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之二 袁祁炤的日記

【9/25】
許久沒有使用的房間,積上了一層厚厚的灰,連帶的掩蓋掉阿姨一直沒說出口的話。
我都快忘了其實我還是在乎他人欲言又止的表情。

終究還是分手了,一年又三個月,究竟是長還是短?
甩下的背包揚起了一層灰,還好走的時候有在床上罩個塑膠套,只是今晚的睡姿得好一點。

開學了,明天早早把課搶一搶,也好訂下打工的時間。

【9/26】
唉唉,果然醒的時候是一身灰。
把房間打掃了一遍,灰塵多的嚇死人,沒想到我已經這麼久沒回來了。

隔壁似乎重新出租了,希望不會太吵。

【9/30】
目前,還沒碰到過隔壁的鄰居。
搞不懂是我起的晚還是他睡的早,總之現在連個招呼都沒打過。

回來之後,阿姨只要看到我,還是老樣子的沉默,想說什麼大家心裡都明白。不知那些覺得她吵的人看到了會有啥感想?
天氣變冷了,為什麼我老會摔下床?沒辦法的話就只好去買個地毯了。

羽潔和啟彬那對寶今天還是老樣子的跑來報到,文叡把今年的行事曆給我,想想我還真的是忘的一乾二淨。

【10/10】

忙翻了……現在已經是11號了。
還好小費多的值得。

【10/11】
終於看到隔壁的了,沒想到阿姨會找個人叫我起床。
嚇醒了,真是尷尬。

【10/12】
早起好痛苦,晚上道謝的時候知道了他的名字。
?姓林……名字想不起來了。
改天碰到阿姨再問吧。

人還不錯,對我們系上好像存有敵意和偏見,他是修過系上的課被教授整過嗎?

他房裡的魚缸好漂亮,看起來宛若被凍結的叢林。

【10/13】
昨天是他叫我起床,但是今天卻是他把我弄到床上……完全沒有印象。
我真的這麼會睡嗎?
這麼想想阿姨還真是厲害,從哪找來這麼任勞任怨的人啊……似乎是知道我課表的樣子,還象徵性的幫我撥了兩個鬧鐘。
一個好像是他自己的吧。

吃早午餐的時候問了名字,林……廷煜?是個念起來普普通通四平八穩的名字,反正也沒啥不好的。

【10/14】
今天早上……不知怎麼的,被他叫起來的時候床居然立著……如果就我睡在地上這個事實的話,那個兇手應該是我。
說實話……還真是不了解怎麼做到的,就學理來說充滿了不合理。

完全不敢去看他的臉,總覺得如果我多給他一點刺激的話他應該會爆笑出來,即便他離開房間時看起來是面無表情……

多找了一家PUB的工作,不知道下禮拜要交的網管作業來不來的及,稍稍跟文睿和凱杰他們檢討了一下,進度似乎沒問題,不過就怕萬一。
他們兩似乎很體諒的樣子,文睿則是很平淡的說真有萬一就交給他,有這麼有義氣的朋友真好……心中的某處刺痛了一下……如果他們知道的話會是怎樣呢?

【10/16】
今天是週末,昨天忙了一晚……

早上在朦朧中聽到隔壁的回來,還有洗澡的水聲,完全沒有自覺自己快掉下床了。到他過來的時候才徹底的醒了。說實話嚇了一大跳,而他則是一副有點遺憾的樣子。
……無法理解那個表情的涵義……肥皂的香味很好聞,聽說他是系籃的人,應該是剛練完球吧。

又沒來的及說謝謝,算了。

【10/18】
期末考週的第一天,雖然今天只考兩科,雖然我也抱過佛腳了,平時上課我也是很認真的。
但沒想到考前兩天才發現要考試……會不會遭天譴哪……

匆忙的先跟PUB老闆請了假,看來這個禮拜都得熬夜了。

認真上課的我,應該不會被二一吧?雖然今天考的這兩科我還挺滿意的,不過前途尚是未知。

【10/19】
明天要考工數,計算機卻沒電了。
本想先跟隔壁的借來擋一下的,結果沒想到他明天也要考……沒法借,只好殺出去買了。
說是這樣說,接著他卻翻出了電池……?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呢,難道這年頭水銀電池其實是常備品嗎?總之,在這種天氣的晚上不用殺出去買真是太好了;照價給了他錢,解決了計算機的問題。

討論了一下問題才發覺他的工數根本就不行嘛……觀念都糊在一起,他是真的明天要考試,還是打算去簽名的啊。

真是沒辦法。

【10/20】
有一種被他巴上的感覺,雖然都是理學院學生,但是他對我的期待還是高了點吧?

人需自助而後天助?搞不懂這話是不是這麼說的,不過身為學生只要還有自覺想死就沒那麼容易了,我想我多少還能救救他的數學吧?真搞不懂……沒本事修什麼線性代數,雖然不笨但底子不好。

不過他的語法抽象邏輯比我好,幾乎所有的程式語言他好像都能玩上一手。
大概這幾天都會一起看書吧。

今天又考了3科,還好那時候很努力的搶到了不考期中期末又好過的共同科,交篇期末報告點名有到就OK,不然現在大概就仆街了。

【10/21】
又考完一科,明天沒考試,後天的沒在怕,先睡在說。

現在下午4點,快解脫了。

【10/22】
中午十二點,沒想到我還真能睡……

我又掉下床了,他考完剛回來,真是不好意思。
發現手機沒電,大概很多天了吧,換上電池充了電,很多的未接來電,最不想看到的號碼,情緒很不爭氣的還是動搖了。

接到文睿的電話,明天的考試改時間換地方,聲音有鬆了口氣的感覺,問我怎麼手機都沒開,差點就通知不到人。

沉穩的彷彿低音大提琴的聲音,聽來總是平和的讓人心痛,好怕失去這樣的朋友,好怕被發現。
其實我膽怯得超乎自己的想像,讓溫柔的探詢也變得宛若帶刺的囚鎖,我一直都在乎,比我以為的都要在乎。

【10/23】
……原來我又跟隔壁的考同一科啊……

晚上的時候才發現,本想說教授大發慈悲,終於放棄禮拜六早上的考試留我們一條生路,結果沒想到一說之下他也是,還是同一個教授的,只是不同堂。

雖然說像這種共同必修科,同屬一個學院的學生四處流竄是常有的事,不過也真是太剛好了。
看樣子對筆記有望了。

話說回來,像他這種活動很多的人會什麼會修這麼多課呢?在學校他也算是個小有名氣的鋒頭人物,但本人似乎對此毫不知覺,率性過了頭,都不知該說是憤世妒俗還是玩世不恭。

有點羨慕他。

看書的時候他發現我總是不自覺的望著魚缸發呆,笑笑的講解起裡頭的魚和水草,沒想到一個不大的缸子裡有這麼多東西。

很好聽的聲音,沒想到到今天才發現,果然太少跟他說話了。

【10/24】
一塊看書,就會發現很多事,尤其以前一直沒什麼交集。

他的朋友還真多,明明還沒考完,約著要出去玩的電話就已經迫不及待的響個不停,我記得他明天一科之後應該還有一科。

「不過是酒肉朋友。」

把感想告訴他,得到的卻是自嘲帶著些寂寞冷淡的回答,很意外會在他臉上看到這樣的表情,他是對待任何人都如此的不加掩飾,還是單純的不小心?

或者,我是個無所謂,不被放在眼裡的對象?

【10/25】
小意外,很多人聚在一起得到的結論也就格外的莫名奇妙,怎麼會一堆人帶回家裡開派對呢?

人滿為患,還好阿姨不在意,而且還有個小客廳,只希望不要弄得太髒亂就好。
被抓出去跟著打牌吃東西喝酒,說實話,我對氣泡很多的啤酒最沒辦法了,本想用打牌矇混過去少喝一點,結果還是被發現。

他那些損友可一點都不笨嘛,鬧人的技巧一個比一個高。
外面還在喝,聽說等一下還想去貓空,我看算了吧……躲在房間裡,不知道能躲多久。

【10/26】
……很久沒有睡的這麼舒服,出乎意外的安穩平和。
在他的床上他的懷裡醒來,這是我完全沒想過的事,連他帶著輕輕嘲諷的玩笑都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不知原因的他還以為我在宿醉,特地拿了攙冰水的運動飲料給我,到也是,就當補充水分吧。

這種細心的溫柔他似乎完全沒有自覺,他不是圈內人,所以對現在的我來說就太危險了,心裡明白身體卻不由自主的眷戀。

坐在他床上慢慢喝完飲料的那一刻,開始下定決心保持距離,冷靜點對誰都好。

【10/27】
決心是來的快去的也快的東西,開始痛恨起笨手笨腳的自己。

看他整理魚缸,一時好奇湊上去的結果,卻是把水弄倒在他床上。
連我都懷疑自己是不是故意的。

溫度計顯示的室溫是13℃,兩個人的體溫比起一個人獨眠時,溫暖的過頭。對兩個男人來說太擁擠的單人床,耳邊傳來他小小的報怨,令人不自覺的想笑。

他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但在他的行止裡有著我無比羨慕的東西。

【10/28】
雖然昨天水吸了又吸,但被子還是很濕。
我回來的時候看到他正努力的拿吹風機吹。

難得沒有打工的晚上,有些歉疚的看著他和他的魚缸,發現自己呆看著他和他的魚缸的時間變長了。

床墊沒事……我去問問阿姨可不可以借床被子好了。

不知為何想起了文睿,恐懼不自覺依賴他人溫柔的自己。

【10/29】
他自己跟阿姨借到了除濕機,晚上的時候我幫他借到了毛毯。
雖然才兩個晚上,卻已經需要叫做決心的東西才能行動。

有些意外他待在我房間的第三晚,他房間關著門開著兩台除濕機,依稀可以聽到電風扇瘋狂轉動的噪音。
不再蓋著同一床被子,捲著另一床毯子,這三天他都是睡在外側,把裡側靠牆的位置留給我。

想也知道是怕我掉下床,其實,這又是何必呢。
不要對我這麼好,最好連朋友的那種溫柔都不要,這樣我才能冷靜的裝備平常的自己,距離很重要。

然而,這是不可能傳達的東西。

【10/31】
啟彬跟羽潔兩個冤家終於和好了,如同老樣子,該說他們兩個吵架當吃飯還是時間多到太無聊,真是想不通。
人多的時候就會想一塊去做些什麼,寧凱這個工夫高強的翹課大王的出現更是增加了大家起鬨的玩性,連文睿都難得的被鬧個手足無措。

吃吃喝喝吃吃喝喝……還好生活費的預算沒超支,如果沒養成習慣,總覺得要用錢的時候才補救就太晚了。

他昨天就回去自己的房間,沒想到短短的三天也能讓人產生不捨不習慣的感覺,我是如此孩子性怕寂寞的人嗎……


---------------<待續>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