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左手邊 (3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書 名:左手邊
作 者: Arales
封面繪者:
字 數:約15萬
規 格:A5;上下冊
預購價格:NT$580
預購截止日:2012/05/28~07/18
預購表單:http://bit.ly/KzDB4G      露天預購賣場:http://bit.ly/LNlOG0

 實體寄賣店家:台北-ALICE台北-花小熊台中-卡布書屋高雄-月見草  

 

全圖瀏覽可由此去

文案(對不起我最不會寫文案了)

<< 上集 >>


被婚姻詐騙五百萬,從此對女人心灰意冷投向男人的懷抱──怎麼可能有這種事?
誤入GAY吧的邢維沒想到,看上邢維的李光博也沒有期待,他們只是因緣際會的變成朋友,而且比朋友再好一點而已。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送機的時候梁柏安信誓旦旦說要找個能把邢維摔出去的男友報仇,這讓兩人在美國看到壯漢的時候總是忍不住想起某人。

「要不要去找個GAY幫梁柏安介紹幾個?」

「……我不擔心你會被摔出去,」梁柏安最多叫你比腕力。「我擔心他被壓扁。」

深知損友相當缺乏鍛鍊,就算真有那麼一兩個喜歡那隻白斬雞……好吧,朋友的腰其實也不是他擔心的範圍。

「小光?」

「有碰到就當作那傢伙的機緣吧……」反正那傢伙一定會說爽死比沒有好。「所以你在看什麼?」

「看起來很暗黑的某種菇,老闆說這個用烤的很好吃。」

在商店街或大賣場購買足量食材是每週或每半個月的固定行程,尤其在員工宿舍住滿半年搬出來,邢維從其他同事那裡接手烤箱和大冰箱後,新食材的大冒險次數也變多,為了燃燒掉吃進去的東西,運動也變得比以前充足。

當然上下班很準時是個令人感動的原因,也因為這樣約見代理孕母的事情進展的很順利。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邢維用好酒好肉小心服侍讓李光博氣消──其實也沒有很生氣──之後,就瞬間變成被情人體諒的那個,去年的這個時間他忙得回家只想睡,今年他更是忙的在夢裡說我想回家。

雖然比睡著了之後說『我好想睡』好一點,但已經躺在床上睡死了還呻吟地說我想回家,其實也相當悽慘。偏偏李光博唯一能幫上忙的地方就是加快自己這邊回報資料的速度,對於情人負責的部分實在無能為力。

「……對不起……」

「嗯?」某天邢維倒在床上呻吟的時候居然說對不起,李光博還以為邢維又做了什麼。

「……今年沒有聖誕節也沒有跨年了……」

每年都要趕在國外的年假之前解決各種業務,但今年多了公司合併的事務以及新產線,以致於對方放年假前邢維累得像條狗,等對方放年假後邢維累得像條快死的狗,偏偏等國外收假之後就是他們調過去的時候,忙得死去活來最後連根紅蘿蔔都沒有,邢維倒在床上一整個很想撕咬床單。

「我想放假……我不想上班……我不想再接到任何電話了……」

「乖,」好乖好乖。「再辛苦一下,忙完這一陣子就有空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李光博忍不住又傻笑了一陣子,才拿起電話拜託邢維今晚千萬別加班,然後傳簡訊給小雅報告萬事太平,沒想到訊息剛發送,小雅立刻就打電話進來。

「喂光哥,真的都說清楚了?」

「算是吧。」

「到底是是還是不是──唔?你心情很好嘛。」

就算知道說出來會被小雅抱怨李光博還是把事情說一遍,結果卻意外的安靜。

「怎麼了?」

「……因為已經不知道要說光哥什麼才好,所以我沈默。」

「至少還是有改變。」

「是可以理解你很開心啦……阿友真的這麼說喔?」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也就是那樣,不然還能怎麼辦?分手嗎?」

「嗯~你好不容易才有個像樣的伴,連家庭結構都規劃好,態度認真勤勉好學,完全感覺不出來他去年還只是個直,這種雙真是蒙塵的寶貝呀。」

「你就不能正經久一點?」

「正經也不能改變你的問題,」梁柏安嘴上輕佻,表情倒是一直都很正經。「你家那邊呢?與其被人鬧上門才知道,不如你自己告訴他們,情感上面子上都比較舒服。」

「我……我正在想這個問題。」

「有想就好。」最好是記得去做。「話說,他這樣等於逼你出櫃,你不生氣?」

「我能生氣嗎?我沒道理生氣,他沒有拚命閃躲努力隱藏,而是生氣的說我們出櫃然後逃跑吧──很令人敬佩的傻瓜吧?」

「那是無法生氣的理由,不是接受的理由。」啊啊,算了,不管了。「也罷,去旁邊找你家閃光,喝的稍後端過去。」

「好。」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光……」我的五百萬好歹是我自己賺的……

「好好好,你很厲害。」摸摸頭,好乖好乖。李光博暫時放棄詢問工作的事,那不急著現在問。「好吧,就算可以藉著工作逃三年,那又如何?三年之後分手嗎?」

「絕對不會!!我從來沒這麼想過!」

「只是比喻,邢維,你冷靜點,我的意思是沒辦法逃的時候你要怎麼辦?」

「我本來是想……第一年適應兼找代理孕母,第二年剛好是任娠的時間,第三年快回來的時候我們可以輪流帶小孩──」

「等等,代理孕母?我們有錢嗎?」聽說很貴。

「我錢還完了,五百萬,現在又有存一點,之後三年慢慢賺,應該不是問題。」而且拿爺爺的遺產買曾孫,應該不至於讓爺爺跑來作祟。「啊,對了,我爺爺很喜歡種盆栽,之前不是有給過你一盆?現在通通都是你的了,因為我爺爺把盆栽通通留給我,所以現在都是你的。」

「啥?!」怎麼又從小孩跳到盆栽!?「等一下,我家陽台已經滿了!而且、而且──而且我們不是要離開台灣三年嗎?!」

李光博完全沒意識到自己已經認同潛逃出境的提議,一整個認真煩惱出國三年盆栽怎麼辦。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覺得睡得很累,然後察覺車子好像沒有在動。

小光不在?到哪裡了?

邢維努力睜開乾澀的雙眼,邊坐起身邊用力揉好幾下,眼前一片黑暗得讓他錯愕。

然後,他聽到了海浪的聲音。

邢維茫然恍惚地解開安全帶開門下車,適應黑暗的雙眼並非什麼都看不見,只是這些模糊的影像也不能說清楚,腳下一個踉蹌勉強站穩,只好重新活動僵硬的四肢。

「醒了?」

嚇!

順著聲音轉頭才發現李光博居然是從後面走來,在昏暗環境中勉強辨識出對方心情不錯,一直到走近對方才確實安心下來。

不是怕鬼,只是把重要的東西握在手中後,油然而生的安心感。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婚姻也可以不需要愛情,那執著這種答案有意義嗎?

邢維就這樣抱持著越來越多的疑惑離開國門,滿一個月的時候人在國外卻急不可待地打電話回臺灣,正在洗澡的李光博沒接到,回電過去的時候邢維在開會所以又漏接,等邢維看到回電時李光博已經睡了。

『我出差……QAQ……下禮拜見。』

李光博一早看手機就發現這則可憐兮兮的簡訊,噗嗤地笑出來心想邢維應該還沒睡,在打好簡訊要送出去的那一刻,李光博手指頓了頓,按下取消把簡訊存成草稿。

當然他很想念邢維,但什麼時候有了即使忍耐也要惡作劇的餘裕呢?

若是以前,再怎麼信任和惡作劇,大概都不會這麼做也不會使用這種方法,這種即使寂寞也不會不安的心情似乎從來沒有過。

相信那傢伙一定會苦著臉回家抱住自己撒嬌的優越感與自信心,也是美好的無以附加……

居然能讓自己安心到這種程度實在是不可思議。

親了一下手機螢幕上的名字,用手指抹去根本不存在的痕跡順便切換畫面。臺灣一下很熱一下很冷地時晴時雨,邢維則是每天都發一封附帶照片的哭臉簡訊,想知道自己究竟是運氣不好所以李光博都沒回訊息,還是情人正在生氣他來不及親自懺悔,但得到的都只有無法判別的沈默。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初六開工,李光博初十就飛上海,照著約好的方式隔天打一通電話,邢維留在台灣,時不時同事們約唱歌揪聯誼,邢維事前報備事後回報,李光博也禮尚往來的回報工作以外的招待過程,說到當地人熱情地想帶他去各種地方鑽,李光博苦笑的語氣讓邢維忍不住想提醒對方。

『你在這部分真的是既吃虧又沒自覺。』

「……啥?」

『看起來就很懂得交際玩樂的樣子,雖然也不是不會,卻沒有看起來那麼愛玩──大家都不小心被你的桃花眼騙了。』

「我哪有!」什麼叫做被我的桃花眼騙了!

邢維說完自己哈哈大笑,笑得李光博悲憤不已!

『好好好,』唉呦你該不會就是沒自覺,所以之前一直分手吧?難道除了我都沒人這麼說嗎?啊哈哈!『那我問問小雅──小雅!我說小光有桃花眼,大家一不小心就被勾到了──妳覺得呢?』

「小雅在你旁邊?」李光博愣了愣,還沒聽到邢維的回答,就聽到小雅『哎呀!』一聲,又驚又樂的接著說『對耶我都沒想到!!光哥~長得好看沒問題啦~願者上鉤你不要就踩扁他──』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已經有男友了。」

這麼說果然立刻黑一層,他老弟的臉色簡直想衝上來抓住他領子搖晃毆打之類的,李光博覺得自己大概被這小子虐待慣了,竟然還有閒情思考『真難得他居然沒立刻說噁心』這樣的事,也頗意外對方臉上的厭惡沒以前明顯。

……長大了呢,至少比去年更不會把心情寫在臉上,而且說完好幾秒這傢伙也沒轉身走人,只是漸漸露出忍耐的情緒,最後滿身煞氣的轉身下樓,李光博啥也沒說的慢慢走,想問的話一句都不敢說。

年夜飯很熱鬧,長輩晚輩的分類已然不足,除了最年長的幾個其他都是打散的隨意坐,那些叫他堂叔的全都跟在母親身邊一個挨一個的列管,「不好好吃飯就沒有紅包」的威脅居然還有用──說實話李光博還以為這年頭的小孩大多看不起紅包錢,卻是忘了肉小不要緊,數量一多自然就有實用性。

何況看別人手上有,自己卻沒有,對小孩子來說這可是心靈創傷。

年夜飯吃得有快有慢,惦記著電動賭博放鞭炮的小孩吃飽就衝下桌,十八拉四色牌撲克牌一字排開,一群一群的聚賭,也有賭上未來的紅包與技巧在電視前捉對廝殺的,至於其他湊熱鬧的還可以賭外圍,一句「下好離手!」喊得振奮人心賭意堅強,九十七歲的老祖母在椅子上帶著助聽器也分不清楚這許多聲音,但光是這熱鬧就讓蒼老的臉笑出一朵花。

等抖著手把紅包準準放進一個個孫子曾孫手裡,即使說不出什麼大道理也沒說什麼話,接過紅包的時候卻還是感受到幾分莊重。

最長的長輩發完紅包,其他紅包當然也跑不了,李光博指著電動說「我提供了公產」,飛快的發完紅包就閃一邊看手機簡訊,朋友或同事的賀年簡訊各式各樣別出心裁,就算他偷懶地用東家的內容轉給西家的朋友,也得注意把作弊得痕跡消除。

想著回完這批簡訊就打給邢維,邢維的來電顯示和震動卻讓他幾乎嚇一跳,弄得經過他身邊的堂弟好奇地想湊過來,被他用腳推開。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說實話,」邢維把下巴枕在枕頭上。「曾經想過我該不會一點吸引力也沒有吧?」

「你以為我跟誰交往?」臉貼著臉,很多時候其實並不需要看到表情。「我對你有很客氣嗎?」

「與其說很客氣,」邢維抓過小光的手放到嘴邊親,雖然自己送上門,但還是有點……大概是害羞。「好吧,也不算太客氣。」

「那你在急什麼?」

「嗯?」邢維疑惑地側過頭,因為貼的很近,其實還是什麼都看不清,只看得見模糊的影子。「有嗎?」

「在我看來有。」

「有的話也是因為……唔……你對我的期望太低,或者說你人真的太好。」

「你居然有辦法在這種時候說我是個好人。」

到現在也沒開動的你當然是個好人。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嗯~~」看小光似乎喜歡蘿蔔排骨湯,邢維又幫對方盛了一碗。「我還有二十五分的進步空間。」

「嗯。」雖然七十五分是隨便說說的。

默默的吃飯恢復體力,邢維把床收拾好就把小光趕回床上休息,然後把該清洗的東西全數解決,順便連晚餐的食材都準備好,才開開心心的鑽回床上抱住半夢半醒的李光博。

「好冰……」

雖然抱怨,還是抓住對方的手往懷裡帶,邢維的重量緩緩壓在身上,李光博不禁輕輕呻吟。

「……不舒服?」

「腰酸……」感覺邢維想退開,李光博反而笑著抓住腰間的手不讓他走。「陪我睡。」

「現在睡我晚上會睡不著。」

「到時候再做點幫助睡眠又消耗體力的事情就好。」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後來又想,就算你不排斥,也不是每個人都能享受這種性愛,而且,」李光博徹底轉過頭,微笑的眉眼完全掩蓋了心底的不安。「我希望你能更充分的認知到跟你做這件事的是個男人。」

我不希望你把這種方式的性愛當成女性的延伸。

有些話李光博說不出口,他也不曉得邢維會不會理解,但至少,他可以選擇說出期望而不是說出那種類似指責的不安。

「所以你一直在忍耐嗎?」邢維伸出手,貼上李光博的臉頰,發現那雙平靜的黑瞳緩緩浮現一種促狹的笑意。

「所以我請了三天假。」李光博側過頭輕輕吻了邢維的掌心,甚至伸出舌頭舔了一下。「總不能一直猶豫下去對不對?」

「那……今晚?」沒想到小光這麼乾脆──說起來上次也是──只是這次更果斷了。

「明晚也行啊。」

李光博說得清淡,笑得燦爛──怎麼可能忍到明晚!不過、唔……

興奮雀躍被緊急煞車,邢維歪歪頭,李光博抱持好玩的心情一起歪頭。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知道了。』

電話裡只傳來這樣一句話,平淡得像有什麼死了腐朽了,於是只能看著不可逆的過程無盡默然。

雖然猜得出來但沒有特別想猜,王宏甫之後也沒有特別去問過程,只有沈默、以及呼吸聲的電話持續了很久,直到王宏甫受不了的問李光博要不要帶啤酒過去陪他,才有一個聲音笑笑的對他說謝謝,不用,晚安。

然後交往幾年的男友分手了,曾經很要好的弟弟變得淡漠,李光博懷著忐忑的心情返鄉,才發現父母並不知道這件事,只是很好奇他們兄弟怎麼了。

「從那之後,小光就越來越少跟家人聯絡,這幾年是幾乎不聯絡。他老弟現在念大學,看到他哥還是那種討人厭的死人臉,反正一個工作忙一個功課忙,能不見也好。」

「就這麼討厭……反對嗎?」

「我哪知道?」大雷哼一聲。「這不是誰對誰多好的問題,而是人終究最愛自己,他高興、他樂意、他的價值觀和理想大於一切,小光一直是理想的哥哥,反過來說,如果不是理想他老弟就不要了──大概是這樣。」

「可是小雅又怎麼……」

「小雅家她是大姊,下面還有一個妹妹一個弟弟,像小光這種哥哥她哈得要死──你也知道大家族的小孩最崇拜這種長得漂亮帥氣、人又溫和、還會幫忙掩飾的大哥,小光他弟一句話就不念台北的學校,人家小雅可是想很久,所以那丫頭自己跑來找李光博。」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說謊晚歸卻跑去酒吧這點,比較有罪惡感。

拐著彎偷偷打聽情報也是可以理解的行為,了不起小光真的有點生氣的時候自備主機板跪一下……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

工作中重新冷靜恢復低調,偶爾活動脖子手臂起身倒水的時候,會想到『今年冬天不知道會不會很冷,要不要先買幾床被子』的這種瑣事,這樣一會專心一會亂想意外又有了工作的動力,各種奇妙八卦無理要求都變得像電視裡網路上的新聞,因為認知上的距離,任勞任怨也能淡定自如。

當然再淡定看到可以打卡的那一刻都會變得很激動,而且主管不在位置上,舉凡有機會準時落跑的人都開始收東西說再見歡呼,邢維也是其中之一不過跑得低調迅速確實,如果梁柏安看見一定會感慨邢維真是辛苦了──這麼大的體積也能落跑得如此不起眼,果然老闆也是演化的動力。

生命找到出路就能準時下班,邢維開車到酒吧附近吃過晚餐才踏進店裡,不過一進門就有被人關門放狗的感覺。

被一群不怎麼虎視眈眈可是笑容各有含意的人包圍,邢維努力運轉大腦,想起那些臉他都見過。

老闆跟娃娃臉就算了,這個……這兩位是熱炒店的兄弟老闆,再旁邊據說是大學同學好像有看過小光跟他講過三次話……唔……

臉記得,小光跟他們打招呼的次數畫面也記得……不知道名字。

小光沒介紹過,而且小光的態度讓他覺得也不用刻意去交朋友,結果這些人他只能說……我見過。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再努力。」
李光博咕噥地說道。


● ○ ● ○ ● ○ ● ○ ● ○ ●


「邢……啊……」

雖然沒有插入,僅僅是用腿夾住摩擦,但時不時滑過、甚至微微頂開穴口的激烈行為,讓李光博不知道是該期待還是擔憂,兩種相反的情緒助長了興奮感。

臀縫和腿根被摩擦得一片火熱濕膩,被握住揉捏的性器偶爾被後方的火熱頂蹭,快感燃燒著早晨薄弱的理智,李光博呻吟地趴在床上,擬似的交媾正撼動他,肉體碰撞的拍擊聲一遍遍地響起,總覺得今天的邢維不太一樣……

難耐的李光博不禁抓著床單爬離一些,果然毫無意外的被抓回去。

腰被緊緊抓住,緊貼的身體被更深地壓陷在床上,性器的尖端被惡意地摳搔。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越啃越像撒嬌與調情,李光博動著腰又蹭了蹭,邢維呼吸一窒。

也罷,技術不好就慢慢練。

圈握住兩人的性器,燙熱濕滑的器官很快就在反覆摩擦中變得更濕黏滑膩,吹拂耳邊頸側的喘息逐漸夾雜細微呻吟,勾惹得邢維忍不住又側頭追索著唇,急不可耐地胡亂啃吮。

有些痛,李光博哼吟地想閃躲,邢維一記重重的揉捏讓他渾身發軟、幾乎叫了出來,然後放過他被啃得有些痛的唇。

邢維濁重的喘息噴吐在耳邊,下體被貪婪情色的揉捏,李光博拉開些距離,望著那張興奮發紅的臉,想咬幾口報復的念頭消失殆盡。

「快一點……」

額頭抵著額頭,李光博閉上眼,感受身體裡流竄的快感,讓自己能坦率地要求,最終還是忍不住自己動手,更加細緻地撫弄揉搓,聽著邢維粗喘地喟嘆不禁舔舔唇……

好想舔……

手指在不斷冒出稠液的尖端按壓畫圓,濡濕的器官在掌中跳動。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想出櫃嗎?」

「不知道,」出櫃這件事,簡單的時候很簡單,困難的時候很困難。「暫時,我不想出櫃,工作什麼的人際問題畢竟難以預料,而像我這樣隱瞞的人,每天碰到最多的,就是試探。」

邢維收起了微笑,李光博的嘴角卻還是挑著的。

「要完全不被懷疑是困難的,總是得準備很多說法、很多面具、很多預設的情境,只要有一點點可能就會有人藉著聊天或是開玩笑來試探你,就像挖掘八卦或娛樂,如果回答的好就能讓這個劇情標上完結,他們會逐漸遺忘這個懷疑,直到時間足夠讓他們再重新懷疑一次。」

李光博終於抬眼望向邢維,既然要交往,不管這個人懂多少,很快他也得面對這種事情。

「信任的朋友和酒吧的範圍,是我們僅存的可以脫下面具的地方,雖然不可能會出現真實的面貌……但你的確在我最沒防備的時候試探我。」

「……我還是想道歉,可是我現在覺得我的對不起好沒價值……」邢維忍不住把頭磕在桌上。

「沒關係啊,我早就原諒你了,」李光博聲音語氣表情都沒變,眼中閃過的壞心眼倒是有點滿足。「只是趁這個機會控訴一下你的惡行。」

趴在桌上的人有一點點想把自己埋起來,但既然被控訴就代表沒事了,所以埋頭又偷偷傻樂老半天,樂完乾脆就繼續趴在桌上,免得在店裡太過顯眼。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已經不夠單純也沒辦法那麼全心全意,希望對方更認真再給予回應也只是現實的交換,說穿了,已經沒辦法毫無顧忌的去受傷。

不見得是沒有療傷的時間,也不見得是好得比較慢,只是無比現實的,總是還要面對生活這件事。

以前曾經聽過,說富人的有餘比不上窮人的所有。

即使這樣不完整,卻已經是全部。

在城市裡,大部分的愛情都是貧窮的。

而且誰也無法保證自己不是最窮的一個。

手機每天都會不定時的閃爍光芒,未讀簡訊的數量又開始累積,等發現的時候已經看完那些照片,各式各樣的月餅照讓李光博恍然想起九月就要到了,倘若不吃甜的想吃鹹的,邢維也傳了一堆烤肉的肉品照片過來。

冷靜的時間越長越覺得自尊面子什麼的不重要,或者說……在某些方面對自己來說有點受傷,但也沒那麼嚴重。

『今年還有?』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模仿自己在口中舔舐吸吮的唇舌,環在腰間擁抱撫摸的雙手,換氣時洩漏的細微聲響,連身體都躁動地貼蹭──

李光博猛力推開邢維。

邢維還沒從突如其來的情慾中恢復,臉和肚子就被揍了幾拳。

「──別開玩笑了,」李光博喘著氣,看著現在縮成一團的邢維。「不要再來找我。」

「小光……」好不容易拉住衣角,邢維仰頭,李光博沒有甩開他,路燈下對方泛紅的臉看起來一點也不平靜。「我也喜歡你。」

李光博抿著唇,沈默片刻後終究退到他連衣角都抓不到的距離。

「別再用那種心態靠近我。」


● ○ ● ○ ● ○ ● ○ ● ○ ●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