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一念之差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努力的丟照片給姊姊們才發現,手上有徐伯偉出現的照片,還真的全都是吃飯時的照片。

『你這到底是溫飽思淫慾還是酒肉朋友?』

本來真的只是很實用的朋友加上酒肉朋友啦……

『所以做過之後是喜歡還是不喜歡?』

姊姊的問題也正是陳國紹困擾的問題,徐伯偉真的非常努力地要把自己從淤泥升級成肉,等陳國紹發現的時候,才驚覺一年多來他已經被徐伯偉養習慣,糟糕物之外的腐敗生活徹底腐化他的意志力,以致於上床就像蟻穴之於堤防,目前潰堤得太過嚴重無法評估災情。

……我該不會是沒有愛就做出愛來的的類型吧……

雖然嘲笑徐伯偉是隻菜鳥,但他的經驗也沒多到哪裡去,做愛或許可以,戀愛經歷就乏善可陳,上大學除了嗜好就是想著努力唸書,畢竟他總不能靠姊姊養,就算那張紙很垃圾他也需要它漂亮點,打工經驗什麼的反倒容易像刷副本一樣的刷出來。

陳國紹沒有繼續回答姊姊的問題,而是扯謊說有朋友來了下次再聊。窗外滴滴答答地下起雨,雨聲逐漸變大卻讓人平靜下來,愣愣望著窗外被街燈描繪出的雨線,突然覺得每個人待的地方都是孤島。

發呆到一個很舒服很空曠什麼都沒想的時候,鑰匙的聲音讓他驚醒過來。陳國紹拿著杯子往外走,就看見徐伯偉正在脫外套,卻沒有冒雨回來該有的狼狽。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種說不上是後悔,但應該似乎又有點悔恨的感覺,是在鬼迷心竅的半個月後才開始變得強烈。北部的天氣開始像個正常的冬天,烤地瓜炒栗子也開始在路邊夥同雞排滷味一起散發出邪惡的氣息。在這麼適合囤積熱量進行冬眠的季節,有個自體產能的生物熱抱枕應該是很美妙的一件事。

但就是太美妙了。

『真不想承認!這是年輕氣盛所犯下的錯誤!』

夏亞大人的感慨應該牢記才對,現在悔恨真得太晚了,再怎麼不承認也已經確實且微妙地交往半個月,肉體派的溝通方式也紮實深入地進行了數次碰撞。

因為不想輸了就腐爛,但體力又不是一兩天可以超越對方的事,於是便想以技巧取勝。俗話說賭徒的負債從不甘心開始,等驚覺磨練技巧和『至少能兩敗俱傷』這種計畫背道而馳的時候,他已經被磨練得渾身發軟顫抖呻吟,在求饒未果後非常不堪回首地……

啊啊……混帳啊……真不想承認啊……

耳邊迴盪起自己的啜泣的哭聲和呻吟,理智不想承認記憶卻開始自動播放,偏偏還有子母視窗插播『可是很爽……』的裡聲道開啟——這絕對是天大的錯誤!!

在學分這麼重的大三縱欲對嗎!?在眼看就要去日本看MF演唱會的時候分心對嗎?我寶貴的心靈支柱以及金錢來源正等著我全力以赴,怎麼可以——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久沒在封底放文案了XD 真的是好久不見的封底文案
---------------------------

人生就是永無止盡的戰鬥啊啊啊啊~~~~~~~~

「--我們來做吧。」

咦?

徐伯偉喜歡上同學兼室友的陳國紹,本以為告白失敗後要直攻本壘比越級打怪還難,
但怎麼也沒想到這個對二次元比較有愛的傢伙居然會邀他上床。

「……因為眼睛被下水道的淤泥糊住了。」陳國紹掩面說道。

……原來我連肉都不是。

勇者的起點從淤泥開始,魔王的終點似乎是有點傲嬌的公主。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陣狂風暴雨鳳鳳顛倒鴛鴛相報,歷經狹小的浴室和狹小的單人床後,事情的進展就像巴薩拉有勇無謀地高歌衝向宇宙而且絕對不會被擊落,陳國紹對於還活著這件事產生了凡人該有的感動。

地球的一切都令人很懷念呢。

趴在床上完全不想動,徐伯偉在身邊坐著,不知道在呆什麼,過了好久才開始動,陳國紹覺得昏昏欲睡,就在這時候某人的臉湊過來。

「……要去洗澡嗎?」

……所以你下床就是為了讓頭變低?陳國紹轉頭一看就知道對方是跪在床邊然後上半身趴在床上,想到這個人還是全裸的就覺得畫面很搞笑。

「……浴室很小。」剛才五體健全就已經洗得很辛苦了,現在還要兩個人一起洗是不可能的吧?

徐伯偉很明顯的表現出失望,一臉幽怨地伸手撫摸他,摸得陳國紹很介意又很想睡,等對方把話說完等到差點不耐煩的時候徐伯偉卻又離開,沒多久帶了條毛巾回來,很體貼的幫他清理。

「……所以你到底還想問什麼?」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有件事——」」

陳國紹和徐伯偉旋即沈默。陳國紹從二姊家回來的數日之後,兩人不約而同地提著晚餐回家吃就是想說什麼,但同聲開口的意外又讓各種心理準備變得微不足道。

因為都想著該不會等等又這麼蠢的一起說出『你先說吧』——經典老梗得簡直就是笑柄的狀況誰也不想發生在自己身上,於是兩人只好低頭吃便當。

吃著吃著,陳國紹才發現徐伯偉的便當菜色真好,忍不住掀起對方的便當蓋想看是哪一家,但是大批發賣的紙餐盒什麼線索都沒有。

「怎麼了?」徐伯偉也看看自己的便當盒,看不出所以然。

「……哪家的菜這麼好?」怎麼想都不覺得徐伯偉會花錢多加菜,所以這傢伙又從哪裡開發出新據點?

「咦?啊,那菜分你一點,」徐伯偉豪邁地把菜每樣都撥了一半給陳國紹,看對方皺眉,於是又夾了些對方的菜讓陳國紹安心。「這家有點遠,我上次騎摩托車經過的時候看到菜好像不錯,今天想說買買看,沒想到他七十塊菜這麼多,下次叫班代班會訂這家的便當。」

「說得也是。」至少量很、唔……不錯吃……這樣真的有便宜。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哈~~~啾!」

「咦?小紹,感冒了?」

陳國紹揉揉鼻子,看自家二姊從廚房探出頭一臉擔心,目光飄到二姊背後一臉兇相的大姊,表情立刻變換成徐伯偉他們作夢都想不到的狗腿笑容。

「沒啦,沒事,大概是同學借不到筆記在背後唸我。」

手上拿著長筷的二姊仍是一臉擔心,陳國紹正乾笑地想繼續掛保證,他大姊終於開口說話,把二姊推回廚房。

「別擔心,小紹一看就沒感冒,小孩子打個噴嚏算什麼,妳去做菜,我來關心。」

「唔……姊,那妳別關心到小紹吃不下飯喔。」二姊略略沈吟,點頭,完全沒發現自己的中肯讓大姊嘴角抽搐,而背後的么弟正拚死忍笑。

「放心,他一定會吃下去。」大姊笑著保證,等妹妹進入廚房,立刻轉身,眼神如刀地走向不敢逃跑的弟弟。「來吧,我們談談。」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生死攸關的期中考讓謝歸有了可以冷靜的時間,至少考試前間他沒腦力去苦惱『好朋友居然是GAY!』這種很簡單也很糾結的問題,等到大家考完一起坐下來吃飯,這件事都過去半個月來才重新糾結未免也太搞笑。

不得不說衝擊過去之後,鄭可敬說的話不只是有道理,雖然還是覺得怪怪的,但也沒什麼特別,再加上正港台灣人的天性,八卦好奇什麼的念頭說不定還多一點。

於是等到能閒閒坐著的時候,謝歸吸著珍珠奶茶,發現想問的問題像吸管裡的珍珠填滿嘴裡,嚼碎之後通通混在一起只知道這些都是吃的。

「謝歸,」被看得渾身不自在的徐伯偉正玩著借來的PSP,存檔後改放音樂,不知道同伴到底想說什麼。「不管你想問什麼,問吧,被你這樣盯著有夠噁心。」

「靠夭!我還沒嫌你噁心咧!」

「PSP哪裡噁心了?初音巡音都是正妹耶!」

「……你很嚴重的宅化了……不對,」謝歸把珍奶推一邊。「身為一個GAY開口閉口正妹像甚麼話!!」

「就算不是GAY,你不也會有覺得某些男星很帥的時候?」徐伯偉挑挑眉毛,這種時候格外無法瞭解『一般人』的想法。「我喜歡男的,跟我對人類的審美觀不衝突吧?」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就像脫一半比全脫還讓人血脈賁張,沒看到的永遠比看到的讓人浮想聯翩,那扇門裡究~~竟是什麼畫面呢——

「徐大根,你還在想什麼?邊走邊想啦!」

……現實是殘酷的。

徐伯偉含淚脫離無邊幻想,拎起鑰匙負責帶路,點了四份雞排外加魷魚米血甜不辣,至於撒什麼粉要不要切——

「啊,老闆,三份不切,切的那份梅子粉加辣。」

「梅子粉加辣是啥鬼?」謝歸正在海苔粉跟咖哩粉間徘徊,聽到梅子粉加辣臉上寫滿『那到底是什麼鬼味道』的疑惑。

「陳國紹很喜歡,」徐伯偉又點了份炸雞皮,「我吃過一次,還不錯啦。」

「真的?」謝歸飛快被推。「老闆老闆,那我也要梅子粉加辣,不切。」

「好!那另外兩個勒?」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當初也超感動,然後大姐補上——別高興,以後我會全部跟你男人請款,你就找個能養你一輩子好男人,如果是爛男人,我就賣了他還債。」

「哇喔~~好威~~~」

陳國紹瞪了徐伯偉一眼,等對方一臉老實之後才接著說下去。

「那時候年紀小不懂事,呆呆問人家還不起不要我怎麼辦,」陳國紹深吸一口氣,苦笑。「大姐說敢甩了我的一定是爛人直接賣了就好,二姐說……多找幾個更好的就好,錢不會很多不用擔心。」

「你一定超想說『問題不是這個』吧?」

「現在也很想啊。」

「可是賣就給她賣,你就等著收去找新男人安慰自己。」

「……你一定沒戀愛過,對吧?」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情題要這麼長的小說會賣不掉喔。」陳國紹很沒禮貌的聽到打哈欠。

「這是我內心的獨白,是重要的情感轉變場景。」

「我對這種寫作方式沒有愛,動畫電影勉強還吃的下。」

「你對我有愛就好,吃什麼電影來吃我啦!」

「也沒有耶,完全沒愛。」

「凹嗚嗚嗚嗚嗚嗚~~~~~~」徐伯偉該得如喪考妣。「你怎麼可以這樣~~居然連好人卡都不給我!!」

「喔,你要啊。」陳國紹忍不住笑了,吸口氣打算一本正經地說出『對不起,你是個好人。』,正要開口就被徐伯偉一把摀住。

「——你敢說我就強姦你。」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怎麼?不願意?」謝歸跟鄭可敬一邊一個拐子,壓得徐伯偉不得不低頭。「受人恩惠『點滴』以報,嘖,兄弟,你該不會連點滴都拿不出來吧?」

「是泉湧吧?」

「你泉湧得出來嗎?」

「拿片子給我,我泉湧給你看。」

「去死!你對著阿宅去『泉湧』吧!」

徐伯偉靦腆害羞的表情又引來一陣笑罵,但天知道他是真的害羞靦腆——萬一真的『泉湧』怎麼辦?

雖然目前只有跟左右手交往的經驗、道地的處男一名,但同時他也是個貨真價實的GAY——雖然並不是看到男的就有反應,但陳國紹很不幸的就像掛在馬前面的紅蘿蔔、放在貓前面的木天蓼——對他心中狂奔的小鹿有急需列管的影響。

小鹿太有精神也是很讓人困擾的啊……徐伯偉一手扛著棉被一手夾著主機,既不覺得是一見鍾情這種化成灰、笑到哭的梗,大概也還不到喜歡的程度,愛啊什麼的光想就覺得夏天真涼。

默默覺得自己方才似乎有文藝化的傾向,徐伯偉打了個寒暫,放下東西甩手休息原地小跳步幾下,把剛才那些應該是控制碼的詭異訊息跳掉。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喂!!」徐伯偉用力踹隔壁寢的房門,邊踹邊打哈欠。「醒了沒!!起床啦!起~~床~~!班代打來說洪老正在一個一個點名!我要走了啦!!」

「好啦!!」寢室門慌亂打開,竄出兩顆頭髮亂翹的頭,甩門拔腿就跑,邊跑邊回頭喊人。「喂!徐大根!你在那邊發芽喔?!還不跑!!」

「靠!死阿龜!你才該邊長青苔勒!」徐伯偉拔腿追上。「你們家阿宅勒?」

阿龜跟另一個叫可魯的男生同時『嘖!』一聲。

「陳阿宅超有情有義的啦!」可魯邊跑邊亮出假單。「他請假,今天要交的作業在我手上。」

「他昨天不是還好好的?」徐伯偉邊跑邊甩尾,抓著樓梯扶手過彎上樓。「我昨晚還在雞排攤碰到他。」

「他就是昨天請假,」總算快跑到教室,三個男生邊平復呼吸邊放輕腳步,講話也變得偷偷摸摸。「據說要搶今天早上十點開賣的限量品,所以昨天找了個理由提前請假。」

「靠……」這樣也行?徐伯偉傻眼。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雷達嗶嗶叫,雷達嗶嗶叫,雷達嗶嗶叫──

磅!!

「徐伯偉!!馬的快起床!!我早上沒課都被你的鬧鐘吵醒啦!!你到底要不要起床!?」

徐伯偉捲著棉被小小翻個身,再驚恐的彈坐起來。

「你、你你闖進我房間想做什麼!?我我我跟你說喔──嗚呃!」

陳國紹抓起門邊的球袋(含球)、羽毛球拍、壘球、背包、以及學生必備暗器之首的原文書,神色麻木(因為沒睡飽)手下熟練的往室友身上用力丟,丟得徐伯偉努力把棉被往前擋,自己在棉被之後跳上竄下唉唉叫。

約喝掉半杯小珍奶的時間後。

球袋在地上移動出或許很哲學的路徑,徐伯偉從棉被之後探出半顆頭。

「醒了嗎?」陳國紹抓頭髮揉眼睛,還是很想睡。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