先是模糊、而後清晰,入眼的畫面是被體溫煨熱微紅的白晰頸項、還帶著耳環紅透了的耳朵、睡亂的柔順黑髮。
微微抬頭、輕輕撐起身體,萊伊熟睡的臉。

心跳強力而快速的擂動,丹尼爾小心放開懷裡的人,正失落於鬆手淡去的溫度,就看見還熟睡的萊伊微微皺眉,動了動倦了倦鑽了鑽……

丹尼爾望在眼裡,懷著期待的推測與小小的快樂,緩慢的又躺回去,果然就看見萊伊窩向自己的懷裡,頭不自覺的在肩窩處蹭了蹭,輕輕呼口氣又靜靜的繼續睡。

私心判定萊伊應該又睡著了,丹尼爾小心謹慎緩慢的再次把人擁入懷中,感覺著懷裡的人,卻不敢再看一眼。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萊伊嘆氣,然後決定不再思考。

心想自己今天大概得洗第三次澡,萊伊半扛半拖的把丹尼爾弄進浴室。喝醉的人癱軟到莫名其妙的難以使力,還好房間裡就有衛浴而且距離不遠。

克制自己想拿冷水隨便沖然後把人扔浴室的衝動,除去丹尼爾的衣服,蓮蓬頭是略涼的溫水,搓起泡沫。

「……萊…伊?」

「嗯。」要不是良心不允許,萊伊本來想像魚翻面那樣直接洗另一面。最後還是把靠牆放著的丹尼爾扶起來靠在懷裡,輕輕的搓揉頭髮、洗著頸子和寬厚的背,隨意應著丹尼爾模糊不清的疑惑聲音。

「……萊伊……」

喃喃低啞的聲音夾帶泡沫蹭上頸窩,手也環上腰際,濕透的夏季布料傳遞出飛升的體溫。

「…嗯,是我,放手。」搞什麼,我不是抱枕!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短短的....

--------------


回到寢室時看到房間一片漆黑,萊伊其實在那瞬間是驚訝意外又錯愕的,站在門口發現自己的情緒,萊伊苦笑著走進房間開燈鎖門,然後拿衣服再洗一次澡。

曾幾何時,習慣了打開門就有燈光,房間裡最底端會有人裝著若無其事的抬頭,畏怯小心卻真誠易懂的扯開笑容跟他說聲『回來啦。』。

丹尼爾不是狗,永遠的等待是不存在的。狗用一輩子去等也不過十五或是二十年,人類能有五天、五個禮拜、或是五個月已經非常難得。

人類並沒有純粹到能夠為單純的等待與獲得而覺得幸福,人類會去計算思考是否值得是否划算,這是人類之所以是人類的原因,反過來說,不一定能幸福快樂。

腦袋裡很明白,萊伊看著泡沫被排水孔吞噬,冷水沖洗去暑氣卻帶不走失落。關上水擦乾身體穿上衣服回到房間,明明……丹尼爾不再等他應該是個好現象,終於恢復常態各過各的生活對彼此都好,但總覺得內心有種小小的遺憾。

宛如被放棄的感覺。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男人的神色以及誠實露骨的回答,萊伊先是一楞,然後漾開了笑容。那種發自內心感到愉快的溫柔微笑,稍稍凍結了菲德瑞克的表情,於是萊伊眼中的笑意染上淡淡的疑問,菲德瑞克卻只是苦笑,在萊伊開口前先開口。

「缺乏自覺真是種罪過。萊伊,我對你的抵抗力比你想的低,別太常讓我看見這種笑容。我的回答哪裡讓你露出這種笑容?」

「因為誠實。菲,誠實是好事,能這麼直白的說出口的人太少。我的笑容怎麼了?」

「美過了頭。萊伊,你知道自己有魅力還不太夠,你得知道你比你想像的還要有魅力……雖然這也是你可愛的地方之一,可是這讓我好擔心。」

「擔心什麼?」

「被你牽連,我可只是個畫廊老闆,被找麻煩我會很困擾。因為放棄美人不是我的習慣,為了我自己也為了大家好,這種笑容還是讓他再稀有一點。」菲德瑞克湊近臉,用鼻尖輕蹭著來伊的臉頰,調整重心讓自己滑落到床上,熟練的把人攬進懷裡,萊伊也調整了姿勢方便更舒服的對話。

「我不常露出這種笑容。因為剛好是你,而且又剛好說了這種話,擔心是多餘的喔,菲。」

「萊伊,你知道你最吸引人的地方在哪裡嗎?你知道你為什麼美麗嗎?」

萊伊的回答讓菲德瑞克露出玩味的笑容,菲德瑞克的反問,也讓萊依自方才起就沒削減過的微笑更深了一些。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人類所豢養的寵物裡,最容易被養壞養胖的是狗,最容易受傷害的也是狗。

傻傻的信任與忠誠,不離不棄的死心眼,懂得躲卻不知捨棄與逃跑……雖然都很笨卻又有些近乎狡獪的小聰明。

總是直視著對象的清楚眼睛才是牠們最大的利器。赤裸裸寫著請求、明明白白的詢問著疑惑,不管怎麼看狗眼睛都是無辜而清澈,而且牠們也知道,人類很難完全對這種眼神無動於衷。

牠們容易滿足也有小小的貪欲,小小的東西小小的改變小小的善意就能讓牠們高興很久,而人類也隨之感受到愉快與成就感,會忍不住因為有趣而試探:多一點,少一點,然後又比多一點再多一點——人類總能看到有趣的回應。

於是人類,總是忍不住一點點、一點點滿足眼前那雙不變的眼睛;而狗則一點點的得到牠們要的,一點點一點點改變人類的底限。

人類花了千萬年馴化狗這種種族,狗讓飼主賦予真心改變習慣推動底線卻很快速,因為這是拿真心換真心,拿忍耐忠誠換取相伴與溫柔待遇的種族。

所以萊伊覺得丹尼爾很像狗,原本就很像,在最近開始每天來喝下午茶之後,更像。

咖啡的味道,苦一點或是酸味重一點、牛奶還是奶精、加糖或不加糖、哪種杯子、端咖啡的人。
千篇一律的交給你決定,如果換成紅茶會困惑打量手中的飲料,然後跟咖啡一樣,不同的茶種不同的配方不同的薰香不同的水溫……不管究竟懂了沒有都會用無比認真的態度去喝。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利用這個說明一下
小桃紅名語錄筆記本,並不是12月場就一定會出現喔,我有說過募集數量是個問題,做多了我怕賣不掉.....(這不比小說....)
我好害怕大家滿懷期待的衝12月場....可是東西還沒生出來.....囧

------------------


看到笑容,丹尼爾不知道自己剎時間的暈眩,是因為笑容裡的真心誠意,還是那真心誠意展露無遺的壞心眼。

「哦?我決定?」

雖然遲疑不安到丹尼爾有衝動脫口而出『對不起我剛剛什麼都沒說!』之類的話,但眼裡映著萊伊昭然若揭、想惡作劇的笑容,卻又覺得這種孩子似的邪氣還滿可愛的……

怕歸怕,丹尼爾還是硬著頭皮點頭。萊伊也不驚訝他的應承,丹尼爾覺得萊伊根本就沒想過他會不點頭。

「我弄什麼,你喝什麼?」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人在眼前會比較冷靜?

這種想法從開始就是出於私心的因循苟且,近乎於守候站崗的行為連丹尼爾都覺得幼稚。即使回去之後依舊沮喪,但有了第一次之後,每個下午徒增煩惱的造訪守望卻更停不下來。

所以,當丹尼爾把臉貼在桌上,發現一個禮拜就這樣過去的時候,忍不住呻吟著把當幌子的課本蓋到頭上。他沒有釐清、沒有冷靜、連功課進度都落後,要不是萊伊發現他進度落後、拿起他的筆記一邊罵人一邊用極短的時間幫他速成惡補,上上禮拜的小考就會讓他變成瑪麗安口中被當的枯骨了……

想到萊伊幫他惡補,丹尼爾幾乎藏在書籍之下的臉就開始傻笑。原本陰鬱而且不自覺磨蹭桌面的動作,也彷彿散發出淡淡的燦爛光澤。

被人關心本來就會覺得高興,如果關心自己的是自己喜歡的對象,那滿足感和喜悅感更是加倍。小事情如此,讓萊伊花心思腦力救火救人的補習更是如此……他本來以為不說不求救,萊伊管他去死……

……咦?

遠遠的看到服務生走過來,而且那個人好像是萊伊……丹尼爾忍不住掀起書角確認,然後確定那個走過來的人真的是萊伊……

左右附近……沒有其他客人?

唔……好奇怪……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新學期開始,回到宿舍,萊伊把東西一放就是先去實驗室。丹尼爾則是看人離開後,一邊覺得沒說到話,一邊覺得不知該怎麼開口的抓著球衣球袋去系籃報到。放了個年假,籃球隊裡的學長個個摩拳擦掌,畢竟下學期是最多比賽的時候,誰也不想輸。

踩著冬天裙襬的末尾,學生們都回到學校在次開始新的學期。回家一趟似乎讓萊伊有了些不同,好像是心情變好、但是又有些不同,而選課的學分數與課堂數則是大幅減少,想來是受夠了去年的期末地獄,再加上下學期的活動繁複,萊伊彷彿心有餘悸的減少課業增加機動時間。

當然,這是丹尼爾的看法,要真正搞懂萊伊的想法對丹尼爾來說還是太有難度。

而在接萊伊回宿舍的時候,丹尼爾就消極的決定一邊暗戀一邊維持著表象的關係,他無法確定萊伊是不在意不理會還是沒有發現,因為萊伊停留在宿舍的時間依舊短暫——萊伊增加在實驗室的時間以及打工的時間,雖然夜晚不再造訪酒吧,但也就只是這樣。

連在球隊裡,想遇見被抓去當槍手練習的萊伊都頗有難度,基於隊長的戰略兩人不會有共同上場的機會,替換與遞補的用處也不同,明明就在同一支球隊裡丹尼爾看萊伊打球的次數卻屈指可數……而且還是同學間約出去打球而不是在球隊裡。即使決定好要忍耐,想到這種情況仍舊不知是哭還是笑。

隨著天氣回暖,丹尼爾苦惱依舊。決心認命滿足於單戀,跟是否就此沒有煩惱是不存在因果的兩回事。在校園裡已經恢復了綠意與溫暖,戶外活動大量增加的現在,丹尼爾覺得自己一定是被學校成雙成對的情侶、還有春天這個季節給影響到。

趴在學校的露天座位的厚實木桌上,丹尼爾無意識的拿臉蹭桌面。心裡是一千萬個屬於秋天的憂鬱,傷春悲秋,平常怎麼就沒發現自己這麼有文學天分啊……

「……丹尼爾,你在幹嘛?」路過的同學看不下去,終於在不知道第幾次經過之後上前詢問。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放假,過年,然後又開學。春天尚未到來所以雪仍舊堆積。
萊伊回家的時候,丹尼爾第一次坐上對方的車子、而且還是駕駛座,開著暖氣、沒有音樂,安靜的近乎沈悶。唯一的聲音只有萊伊下車走進車站前的『明年見』。

簡短道別在丹尼爾聽來卻曲折難解。

解析一個人在想什麼,可以從聲音,從表情,細微的眼神,低頭抬頭轉頭的差異,手腳的姿勢,坐著或站著又各有不同。

丹尼爾清楚自己對這種事的感知並不遲鈍,但對於分辨與理解卻相當緩慢……與其說不擅長,丹尼爾覺得是訊息太多以致於不知道該怎麼組合,他希望每個人跟他相處的時候,不只感覺到被尊重也能感覺到愉快。

而萊伊的沈默總是有很多訊息,柔和平靜的溫暖聲音也是。因為太少,所以太多。

在這件事情上,丹尼爾可以肯定真的不是自己想太多,所以,也就格外的無法理解道別裡的含意、期望與淡淡的祝福。

這是從憧憬開始的喜歡與戀慕,因為放在心裡因此無法對細小的訊息視而不見,為什麼會從欣賞變為愛情的理由就和困惑一樣的多。然而,從放在心上所以去思考的本身,就意味著遺忘的難度。

只剩下自己一個人的房間,讓丹尼爾意識到對方的存在感,比他以為的還要強烈而明顯。於是,不知不覺看著窗外一成不變的雪景的時間變多,看書做預習的時間變少,從想著新計畫去遺忘跟萊伊的曖昧關係與心情,變成為什麼我不可以。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很……寂寞嗎?」

「感覺…很類似,有種想要卻又保持距離……這麼想,也許那也是種…恐懼的,感覺,然後,所以就……想替你做些什麼……」

「……為什麼?」

「所以說類似於憧憬……我也不太明白……但是,就覺得…你可以更完美,可以更耀眼且為人們所喜歡……也許…是因為這樣才開始的吧……」
也許是因為這樣才開始的……也許是想要讓自己羨慕又憧憬的對象、能更接近能崇拜的對象,想要看見自己所欠缺的一切具現化。
然而究竟是從什麼時候,憧憬變成了不同的東西?讓自己在看見那無助而不平常的表情反應時,有了性慾的衝動、想要擁有的感覺、憐愛、可愛、覺得美麗的心情,在看見對方好像很高興時不是鬆一口氣而是跟著一起覺得很高興?

所以,又是為什麼?過往的對象都是女性,丹尼爾至少還是清楚過去,男性的對象並沒有在類似事情上發生相同的事。

「丹尼爾……」

「萊、萊伊……對不起,我還是…不知道……」覺得萊伊的呼喚語帶嘆息,脖子上的手撫上臉頰,太過溫柔的感覺讓丹尼爾想起那時在浴室裡的萊伊,不由又有些慌張。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萊伊似乎正躺在床上看書。

丹尼爾坐在書桌前,試圖將注意力集中在螢幕裡的字裡行間,好讓電腦跟自己大腦的邏輯能同步化,至少……別再被良久出現一次的翻頁聲轉移注意力。

啪沙。

嗚……
丹尼爾放在鍵盤上的手抱著頭,一副想把頭埋進螢幕裡的感覺,不管正面還是反面看來都非常的煩惱。

……沒辦法專心。

即將進入12月,萊伊不再去打工、實驗室也開始放假,夜晚前往酒館的活動像夢境般的不復存在。

於是,總是看不到人影的人,自從那天之後已經一連三天都待在寢室裡,三餐都是自己帶回寢室。而在房間裡的時間,萊伊偶爾上上網、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床上看書……似乎……還會看看自己。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