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記憶的美景 (4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年,兩人追逐秋天的腳步在世界移動,直到菲的感冒完全痊癒,直到莫克打電話威脅希歐多爾、他要燒了支票,兩人才回到荷蘭。

此後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希歐多爾都忙著準備大型比賽以及各地的邀請,不得不在整歐洲四處奔波。

不同的是,他不再需要那麼擔心菲了。

漸漸釋懷對自己敞開心胸的紅髮身影,在病癒後又恢復到原先熟悉的樣子。眼裡溫柔漂亮的冰藍色像初春晴空的顏色,洗鍊優雅的儀姿依然賞心悅目;只是當這副模樣如以往的調情說笑、卻多了點撒嬌的意思後,格外的令人愉快心癢又難以招架。

在那段忙碌的時間,希歐多爾不是沒有考慮到菲,而菲笑著說沒關係的時候,希歐多爾其實很不安,但他無法解決菲的堅持,所以計畫依然排定。

等他在異鄉異地的餐廳被菲笑著搭訕的時候,希歐多爾覺得此生還沒拿到這麼大的驚喜過!他忘記他們兩個其實都是屬於流浪者的類型,忘記脆弱跟行動力是兩回事,菲其實一直都比較偏向行動派——過去的他可以畫畫、燒畫、種上滿園玫瑰,現在的他當然也可以來找他!

菲可以不用不安的等待,也可以不用忍耐寂寞直到麻木或無法忍耐。世界很大卻也很小,只要有空,他們可以相約成行,也可以在不熟悉的土地試試要如何才能愉快的不期而遇,然後笑著討論這到底有多有趣。

於是即使在外地,希歐多爾仍然有很多機會,在打電話給菲之後,看見那輕軟的紅髮飄進視野,給自己溫柔的笑容和見面的擁抱;而當菲需要為工作遠行的時候,也有很多機會看見他認識的人擺著琴盒在路邊演奏,腳邊充滿了零錢……即使不用電話,希歐多爾遠揚的琴聲總是能為菲指出找到對方的路,在看見滿地零錢後幫忙撿錢,又因為這些錢而總是在飯前收到一大捧美麗的花束。

他們盡可能的把工作的時間地點調整在一起,然後一起在世界飛來飛去;當能在家休息的時候,兩人也因此能保有相處的時間,在家休息,悠閒的做點什麼或什麼都不做,在充滿花香的溫室裡相擁而眠,也是很棒的享受。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幾乎是菲一昏過去,希歐多爾就察覺了。不論從哪方面來說都是貨真價實的令人咬牙切齒……用殘存的理智大口深呼吸、忍耐慾望、退出菲的身體……希歐多爾抱著人直嘆息。

溫室裡沒有熱水,不過冷水有助於降火。希歐多爾沾濕自己破碎的衣服、大致上清理彼此,環顧室內再看看自己赤裸的上半身……然後嘆息地解下菲的襯衫自己穿上,再讓菲穿上外套包上毯子,希歐多爾背起琴,幾乎是咬緊牙根的把菲抱離溫室。

一個成年男人的重量不輕,昏睡的人更形沈重,就算離主屋不遠也讓希歐多爾走得非常辛苦,更何況還得小心菲的狀況……走進主屋長廊的時候,氣喘吁吁的希歐多爾乾脆把菲放在地上,自己則自暴自棄的靠牆坐著。

「……希爾?」雖然昏過去,路途上的動靜還是讓菲幽然轉醒,雖然迷濛卻也發現兩人已經回到主屋。

「既然醒了,」希歐多爾大口嘆息,不把菲弄醒這件事在能力範圍外,抱歉什麼的實在浪費時間。「……告訴我要怎麼帶你回房間。」

這棟老宅有著貴族主宅為防止宵小刺客所具備的特徵——所有的門看起來都一樣!又直又平整的排開,天曉得哪個是哪個!

「……很累的話,睡這裡也可以。」在想要獨處的時候,菲會吩咐管家及僕傭全都聚集到側翼的別棟等待傳喚,因此從主屋到溫室是無人的空曠……他想管家已經發現希歐多爾進來,但因為判定無害而在等待自己做其他的指示。

「不可以——菲,你再這麼亂來我真的要生氣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跑近就會發現煙並沒有遠看那麼嚴重,但玻璃上有煙痕。希歐多爾悄悄打開門,裡面的煙味沒想像中的重、但也不好受,希歐多爾讓門保持敞開,輕悄地走進去、放下琴,越過植物就能看見擁有紅髮的顯眼身影。

落魄、狼狽、而又憔悴的樣子,長滿鬍渣的臉面向火堆沒有發現他。希歐多爾看見眼前的一片狼籍,才明白煙味中的奇怪味道是什麼。

滿地都是酒瓶,竄起的火焰帶起片片飛灰,然後希歐多爾才看到打開的溫室圓窗讓大部分的煙流向室外,參差不齊的燃燒物讓濃煙四起——

希歐多爾想也沒想的就衝過去,從幾乎是半人高的火焰裡搶救出沒被燒到的畫和畫具,拍熄火焰、用腳採熄火堆,菲驚訝地望著衝出來的希歐多爾發不出聲音,看對方咬緊牙根的撲滅所有火焰,在希歐多爾呸掉菸蒂、用腳碾熄,走向自己的時候,不自覺地縮了一下。

「終於找到你了,」希歐多爾擠上躺椅,看菲幾可稱做冷淡地望著他,任由自己奪去自由。「你答應過我不燒畫!」

「你可以不用知道任何你不高興的事,希歐多爾,」菲澹然一笑。「如何?還滿意你看到的嗎?又狼狽又可悲,我不過是個虛長歲數的糟老頭而已,你要的東西我沒有也給不了,現在的我甚至不是你喜歡的樣子。」

希歐多爾凝視菲極近的臉,濃厚的酒味連燃燒的煙味都無法掩蓋,如果是尤貝爾他會說像討厭的流浪漢……鬍渣讓撫摸臉頰的手感覺到粗糙的刺與癢,疲倦的冰瞳還有皺亂髒污的襯衫,都說明菲這樣的生活已經好幾天。

的確不是喜歡的樣子,既不整潔也不精緻優雅,連笑容都不是溫柔,只餘下隱然的暴虐和敷衍……的確是一點都不美麗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萊伊,我啊,曾經想當個畫家。」

「……我曾經想當個畫家,進過美術學院、拿過獎學金、參加過一些比賽,我曾經很努力很努力,努力的畫、努力的博覽畫作,奉獻我的時間生命還有金錢。」

「我發現自己沒有天分……所以我放棄了。」

「這就是察覺自己的極限,我沒辦法更努力,我想要的,是我無法挖空靈魂去努力的境界。」

「不管是多平凡的畫,都有可能是他人一生中最美的風景……愛情是也一樣。」

「就像不是所有的畫作都會流傳,也不是所有的愛情都會被記憶——被自己,或被他人記憶。」

「……不管在哪裡停留,人的一生中一定有最美的愛情、無法忘卻的愛情、最幸福的愛情——」

菲迷濛地睜開眼,神智還停留在夢境裡。夢裡充滿自己的聲音,畫面卻模糊不清,對面的對象彷彿不是萊伊,無法分辨也很難回想更清晰的景象,記得的只有一句又一句的遙遠音調而已。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秋天用寒冷以及轉紅的落葉宣告到來,在擁抱的溫度亦發讓人留戀的同時,希歐多爾覺得他們的關係就像早晨的霜,薄薄覆蓋在玻璃,無需碰觸都會消失的脆弱。

他們的生活仍舊沒有太大的改變,依然言笑和睦;在彼此短暫遠行的重逢後,感到淡淡的思念和高興。

沒有太大的改變,但確實在改變,菲彷彿在努力做些什麼,不變的從容裡多了一絲遲疑,在對話聊天的時候偶爾失神,希歐多爾不知道那樣好還是不好,但覺得有些不安。

菲看起來沒有變,微笑、優雅、談吐風趣、儀態瀟灑,畫廊裡的小姐只覺得老闆越來越溫柔而且心情良好,希歐多爾卻在菲面對自己的笑容裡,感受到莫名的失序與混亂。難以形容的錯亂感從菲的動作中傳出:動作很規律、必要、而且無誤,但那就像被太陽曬乾表面的泥沼,看似正常普通的表面經不起重壓,如果站上去便會陷落滅頂。

希歐多爾並不想逼迫菲,也告訴自己盡可能的等等看,然而一旦開始反省,就會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的焦躁傳染了菲,然後在壓抑焦躁的同時覺得菲對待他越來越溫柔。

並不是自虐的想要傷害繼而覺得那是愛,只是不想要這樣的溫柔;菲的溫柔在瞬間的安撫後是更長久的焦躁,而這個部分即使發脾氣也無法解決。

表面上很和平,希歐多爾知道他們正在惡性循環裡原地打轉,菲顯然也很明白;雖然不知道對方如何,希歐多爾很清楚意識到自己為了找出解決的原因,已經漸漸變得去懷疑所有可以給他答案的東西,而這樣其實非常不好。

不好,卻又無法阻止自己不去想,當發現畫從書櫃整理過的那天開始緩緩消失之時,就會更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借用了書房,所以經常遊走其間翻動書籍就變得自然。

菲平均每個月都會出遠門一到兩週,自己碰到有表演或是音樂祭的頻率與離開時間差不多也是這樣,在菲不在的房子裡觀看被藏起來的畫,也就不需要隱藏。

雖然是斷斷續續,希歐多爾覺得自己已經大致上找完所有的畫,站在書房,又打開了最開始看到的第一張。

曾經,左邊是嫉妒,右邊是戀慕。

他一張張看下去,然後畫像失去了可以形容的字彙;如今回頭,曾經清晰的東西變得模糊,還是有嫉妒,仍舊有戀慕,但又不全是那樣。

很模糊,經不起看、也經不起考驗。也許……是羨慕,只是,看到最後,所有的畫作終究還是失去了名字。

就像菲的真心一樣。

看著菲空茫的表情生氣難過,希歐多爾卻不後悔問出問題,不問他永遠不會知道答案和距離;不會看見那個男人,用被遺棄的表情說身邊所有的人都不在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希歐多爾哼吟著,跨坐在菲的身上晃動著腰,一手耙梳頭髮,一手撥開菲試圖撫慰前方的手,在喘息裡控制自己的身體反覆起落,追逐更多更棒的快感。

不用想都知道自己晃動身體、汁水淋漓的性器在前方擺盪的樣子有多猥褻淫蕩,不過菲竭力忍耐而且被誘惑的模樣,實在讓人非常有這麼做的價值。

因為心是空虛的,所以身體變得飢渴……?

「技術變好了……」

躺著的菲如此喟嘆,試圖坐起好抓緊身上的人盡情衝刺,希歐多爾見狀笑著把人壓制回床上。彼此濕滑的身體有點難掌握,菲埋在體內跳動的器官讓身體發軟……希歐多爾喘息地緩下節奏、輕輕重重地搖晃身體,但仍是讓菲一點一點地搶回自由和主動權,在長久的忍耐之後抱著他用力貫穿。

毫無保留的呻吟聲跟著越見激昂的快感不斷湧出,炙熱的感覺讓人好像什麼都聽不到。

比起菲承受自己、被動的因慾望而露出想要的表情,希歐多爾比較喜歡菲貫穿自己時不自覺所流露的掠奪神情……會比較有自己被想要的感覺……即使對目前的菲來說,還不是那麼的不可取代。

為了那個表情讓自己最近被上的次數略略增加,似乎有點不智,可是舒服的快感又令人覺得這種計較誠屬多餘。

而且菲一向很有節制。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希歐多爾‧梵‧德‧尼司鐸伊!放下你的弓!給你一刻鐘!給我出去冷靜一下!我不想陪一個走神的廢物!」

希歐多爾放下弓、耙梳頭髮,看莫克教授一貫冷硬的表情推門離開,然後才放好手中的琴,動動肩膀脖子也開門走了出去。

門外偷偷摸摸走來幾個被教授大嗓門引來的人:教授邊走邊罵,隔音再好也關不住聲音,不少聽到動靜的新生都探頭觀望;希歐多爾則無所謂地靠在門邊,無視走廊的禁菸標示拿出菸點上——大不了等教授回來再被罵一次。

「梵‧德‧尼司鐸伊助教,你幹嘛畢業了還來給教授罵啊?」

「想好好練習一下,很懷念教授的大嗓門,練起來很有動力。幹嘛?漢森?」漢森是小提琴組二年級,希歐多爾兼任助教時指導過。

「還不是因為莫克教授在『廢物』前面用了少見的詞!你在幹嘛啊希歐多爾?」

「喔,尤貝爾你看起來還是一樣糟嘛。」挑挑眉、嘴上的菸晃兩下,就算打過招呼。

「哪裡糟!」

「從頭到腳都很糟,鬍子糟臉更糟,不用看都知道昨天又被甩,超級糟糕。」希歐多爾聞到尤貝爾身上的味道,微微皺起眉頭。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炫技曲從手機響出變得模糊吵雜。

手機一連響了兩三次希歐多爾才勉強醒來,把頭埋在枕頭裡伸手四處摸索遍尋不著,才想起身在何方。

「…菲……幫我拿手機……」希歐多爾虛弱地說著,既然摸不到任何東西,那代表菲已經醒了。

沒有去思考如果菲在的話,手機早就遞給他了。

菲回到寢室時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畫面,剛停下來的手機又再次響起,埋在枕頭棉被裡的希歐多爾夢魘似地一遍遍說著話,讓菲失笑地翻找出聲音拿給希歐多爾。

「拿好。」

菲在床邊坐下,任由希歐多爾趴伏在他大腿上、努力清醒神智,看也不看的接通電話。

「喂……」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主人留下鑰匙便悄然離開,希歐多爾在走過所有的玻璃櫃之後,才發現菲早已關上門,在入口笑著看他。

 

「你看起來真微妙。」

 

「因為我心情複雜。」

 

「這些琴不好?」

 

菲望著希歐多爾幾乎貼在玻璃上的表情,那神色幾乎可說是嘆息。

 

「它們現在像木乃伊,」那麼多的好琴,卻不在能使用的人手上而鎖在這種地方。「放在玻璃棺材裡有什麼用呢?這些琴都已經死了,讓它們恢復聲音需要很多時間。」

 

「是這樣嗎?」

 

「嗯,真可惜……」一七五六、一八一二……越古老的琴,開琴越耗費功夫時間,當它們唱歌,會是怎樣的音色?

 

「當跟他說想借琴讓你尋找靈感,他很意外你有那麼好的史特拉第瓦里還需要借——他說你的史特拉第瓦里很古老也很有名。」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一天,猛然驚覺——不……

菲拿著資料、站在老宅的走廊裡輕輕搖頭,仔細想想,所謂驚覺不過是很多細節在某時某刻終於匯聚成答案,事實直逼而來的感覺造成了驚慌……

所以,嗯……是有很多細節。

站在有諸多方向選擇的走廊中央,菲陷入自己的沈思,而在他的思考成形以前,經由僕人通報而出現在走廊上的帕歐,用溫和的一禮告訴他:『少爺,其實您已經站在這裡很久了喔。』

………

「……帕歐,」唉。

「是的,少爺。」很有技巧的掩飾笑意,帕歐知道稍微藏得……不那麼好,能促使他的少爺早早面對問題。

「希歐多爾最近在忙什麼呢?」

「您想問多久的最近呢?」把少爺的問題輕輕一轉,帕歐決定給點小提示。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借用了書房,所以經常遊走其間翻動書籍就變得自然。

菲平均每個月都會出遠門一到兩週,自己碰到有表演或是音樂祭的頻率與離開時間差不多也是這樣,在菲不在的房子裡觀看被藏起來的畫,也就不需要隱藏。

雖然是斷斷續續,希歐多爾覺得自己已經大致上找完所有的畫,站在書房,又打開了最開始看到的第一張。

曾經,左邊是嫉妒,右邊是戀慕。

他一張張看下去,然後畫像失去了可以形容的字彙;如今回頭,曾經清晰的東西變得模糊,還是有嫉妒,仍舊有戀慕,但又不全是那樣。

很模糊,經不起看、也經不起考驗。也許……是羨慕,只是,看到最後,所有的畫作終究還是失去了名字。

就像菲的真心一樣。

看著菲空茫的表情生氣難過,希歐多爾卻不後悔問出問題,不問他永遠不會知道答案和距離;不會看見那個男人,用被遺棄的表情說身邊所有的人都不在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仔細思考後,加減放個防爆頁





------------------------------------------



希歐多爾哼吟著,跨坐在菲的身上晃動著腰,一手耙梳頭髮,一手撥開菲試圖撫慰前方的手,在喘息裡控制自己的身體反覆起落,追逐更多更棒的快感。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希歐多爾‧梵‧德‧尼司鐸伊!放下你的弓!給你一刻鐘!給我出去冷靜一下!我不想陪一個走神的廢物!」

希歐多爾放下弓、耙梳頭髮,看莫克教授一貫冷硬的表情推門離開,然後才放好手中的琴,動動肩膀脖子也開門走了出去。

門外偷偷摸摸走來幾個被教授大嗓門引來的人:教授邊走邊罵,隔音再好也關不住聲音,不少聽到動靜的新生都探頭觀望;希歐多爾則無所謂地靠在門邊,無視走廊的禁菸標示拿出菸點上——大不了等教授回來再被罵一次。

「梵‧德‧尼司鐸伊助教,你幹嘛畢業了還來給教授罵啊?」

「想好好練習一下,很懷念教授的大嗓門,練起來很有動力。幹嘛?漢森?」漢森是小提琴組二年級,希歐多爾兼任助教時指導過。

「還不是因為莫克教授在『廢物』前面用了少見的詞!你在幹嘛啊希歐多爾?」

「喔,尤貝爾你看起來還是一樣糟嘛。」挑挑眉、嘴上的菸晃兩下,就算打過招呼。

「哪裡糟!」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炫技曲從手機響出變得模糊吵雜。

手機一連響了兩三次希歐多爾才勉強醒來,把頭埋在枕頭裡伸手四處摸索遍尋不著,才想起身在何方。

「…菲……幫我拿手機……」希歐多爾虛弱地說著,既然摸不到任何東西,那代表菲已經醒了。

沒有去思考如果菲在的話,手機早就遞給他了。

菲回到寢室時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畫面,剛停下來的手機又再次響起,埋在枕頭棉被裡的希歐多爾夢魘似地一遍遍說著話,讓菲失笑地翻找出聲音拿給希歐多爾。

「拿好。」

菲在床邊坐下,任由希歐多爾趴伏在他大腿上、努力清醒神智,看也不看的接通電話。

「喂……」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即使是被菲『撿』回家,希歐多爾也沒忘記至少從借來的車裡拿出小提琴再被撿走。

就算知道今晚用不到,還是不習慣也捨不得;菲對此只是笑得更開,什麼話都沒有說。

比較有意見的,是他撿回來的居然是隻餓壞的寵物。

「…上次來就覺得你家好大……要幫忙嗎?」希歐多爾從陽台的落地窗外探頭詢問。雖然被交代坐在餐桌上等,但忍不下菸癮的他自動自發跑到陽台抽菸。

菲給了他一個白眼。

「照顧寵物是飼主的責任——進來坐好!」是誰在車上餓得問我有沒有店還開著!?

「好好好……」希歐多爾抓抓頭在餐桌前坐好,沒等多久,就看到菲端盤子把食物放在他面前:可頌以及一滿杯的果菜汁。

「吃吧。」菲拿著水杯,沒好氣地在希歐多爾對面的位置坐下。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平衡破壞了,菲發現自己好猶豫,覺得自己老了,但他的自尊不允許逃避。希歐多爾依舊經過店門前,也許隔著門對他展露笑容打招呼然後離去,或者進門喝杯茶、曖昧難明地對話聊天,很像很像他們剛開始的時候。

不同的是希歐多爾看他的眼神變得更曖昧不清,不同的是……他很清楚地意識到那菸味不若最初濃厚的身影,已經很久沒有染上菸味以外的味道。

清楚意識到那午後溫柔放縱的懷抱,然後很想要簡單的吻簡單的擁抱還有簡單的依偎。

人到了最後的最後,總會發現自己其實要得多而貪心,卻也少而簡單。所以他放任自己軟弱地提議,讓小提琴有時近乎尖銳的音色,在希歐多爾手上變得溫潤,拉扯自己一次次地沈睡;繼而在甦醒時看見希歐多爾金燦的綠瞳,笑意蕩漾地對他說午安。

偶爾進來,偶爾要求,希歐多爾從不拒絕,一次一曲總是能讓他睡著。但也許是他的心想睡,因為希歐多爾總是等他醒了才離開。

喜歡很容易,愛卻讓他覺得疲倦。他不知道還能不能愛,如果是不說喜歡不說愛卻相處感覺良好的希歐多爾,要得到這個人這次得多努力呢?

莎士比亞說愛情並非溫柔,而是粗暴、專橫、野蠻宛若荊棘刺人,玫瑰的刺是有毒的,荊棘也是嗎?

懷抱溫柔所以那不是愛情嗎?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現在需要精神。」菲揉著額頭嘆息,不管是哪種藝術家都一樣,即使是善意也任性妄為得讓人無奈。

「那再來首提振精神的曲子?」

「讓你把安魂曲變成進行曲?」

面對菲的質疑,希歐多爾挑挑眉、聳聳肩。
「如果你希望的話,我會努力讓死人站起來踏正步。嗯嗯~~聽起來很不錯。」

噗嗤。
嘴角還真是不爭氣。

「請給我活人聽的音樂就可以了,希歐多爾。」距離模糊就距離模糊吧,反正這傢伙不會在這裡出現太久。「你還是想不起要找的畫嗎?」

「嗯……你說所有畫的照片都在這裡?」談起畫,希歐多爾嘻笑的表情就換了面貌。

「對,你運氣不錯,並沒有被破壞或找不到的畫。」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哈囉,菲~可以分一點心思回答我的問題嗎?」

「請說,」菲一邊看著文件一邊勾起嘴角,希爾身上的菸味比聲音更快速好認。「我還可以大發慈悲的多分你一點。」

「喔喔,好感動,幫我訂一家適合聊天、東西又好吃的餐廳好不好?」

「嗯,幾個人?幾號幾點?」

「三個人,下個月所有的禮拜三到禮拜六你挑一天吧。」

感覺到肩膀溫暖的重量,菲挑眉回頭打量希歐多爾的表情,發現對方好像不是開玩笑。
「親愛的,找我約會讓你害羞得需要找人陪同嗎?我們連更害羞的事情都做過,你突然這麼羞怯我好驚訝。」

「菲,相信我,如果真是這樣我一定是最驚訝的那個,你想想:『噢!這真是太可怕了!我居然赤身裸體的在帥哥床上醒來!』嗯哼…」希歐多爾點點頭。「真的很可怕對不對?」

「嗯……讓我思考一下為什麼可怕。」笑著仰頭接受希歐多爾的親吻,「另一個是誰?或者你打算把事情說給我聽?」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別跳了……」菲送上撒嬌的吻……跳舞消耗了體力、前後夾攻…忍不了也不想忍耐……

抬腿勾纏上腰際、任希爾將自己拖行而至停止,這樣的動作貼得更近,股間感受到那燙熱在穴口徘徊,再明顯不過的暗示。

進來,快點。

菲從肢體到纏繞的吻都在訴說著想要,任由希歐多爾在站姿稍嫌困難的做著擴張,完全放任希歐多爾想做的任何事……

沈醉在快感裡,沒想到連插入都是站著被插入。

「…啊……太……」一隻腿被抬著、站在地上的腿只剩下微薄的支撐力,被進入、撐開、填滿的感覺混合了不安,不自覺顫抖地收縮,卻反顯急切地把硬物吞含得更深更緊。

「菲…放輕鬆……」

「那就別用這個……姿勢…」菲大口喘息,聽見的悶哼呻吟代表不只有自己不好受,但那灼燒自己的熱楔仍穩定的推進自己體內,令自己比平常敏感的身體不禁隨那脹大的脈動顫慄,在覺得羞恥和不習慣的同時比過去更想要。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