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喂、小明,我問你個問題。」
「嗯?」
「你對席燁的事知道多少?」
瞄了下時間。
「我知道他在今天上午11點59分33秒的時候,終於歷盡艱辛的把又拖了一個禮拜的CASE給結了。」
「哪來的33秒?」
「好吧,其實我是隨便說說的。」
「可惡!不是啦、我要問的不是這個!」
「那是哪個?不是我跟你跟他高中大學都同校嗎?還是說我在目前為止的人生中有認識複數形的席燁?」
「是單數形。」
「喔喔、那好,我知道的不就和你一樣多了嗎?」
「……這樣啊……嗯……」
把資料存檔、關上了螢幕,叫做小明的人將他的波卡從入侵者手中搶了回來後,才不慌不忙的問道:
「你想幹嘛?」
「……給我吃幾片又不會怎樣……」
「我在問問題。」
「好啦、好啦,我是在想啊……」
「……」
「……」
「……你想好再來告訴我。」
「真是、你這個人怎麼這麼不可愛啊,不過是開個小玩笑嘛……」
「現在是上班時間。」
「不用介意這種事情!哪有人像你一樣這麼認真的。」
認真是應該的吧?話雖如此,再扯下去只會浪費時間。
「你到底說不說?」
「好啦,我在想……你不覺得那兩個傢伙可愛的很不乾脆嗎?」
「請學著講話說重點的技巧好嗎?」
「嘖!聽話的人要有耐性啊!」
「最好我是自願的。」
「哼!所以看他們兩個這樣子一過十年,真的是讓我這個作朋友的好難過啊!」
「……月底缺錢?」
「不是、不~是~。你聽我把話說完好嗎?我這個人真的有到這麼令人質疑的程度嗎!?」
「你要求證一下嗎?」
「不要。」
「好吧,所以你想說的事,就是你決定要湊合那兩個?」
「這是成人之美、成人之美啊!」
「那你加油,請恕在下不送了。」
「……你不幫忙?」
「沒有叫看戲的人去演戲的道理。」
「什麼?你這個人有沒有良心啊!一邊是你的死黨一邊是朋友兼老闆,你居然幫都不幫他們!」
「有啊,還有一點。而且、我․只․是不幫你而已。」
「你這人怎麼這樣……一般人把話聽完之後不都是……」不都會幫忙的嗎?
「我再說一次,我․是․被․逼․的。聽你說完只是在敷衍你,OK!?」
「可惡……」雖然不甘心、不過還是得找出個能把大家都拖下水的方法。
「你剛剛說你只是不幫我……」靈光一現。耍賴,也不失為一個好選擇。
「沒錯,而且你可以走了。」嘖!還不死心。
從背後勾著小明的脖子,整個人都纏了上去。
「那就是說、你還是願意幫他們倆的囉!?」在耳邊、吐氣如蘭的說道。
「你、你在幹什麼!放手!李雲浩!我要、」掙扎、卻甩不開。小明完完全全被困死在椅子上。
可惡……這裡可是辦公室……
「乖、慢慢講,你要幹什麼?」緩緩的順著頸項的線條磨蹭著,露出很壞心很得逞的笑容。
「放開我!」
「不要,我現在的心情好沮喪。」勾著脖子的手,不知何時越過了淺藍色的衣料,輕輕的描繪著胸膛的線條。
好想要!感覺到掌下高漲的溫度和喘息,玩火的李雲浩心裡暗暗叫苦。嗚嗚……如果真的在這裡吃的話,可能就要有一個月都找不到阿娜答的覺悟了……
「好啦、放開我!我答應你!我答應你!」趁著李雲浩還來不及反應的空檔,小明迅速掙脫,連襯衫的釦子都沒扣回去就奪門而出了。

回過神,緊閉的門看起來好孤寂。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天後,下午三點,麥當勞。
「浩浩~~為什麼你今天的臉看起來特別順眼呢?」大嗓門、挑染金髮配上透明白皙好膚質和緊身亮皮皮褲的男子,好三八好刺眼的大聲說道。
「吵死了!今天的主題不是我好嗎?」被叫做浩浩的李雲浩,灌著咖啡頂著黑眼圈的反駁著。
「呵呵!這可是哥兒們的關心哪!怎麼,不喜歡我還可以換一個?」
「不用了、不用了。那個……今天為什麼來這邊的理由都已經先告知大家了,那麼、有什麼好方法嗎?」
環視眾人,然後、一個蓄著長髮的的男人說道:
「你是真的要湊合他們?」
「是啊!反正歐陽晉那小子很久以前就喜歡席燁了,像席燁這種少根筋的天才配他正好!」
真的是正好嗎……眾人不禁相視無言。如果以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層面上來說的話,是這麼說也沒錯啦……
「……更何況為了這個目的,我們不都已經努力過十年了嗎?」
再無言……全憑自己喜好的將想靠近席燁身邊的人都趕跑,能把那樣子的事說成努力的可能只有你吧……
「哼!你們那是什麼表情啊?你們敢說當初自己一點也沒有樂在其中?」
珠淚暗彈。就是因為有,所以今天才會來啊……
「嘖!快點想辦法啦!畢竟大家都是翹班出來的,早點解決也好早點回去打卡。」
是是是,你說的都是。可是計策對於笨蛋在某些層面上根本是沒用的啊……我們都那麼努力的替他們兩個營造兩人的世界了,而且還是十年……
十年耶!!
居然就這樣的讓他們兩個清清白白和睦融融的過了十年!!

本來、在知道席燁回台灣,就一直和歐陽晉穩定往來的事情後,大夥都以為事情已經成了。畢竟再怎麼說,這是歐陽晉的公司、和席燁搭檔的同事又是原班人馬,再加上席燁懶得和人打交道的個性以及在家工作的特質,席燁想外遇都不可能。

……結果是真的沒有節外生枝,但是卻也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什麼事也沒有!!可惡!歐陽晉,你為什麼不是禽獸呢!?你早早吃一吃讓事情開花結果的話還輪得到我們來煩惱嗎!?

嘖!
如果連個狗屁結果都沒有的話笨的不就是我們了嗎……!?

「我說啊……」一個滿臉鬍渣子、戴著黑框眼鏡看起來很糟老頭的人很沉緩的開口了。
「……為什麼不考慮一下直接告訴席燁就好了呢?」
「……什麼?」
「既然點不醒笨蛋,那直接告訴他就好了啊!反正憑席燁的個性和他跟歐陽晉之間的交情,除非是真的非常厭惡那種事,否則他根本不會主動告訴歐陽晉。更何況……」
「……更何況席燁遲鈍的對這種事根本沒感覺。」
「沒錯,這種事浩浩在美國的時候就知道了,他對這種事並不排斥。而且、席燁本來就是那種只要跟目前的自己沒關係,就懶得去思考利害或是好惡的人。」
「沒錯,但是席燁是一個根本藏不住心事的人……」眾人冰封的思路,彷彿遇到春天的陽光般,漸漸復活了起來。
「嗯!就算是像席燁那樣遲鈍的人,一旦知道了就不可能去想。可是,歐陽晉又是他一直以來感情最好的朋友……」
「呵呵,所以他就會變得很煩惱很煩惱很煩惱……而且以歐陽晉的細心是一定會發現席燁的變化的……」
「嘿嘿嘿……所以啊……」
「噗呼呼呼呼……」
「哼哼,居然、一直都沒有想到這麼簡單的好方法哪……」
「就是哪!那、有誰還有異議的嗎?」
「沒有!」一行人笑的陽光燦爛,全然沒發現他們與周圍的用餐者間有一道看不見的界線。


「那麼,誰要去講?」
「…………」



同日,某辦公室。
「……就是這樣啦!所以,小明~~拜託你了!!」
「……」
「我知道你還在生氣,可是我只是想拜託你去告訴席燁這件事……」
「…………」
「這樣的提議又不是什麼不好的事,既然歐陽怎麼都說不出口,總是要有人去告訴席燁的……」
小明還是不說話,給了李雲浩一記白眼。
「……又不是我不去講,但是我說的話席燁一定會以為我是在開玩笑。」
「……唉……」揉著太陽穴,非常苦惱。
「拜託啦~~小明!拜託~~~」
「你……」
「好啦~~好啦~~」
「……我只要告訴席燁,『歐陽晉喜歡他』就好了?」
「嗯。然後、可以的話,用他能接受的方式告訴他……如果不勉強的話,再順便替他作個心理輔導……」
「……停!」
李雲浩揣揣不安的看著小明。
「……那當我去告訴席燁的時候……」
「你的工作我會處理好。」
「……那你的呢?」
「我會兩者兼顧的!」
「……很好。」嘴角隱隱泛起了微笑。
小明拉開了身後的檔案櫃拉門,整整齊齊的文案看過去比平常多了一倍有餘。
無視李雲浩凍結的微笑,小明從容的打開門,轉身離去。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