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七月,有人照著鬼月的傳統習俗拜上一個月,不過大部分的人,拜的當然還是大名鼎鼎的七月半的那天。

於是弟弟就看到自家的哥哥煞有其事的提著金紙銀紙加線香,鮮花素果再加上……飼料?

中元普度不用三牲用飼料?旁邊那個是腐植土和朽木……以及甲蟲類用的果凍飼料還有……

麵包蟲?

「哥,你在幹麻啊?」

「看不出來?」

「我知道七月半要拜拜……但我從來都不知道……而且,既然要拜幹麻放這些鬼東西?」

「……真的不懂?」

「……哥,你想說什麼?」

「……拜什麼鬼當然就要放什麼東西,對吧?」

「老哥,真沒想到原來你是個迷信的人。」

「親愛的弟弟,你想到的才是正解,我是在諷刺你。」

「……」

「我們家單位面積的生物死亡數目是如此驚人,為了我自己,還是拜一下。」

「也是,每次都是哥哥……」

「那只是單純的因為我看得見,你身邊爬滿了黑鴉鴉的東西真礙眼。」

沉默,沉默,吸氣,捂住嘴。
「……哥?你剛剛……」

然後弟弟看到拿起金紙正要出去燒的哥哥輕輕嘆了口氣,像是沒聽到般的喃喃自語。
「還是八字重的人好啊……」

------

於是,飽受驚嚇的弟弟就跑去找阿元。

姑且不管對方究竟看不看的到鬼,但以弟弟的角度來想,再怎麼說還是對方的殺業較重。

所以,於是……

「阿元在嗎?我知道你在,我進來了喔!」

「……我現在發現,或許你比溫血動物還要低等。」

「阿元,你在說什麼啊,我又不像你這種冷血動物。」

「原來如此,原來你是扁形動物或是腔腸動物。」
(註:扁形動物=渦蟲、吸蟲……etc;腔腸動物=水螅、海葵等)

「……你究竟是為了什麼把我的分類越排越低等?」

「因為我真是懷疑你身為高等靈長類的學習力在哪裡。」

「……什麼意思?」

「方才那是第幾次用同樣的方法同樣的台詞撞開我家大門?」

「啊……」

「哼嗯,有印象了?」

於是現在淪落為比蟑螂還低等的某人,只好默默的傻笑著,深怕多說一句話還得再往下降兩個分類。

「什麼事?」瞪了眼前沉默的笨蛋一眼,阿元終究很配合的開口問了。

接下來,就是如此如此這般這般,某人半分驚嚇半分抱怨的告訴阿元前情提要……

「然後呢?就這樣?」阿元很不客氣的打了個哈欠,語氣裡不屑到了極點。

「什麼叫做就這樣,你到底知不知道那代表什麼意思?!」

「你以為知道了我就會怕了嗎?也不想想我是做什麼的。」

「喂喂喂,人不要太鐵齒,哪天你、」

「我告訴你一件事,」
阿元端起高深莫測的微笑,寒冷得有如此時南極的溫度,硬生生的打斷了弟弟的話。

「啥?」

「我跟你家老哥,是因為”看得見”這個因素才認識的,比你以為的、所知道的都要來的早。」

「所以?」

「你家哥哥也知道的呦……我一點也不介意讓那些小傢伙再死一次;當然,如果還有下次的話,你也一樣。」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