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活到目前為止的時光裡,漫長的歲月以來,很多時候我會不由自主的想,究竟是因為我相信會活下來所以我活著,還是因為我不相信死亡所以沒死?
想想在那智者諄諄教誨、而先知遍行神蹟的時代,很多血腥卻也因此而起……諸神遺留的艱難課題裡,有著惡魔陰暗狡獪的低語。
……在黑暗中,那或許是最高潔,也是最廉價沉重的枷鎖……

(節錄自費格那文書,34章,17到21節)

----------------

第一章 遲暮的聚會

雪地上凌亂而又漸趨整齊的腳印緩緩消失,在地平線的盡頭看不到它的擁有者。那是麋鹿的腳印,凍原的冬季才剛開始,那些大塊頭必須在苔原完全被覆蓋前離開,前往食物較為充裕的南方,過冬、繁殖後代,然後再回來。

凍原上,雪漸漸地停歇,太陽離開了中午的時分,風取而代之掃過表層的薄雪。

旅行者拉低了斗篷的帽緣,雪地刺眼的反光以及乾冷的風對於眼睛都不好。咕噥的瞄向周圍幾隻狼,這些掠食者在許久之前沒能成功的飽餐一頓,鹿角戰勝了尖齒利牙,跑的夠快,脆裂覆雪的泥地裡沒有血跡。所以狼群似乎決定將自古傳承來的毅力,發揮在看起來好像比較容易得手的對象上。

逼近,離開,再逼近。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