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Simpleminded 番外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歐琳來到家裡的第三年春天,萊伊開口向父親們要一個鞦韆。

不是鐵的、不是塑膠的,不是買來的鞦韆架,萊伊想要掛在樹上的鞦韆,用粗麻繩還有大片厚木板做的鞦韆。

「想要那樣的鞦韆嗎?」

爸爸疑惑又認真的這麼問,很努力地研究眼前的小東西怎麼突然想要個鞦韆了。

萊伊點頭,要一個鞦韆有各式各樣的理由。家裡有了鞦韆,他就不用老是帶喜歡盪高的歐琳去公園,不用排隊不用搶,有自家的鞦韆很酷,而且他可以跟艾倫一起做鞦韆,這不是很好玩嗎?

「很認真地想要一個鞦韆?」

父親們又確認了一次,萊伊的眼神很確定,艾倫有些猶豫,但並沒有阻止弟弟,只是低頭安撫顯得過度興奮的歐琳。

「嗯,爸,只要答應就好了,我跟艾倫可以做鞦韆,最多再陪我們找材料就好啦!」

「家裡的樹上啊……」爸爸微笑沈吟,老爸則歪頭注視著爸爸的表情。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老爸過世後的某個春夜,萊伊為爸爸彈奏著鋼琴時,若有所思的老人對萊伊說了『等我一下』,然後起身回到房間,再次回到客廳時,手中多了一小樣物品。

萊伊稍稍擦拭清理了琴鍵後闔上琴蓋,坐到父親身邊帶著點好奇與不安的看著父親手上的物品,因為知道父親有話想說所以安靜等待。

「萊伊,有個東西想拜託你。」

小小的木匣看起來是個首飾盒,非常非常的古舊。萊伊看過這個盒子,也聽過關於這盒子的故事,就像父親們在酒窖存放葡萄酒,這裡面有叔叔伯伯還有父親們蒐集來的寶石,是為了家族裡所有的孩子們所準備的,送出去一些、就會再補進一些,或是放入對自己來說最有意義的飾品傳承下去。

萊伊以為父親是想將盒子交給他,沒想到父親卻打開了盒子,略微驚訝的反應惹得父親一笑。

「啊,盒子也是要拜託你的,不過,主要是這個。」

「這什麼?」

「頭髮。你老爸的,還有我的。」
父親從盒子裡拿出小小一包東西,在手裡輕輕摸搓,從包裹著的布料下,發出紙張特有的細碎聲響。
「唯有這個是要特別拜託你的。萊伊,等我死了以後,替我把這個帶回台灣吧。」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對岸有人無授權轉載,礙於這邊的右鍵鎖了也沒用

所以目前只放BBS和鮮網專欄,結局部分只好麻煩各位請恰鮮網專欄了^^" (左下有連結)

在此放上完結的後記,這是我寫這個故事之後,一點點想說的話
---------------------


當我開始把實驗室當成一個長篇故事來寫的時候,就已經決定他們最後會出國、結婚、領養孩子,那時候我開始寫『樓上樓下』,孩子們沒有明確的臉、個性以及名字,我也還在想這樣會不會和『紐約紐約』的感覺太相近,不過損友饅頭告訴我不要想太多寫就對了。

等我寫到第二本,我的設定照習慣的完善到旁枝末節,孩子們有了個性有了長相,而且已經長大到在我的腦海裡爬來爬去——即使他們在這個故事裡其實只是過場而已。

在第三集的時候,為了讓即使少少幾句的對話也有家人互動的感覺,於是,孩子們的設定也從細目大綱的狀態,完善到了他們有了各自的故事,他們長大,也跟著學長學弟這兩個角色一起變老;為了讓大家看見這兩位是如何的照顧他們的家庭、以及艾倫和萊伊的事情,我在番外裡交代了『兄弟』的故事。

對孩子們來說,父母或是養育者的行為品格是最直接的憧憬以及模仿對象,因此一個家族的人們總是會呈現一個整體的風格。當我一開始設定萊伊的初戀是艾倫的同時,我也在想萊伊的伴侶應該是什麼樣子。

於是,我給了他一個對自己對別人都非常誠實也非常認真的對象,在分類裡像大狗一樣的人,然後有了這篇名為『Simpleminded』的故事。同時,也可以把這個故事跟實驗室當成一整個家族的故事,因為我的設定從開始寫的時候就一直設定到學長學弟死去。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莊家連六拉六,牌堆的牌拿完了一半。
「咦?唔……這個……要補花……?」

「這裡!」
丹尼爾摸了牌確定這是花,其他三人則異口同聲的回答他該從哪裡補。

摸了。
「啊……呃,再補一張。」

摸了、打開,又一張。「唔、不好意思……」

一張一張又一張。

「喔,好多花,你開花店啊?」發現丹尼爾一直補,學長忍不住又湊上來。

「欸?我沒有要開花店……為什麼、」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爸,東方人不是很愛打麻將,而且過年不是都會玩嗎?上次去台灣奶奶也有玩耶!為什麼我們家都沒有?」

既然孩子們認真發問了……即使總是萊伊……當人家長就是要認真回答。

「萊伊你想玩嗎?艾倫也想試試嗎?」

終究是群孩子,沒試過的東西當然都有興趣,沒被點名的歐琳也自己跑過來說我也要!

學弟看著孩子們的反應,搓搓下巴、想了想。
「家裡有可以打牌的桌子嗎?親愛的?」

「與其問我這個問題,」學長聽到問題從季報表裡抬頭。「家裡有牌嗎?我怎麼沒印象?」

「有,我記得那時候有準備一副,想說爸媽他們或是台灣那邊的人來的時候,要玩方便。現在應該在地下室,牌尺什麼的一應俱全。」學弟看學長一邊被挑起興致一邊卻又分心在報表上,索性伸手抽走學長面前的一大疊紙張。「有適合的桌子嗎?你有印象嗎?」

「這張不就可以?」學長微笑著敲敲眼前的桌面。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萊伊……我關燈喔……」

「嗯。」

丹尼爾這麼問,在聽到萊伊隨口回應打開桌燈後,切掉寢室的大燈。

然後不由自主的站在開關旁,望著萊伊在書桌前專注認真的身影……雖然萊伊只要一專注在工作上就會忘記自己,但那畫面很漂亮很寧靜。
「……萊伊……你不睡嗎?」

「嗯。」萊伊狀似無意的回應,沒多就又補上一句。「丹尼爾,不用等我,先去睡。我這要弄完才睡,不知道會多久。」

交往第一天就被瑪麗安逮到——當然這不是瑪麗安的錯只能說運氣不好,剛好就是碰到全校性的大型活動,四天以來每天都在忙,不蹺課的萊伊幾乎都熬夜。

「丹尼爾,去睡吧。」

察覺自己還是站著,萊伊又出聲這麼說……丹尼爾忍不住在黑暗裡輕輕、輕輕地笑了起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廚房,一個人洗菜一個人邊負責火後邊切菜。

「欸。」

「………幹嘛?」

「都跟你說過了,怎麼還被抓到?」切菜的學弟把切好的放到盤子裡,取笑的聲音裡有很小很小的苦惱抱怨。

唉……
「人有失常馬有失蹄,不小心還需要理由嗎……」小鬼們在那邊『喔~~』的時候有夠丟臉……我也不想啊……

跟著嘆。唉。
「既然如此,我們來討論一下處罰方式吧。」

用眼角看學弟滿臉是笑,學長的聲音有種鄙夷的不屑。
「你不就是那一千零一種方法嗎?」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如果問萊伊那些應該被稱之為『髒話』、『粗口』的中文……也許並不是那麼純粹的中文,萊伊會陷入沈思與回想,然後發出『啊……這個嘛……』近乎於自言自語的回答,還有微笑卻又想著『這麼笑出來是不是不太好呢?』的微妙表情——不過好像還是幸災樂禍多一點。

丹尼爾這麼問了,看著萊伊的表情,如此心想道。

萊伊說,在家裡有所謂的中文日,那天只要在家不管做什麼都是說中文,一個禮拜中有兩天是中文日。

即使後來有時說話中英荷夾雜聽起來亂七八糟,不過其實在家最常說的是英文和中文。


* * * * * * * *


「爸,老爸那是什麼意思?」

「嗯?什麼什麼意思?」被孩子們包圍詢問,學弟疑惑的看向正拿著社區通知狂幹的學長。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