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娜一行離開巫克克之後雖然依照指示前進,但前路茫茫,只給一個提示簡直跟沒給線索一樣。就算相信預言,蒂娜還是對這種漫無目的感到焦躁。

「現在該怎麼辦?就這樣一直走下去?」藍髮少女趴在他們抵達的第三個城市的酒館桌上,小狗一般可憐又賴皮地望著同伴們。「海萊因,我那不負責任的爺爺拜託你幫忙,你有什麼線索嗎?」

海萊因怔了怔,對於大預言師的交易,他沒辦法說自己不心動,卻一直猶豫到現在也沒辦法下定決心。

『你覺得很重要的東西,對別人來說也不過如此。』

「海萊因?」

「沒事。」想起那位個性跟說話方式都很討厭的吟遊詩人,海萊因心裡就一陣煩躁。眼前的女孩不知道此行找到的會是誰,可是他知道,身為祭司候補,獸人祭司對於窺探未來也有獨特法門。雖然原本看不見,但那位大預言者說出提示後,他幾乎不用花費什麼力氣便得到答案。

他不喜歡那個人,不喜歡那個充滿謊言的魔族,那個人的笑容似乎總在嘲笑平庸者再怎麼努力也是徒勞,竭盡思索最終也不過落得優柔寡斷。

所以即使知道答案,他目前為止的路上也只是讓這些人避開座狼跟邪惡的危險,海萊因想說服自己這樣就算完成大預言師的委託,可是當女孩開口,屬於祭司的能力卻在冥冥中發出警示。

蒂娜很鬱悶,被問的海萊因也不怎麼高興,雖然沒表現出來,察覺這點的巴爾德伸手拍拍海萊因的頭。

「你想太多了。」巴爾德知道這樣講沒什麼用,但說話實在不是他的專長,想半天才又擠出一句。「雖然不知道你猶豫什麼,但我覺得,會猶豫代表太貪心。」

蒂娜趴在桌上眨眼睛,不太瞭解怎麼突然轉換話題,轉頭發現奧梅索是一臉困惑,反倒是史托克若有所思。

居然有史托克知道我卻猜不出來的事情?蒂娜越想越努力盯著海萊因跟巴爾德,而這兩個人眉來眼去靜靜地對望半晌後,蒂娜還是什麼都沒看出來。

「……史托克,翻譯。」蒂娜趴在桌上大剌剌地開口,用兩位男士的尷尬平復鬱悶。「我需要一個人幫我翻譯一下那些眉來眼去的隱藏對話。」

「為什麼妳會覺得我知道啊!?」史托克抗議,等蒂娜拿出兩瓶藥往桌上一放,胖子立刻就蔫了。「好啦好啦,我猜的,先說,我猜的,我想海萊因大概知道怎麼靠著提示找到人,可是他不想這麼做卻又很心動大預言師的承諾,所以……總之,呃,我猜不是過程很不愉快就是對象很不愉快,如果兩個全包了,那……保重。」

「胖子,你真的不笨耶!」蒂娜當然看到海萊因那瞬間的表情變化,很顯然史托克說中了!

「本來就不笨好不好!!食譜我全部都記得!」

「這種例子虧你說得出口。」蒂娜哼哼兩聲,知道有辦法後精神大振,雙眼發光地看著海萊因。「所以,怎麼找比較快?啊,還有,你知道我們找到的是誰嗎?喔喔,抱歉,忘記你還在猶豫,所以你覺得要猶豫多久才能決定?我們可以先休息幾天讓你好好猶豫,等你決定了再出發。」

「這……」

「姊,能知道猶豫多久才能決定,他就不用猶豫了啦!」

「唉唷,所以才要給自己一個期限啊,告訴自己『不管如何!到那時候閉上眼睛也要選一個然後完成它!』,不然猶豫到最後什麼都沒有,雖然不會後悔,但總是遺憾自己什麼都沒做也不好嘛!」

總是遺憾自己什麼都沒做……

蒂娜的話如同利劍刺在舊傷口,讓海萊因發不出任何聲音,卻又有種哭笑不得的醒悟……是啊,大預言師承諾過當他完成委託會告訴他最想知道的事情,他想要尋找、挽救自己的族人,猶豫得越久就會錯過更多機會……

少女說完回頭看海萊因怔怔地呆愣著,心想自己該不會又說錯什麼,可回想剛才的幾句話都普通至極,甚至當玩笑推脫過去也行……想著想著一貫有些我行我素的氣焰消下去,望向其他同伴的表情也顯得侷促,沒想到海萊因卻又笑了起來。

「既然我接受大預言師的委託……或者說交易,就會完成它,請再給我一天的時間。」

「啊、喔,嗯,當然沒問題!謝謝你!」蒂娜愣完很坦率地開始歡呼,擺脫不知道該怎麼走怎麼找的困境真是太棒了!「呃,所以這個提示找到的是誰,也要一天以後才能說?」

「這倒不是,」海萊因笑了笑,還是一副好脾氣的樣子。「只是,既然妳問了,我決定到時再說。」

「怎麼這樣!!」

蒂娜一抗議就知道自己被捉弄,不過事情往好的方向發展,有心結的同伴好像也想開了,被笑一下也無所謂,倒是要不要反擊呢……

「姊,妳笑得好邪惡,」奧梅索把椅子拉遠一點。「大家開開玩笑,妳絕對不可以把藥劑拿出來喔!」

「哎呀,親愛的弟弟,藥劑也是有很多種用途的嘛,例如我剛剛就在想要不要拿出能增加閨房情趣的好東西給海萊因跟巴爾德呢,啊,還有還有,增加體力韌性柔軟筋骨的藥劑也很不錯吧?需要潤滑的藥膏,也接受訂作啊……」

「……妳是女孩子。」巴爾德尷尬歸尷尬,說的話卻語重心長。「矜持點。史托克已經被嚇到了。」

「才不是,而且我說這些話是從鍊金術士的立場出發,絕對端正,這種事我碰多了,我都不害羞你們兩個害羞什麼?別說沒有,就算巴爾德你的臉跟石頭一樣,耳朵可是紅了喔。」

「蒂蒂蒂蒂……蒂娜,為、為什麼妳知道?」

「為什麼你不知道?他們兩個根本就沒遮掩過啊!」看史托克還是一臉『有嗎?哪有!』的表情,蒂娜刻意地重重嘆息。「笨耶你,這幾次在旅館要房間的時候,我是單人房,你跟奧梅索是兩張床的雙人房,他們兩個卻是一張床的雙人房──誰沒事兩個男人擠一起睡,當然是擠一起才能辦事啊!」

「啊啊啊啊啊……」

史托克發出意味不明的呻吟,蒂娜已經開開心心地拉著海萊因的手繼續勸誘。

「所以嘛,告訴我,我拿很棒的藥跟你換!」

「……我是祭司……藥劑之類的我也……」跟巴爾德不同,海萊因是真的整張臉紅透,面對蒂娜閃閃發光的眼神只能節節敗退地閃躲逃避。

「哼哼,但鍊金術士絕對是藥劑專業,而且還可以附加各種特殊功能,我光握著你的手就知道你很心動──順從渴望,不要抵抗,一個答案一瓶藥很划算的!」

「咳咳,姐,這邊是旅館餐廳……」

「旅館餐廳又怎麼了?」蒂娜轉頭對其他遮遮掩掩的目光嫣然一笑。「一瓶藥十金幣,接受訂作、量身打造,絕對包君滿意。姑娘我這次路過這裡只呆兩天,所以只接受五位客人,要的去找旅館老闆登記,沒搶到的不怪我呦──啊,對了,老闆大人奉送一瓶。」

原本只覺得麻煩上身的老闆瞬間幹勁十足地回到櫃臺那邊,至於想訂購的人也紛紛虛偽地喊著吃飽了出去逛街之類地散去,原本人聲鼎沸的地方剎時安靜不少。而蒂娜已經換個位置,推開史托克湊到海萊因身邊,翻手拿出一瓶藥塞到對方手上,又拿出一張小紙條塞到巴爾德手上。

「拿好,藥跟使用說明,現在可以偷偷告訴我了吧?」

蒂娜嘿嘿嘿地把耳朵湊過去,沒想到會被……利誘兼調戲的海萊因苦笑片刻,還是湊過去細聲說了一個名字,沒想到眼前的少女一點都不興奮,也沒有預期中的驚喜,反而皺眉思考。

「怎麼了?」海萊因回想之前得到提示時推演答案的感覺,並沒有危險的氣息。

「雖然剛開始覺得先找到誰都一樣,可是奧夫爺爺問都不問就給答案然後把我們甩出巫克克,也就是說,在他看到的、更大的命運裡,先找到帕席歐比先找到小菲爾重要,可是為什麼呢?」

「因為帕席歐比較厲害?」史托克如是說。

「現在應該一點都不厲害,不然也不會沒聯絡。」蒂娜抓抓頭,發現大家都看著她。「怎麼?我又說什麼?」

「以前只覺得妳任性,沒想到腦袋這麼好用……」史托克邊說邊鼓掌,接著背部立刻遭受重擊!

「開玩笑,我是鍊金術士,你好歹也說點有水準的東西!」

「痛、嘶……哪有手勁這麼大的鍊金術士……喂!別打!我、我我想問!妳為什麼要去想為什麼啊!?」

「什麼?你什麼都不想,萬一到時候其實是要去救人,要東西沒東西的你要怎麼辦?」

「喔,所以是先準備東西的意思……不對,救人的可能性太多怎麼準備啊?」

「也不一定是那種意義的『救人』,搞不好帕席歐本身就是危險,我們需要把他弄醒什麼的讓他恢復。總之,為什麼先找帕席歐,一個可能是他的狀態比較糟,另一個可能就是我們先跟他會合所能帶來的效益比較高……大概吧。」

「……不懂。」史托克說完不懂,其他人也跟著舉手──海萊因除外。

「嗚嗚……為什麼我的同伴都懶得動腦……」蒂娜覺得頭好痛。

「因為有些事想再多也沒用嘛!」史托克自認已經閃到安全範圍,抱著超大杯啤酒舒爽地灌一大口。「萬一妳什麼都想了卻偏偏跟妳想得不一樣,那不是浪費時間又浪費錢?到時候知道的事到時解決就好,不用太煩惱啦!」

「胖子!閉嘴!喝你的酒!」

「……我覺得……應該不用太擔心……不好的方面。」繼續待在這裡討論實在太顯眼,海萊因決定說點什麼快點散會。「我利用祭司的能力窺探的時候,並沒有感覺到什麼不好的事……或者說,嗯,我沒有感覺到危險。」

「這樣啊……」蒂娜一安心就原位趴回桌上,旅行得越久,任性的千金小姐就越有任性女流氓的架勢。「好吧,那就不想,喝酒!」

「……女孩子喝酒,矜持點比較好。」史托克的酒品巴爾德很清楚,喝倒了隨便放隨便睡,可是蒂娜的酒品巴爾德不熟,眼看少女叫了跟臉一樣大的滿杯啤酒,巴爾德不得不再次出聲勸阻。

「沒關係,啤酒而已,我以前都偷偷陪奧夫爺爺喝酒,啤酒不過就是有氣泡的水,沒問題,你不放心我就先把解酒藥拿出來。」

還真是有備無患啊……

巴爾德點點頭,心想不會給旅館老闆添麻煩就好,因為不知道還能說什麼,討論也告一段落,所以他歪頭思考片刻後,站起來拍拍奧梅索的肩膀。

「這兩個交給你,加油。」

「欸?欸~~~~!?我、我嗎!?」左手邊的胖子幾乎是三個我,右手邊的姊姊又管不動──能交給我什麼啊!!

「奧梅索,你這孩子真不懂事,兩位年長組都拿著我的藥了,別耽誤他們的時間。」

「咦?啊、啊……啊啊,嗯,抱歉,慢走。」

「我們不是……」海萊因正想解釋,巴爾德卻搖頭拍拍他的肩膀,拉著他直接離開旅館。

海萊因被巴爾德拉著離開,走了好久都不見對方停下。

「現在……要去哪?」

「……蒂娜報復心很強。」

「啊?啊,你說剛才……嗎?」

「嗯。」

「我沒有介意。」

「我知道。」巴爾德終於停下腳步回頭看他。「沒想到這樣能讓你心情變好。」

「並不是因為這樣才變好。」

「嗯。」

「所以現在要去哪?」

「探路、逛街、去其他的酒館打聽情報,」巴爾德稍稍想了一下,然後那張萬年缺乏表情的臉露出很淺的笑容。「或者你要多留點時間試試蒂娜的藥?」

「用在你身上還是我身上?」

海萊因口氣不善,巴爾德卻很認真地想了一下開始翻口袋。

「我還沒看使用說明,等我一下。」

「不用看!你……」海萊因嘆息。「我說給我一天的時間,不是用來躺床上,要使用力量的話,我需要做點準備。」

「我知道,我看過,我只是覺得這麼說你會想得不那麼多。用情緒蓋掉思考,並不全是壞處。」

海萊因點點頭,沒再說什麼,巴爾德也恢復沈默安靜的狀態。原先的計畫簡化成去酒館蒐集訊息,雖然不是個大城鎮,全部繞一圈回到旅館也花費不少時間,因此巴爾德也就沒特地去敲同伴的房門打招呼、回報一下聽到的訊息,等第二天大家吃早餐時才在奧梅索的哈欠裡把昨晚該說的說完──包括海萊因需要準備些什麼。

「嗯……大部分沒問題,」蒂娜一邊吃一邊盯著海萊因的臉。「才五樣東西,其中三樣我有,剩下兩樣聽起來好像去打獵就能拿到……就這些東西?不用太客氣喔。」

「預言術的好處就是材料不太多,消耗的魔力也不多。」

「但那些不多都很貴,至少奧夫爺爺用的那一兩樣都非~~~常貴,你需要的東西實在……嗯,價格很體貼。」

蒂娜的說法讓眾人會心一笑,談笑間分配好今天的工作後,只有蒂娜的任務明顯與隊伍無關。

「怎麼無關了?我把材料充公,還不准我賺回來?」蒂娜唉聲嘆氣。「總計五十個金幣還要扣掉材料費,鍊金術士看似賺錢實則窮困呀……某個胖子喝了我一兩箱的藥連個謝謝也沒有……唉……」

蒂娜的長吁短嘆史托克沒聽完就逃了,傍晚很有自覺地做了一大盤餅乾送到蒂娜面前,還是放了就跑,儼然比昨天被調戲的海萊因更沒臉見人。

然後,一直到睡前,也沒有任何一個人問海萊因明天什麼時候可以出發。

「你們這群人……」海萊因在房間裡照獸人的傳統方式將材料做最後處理,他跟這群人一路旅行到此刻,還是覺得這群人奇特得難以理解。

「怎麼了?」

「這樣是信任嗎?」這些人從一開始對他就沒什麼戒心,問得也很少,即使這是信任,可是他們也沒有能這樣放膽『信任』的力量。「為什麼你們可以都不問?既不具備能絕對控制狀況的力量,也沒有這種程度的智慧,為什麼還能這樣隨意地相信我?」

「你現在問蒂娜的話,她大概會說『奧夫爺爺鑑定過,沒問題。』,奧梅索大概也會這樣回答。」

「史托克呢?」

「史托克一直覺得自己是小人物,所以覺得別人再怎麼算計他也得不到好處,而他能損失的最多就是性命,所以他不擔心。」

「既然有可能丟掉性命,怎麼可以不擔心?」

「只要活著,每一分鐘都有可能丟掉性命,就算現在我跟你只是這樣簡單地說話,也存在著飛龍路過之類的可能。總之,是否相信你對史托克來說不重要,他既不是相信你也不是不信,單純就是有事再說。」

「這不是什麼都沒想嗎?」

「有喔,他知道你就是那隻狐狸之後,有偷偷來問我你不吃什麼。」

「……還是搞不懂。」

巴爾德看海萊因仍然無法釋懷,也不多說什麼,只是忍住嘴角難得的波動,把該整理的其他物品打包起來,等清晨極早的時候陪海萊因出城,再回來把同伴全都叫起來。

「可以走了?」

蒂娜很明顯地沒什麼睡,巴爾德愣了愣,不過一聞到對方身上複雜的味道,便瞭解為什麼。

「……委託沒完成?」

「不是,是弄一些路上用的東西還有以防萬一的藥品,因為器材不全所以多花了點時間……其他人醒了嗎?」

「我敲過房門,史托克是醒了。」

「嗯,我去把奧梅索踹起來。」蒂娜搖頭晃腦也不在乎現在的模樣有點邋遢憔悴,一把推開隔壁的房門。「幫我叫旅館送熱水上來──起床啦!!奧梅索!再賴床我拿你試藥!」

「嗚啊啊姐妳進來幹嘛!?我、我沒有賴床,正要換衣服妳出去啦!!」

「喔,不准賴床啊,我給你做了一樣東西,吃完早餐記得提醒我拿給你。」

「嗯嗯嗯,妳快出去啦,這裡還有史托克耶……咦?」

「呼哈……就你還在睡,胖子大概下去搶廚房……還說沒賴床,室友什麼時候離開的都不知道。」

蒂娜搖搖頭,回房間收拾自己的東西,一些懶得整理的小東西乾脆直接掃進空間戒指,因此很快就跟著出現在餐廳。發現海萊因不在也沒多問,坐下之後就開始努力靠食物把自己弄得清醒點。

等巴爾德領著所有人出城到約定好的地方跟海萊因碰頭時,蒂娜有點意外又好像不是太意外地看到對方一臉憔悴。

「奧梅索,弄個什麼出來載一下海萊因……哎呀,剛才忘記給你了,諾,恢復精神力的飾品,貼身戴著。」

「……姐,」奧梅索拿在手上用精神力細細查看,一臉懷疑。「妳什麼時候做得出這種東西了?」

「……不去想需要失敗幾次,也不管品質的話,我一直都做得出來啊。」

看自家姊姊的臉瞬間灰暗幾分,奧梅索很識趣地閉嘴,轉頭召喚出一隻看起來很像牛的生物讓海萊因坐上去後,一把將剛到手的飾品塞到海萊因手中。

「你先用吧。看你的樣子大概是精神力透支,戴上這種飾品會好一點。」

「沒關係,」海萊因甩甩頭,然後指著一個方向。「從這個方向過去,到下一個城市用傳送陣到最遠的盡頭,再走……呃……經過大約五六個村鎮就會到一個大城市,我不知道那是哪裡,但我看到通體雪白只在翅膀末端有鮮紅紋路的巨大鷲鷹在天空盤旋,我沒看過那種鳥。」

「嗯,沒關係,鳥不是重點,總之,能夠用傳送陣就快多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