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咖啡上的祕密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查爾斯深深嘆一口氣,讓布朗尼不得不轉頭看著他,而查爾斯也皺眉仰頭盯著布朗尼。

『──她到底還記不記得我是一隻貓啊?』查爾斯極有禮貌的聲音裡有不敢置信的困擾。『Man’s Talk!?一隻成年的長毛公貓和一個成年的人類男性進行Man’s Talk,我們到底要談些什麼?!』

「雪莉只是太過關心了。」

查爾斯相當無奈的垂下頭,整身的毛像垮了一樣的再嘆一口氣,便很迅速的振作起來。

『好吧,既然雪莉交代了,那我們來談談吧。』

查爾斯的態度讓布朗尼大吃一驚。

「你不是不知道要說什麼?」

『但我們還是可以談談,』查爾斯很認真,為了方便交談他移動位置到布朗尼身上。『談談愛與恐懼,談談速度慢或速度快,談談看法。』

布朗尼望著查爾斯。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什麼時候來的?」

『昨晚,先生,我知道您一定忘記我了,』鋼筆的聲音出現友善帶點促狹的笑意。『因為昨晚的您顯然相當忙碌──根據我個人的觀察,我覺得您的臨場反應還算不錯、進展也還令人滿意,值得稱讚。』

「啊、是嗎,謝謝。」被鋼筆誇獎的感覺真不是普通的微妙……

『不客氣。』鋼筆稍稍鞠躬,其實很脆弱的筆尖似乎隱隱顫抖。『關於昨晚的事我有詳細的紀錄下來,』鋼筆倒過來、用筆帽敲敲桌面,然後三隻蟑螂整齊的跑出來,在鋼筆的指揮下抽出其中一疊。『…我想、您、(喘)先生您會需要(喘喘)參考……抱歉年紀大了,劇烈運動、(喘──)會不太順……我可以先喘一下嗎?』

「……請。」說實在話,布朗尼還真想知道一枝鋼筆要怎樣才會缺氧昏倒。

鋼筆花了點時間喘氣呼吸,才重新回歸正題。

『參考記錄有助於行動上的進步,上面有批注一些我個人或者是您智囊團的意見──這些我也整理過了。』

「呃、好,謝謝你。」其實布朗尼有點不敢看──他怕那些意見很餿。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布朗尼一向比戈培爾早起,因為早上有課而又更早出門,當戈培爾醒來的時候,布朗尼當然已經不在身邊。

喔……天哪……

戈培爾抱著枕頭在床上滾,不敢相信他真的吻了布朗尼並且因此睡不好──擔心睡迷糊的時候,自己對布朗尼或是布朗尼對自己做了些什麼!!

戈培爾你還是人嗎?你怎麼可以這樣想布朗尼?!那太齷齰、太不應該、太混蛋了!就算鬼迷心竅答應布朗尼來一堂跨越種族文化的技術指導課程,但你怎麼可以吻到想把人吃下去──

關鍵字出現的瞬間似乎打開某個開關,戈培爾的自我厭惡不僅飛速提高,同步增長的還有體溫以及慘叫。

啊啊啊啊啊啊~~~~~

低啞慘叫的戈培爾把自己用毯子捲得像隻犰狳,想想這樣下去不行所以扔下毯子枕頭離開床,等快走到門邊的時候雪莉剛好從窗戶進來,然後戈培爾做了讓雪莉嚇一大跳的事。

戈培爾做了約五個月前布朗尼做過的事──邊慘叫邊抓門,再縮成小小一團。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想趕我走,」布朗尼笑了一下,把唇貼近到幾乎快要吻到距離。「你得說得更殘忍更明確才行。否則……」

「……什麼?」幾乎不曾在醒著的時候如此近距離的感受到布朗尼的氣息,這讓戈培爾想起從布朗尼床上甦醒的感覺,甚至更親暱更強烈地讓接收過多訊息的大腦更加混亂。

「否則我會當作你只是在對我任性、對我撒嬌……戈培爾,你在撒嬌嗎?」

布朗尼問得很輕、幾乎聽不見,撫在臉頰的手移到頸側、唇依然靠得很近,另一隻手很自然地把戈培爾攬進懷裡。

……會被吻嗎?

戈培爾睜著眼,兩人距離近得只看得清楚眼睛。溫濕曖昧的氣息讓他有會被親吻的錯覺,但戈培爾分不出來心中的異樣是期待還是厭惡,抑或想到布朗尼是跟誰學會接吻這檔事。

「想撒嬌嗎?」

「……只是以為……」布朗尼貼在背後的手輕撫揉搓,戈培爾覺得自己像貓一樣,因為他居然覺得被這麼摸會舒服到令他喉嚨發癢地發出呻吟。

「嗯?」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布朗尼仰頭看著天空。

基本上他現在經常仰頭看天空。

『別看了,孩子、親愛的布朗尼,再怎麼看也不會下雨的啦!』雪莉舉起爪子,抓抓抓抓抓。

「我覺得雲有比剛才厚一點。」

『那是錯覺!』抓完之後神清氣爽,雪莉抖抖耳朵、甩甩頭。『如~果真的有厚上那麼一丁點,那一定是風的惡作劇!不要被耍了!』

「一般來說,起風的陰天,因為雲大量聚集,不是都會下雨嗎?」其實連布朗尼自己也不相信會下雨,但依然對機率這種東西難以死心。

畢竟從那天以後,戈培爾真的會在雨天跑來找他一起睡──僅限雨天。

而雨季也不是真的天天都下雨……當然,下雨的機率很高,但如果可以,那當然希望是每天,因為有雨的夜晚身邊就有戈培爾。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妳幹嘛這麼慎重?」卡涅菈的態度令人啼笑皆非,布朗尼倒了一小杯雪利酒,還順手拿了兌酒用的溫水和檸檬片。

『上次湯姆告訴我日本有句俗諺,叫做什麼……妨礙別人戀愛的傢伙會被馬踢!』卡涅菈往後移動了一點點。『太可怕了,被馬踢!被踢中我就死定了!所以我絕對不會妨礙你的,真的,只要那隻馬可以踢別人,我願意幫你。』

……

「妳把我當成什麼……」身為一個人類再怎樣也不會因為戀愛失敗而去遷怒貓啊……妳有必要這麼的防患於未然?

『戀愛的人不都是瘋子?』卡涅菈歪歪頭。『那我當然要小心點啊!天曉得你下一刻會做什麼!』

「這也是那個湯姆告訴妳的?」當然不是對野貓有偏見,但布朗尼真的覺得卡涅菈交了個不太好的……朋友。

『是呀,因為最近艾爾先生戀愛了喔!』卡涅菈興奮的搖晃尾巴,雙眼發亮地跟布朗尼分享。『所以湯姆總是說:佑夫那傢伙,該不會連腦袋都是雞腦袋而不是人腦吧?連追女人上床都辦不好那乾脆去吃屎!』

「卡涅菈,身為一個有教養的小姐,說話文雅一點。」布朗尼開始後悔沒向艾爾店裡的貓頭鷹掛鐘打聽清楚那些會汙染卡涅菈的消息了。

『我只是逼真的轉述。』卡涅菈小小聲的反駁——說實在的,布朗尼也很愛瞎操心。『你快去念書,我沒有妨礙你喔,如果你想幫艾爾而不是讓湯姆幫倒忙,明天我再告訴你。』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戈培爾不想待在框裡,但又怕框真的消失不見。

雪莉還有卡涅菈在房門外發出叫聲,戈培爾放下手中的鬧鐘,開始梳洗、穿上襯衫與長褲,準備笑容。

「早安,女士們,今天的天氣也很好啊!」

彎身抱起兩隻貓、走下每天都要走上幾遍的樓梯、打開閉著眼睛也能打開的門,撲鼻而來是濃郁的咖啡香,貓咪們迫不及待的躍離戈培爾的懷抱。戈培爾看著他的店,笑容終於從嘴角傳達到眼眸。
很安靜。

還是很喜歡咖啡的味道、烘焙豆子的聲音;喜歡來來往往的客人、年復一年經過的燕子;喜歡雪莉、卡涅菈和偷偷藏著的酒。
當然也很喜歡布朗尼。

所以請離我遠一點,別近得讓我對世界產生抱怨,因為我們在前進的時候總是得不斷地說再見。

只要我們在彼此的日程裡佔據美好的、獨一無二的一小格,或是在那些沒有任何文字的框裡獲得一兩個僥倖……

我就不需要猜測你的答案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anc Café的公休日是禮拜一,不開店的禮拜一,會打開平日難得開啟的後門、穿過小小的香草園,就可以從樓梯上到二樓的居住區。

當布朗尼踏入香草園的時候,天已經黑了;而一樓廚房,幾盞燈的光不亮也不暗地勾出人形,戈培爾哼哼扭扭地唱著歌、擦亮裝酒的杯子、端上食物。

叩叩。

戈培爾以為是啄木鳥。

叩叩叩。

……松鼠會發出這種聲音?

叩叩。

雪莉拉拉戈培爾的袖子。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安!……咦?」

戈培爾眼睜睜的看著布朗尼的臉越來越近,然後有個柔軟的感覺貼上嘴角、又離開。

「早安,戈培爾。」

布朗尼盡量讓自己笑得人畜無害,戈培爾大腦死機。

我看到廚房有人、布朗尼跟雪莉在準備開店吃早餐,所以進去說早安,然後布布布朗尼尼尼——

「牛肝蕈你要配羊肉還是起司餃?」

「預定是小羊排佐牛肝蕈慕司……」驚醒!「你你你你你——」

「嗯?」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難得的週末夜,布朗尼期待的是滿屋子的客人、金黃燈光、杯盤交錯、笑聲與向他打招呼的聲音形成一陣突來的喧嘩,然後正笑著跟客人聊天上菜端咖啡的戈培爾,會有些心虛的閃躲他的目光,但是又小心翼翼的揣測他的想法。

而咖啡店現在很安靜,靜謐的氣氛,讓站在門口的布朗尼難以決定該不該開門說:『我回來了。』

……可是一直站在門口也不是辦法……

先是嘆氣,然後深吸一口氣。布朗尼小心的推開門,偷偷往門裡看,店裡空無一人,於是他走進店裡。

他先聽見雪莉喵了一聲,廚房裡傳來手忙腳亂的、戈培爾的聲音,輕輕的鈴鐺聲細碎響亮,接著,雪莉白色的身影躍入視線。

『布朗尼我跟你說、』

「歡迎回來。」

戈培爾笑容燦爛的迎向布朗尼,於是雪莉仰頭仰到脖子快斷了的、看著布朗尼果然因此無視她,也開心的露出笑容。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薄薄的雲像紗,悄悄遮住一小角的星空;於是星子們在紗上暈開了光,閃爍隱現的明亮變成可以流動的想像。

那無盡想像讓戈培爾感到鬱卒,平常可以一看一整晚的星空瞬間黯淡得令人失望。

窗外街燈別有心思地在窗上留下漆黑剪影,變黑的白貓坐在戈培爾身邊,頭貼著頭地坐著,窗框也只好勉為其難地承載兩份心思。

唉……小孩子真是越大越難養……雖然布朗尼已經十九歲,不是小孩。

戈培爾制止自己那種想咬窗框或者咬雪莉的衝動,努力龜在窗前別去做其他傻事。

「幹嘛那麼早回學校……本來想一起出去玩的啊……」

堤防邊的草原長滿雪莉喜歡的狗尾草,半人高的草裡有牛邊吃邊走,當雲跟著風一起在藍天下飛馳而過,顫抖彎伏的草尖露出天鵝絨從手中滑落的光澤──兩個人一起這樣走走多好。

天曉得那傢伙吃錯什麼藥,突然提早回學校,什麼計畫都泡湯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我愛你。

在白貓要求之前便已如此在心中反覆低喃,在心裡練習了無數遍,咀嚼這三個字讓它變成血肉和靈魂的一部份。

「……布朗尼?感冒了?」

「不……沒事,我很好,戈培爾。」

等真的看到戈培爾,又什麼都說不出口,只能很遜的說我沒事。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裡是劍塔市。

很久以前愛麗斯追著兔子來過的地方,在很久很久之後,變成了有人類也有精靈的都城。

只不過,人類越來越多,那些會說話的生物就越來越安靜。

其實……也不一定是安靜。

小布朗尼走過一個街角,看見一群貓聚在一起,剛開始聽見幾聲喵喵叫,然後喵喵叫變成了別人聽不懂但他卻聽得很清楚的話。

『喵~我說,最近樺樹街十二號的那個老太婆脾氣更差了!你最近有被追打嗎?』

『喵~哈哈哈哈~~』

小布朗尼聽到笑聲終於忍不住停下來,靠在貓咪們應該看不到的牆角,小心的偷聽。

『我最近沒去那裡,兄弟,』剛剛發出狂笑的橘色虎斑貓用腳掌拍拍身邊的三花貓。『真遺憾,我最近都在洛林街。』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