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了吧!?
會看不出來的大概也只有我那個想太多的哥哥了……
那你要怎麼辦?我哥永遠不會說的情況就好比你永遠不會發現那般,總是讓周圍的人又急又難過……

……不要就這樣錯過了一輩子,就像我家那錯了一輩子的老頭一樣……

睜開眼,路燈的微光依稀的描繪著天花板的空曠,濕冷的早春,陰鬱的深夜裡連蟲鳴都聽不到。
分不清楚的心情,很多事情都不知道該怎麼開始,也不知道該怎麼結束。

明明在一起的時間都有十年了,結果很多事卻還是要從頭開始。如果直接去問歐陽晉是不是這樣會不會好一點呢……總是比就這樣的停滯不前好很多,但是歐陽晉會不會受到傷害?那種秘密被最不想知道的人發現的感覺,會不會讓他更難過?

什麼都記得也是很辛苦的……所以我真的很希望我哥他……

幸福?恍恍惚惚浮浮沉沉,分不出感覺的事那麼多、那麼多能一笑置之的東西……真的有那種清晰滿足的心情是多好的一件事?如果能永遠擁有,有誰又願意放手?


※ ※ ※ ※ ※ ※ ※ ※ ※ ※ ※ ※ ※ ※ ※ ※ ※ ※ ※ ※

初四一早,輕輕的收好東西只和父親道別的席燁,搭著客運回到了那個有歐陽晉的城市。在家裡待不下去的席燁,本想藉由離開和回來兩個不同地方喘口氣,但是卻發現自己真的是太天真了。

……真的是,就算是初五開工,身為員工的我非得見到身為老闆的歐陽,但是……為什麼……

眼前的歐陽晉,穿著剪裁利落的毛料長大衣,翻領的針織毛衣和蘇格蘭紋的圍巾很輕鬆的勾勒出一身高挺滄漠。這種裝扮真是再熟悉不過了,歐陽在秋冬中最常出現的打扮就是這樣。
『……怎麼會這麼巧……』百感交集,但席燁無法得知的是,其實歐陽晉現下的感覺也是一樣的。

「真巧,我還以為你已經決定明天翹班了。」
看著眼前有一點想逃跑、揉合了傻笑和苦笑的臉,這種莫名其妙的進退兩難就對方看來一定也是一樣的吧?就因為是在意的對象所以又變得更加複雜。

「這是要看情況的。」從短暫的打擊中恢復神智,席燁對於自己能流暢的說出平常話有著微微的神妙感。畢竟在返鄉的期間一直沒能說上幾句好話,總是吞吞吐吐難以啟齒。連自己也不太了解為何今天可以如此的面對當事者。

或許是,終於冷靜了下來。不過,這樣正好。

「是嗎。那麼,原本打算上哪去?」
歐陽晉丟出的問題很平凡。但席燁在聽到的瞬間像是想到了什麼,很不服氣的啐了舌。
「怎麼了?」
「沒事。」真是,難道我跟歐陽是被詛咒了嗎?!
「那是?」
想是賭氣般,看著最近總是增加自己煩惱的朋友好久,才帶著悶悶的聲音做出了回答。
「……我要去吃飯。」

「……啊!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很快的從呆楞中回神,歐陽晉的臉無聲的笑開了。不發出聲的原因是不想刺激到現在只看到背影的同伴。這種孩子氣的感覺幾乎讓人聯想到那種,把頭塞在枕頭裡或捲在棉被中的場景。
都不知道幾歲了哪……
「笑什麼?」
看著那張回過頭的臉,其實他真正想說的應該是「不准笑」吧?
「沒什麼。」
『哼!』的一聲,人又繼續往前走,歐陽晉只得轉身跟上去。
「你要吃麥當勞?」
「我想要找好吃的。」
說話的人沒發覺,聽的人看到情況卻很受驚嚇。歐陽晉眼明手快的拉住了自己走去撞車的席燁,一邊嘆氣一邊把那個直直往前衝的十年好友拖回安全的人行道上。
「你幹麻阻止我吃飯?」差點撞到行道樹。席燁甩開被抓住的手,改以抱胸、三七步的站姿,很不高興的質問著歐陽晉。
「我沒有,只是,往那邊走能吃的就只剩7-11和麥當勞。」
話說完就看到席燁微微睜大了眼睛、轉過頭,一邊搔著腦袋伸長脖子的張望確認,然後一臉苦笑的把頭轉回來。
「我走錯路了。」
「嗯。所以,還是先站著想想要吃什麼,像你這種橫衝直撞的走路法太危險了。」
「沒這回事。還有,這太強人所難了。沒看到我哪知道要吃什麼?」
嘆氣「你家不是在這附近,都住兩三年了應該會知道吧?」
「……」
然後歐陽晉看到席燁開始抓頭傻笑。

再嘆氣「好吧,我知道了。那往這走,再過去一點有幾家不錯的店,先看看吧。」說著歐陽晉側過身示意席燁正確的方向,卻見席燁抓著下巴一臉狐疑的表情並沒有如預期的往前走。
「為什麼你會知道?」看著歐陽晉慢慢地往前帶路,席燁便並肩的跟了上去。
……你不知道比較奇怪吧……歐陽晉仰頭看著天空不住暗嘆,卻還是一如往常的回答並非理所當然的問題。「那附近有幾家不錯的古書商和賣樂譜的店家,也有二手商品,其中不乏有稀少或是較難找到的東西。」
「原來如此,說的也是。不過,歐陽,有個問題我一直想問你。」
「嗯?」
「為什麼不派人去找就可以了呢,很多有錢人不都是這樣的?」
「可能……因為我是個怪人吧。」歐陽晉不自覺的露出苦笑,心中有些小小的地方被刺痛了。為了不要變成那樣子的有錢人,自己到底做了多少努力呢?
「嗯嗯,倒也是,果然是你這怪人不會習慣的方法。」
「什麼?」
「啊?你說什麼,是這一家?」

出現在眼前的、小小的料亭店面,門口除了立牌招牌外,就只剩下掛在門口的藍染掛布,留白的地方顯現出精心設計過的花紋,微微的飄蕩在小的幾乎不起眼的門口。
「好漂亮。」雖然完全不懂好壞,但是席燁還是覺得那很漂亮。
「是啊,那是老闆和老闆娘做的,裡面的也是。雖然店面很不起眼,但東西很好吃,服務也很好。」看著席燁很率真的表情,歐陽晉的心情也好了起來,伸手推開拉門先進去。心想著果然那一陣子的怪現象是因為席燁每年發作的時候到了嗎?

「這樣啊……」進了室內,較室外明顯溫暖許多。邊脫著外套的席燁,邊對著店內的陳設細細慢慢地看著。四處張望的目光顯露出十足的好奇心,全然沒有發現歐陽晉微微顫動的肩膀,以及一旁笑的很和藹的老先生。
「喔呵呵,很喜歡嗎?咱這裡的菜會更讓你滿意的喔!」
「欸?!您……是老闆嗎?」
「嗯,如果沒有發生什麼事的話,我想我以後也會是老闆喔,我還想在這裡做到八十歲呢!!呵呵!」進入暮年的歲月在臉上折起了漂亮的痕跡,眼前的老先生非常豪邁的呵呵大笑。

反倒是櫃檯裡面的老太太,以顯得拘謹而客氣的小跑步,靠向佇在玄關的三人。
「真不好意思,我這老伴就是這樣……」老太太暗暗伸手拉了拉老闆的衣角「就兩位嗎?現在店裡還沒什麼人,兩位想坐吧台的位子、一般坐,還是像這種的小包廂呢?」停下了話,嬌小的老太太抬高了目光看著眼前的兩人,然後彷彿想起了什麼般的歪著頭。

歐陽晉笑了笑「您好,老闆娘。好久不見,還記得我嗎?」
想起了什麼般,老闆娘的臉很溫柔的亮了起來「哎呀呀,您瞧我,年紀大了腦袋就不可靠。上次真是謝謝你,歐陽先生今天也是來這附近逛逛的嗎?還帶了個朋友呢。」邊說著,邊往裡頭帶位。

歐陽晉則難得的露出了略帶靦腆的笑容「嗯……算是吧,路上碰到了朋友,就想到您這裡有好吃的。說實話,沒想到今天有開店,過年沒休息嗎?」
「有啊,除夕初一初二,到了初三我就閒不住了,還被老闆娘念了一頓。」老闆嗓門宏亮,臉上沒有一點不好意思的樣子。倒是老闆娘眼神蠻怨的,扯著老闆的衣角想制止他。
「這樣啊,那我們還算有口福的了。我們坐小包廂,席燁,先點菜再進去坐吧。這是菜單,想吃什麼?」歐陽晉帶著笑的回頭詢問,卻沒想到席燁怔忪的看著自己。
「……怎麼了?」
歐陽晉有些擔心,不由得伸手探向席燁的額頭。
「……啊,沒、沒事。只是,好久沒見過你這樣的表情了,」席燁抬起左手阻止了歐陽晉的探查,抬頭喃喃的說道「……從學校畢業後,很久沒看過了,要不是今天,都要忘了。」

手停在空中,看著席燁的表情,歐陽晉的手只是輕輕的握起就收回去「怎麼?看不慣還是很奇怪?」
「都不是,」席燁習慣性的側了頭,慣性想抬起的手伸了伸又放下,看起來有點矛盾的任性「……我不太會講,反正待會吃飯再聊。」沒想到會被這麼問,席燁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為了什麼顧慮不好答,心裡莫名的煩躁。

「點菜這種東西,我向來都搞不懂。反正第一次來,吃什麼都交給你了。我先去坐著等你。」

歐陽晉看著席燁塞回手上的菜單,再抬頭,席燁已經向最裡面的那間包廂走去,開門,脫鞋,然後進去。牽起了苦笑,歐陽晉向被弄糊塗了的老闆點了幾樣菜,才拿著大衣很慢很慢的走過去,歐陽晉知道席燁有心事,剛才那樣說開溜還不如說逃跑。這段期間席燁身上應該發生了些事情,歐陽晉卻開始猶豫自己該不該問。他希望席燁能快樂,卻也知道世上沒有能盡如人意的,什麼對不對錯不錯好不好的,這樣的自己或許沒資格講究。

小小的和室隔間,拉門只關了一半。裡頭的席燁把外套揉成一團,窩著團狀物攤在桌上,不知道在想什麼。歐陽晉沒看到席燁的臉,因為歐陽晉走到門口的時候席燁的臉是在另外一側,一直到歐陽晉關上門出聲叫了席燁很多次。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