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古董店系列(題目未定)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熟悉的地點,參雜著整座森林氣味的清風,冷香淡淡,抬頭是看不見天的綠蔭。

樹還在。

而他在那裡遇見了,背著個大竹簍的孩子,漂亮的眼睛像是映在水裡的秋月,氣質則乾淨的讓人感到遺憾……這孩子注定活不過十五歲……

彷彿有看不見的觸手,不存在的香氣漸趨轉濃,李翔叡自深夜裡穆然的清醒,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坐起,呆了一陣,又想了一下,索性去冰箱抓了瓶礦泉水,咕嚕咕嚕的喝完了半瓶,又開始思考,為什麼睡得好好的突然就醒了,又沒作惡夢……

是因為香氣?明明沒聞到,卻又覺得明明有……

又喝了口水,李翔叡想起他年輕的老闆兼同學,不知道怎麼樣了。數天前跟著他千方百記的從各式各樣的研究者、蒐藏者、同業者手中,拿到了厚厚一疊關於古制的機關、鎖具等等的圖錄文獻,甚至是更多的私家紀錄。當然,全都是影本,就巴望他回去研究,然後早點解決。

雖然看完是看完了,但是想問的一大堆……

李翔叡捏扁了空寶特瓶扔進回收桶,決定明天就先回去一趟,心裡掛念著個東西,怎麼可能好好放假。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說定了價格,慕容禮便開始給李翔叡稍稍解說,以裝藏珍玩為主的多寶格究竟是個怎麼樣的東西、常見的結構材質,過往的典故故事。

「……所以,別搖壞了裡面的東西。」
慕容禮看著李翔叡說不上粗魯卻也不怎麼小心的動作,稍稍皺了眉頭。

「……喔……對了,這算是哪種木頭?」李翔叡應了一聲就輕輕把盒子放在桌上,雙手仍是毫不死心的試探著外殼的機關線索。

「嗯?材質嗎……這種比較少見,它是由整塊的龍腦木心材雕成的。」

「龍腦木?」

「硬木、硬質的香木,也是中藥與薰香的來源。昔日以碎木蒸餾萃取名為瑞腦的香料或是稱為冰片的藥材,葉子也行,全株有用。以古董來講比較常見的是作為神器或是飾品珍玩,是香氣清高持久的木材。」

「……所以從剛才起就一直聞到的淡淡香氣是木頭的味道?」

「一直?」有些訝異的慕容禮湊近盒子嗅了嗅,又拿起盒子湊到李翔叡眼前「……是這個味道?」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話 連環鎖

後來那科的成績,終究還是在教授咬牙切齒飽含殺氣的目送下低空飛過。
說實話,這真的很有成就感,雖然也挺犯賤的。

然後,當我在系板前得意著提早公佈的成績時,又見到了那個應該可以稱之為小開或是少當家的慕容禮。

「李翔叡,好久不見。」

「是你啊!」

「什麼嘛!真冷淡,你那是對解救自己的恩人應該表現出的態度嗎?」
眼前的美男子故作姿態的以堪稱絕世的美聲,半嗔半怨輕聲控訴著。

最可惡的是,明知道對方是故意的,內心還是很不爭氣的動搖,在美人與美聲的攻擊下產生了莫名的罪惡感。更何況這傢伙從一開始就使用了剛剛好能釣起旁人八卦心理的音量,很小聲,但就是恰好什麼都能聽的一清二楚。

於是周圍的人群非常配合的將視線以各種方法瞬間集中到我倆身上。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一天,我錯了。

錯在不應該因為賴床而沒趕上回學校的車。
錯在沒趕上車後沒乖乖的留在車站裡看書(第二天要考的)等車,卻四處亂逛。

我錯在,千不該、萬不該,走近我沒走過的地方,走進那家店。
我不該搭裡明知道看起來很怪的事實上也很奇怪的怪老頭。而且還認識了他。

真的,我錯了。而且我還是很久之後才明白這件事。

******

沒想到,這輩子會有機會走進這樣的地方。

看長寬,才比十坪多一點,狹長的小店裡堆滿了東西,門口橫了個紅木雕漆的長斗櫃當櫃檯,看起來不算乾淨也不算太髒。櫃子前面一簍一簍一盆一盆的放著,在教科書上曾經看過的各式銅錢,空空白白灰灰褐褐的骨頭,大大小小看不出好壞的瓷器和原本可能應該是玉石的東西。

這還只是門口。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