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實驗室系列番外 (3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欸?」」

亞當如預料的在X教授的辦公室逮到X&Y兩位同事的時候,對於這一點都不意外的反應從胸口升起一股強大的氣流。

那是沈重的嘆息。

「亞當,為什麼是你嘆氣?」學弟把茶壺貼在掌心試試溫度,覺得還夠熱,又倒了一杯給學長,才把剩下的茶往自己杯子裡倒。「面對這麼不幸的消息,應該是我們要嘆息吧?」

「──我鬱悶。」因為你們震驚不夠震驚,低落不夠低落,悠哉得很──早知道我就打電話!!

你們兩個那種相當於『哎呀下雨啦?』的反應是怎樣?

「雖然無照,」學長對於學弟的現泡熱奶茶向來滿意。「但給我錢的話,當個打工的諮詢師也可以喔。」

「不,謝謝,我不需要。」

「真遺憾啊。」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雖然中元節過了幾天XD

-------------


「唉……」
學長從實驗室回到研究室,拿起保溫杯就開始長吁短嘆。

「嘿,」傑瑞用手肘頂頂學弟。「你家那位在呼喚你的關切。」

「……我知道。」這麼刻意的聲音只有白癡才會沒發現。

「那你還不過去?」他這樣一直發出怪聲音很礙眼。

「他等一下就會自己說了。」

「唉……學弟,我說啊……」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農曆十二月八號的臘八粥、冬至的湯圓、農曆年的時候有捏得漂漂亮亮的花饃饃……

等正月十五中國人過元宵節的時候,跟學長學弟同一間實驗室的外國人實在受不了了。

「我說……」傑瑞扶著額頭,一臉嫉恨地望著某人手上聞起來又香又甜的熱飲。「中國……台灣……算了,東方人的十二月到一月有這麼多節日嗎!?」

「有啊,」學長從數據裡抬頭。「而且,據說你看到的是精簡版。」

還精簡版……
「你們這樣,」傑瑞回頭,抬手劃了一圈,把那些轉頭關注這邊對話的人都圈住。「讓我們以為自己其實是在你們的國家。」

「喔喔~~那很好啊,」學長開心的轉頭搜尋學弟所在,而剛好外出又回來的學弟一進研究室就看到某人似乎在找他,快步走近之後任由冰冷的手被學長抓住,表情疑惑還來不及詢問,抓住他手的人已經很得意很開心地說:「我們成功了!!」

「……」成功什麼?實驗成功?不對,實驗成功絕對不是這種表情──「前情提要?」

「節日和他們以為跑到了我們的國家。」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今年冷得早,雪卻遲遲沒有下,踩在地上總是發出各式各樣的脆裂聲。一向怕冷的學弟在第一腳踩出『啪哩!』聲的時候先往後退一步,然後才笑著對他說『結霜了呢!』、開心地踏出下一腳,接著握住他的手邊走邊搓熱。

因為是熟悉的環境,所以學長也習慣地放任學弟的行為,邊心想『真可愛啊……』邊偷笑的時候,也正一心三用的跟學弟討論今天的課程與實驗,煩惱一些私人問題。

「……那傢伙的生日怎麼辦啊……」

趴在教師準備室的桌上,學長非常煩惱。

雖然說句生日快樂那傢伙就會很開心的收下,都那麼久了一切從簡的過好像也無所謂……

而且他自己也沒說……那些受輔導的死小子,今天依然會出現吧?

「啊啊啊啊啊……我需要替人過生日的天分啦……」一邊覺得自己這樣真是窩囊又丟臉,一邊很沒幹勁的聽著鐘聲站起來整理衣服拿起課本往教室走去。

結果因為上課的關係,當然還是什麼靈感都沒有的就回到自己的研究室。

「……巧克力?」

在喚醒電腦、放下東西之前,學長看到不知何時放在自己桌上的單枝紅玫瑰和一顆巧克力,明明應該是孤單的景象,看在眼裡卻覺得等待收件的禮物無比窩心。

想也知道是誰送的,反過來說為什麼會送這個?

百思不得其解的學長在想『該不會那混帳又想欣賞我害羞的表情了吧?』,在漸漸覺得被捉弄的不悅感增加間,始終開著的MSN閃爍學弟傳來的訊息,學長邊坐下邊把視窗放大到全螢幕。

 

親愛的,我今天三十五歲了,祝我生日快樂吧。

你三十五歲那年我們剛結婚,前一年的風風雨雨讓那時的我們只想安靜享受,那年你生日時送你的袖釦你至今都還很喜歡,一如到今年為止我送你的每一副袖釦,說實話我比你看到的還高興。

認識你的那年我是相當混蛋的二十三歲,自此之後你的每一年都屬於我;即使你可能一時不在我身邊,但每次再見到你的時候就知道你從未變過,所以我要謝謝你。

謝謝你當可愛的爺爺奶奶過世的時候,你願意讓我分享哀傷;謝謝你答應我的提議,陪我到新的地方重新開始。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是與『影子的旁邊』成對的文章XD

---------------------

睜開眼。

雪白的花在空中緩緩的轉圈,像落下的竹蜻蜓,卻似乎比羽毛更輕,在盛夏的和風裡,飄散宛若太陽的碎片,白潔刺眼的不似凡人的樹。

學長也是,忍不住瞇起眼睛,過了好一會才發現他沒必要這麼做。

他抬頭,低頭,四處眺望,仔細的讓手滑過鞦韆的麻繩,然後,輕輕地搖晃鞦韆,一下一下的搖著,如光羽散落芬芳細雨穿過他的身體,鋪了一地,也落在鞦韆上,眷戀的隨著鞦韆擺動幾下,又落在如茵綠地。

「這可真是全新體驗啊……」

一邊搖著,一邊微笑,看著自己的墓碑,挺滿意現下既悠閒又美麗的畫面。

總覺得做了個好長的夢,看看天氣,看看墓碑,怎麼醒來就是七月了呢?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雪紛飛,萊伊看著書,準備考試,以往的在校成績,拜艾倫所賜因而相當漂亮,但萊伊真的沒想到,如今這份歷年成績,卻在想要離開的時候派上莫大的用場;而由於父親們的關係,也很習慣往來大學校園,那些與教授合作的、出於興趣以及為了博取佔用艾倫的注意與時間,小小的計畫報告現在也派上正大光明的用處,至於充滿美言佳句的推薦函更是不會少了。

萊伊手上說要準備考試的書,根本不是高中程度的書籍,而是他去查來的、想申請的大學,目前在用的上課參考書目,他看書只是為了等待,那能消耗時間又不會白費的當然是最好。

萊伊看著窗外,厚厚的雪堆積著,自從認識艾倫以來,這還是第一個沒能在當天跟他說生日快樂的冬天,原本預定返家的艾倫被困在機場,沒能來得及回來,至今還困在機場裡。艾倫打回來的電話不是他接的,而現在,萊伊也沒辦法跟艾倫說一聲遲來的生日快樂。

第一次,艾倫生日的時候自己不在他身邊,彷彿,連神都幫他安排了練習,很安靜的家裡,如果住到宿舍,也許也是這種感覺吧,只是不會有父親們走動言笑或是偶爾叫喚自己的聲音、不會有歐琳總是只有敲門的奇怪沈默,可能像這樣安靜,也有可能被各種奇怪的同學室友包圍吵鬧,但不論如何,都不會感覺艾倫的存在了。

在被困一個禮拜後,萊伊生日的前一個禮拜,艾倫終於回到家裡,雖然疲倦,卻能感受到還是玩得很開心。

「萊伊?啊,果然在,在看書?」艾倫把頭探出閣樓,在確定萊伊在後,輕手輕腳的登上閣樓。

「還好,什麼事?你回來一倒就睡了一天,機場明明就有旅館你怎麼還會這麼累?聽說你們不是有搶到旅館嗎?」萊伊聽到聲音之後慢了慢,才闔上書,抬起頭,揚起微笑。

「啊,哈哈…那個啊,一群人在一起反倒開始玩之前旅遊期間沒玩的怪遊戲,所以反而更累,不過多虧你,不然那些怪遊戲怪點子我還真玩不起。」艾倫臉上浮現回憶的苦笑,顯然人多幹蠢事就會玩得相當瘋狂。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叩叩叩。

………。

………,……。


唉。
「歐琳,進來。」

「萊伊,你怎麼知道是我啊?」歐琳開門的動作小心翼翼,因為萊伊的聲音聽起來……很不耐煩。

「敲門之後既不離開也不出聲的全家只有你而已,什麼事?」萊伊拿下耳機,看著歐琳在他的視線下,小心小心的在床邊坐下。

「萊伊你真是太厲害了,戴耳機還能聽到我敲門……我可以坐下嗎?」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總之哥哥們做的事都想試試看、看見別人家的大狗齜牙裂嘴也開心的撲上去、喜歡吹風還有高的地方,最喜歡的是討厭自己跟前跟後、卻又會偷偷幫忙自己的二哥萊伊,歐琳非常非常的喜歡萊伊。

對萊伊來說,總是”啪咑”就抱上來的妹妹在很多時候有點煩人……但不是那麼的不能忍受,軟軟的全心信賴的擁抱和微笑感覺也很好,對於勸戒別人禮儀氣質與行止斯文的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議與無奈-----大家都在長大,最常跟妹妹歐琳說悄悄話的艾倫還是笑得很溫柔,在歐琳的眼裡,艾倫很有大哥的威嚴,但一如那時艾倫所說的,自己的確是確實的改變了,懂得如何去忍耐與體貼,知道自我不等於粗暴,也能對著陌生人展露像是父親或艾倫那樣,溫柔優雅的微笑,不同的是艾倫的溫柔是純粹的,萊伊的微笑在朋友看來則具有相當的魄力,現在的他相對同學來說,有著優雅卻又強烈的氣質,這在以前,是萊伊所無法想像的。

而艾倫的溫柔一直都沒變,純粹卻不是沒有原則,非常自然體貼的溫柔,從氣質和微笑中就看得出來,一點也不勉強的細心讓艾倫在女孩們中間大獲好評,當然萊伊自己也是人氣之一,但是萊伊對此沒有感覺,艾倫也是,兩兄弟對自己的事都相當遲鈍,而當時的萊伊,並不覺得自己慶幸哥哥的遲鈍有什麼不對。

一塊打球、比賽、唸書、彈鋼琴,夏日或是冬日在閣樓裡靜靜喝茶放鬆的午後……當萊伊對於這樣的溫柔感到心痛又焦躁不安的時候,其實早就來不及了……對於不是給予自己的微笑就感到厭煩,給予他人的溫柔就覺得太過浮濫,等終於明白這種感情叫做愛情、而獨佔的念頭叫做慾望的時候,混亂的恐慌瞬間就佔據了思考,艾倫的關切變成負擔,卻怎麼努力都沒辦法笑得跟以前一樣,明明已經是最親近對方的人卻仍是不滿足的感到飢渴。

在這個家庭讓萊伊比同學們都要明白,同性戀是怎麼回事,因此很快就明白也接受了事實,讓萊伊混亂與無法接受的是,原來他是這樣的看著艾倫。

那是……那麼認真溫柔的哥哥……

「萊伊,別老窩在閣樓打瞌睡,雖然快五月,這樣還是會感冒,醒醒。」

睜開眼,心裡好笑艾倫怎麼老用這麼輕柔的聲音叫醒人。
「我沒睡,不用擔心,艾倫。」我只是閉上眼睛想你而已,在很接近卻又看不到你的地方。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時間經過的速度對大人而言很快,對小孩而言很慢。萊伊經過分到新班級跟同學們的打架風波,過了萬聖節後又忍耐很久,才終於等到自己的生日,當初他沒把生日定在春暖花開的季節,而只是簡單的定在來的那個月份。

在萊伊的生日過後沒幾天,爸爸們對萊伊還有艾倫,說了其中一個聽過,另外一個聽說過的問題。

「你們想要妹妹還是弟弟?」

一樣是在冬天,一樣是在客廳,不服輸的萊伊正在努力練琴,艾倫一邊聽著弟弟的練習一邊看自己的譜,接過一樣的熱可可。

兩個小孩聽了先是一愣,沒多久萊伊就喊著『我要弟弟~~!』的答案,艾倫則是捧著杯子開始嘆氣。

「什麼嘛,艾倫你為什麼嘆氣?」萊伊聽到艾倫嘆氣,用手肘頂了頂坐在旁邊的哥哥,很好奇的問。

艾倫看看坐在旁邊的弟弟還有面前的父親們,用熱可可把第二聲嘆息吞下去。

「爸爸跟老爸還想要一個弟弟或妹妹嗎?…我們家已經有兩個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艾倫看著父親們悠哉的端起茶杯,一頁一頁翻起了記錄簿。

「嗯~~~這種認真的點子絕對不是萊伊會做的,艾倫,這個是什麼呢?」學長摸著下巴,興味盎然的語氣聽起來很愉快。

「就……記錄簿啊,電動的。」

「喔,怕輸的人不認帳?」學長不自覺的露出奸笑,又翻一頁,這年頭小孩打電動寫攻略很自然,鉅細靡遺的紀錄輸贏可大有文章。

聽到老爸這麼問,兩個小孩只有默默點頭。

「唔嗯,爸爸我今天看了一個下午啊……」學弟看兩個小孩點了頭,內心在笑表面嚴肅困惑的翻到四月的紀錄。「一直看一直看,想說你們這麼認真看待的勝負記錄,是不是跟什麼有關,所以爸爸就很認真的看很用力的看……」

爸~~~!你不用那麼認真也沒關係啊啊~!以後我們會收好東西不會亂扔所以請你不要再想不要再問了啊啊啊啊……這是說不出口的內心吶喊,兩個小孩聽著紙張『啪沙……啪沙……』的聲音,忍耐著既想逃跑又想把東西搶回來的衝動。

「4/16,戴蒙先生家的長毛牧羊犬,整身毛不知道怎麼的全都不見了,4/20,四天後,嗯…這天是瓦列索盧亞先生的吉娃娃,也不知道為什麼困在樹上下不來,4/23,這天是帕涅夫先生心愛的蕃茄,在傍晚的時候發現被人洗劫一空……然後呢,嗯,真巧,這幾天的前一天都是萊伊贏,萊伊,真的好巧啊。」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總之,這只是個開始,人活著就需要不斷的溝通,而艾倫與萊伊顯然早早理解這種無奈,他們總得為了取得對方同意而採取各式各樣的手段,因為舊的方法兩三次之後就行不通。

猜拳顯然是最早被放棄的放法,因為艾倫總猜不贏,自然拒絕用猜拳決定;對萊伊來說,打架總是剛剛好輸這件事也讓人非常氣惱,雖然想敗部復活但又有點不划算,而且打架很累。

既然如此,就先問問我手上的劍吧!

萊伊模仿的台詞維妙維肖,拿了另一支一模一樣的掃把給艾倫。艾倫雖然覺得破壞掃把不好,而且這不是跟打架沒什麼差別嗎?但當他弟弟眼中閃爍著『接招吧!』衝上來,或是燃燒著『這次一定要打倒你!』一邊猛烈揮舞著跟身體一樣長度的掃把的時候,艾倫也不得不採取反擊,最後的結果當然是打到渾然忘我直到分出勝負。

由於這種行為太過普通,兩位父親並沒有意識到也沒發現,這行為附帶賭注等其他意義,只是跟他們說掃把要修好,然後買了竹劍和面部護具。但很快的這種方法就被捨棄,越打越熟越打越熟練後,分出勝負的漫長時間以及所需體力讓兩人------主要是萊伊,放棄這種方法。

接下來的下一個項目是爬樹,不過因為有固定好爬的方向所以很快又被捨棄;再下來是爬牆,但因為雪還沒化,腳下容易滑,艾倫跟萊伊各撞一個包之後,第一次這麼有默契的放棄一件事。

時序進入三月,融化一半的雪讓戶外活動更不方便,至於什麼垃圾桶投籃、比誰水下閉氣閉得久(當然是在室內溫水游泳池)、誰可以最快吃完某樣東西……諸如此類的項目當然是全部比過。

進入四月,雪消失了,整個社區的人都開始準備復活節,家裡的父親們製作起非常美麗的復活蛋,當然兩人都早已不是會問『兔子為什麼會生蛋?』的年齡。而復活節既然要找復活蛋,那當然要比誰找的多!

萊伊一旦說要比勝負,就由不得艾倫拒絕,如果拒絕,之後就會有好一陣子會被騷擾,當然也可以堅持嚴厲的拒絕-----通常這種萊伊就會乖乖放棄,也不會有事後騷擾。但如果還可以接受,艾倫通常不會拒絕,一來是覺得還滿好玩的,二來,艾倫覺得這是萊伊掩飾寂寞不安的表現,至於後來,艾倫則覺得是親暱信任的表現。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爸,這什麼?』

小小的盒子裡,成對放著像別針又不像,搞不清楚用途也不太像徽章的東西,閃亮亮得很漂亮,各種的花紋、材質,珍珠、寶石、琥珀,黃金、白金或是銀的,看得孩子們眼花撩亂。

『這個啊,是袖釦,穿西裝的時候會用到,是社會上公認可以被男生配戴的飾品,在正式場合通常都會使用這個。』

『咦耶~~~這樣啊。』萊伊發出小小的驚嘆,沒想到這個小東西還滿偉大的。

『男生的飾品很少,在穿西裝或正裝禮服的時候,這是極少數的男用飾品,算是男士們小小的奢華。』

萊伊、艾倫、歐琳看爸爸吹乾頭髮,然後把吹風機交給剛從浴室出來的老爸。

『爸,那這是什麼,這也是袖釦嗎?』艾倫拿起另一樣東西,看樣子應該也是袖釦,卻是雙面的,中間穿著鍊子。

『是啊,雙面的袖釦,一般配戴這種袖釦的大多是有錢人。』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來到新家,多了某些規矩,又少了某些規矩。在漂亮的、乾淨的家裡,不會有人拿酒瓶鞋子煙灰缸扔他把他趕出去,吃飯不用像在育幼院那樣,即使分好還是要搶才能吃飽而且味道總是都一樣,新家人…爸爸…弄出來的食物總是不一樣而且很好吃。

他有自己的房間,自己的桌子,自己的筆和背包,新的祕密基地是頂樓的閣樓,還有,像克里夫一樣聽不懂人話的煩人哥哥!

「走開!你沒事做嗎!」

萊伊覺得已經忍耐夠久夠客氣,伸手把艾倫湊過來看的頭推開。

「目前沒有,我做完功課了,萊伊呢?」

「……寫完了。」嘖、幹嘛心虛啊!

「喔,那等你模型做完,我再陪你把作業寫完。」艾倫聽到回答,點點頭這麼說,拿起萊伊隨意扔在地上的模型書,坐在一邊安安靜靜的慢慢看。

哥哥的自動翻譯讓萊伊嚇得手抖一下,還好手中的小零件沒弄壞,呼一口氣,多個人在旁邊,不只分心還很煩躁!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雪地上的腳印凌亂,然後只剩下一個人的腳印還在雪地延伸,再從後門回到建築物。

鏽死的後門根本打不開,而且想必也很多年沒人想到這扇門。艾倫抬頭,看著門跟附近,牆上的鞋印還有他應該也過得去的通氣口,讓他忍不住又四處張望了一下,往後退幾步,一口氣衝上牆頭攀住通氣口的邊緣,撐住身體翻了進去。

落地揚起一片小小的灰塵,艾倫先檢查自己的衣服有沒有弄壞,然後鬆了口氣才打量這個地方。

這是個不大的儲藏室,但不知道被廢棄了多久,因為許多東西都堆在通往裡面的那扇門前,門等於被堵死,而往外的門已經鏽死,無法想像這個地方被遺忘了多久。艾倫踩上嘎吱作響的樓梯,當初為了實用在古老建築物的挑高格局中隔出樓中樓,臨著小小玫瑰窗的木造二樓像閣樓一般,沒放什麼東西,也比一樓乾淨,萊伊坐在玫瑰窗前,兇狠穩定的直視自己,彩色玻璃的光讓萊伊的黑髮染上很多不同的顏色。

「滾出去,這是我的地方。」

不是咆哮的聲音還是非常的有力量,艾倫走上最後的階梯,在離萊伊有些距離的地方坐下。
「父親說,等你心情好了我們再一起回去,所以,我在這裡陪你。」

「我們?」

「院長已經答應父親,今天開始我們是一家人。」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你想不想要一個弟弟或妹妹?」

艾倫從樂譜與琴鍵裡抬頭,教自己彈鋼琴的爹地,從爸爸手上接過加了榛果醬的熱可可遞給自己,要自己休息一下,一邊,輕輕的這麼問。

艾倫跟著父親們席地坐在地毯上,隔著茶几互相對視,艾倫無從分辨父親們溫柔微笑的眼神中的含意,心想父親們是期待的吧,所以小小的微笑,點頭……然後錯愕的看著父親們的笑容變成苦笑,卻溫柔的摸摸他的頭。

「對不起,是我們太心急了。」爸爸低低柔柔的聲音有溫暖的歉意,也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說的小小遺憾。

艾倫不知道怎麼了,但他也跟著覺得難過,他覺得他讓父親們失望……

「艾倫,把頭抬起來。」

再次聽到爸爸的聲音,艾倫當然把頭抬起來,只是眼神裡多了疑惑。

「不是你的錯,這不是失望,你也不用自責,我們的期望是我們的事,你是你,我們不會拋下你,不管你是否讓我們失望,你都是我們的兒子。」

爸爸微笑著這麼說,艾倫還是不知所措,然後爹地明亮的聲音響起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學長,你願不願意.....」

檯燈下,戴著耳機的身影抬起頭,拔下耳機。

「我不願意。」

「好吧,既然你不願意,那可不可以.......」

「我想應該是也不可以。」
面帶微笑。

唔唔唔唔唔~~~~~~~~

「學、學長~~~~~~!!」

「幹麻幹麻?」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欸?」學弟拔下耳機。「學長你剛剛說了什麼?」

「東方的情人節要到了。」學長此時的微笑有如夏季艷陽,好開心好燦爛……

……有點刺眼。
學弟心裡嘀咕著,區區一個情人節絕對不是學長特地告訴他的原因,管它是東方的還是西方的,學長想過的幾乎都是冷門又奇怪的節日——因為沒過過一般人也不會去過。

總之就是為了好玩。
「然後?」

「我想吃巧克力。」微笑微笑。

於是也學弟跟著笑,笑得只有更甜沒有減少,點點頭又點點頭。

指著自己。
「我做的?」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兩天後,主人帶我回到原來的家,不知道為什麼在電梯裡待了好久……久到我以為主人睡著了,他卻很慢很慢的抬起手,又停一下,才按了一個數字。

不是要回家嗎?為什麼要猶豫呢?
我心裡想著,難得的沒有問,卻有些不安的在籠子裡走來走去。

等打電梯開門看到外面,我才知道要來大哥哥家,主人打開門走進去,裡面的東西很熟悉,大黑貓跟大哥哥的味道都還在,可是,已經沒有會迎接我的身影和氣息了……

大哥哥果然還是走了啊……已經不在這裡,不會回來了嗎?再見,是再相見的意思不是嗎?那我要什麼時候能再看到大哥哥,什麼時候才能再看到大黑貓?

主人回到家站著發呆好久才把我放出來,讓我有點擔心他,可他抱了我一下就又出門,回來之後比出去前還要難過。

抱著我,既想用力又怕傷到我,窩在沙發上把頭埋在我短短的毛裡面,微微顫抖的手,好久好久都不呼吸。

明明……失去是這麼的難過,那為什麼當初沒有發現呢?不是應該非常小心,非常在意,竭盡所能的守候著嗎?

雖然說,大哥哥不一定就不會再回來了,而且大哥哥明明那麼喜歡主人…走的時候也是一臉難過的表情,為什麼要這樣呢?看到了裝作沒看到,發現了裝作沒發現,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極力隱藏,這就是人類所謂的信任嗎?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回家之後……我是指被大哥哥帶到學校,又被主人帶回家的那個回家。

主人對我很好,玩到我累了就會哄我睡覺,沒空陪我玩的話也會抱著我,或者是呆在我找得到他的地方,其實主人偶爾輕輕晃個一下兩下的腳和拖鞋,也可以讓我完好久……真是的!到底是為什麼咪!為什麼我老是抓不到?

主人出門的時候像大哥哥那樣把我留在家裡,家裡很舒服,跟我以前住的地方差好多。

可是……我還是有點想媽媽,獨自留在家裡,覺得無聊,覺得寂寞……窗戶邊被太陽曬得暖暖地位置沒有大黑貓了……

好想他喔……可是如果我去住他家就不能跟主人在一起,如果他來我們家,大哥哥就看不到他了。

我還會再看到大黑貓嗎?還是以後都看不到了呢?

想著想著,每次看到太陽照進窗戶就會想到大黑貓,雖然回家之後已經跟主人又過了很多日子,中間有次主人出門的時候,又去一個大姊姊家待了幾天……可是還是會想起來。

後來到了一個叫聖誕節的節日,主人又替我買了很有趣的東西,那天有很多人來家裡,好多聲音,還有很多好像很好吃的香味,只是我完全不知倒是什麼,主人把我留在房間裡,讓我一整個晚上都好難過。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花貓>


那天,追著叫做蝴蝶飛來飛去的東西,然後跑出了原本住著的地方,一腳踩空,就不知道滾到哪裡去了。

咪嗚……附近全是葉子,原本追著的蝴蝶不見了。

葉子外的地方有很大很大的動物在走路的聲音,還有很多很多其他著聲音。
走出樹叢,腳掌下踩的是叫做草地的東西,踏起來軟澎澎、脆軟軟的,還會發出沙沙的聲音!好好玩!

我踏踏踩踩,跳跳看,腳不穩又落地滾了滾……滾起來也很舒服耶!可以咬也可以扯,只是味道不好,而且沒多久我就累了不想玩,想回去。

……可是我完全不知道怎麼回去……

無聊又有點害怕的咪咪叫著,希望媽媽會聽見,還好附近經過的腳很大叫做人類的生物沒有發現我。(作者:其實是不想理你呀孩子……)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