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地獄火坑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首先,是練習,替兩位補個課,然後,練習、鍛鍊,最後,等繼任者十天之後達到我要求的程度,才是試煉。」特雷佛爾語氣悠然的推開神殿書庫的大門,原本會對應開門者的能力而呈現不同內容的書庫,因為神官的關係而呈現出了原貌,既有線裝的紙本,羊皮紙捲,布帛記載,也有以魔法捲軸,魔水晶,記憶之泉等魔法狀態保留的紀錄,由於整座書庫均鑲嵌了魔法陣,因此現在所有的紀錄們都因為來者的魔力而輕輕發光。

至於特雷佛爾所說的話則非常容易理解——鍛鍊,鍛鍊,再鍛鍊。而且,不容許拒絕,因為他們目前的能力僅僅適任凝視者責任。

然而,特雷佛爾的意思卻也表明了,凝視者有著他們認知以外的職責與能力。

「特雷佛爾,為什麼身為凝視者的我們會有自己都不知道的職責?而且,即使塔之靈的衰亡已成事實,那也是以十年或是百年為單位的時間衰老死去,我們的確沒有選擇,然而,卻不會如此緊迫到像是明天就要發生。」蘭普萊特走進書庫,正中央的記憶之泉以及環繞在周圍的智者之石,因為他的靠近與力量而閃爍出不同的光華。

「因為你們會在暗地裡受到鍛鍊,歷代以來皆是如此,直到必要的時候才會知道,丑角的繼承得在丑角日之前完成,原本要參予儀式的塔靈也許會不勝負荷,加重了在儀式裡凝視者需要出力的部份……啊,你們也不知道繼承儀式需要凝視者嗎?」

希莉絲搖頭表示完全不知道,蘭普萊特則是停了一下。
「……完全不知道是什麼儀式、怎麼做,只知道需要凝視者。」蘭普萊特心裡懷疑特雷佛爾所給予的答案,然而若是要在丑角日之前完成時間的確緊迫,充其量也只有五個月的時間。

「那我就當兩位都不知道,」特雷佛爾的手上出現了魔力凝聚的光芒,在記憶之泉下的魔法陣重疊上新的魔法陣,虛幻的水泉在魔法陣的影響下揚起霧氣,映照著閃爍銀色星芒的金黃光芒,緩緩升騰。「請上前。今天就先熟悉一下,請在裡面支持到晚餐我來解除魔法為止。」

「那個……是什麼?」希莉絲看著特雷佛爾心裡忐忑不安,蘭普萊特卻只是看了特雷佛爾一眼,安靜地走入魔法陣的範圍,消失了身影。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三人抵達王宮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卡繆一路隨行,領著他們在曲折廣大的王宮裡走向深處偏院的花園,然後在他年輕主君隱忍怒氣不耐的表情裡欠身退下。

金髮碧眼的國王修納斯身邊還有兩個人,白金髮色的冰瞳神官特雷佛爾,另外一位希莉絲跟蘭普萊特都沒看過,想來應該就是卡繆所說的宰相。

「許久不見,請坐,上次見到兩位凝視者似乎是百年前,森林裡的一切都安好嗎?」
曾是王長子的特雷佛爾,其氣質氣勢在某些程度上遠勝過自己的弟弟,卻又堪稱和善親切的在寒喧之後親自倒茶給三位訪客。

「勞您掛心,森林裡一切安好,反倒是大人您在這個時候會比較辛苦。」蘭普萊特平淡簡潔的回答,國王修納斯在聽到之後冷哼一聲,神官特雷佛爾反倒輕輕的笑了。

「即使如此,你們還是來了。」
神官的語氣說不出是嘲諷還是誇獎,法雷乾脆直接無奈的大口嘆氣。
「繼任者,你是希望我為你舉行我這部份的儀式,以及傳承嗎?」

然後神官有些意外的看到眼前三個年輕人驚訝的表情。

「我……我來是想詢問關於儀式的事,我完全不知道……你…在你的能力之下,找得到他嗎?」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被三人作為目標的王城瑞斯多恩是黑桃國的首都,雪白的城市建築自聖山梅斯琳納達山腳開展於平原上,坐落於山麓的則是王宮與神殿總殿。

法蘭三人直奔瑞斯多恩為的不是王城,而是山上的神官,瑞斯多恩是離神殿總殿最近的城市,現任的黑桃愛司名叫特雷佛爾˙艾雷莫特,國王修納斯˙艾雷莫特的兄長,四大神官中能力最強的北國神官,年齡卻是其中倒數第二年輕的。

神官總是在微笑的個性卻不算太好……國王修納斯則是脾氣略為暴躁,此乃各國公認皆知的事實。

甫進入國境就被監視觀察,真的入城卻沒有任何反應……這是蘭普萊特的困惑之處,但對於常隨著養父遊走於各國的法雷來說,特雷佛爾的反應卻很好理解,神官向來對有求於人又不搗亂訪客給予適度的尊重與自由,其強橫的能力完全可以隨時制止意圖不軌的任何行動。

而且現在的法雷是無法如同養父般自由來去王城與神殿的,他沒有這個能力,即使他是唯一的丑角繼承人也無法令他隨意通行宮門與神殿總殿,這也是塔靈要求兩位凝視者與之隨行的原因,可以在許多地方提供協助,或是藉由當地的尋弋者獲得肉眼無法看見的消息。

沒有多餘體力煩惱的法雷一路昏睡到中午。

比起天生勤奮慣於早起的蘭普萊特,因為不想比他晚起而變成早起的希莉絲,法雷睡得盡興瀟灑,只是走到一樓大廳餐桌旁的臉看起來還是跟昨天一樣悽慘。

蘭普萊特嘆息著把水跟濃湯推到法雷面前,希莉絲則是瘋狂皺眉頭,不敢相信眼前的傢伙居然這麼沒用。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自世界逃離。

曾經,我們與人類互稱為兄弟,既是朋友也是鄰舍……人類憧憬我們、敬畏我們,或者厭惡我們某些族類的外貌心性,一如光影,在情感裡同時並存愛與憎惡,我們對人類也是在困惑裡又愛又恨。

強大的龍族視我們為盟友,死靈所在的世界亦不是我們消逝之後的歸所,我們存在於任何地方,也有各自可以回歸的故鄉,但我們既屬於世界又不屬於世界。

我們沒有自己的世界,在人類的世界裡我們的處境漸漸微妙,就像海邊的砂之城無法經歷微波盪漾。

我們終究還是離開了,然後,我們得到了自己的歸所,人類則以數字與符號惦記我們,成為傳說,在漫長的時間裡偶爾相見……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心沒好報!早知道就不管爺爺的交代,直接把你丟到瑞斯多恩,哪還需要在這裡耗時間!哼!」聽到法雷的抱怨,希莉絲自認自己更不平衡,眼看就要吵了起來。

蘭普萊特忍不住大大嘆氣,三人之中他的確較為年長,但三天來每每制止兩人的工作幾乎成為常態,一天裡有好多次,要不是年邁靈魂的委託,這種被夾在中間的工作他也不想再來一次了。

話說三個人為什麼會跑到樹葉一動就如此吵雜的森林當然是有原因的。

當日法雷告訴希莉絲跟蘭普萊特身為他養父的小丑只留了張「老子退休囉!」就叫他繼任的事情時,兩人只有放肆的狂笑……再來則是希莉絲幸災樂禍的告訴他自己不清楚繼承儀式的事,還刻意叫他去找別人幫忙。

這當然是廢話!法雷還是很清楚什麼事情就該問什麼人,所以他照著原訂計劃想請兩人幫忙逮到他家的那個死老頭。

蘭普萊特卻相當即時且斬釘截鐵告訴他找不到。

晴天霹靂。

然而,事實並不會因為同情法雷的震驚而有所改變,事實很殘酷。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奇利卡是產自東之國紅心深海中的植物果實,產量不多,相當有名而且美味,在法術的輔助下可以保存很久。除了其他功能,更重要的是它對美容很有幫助,所以,也常是贈送女性的禮品之一,只是價值不匪。

而傑羅亞爾斯則是紅心國的尋弋者。

所謂的尋弋者,原本是一群自動聚集而來、兼具慈善與責任心的居民。什麼種族都有,其中不乏具有相當能力與才華的成員。在久遠以前,諸界分野還不穩固的時期,他們組織自己來到塔的下方,願與塔之靈分享重擔,請求合作,以和平的手段歸還無意的擅入者,驅逐惡意,修補家園。

塔需要人手,而他們需要資訊,所以塔同意了,並與之締結契約。此後塔之靈可以準確且快速的知悉每個締結者的位置,給予最為可靠有用的訊息,卻只冀求他們至少確保十分之一接受調派。

塔微薄的期望得到了超乎想像的結果,此後,經過了一代又一代,契結者從未斷絕,為無法遠行的塔之靈帶來了各式各樣的東西,有有形的,也有無形的。

就如同每個故事常見的結局,居民自此稱他們為尋弋者。
他們多半四處遊走,提供幫助,也各自負擔自己的生計,或是彼此接應。然後,漸漸的,國王們注視到了這群奉獻者的努力,支與他們榮譽大於實質的薪津,給予流動的他們足以落腳安眠的建築作為據點,以及方便他們行動的各種權力。

傑羅亞爾斯的家族是這一類的尋弋者中最為悠久的幾支,屬於紅心國,他本人目前除了當個堪稱盡責的尋弋者外,也兼職宮廷裡的官員。

塔之靈的助手則被稱為凝視者。雖然不可知以前究竟有幾代,但這一代的凝視者只有兩位,黑髮金瞳應該是屬於古老種族蘭普萊特,以及淺棕髮色湖綠雙眸尖耳稍短,屬於人類與凱爾達精靈混血的希莉絲。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裡是遺忘的彼端。

世界彼此關聯而在此有所交集。
在這中心之處,林蔭環繞,古老的高塔也許比他周圍最老的樹還要老。石磚原本堅冷的線條消失在植物的被覆之下,讓他蒼老的形影柔和出塵。遺忘之塔……在間界中心的中心,周圍森林的茂密年邁僅次於被代稱為梅花的西之國。矗立其中,很多時候連此地的人們都遺忘了這座名為遺忘的高塔。

在遠超出遺忘的久遠之前,在旁邊甚至還不是森林的時候,塔被建造在這裡。為了搜索所有進入此界的迷途者,修改記憶,遣送他們,然後修補令人迷途的歧路與擾動……如今,在塔裡主持並維持這個工作的是三個類人的非人者。這裡並不是人類的世界,人類是屬於需要被搜尋與送回的類別,而他們,在人類有限的詞句中更逼近這一類的詞。

精靈,或者,妖。
乃是擁有與人類截然不同時間的生靈。

* * * *

「蘭特?蘭普萊特?你在忙嗎?」遺忘之塔裡,相當高處的房間門口傳來清脆的女聲,悅耳柔和的聲音裡充滿元氣,有如晨曦之光,清麗的小臉探視著門裡的景象,淺棕色的微捲長髮在室內微光裡輕輕搖曳出點點緲緲的光晕。

「希莉絲,與其偷偷看,怎麼不敲個門大大方方的進來?」黑色長髮的身影依循著聲音而回頭。房間裡交錯的巨大晶體光線流轉,彼此投射,讓男人高挺的形影呈現錯視感。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端午節起就淪落到瘋狂趕稿的狀況裡
其實現在連打字手都會痛(從指尖痛到肩膀),但是好歹我把貓本子的稿子畫完了,掃好了,處理好了
現在正在實驗室,一邊處理著旁白字體等影印看樣子,一邊用公用電腦打這一篇

然後腦子裡瘋狂閃過各種截稿日,一邊怨念勃發的想著我要玩

我想玩我想玩我想玩~~~>0<~~~~人總是在沒辦法玩的時候最想玩

但是看標題就知道,還有一本,實驗室本的番外還沒打完,封面還沒定稿,排版也還沒決定,幾家的估價還沒下來.......如果一本三百頁的話到底好還是不好呢.......然而還是有一科要期末考,七月的第二個禮拜學長舉辦的期刊閱讀批鬥大會是我報告.....在下來就是FF...OTZ...再接下來則是電動製作的組員找齊,八月開始我要正式進入劇本及小說的寫作....每週五千字
到底何時才能輪到我玩....下學期開始我又是可憐的碩二了.....Q___Q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就是這樣...想拿來做電動的故事
...總覺得兩個人做的話怎麼做怎麼仆呀~~~(轉轉轉 by冠)

------------------------

1. 丑角日將近,前任丑角在某天扔了信就跑了,在信裡叮嚀了一些丑角日的注意事項以及繼任者後,沒有任何跡象的消失了

2. 繼任者前往黑桃國找到現任國王,說明現況並請求幫助,因為此時主事的乃是黑桃之國,在得到了協助的允諾後,繼任者就離開黑桃國已完成留言所述之事------完成丑角繼承。

3. 先後去的紅心、方塊、梅花三國。在方塊國的時候吃了閉門羹,因為國王不在,在拜訪方塊主祭的時候認識了神殿的第二祭司,喜好音樂與遊歷的的他自願加入丑角的行程與之旅行。在梅花國的時候終於見到了梅花以及來訪的方塊國王,從而知悉了前任者的行蹤,但確實現況仍舊不明。

4. 繼任者再完成了四國的繼承儀式後回到了黑桃國,告知黑桃主祭前任者的奇怪行蹤,黑桃主祭告知其繼承未完以及諸神殿之事,並建議其前往位於空中的丑角本命神殿,愚者神殿。

5. 繼任者前往神殿卻不得其門而入,並在神殿前再次感受到前任者一閃即逝的力量以及痕跡,不得已再次回到黑桃國。

6. 黑桃主祭與三國主祭討論後,覺得繼任者是因能力不足而無法進入本命神殿,因此各國主祭留下了魔法球以及魔法陣,將繼任者留在黑桃國的雪山上特訓一個月。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