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保證穿越,無效退費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走去工作的時候覺得路太遠,現在有壓力就會覺得路太短……

看完簡介,紀君凡開始認命用還聽得清楚聲音的方式,快速播放用最近的時間排序的影像檔,邊看邊選取哪些資料要以基因寫入寫到大腦裡……他沒有自信全部看完還記得住;另一方面,上次使用基因寫入後他發現,基因寫入對人體的能量消耗頗為沈重,這會徹底消耗大量的內力,精神力也會因疲勞而不易集中。如果不想完全喪失行動能力,那一個月只能使用一次這個方法,而且必須妥善控制寫入的量。

想到這裡就不得不感謝還好已經過一個月了。

邊寫入邊開始累得冒冷汗,差點又撞倒燒菜的李大廚,後院滿滿都是食物的香氣可是他沒有平平安安吃飯的命……嗚嗚嗚……

忍耐疲勞與肚子咕嚕咕嚕高聲歌唱的飢餓,紀君凡快速放下東西就跑到井邊,覺得有些虛脫的中止基因寫入與播放閱讀的輔助整理,然後努力用冷水讓自己清醒點,自己這樣看起來又累又餓又虛脫,內力還去了一半,不知道會不會被看出來?

好不容易精神恢復,縱有一千萬個不情願紀君凡還是去了。白凜丞看到人的時候自然也發現異樣——內力跟飢餓是兩回事。但依舊不動聲色的喝酒微笑,在少年的回答與進食的安靜間,思考兩者的關係。

感覺純粹卻又天真,用這種簡單語調說冷寂的內容,卻又出乎意外的平淡自然。

像是少了什麼,也像多了什麼。

「好吃嗎?瞧你光吃都不說話,還記不記得你是陪我吃飯的?」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然而,那發亮的眼神很快被壓抑,轉換為疑惑,歪著頭不發一語,看著自己又看著滿桌酒菜,掙扎了很久……打算拒絕。
「我說,坐下。這裡的規矩我比你還清楚,暫時我也沒興趣用一桌酒席陷害你什麼。」白凜丞端起酒杯,今年的春醴在淨白的瓷杯裡呈現粉嫩色彩,然後滴酒不灑的劃手,要紀君凡在他對面入座。

「不過?但是呢?」紀君凡沒能來得及看那漂亮的、被電腦歸類為春醴的酒是怎樣的解釋,心中暗暗記住,仍不入座,沒好氣的把總是會出現的『但書』自動接下。

白凜丞倒是笑了。
「何必呢,開心的吃,聊天或是回答我的話;墨炎說你挺會下棋?那就再陪我下幾盤棋,開心點,你該笑給我看,怎麼說一桌酒席只換這些你都非常划算。」

紀君凡想了想,入座,手放到碗筷上,抬頭看著要給他斟酒的白凜丞連忙說不要,卻仍是被斟了滿杯新綠的酒。

「白二少爺,這世上並沒有絕對的價值,所以也說不上這對我究竟划不划算……但是……」手裡捧住小小的酒杯,紀君凡想想還是說了。

「你倒是意見多,說吧。」

見白凜丞那種像在觀察、在期待什麼拿著酒杯的神情,紀君凡看在眼裡反倒忍不住笑了——俗話說聰明人想得太多,這樣想過頭的狀態有種偷看劇情作弊的滑稽感。

「再怎麼說我餓了,而且平常的確吃不到這些,所以真的非常謝謝您至少讓我吃這一頓。」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可惜白凜丞覺得紀君凡『比較好玩』,而紀君凡已經厭煩手端水盆被人當成東西觀賞的狀況。無奈的閉上眼睛嘆氣、垮下肩膀,心裡唸著『這就是穿越,你在做功德……』,認命的走向……經過白凜丞。

當然白凜丞是不會讓他白白經過的。

「是你伺候墨炎?」玩了幾次你左我左你右我右的阻擋遊戲,見紀君凡終於死了心抬頭看著他,清亮的眼神是懶懶的無奈還有『好吧,我忍耐。請問您究竟想做什麼?』的無言詢問。讓人覺得若是自己先碰上了他,也會捨不得毀掉,這雙有著許多心思、卻又清澈誠實的眼睛。

「……是。」難道每個開場都得從明知故問開始嗎……這裡除了住那位墨大爺還有你,我還能伺候其他人嗎?鬼不用我伺候啊白二少爺。

「那麼,你就是紀君凡囉?」笑著往紀君凡還算纖瘦嬌小的身體迫近一步,眼前的少年露出您這問題真是無聊的表情,但還是默默點了頭。

對紀君凡來說不點頭也沒辦法。不管說是或不是,他很清楚對眼前的大爺來說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位有錢的大爺,從某個微妙的切入點想好好的同自己親近親近——只是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連水帶盆砸到這傢伙頭上!肚子好餓我還沒吃早餐啊!

「我一直在想,是怎樣的孩子讓墨炎推掉我的約,讓我好奇得緊。」

二少爺您不用這麼好奇也餓不死,可是我都快要餓趴了……麻煩你不要再面帶微笑把我逼向回頭路啦!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紀君凡發現穿越後練輕功的動力真是無所不在。

是夜,身為小廝的紀君凡自然是回到小廝們住的院落去。不同的在於他是伺候墨炎的人,因此無須與其他人擠一張通舖,而有一個極小的單間。

紀君凡給自己做的穿越後心理建設就是別計較——別計較食物、別計較住處衣服。只要先告訴自己這裡與原來世界的各種水平一定差很多,在紀君凡的想法裡那就是『啊,果然,沒差。』……反正這就是穿越,一定會有跟原世界一樣或不一樣的地方。

根據主角守則——主角是做得越多、越愛逃跑、越不滿足於現狀、麻煩就越多……紀君凡花費過去半個月深刻思考穿越後的人生目標,發現自己原來還是跟以前一樣沒有目標之後,就決定以『最少的麻煩』作為努力的方向。因為麻煩真的很麻煩,而他一點也不想像大部分的主角一樣操勞。

所以他知足常樂——平常不吵架也沒什麼抱怨;叫做什麼就做什麼;因為上司是大牌,所以也沒什麼人欺負他;至於逃跑,當然是以最不會帶來麻煩的時機方法逃跑。

因此可以說只有一張床的房間跟很硬的床板也沒什麼不好,紀君凡想得簡單容易……總之他現在餓不死也不會冷,倒在床上一樣很好睡。

有想得簡單、容易滿足的人,自然就有另一種人。是夜,白天被拒於門外的某莊某公子笑得花花燦燦好不親切的步入墨炎的房間,沒有驚動到任何人。

「你那新侍童真不得了,居然成了拒絕我的理由。」開門、關門、入座、倒茶,動作流暢卻悄無聲息,束音成線的清朗聲音僅在墨炎耳邊清晰響起。

「白二少爺,白大將軍,白凜丞,如果只是太無聊,讓我來幫幫你吧?」慵懶的語調,冷傲的姿態音色。墨炎含笑斜倚在窗邊躺椅上,望著坐在小桌旁的白凜丞,緋服下的皓白手腕輕輕晃動酒盞。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墨炎看著眼前,新進小廝超乎尋常的認真泡茶,覺得非常有趣。

少年說自己的名字叫做紀君凡,十五歲。按年齡已不是柔軟可人或適合調教的大小,照規矩進了院子就得改名捨棄過去。

但是,一看就知道出身不差的少年,一點也不害怕的答著問題,仰頭直直看向他的時候,墨炎改變了主意。

他打量著少年,少年打量著他。

外面對自己的傳言真假參半,所以看得出,眼前的少年完全不會武卻內力深厚,雖然明白身處何處卻缺乏危機感。

所以墨炎把紀君凡留在身邊,當個隨從。心想真是這麼會演戲的狠角色就就近監視,倘若真是莫名其妙被拐來的,弄清楚出身來處收為己用,也是相當不錯。

少年稱不上美的容貌還能稱得上順眼清秀,說一般也許是一般,顯眼的該是那種微妙的氣質……感覺很認真卻又時常恍神,做什麼都小心認真慢慢來,不熟練但學一次就會,而且都做得相當好。

「……請用茶。」紀君凡小心翼翼把泡好的茶推到墨炎面前。
說實話,他是完全沒辦法在乎墨炎看著他在想什麼,電腦可以幫他分析這是什麼水什麼茶什麼壺每個動作該花多少時間,但實際操作的人是他!雖然目前為止都說是好喝,但不管怎麼說,在熟練以前永遠得花全部精力小心去做。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類從破壞中創造,自世界中得償所願也由此付出代價。

所以說……這年頭穿越已經很平凡,平凡到各大商場為此推出各種防備產品與準備物品,就像急救包或隨身DIY組合,體貼健全到了一個不行。

畢竟,所謂穿越都是完全無預警的,誰也不知道何時會發生在自己身上,身上有個輔助工具總是比較安全。

紀君凡本來是在店裡的。
本來他是怎麼也不想花錢買這種東西,但當前幾天自己旁邊的同學『啊!』的一聲也穿越之後,毛骨悚然的危機感就如附骨之蛆怎麼也甩不掉,在惶惶不安了三天之後,他終究還是走進了這種店裡。

簡單來說,這種輔助工具就是智慧型資料庫,以人體的體溫作為啟動能源,初次啟動時會掃描校對使用者腦波,所以即使穿越也不怕東西掉了漏餡,因為唯有原持有者才能在心意運轉間讀取資料,而且為了預防他人的試探,最近的新機種即使不帶在身上,有效讀取範圍也有500公尺左右,可以說相當方便。

內建資料從奇幻玄幻到宮廷武俠一應俱全,各種科技文學音樂民生技能樣樣不缺,內建的基本人工智慧可以記憶並處理使用者十年內的資料,即使使用者根本不記得也一樣,只要曾經眼睛掃過就會記錄。填詞譜曲運算機能也可以代打,如果想要下棋還附贈行棋衍步推算35步以及各式棋譜,所以如果穿越之後目標是當個棋聖的話,有個作弊的幫手最不濟還能撈個棋王吧?

當然以上這些都是廣告詞。

「真有這麼神?這些資料到底有沒有用?」紀君凡拿起眼前青石質地戒指形狀的……外掛,不,隨身智慧型資料庫,心裡想著這麼好的做工就算當成買流行也不算太虧。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