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之驅魔師衍生同人小說
※雪燐
已經過大幅度的修改
※本篇為哥哥奧村燐視角,
 與黑鳥之『青煙飄盪的迴廊』(雪男視角)為成對的作品,
 欲閱讀雪男視角之作品,請前往夜語無聲



------------------------------------------





早上居然能比雪男早起床一點點讓燐非常得意,而且雪男果然如預料的渾身酸痛也讓燐很爽。

哈哈哈,活該!誰要你撒嬌就撒嬌不老實說!

如往例的快速隨便地盥洗結束換好衣服, 燐衝去廚房準備食物,廚房之友已經心有靈犀地拿出他心目中的食材開始準備,在時間充裕的情況下燐不只完成早餐,連午餐的便當也盡善盡美。

「啊。」對了。

那小子好像很喜歡可樂餅,再炸兩個给他當點心……

趁吃早餐的時候放涼午餐便當、散去多於的水氣,可樂餅則當然是早上新鮮做好走之前油炸起鍋,比起昨天的可樂餅燐比較滿意今天的,但想也知道雪男不會現在吃掉,只好交代他中午要記得跟便當一起加熱。

至於做得太多……嗯嗯恩,真沒辦法……

收起賞花餐盒般的三層大盒子拿出小便當盒加以分裝,看來剩下的菜只能當晚餐……想著剛做好的菜最好吃,燐忍不住又不甘心的多吃幾口,直到被雪男催促才終於回神他差點又忘記其實早餐也還沒吃完

啊、不對,重點也不是早餐啦!!

不知道為什麼真的要說的時候就害羞了起來,明明撒嬌的是雪男而他是被撒嬌的那個,讓弟弟偶爾撒嬌一下很不錯啊……而且身為哥哥能讓弟弟撒嬌也很有成就感嘛……

「如果哥哥不介意的話就太好了,」雪男笑了笑──所以雪男昨晚真的是撒嬌?嗚啊啊好彆扭!「就請讓我多撒嬌一會吧。」

咦、啊、好……欸?

雖然是我說可以,對、我的確說可以,然後雪男也很正式的請求我讓他撒嬌……嗯,雪男很難得的、很可愛又有禮貌的請求哥哥我讓他撒嬌──

「哥哥?」

「嗄?」唔唔唔怎麼辦我好害羞可是我到底為什麼要害羞啊!

「看起來有點不對勁的樣子……發燒了嗎?我看看。」

啊啊啊本大爺是害羞啦拿開你的手!!

雪男說著就伸出手要貼上額頭試溫度,燐當然不可能讓雪男摸到──那太、太丟臉了!

反正沒事嘛!我、我本來就沒事,害羞雖然很蠢但又不是病,沒事!

燐努力的做自我建設,雪男則是很有耐心的盯著哥哥等下文,發現雪男正『持續關心的注目』,燐也不得不做出些解釋。

「總之,反正……」嘟起嘴巴,撇開視線,尾巴扭來扭去緊張得不得了。「忽然被你用這樣的方式撒嬌,很害羞啊……」

燐說完就開始偷看雪男的反應,沒想到弟弟呆呆地愣了好大一下,然後也開始臉紅……喔喔!哈哈!你也臉紅了!

「哥哥這個……笨蛋!」

「嗄!?」

雖然挺不爽雪男一天到晚把『我會保護哥哥』這句話掛在嘴邊,但最近『哥哥這個笨蛋』的出現比例是不是變高了啊!?我害羞還不是因為讓你撒嬌!反正我就是笨──

哼……不過會撒嬌……

雪男多少也知道『哥哥是可以依靠』的吧?

這傢伙也不是全無進步嘛……還真虧這小子每天製造無謂的壓力還過得下去,眉間的皺摺礙眼得讓人想拿熨斗燙……啊。

吃完的餐具留給烏克巴赫清洗,穿戴整齊的雪男因為拿便當而靠得很近,原本憋著不想吵架的燐,盯著雪男的臉後總覺得好像又抓住了新靈感。

「……哥哥?」你抓著我的頭幹什麼?

「……你的痣該不會是壓力變成的吧?」

燐沒頭沒腦的懷疑有大半是認真的,所以雪男愣了愣之後刻意地重重一嘆推推眼鏡,在燐心中冒出『糟糕!我說錯話!』的慘叫時,幹練的弟弟只是平靜的做出反擊。

「與其遲鈍愚笨到哥哥這種驚為天人的程度,『區區』幾顆痣的壓力作為等價交換真是再便宜不過了。」

雪男的裡台詞幾乎等於──不是我壓力大!是哥哥你這笨蛋太無感!!

似乎是還沒從撒嬌與被撒嬌的狀態脫離,雪男的眼神映在燐眼裡,滿是少見的控訴,這種帶有無奈的控訴只會讓人更想惡作劇,但燐知道如果他真的惡作劇只會被狠狠報復回來。

反正也只是因為太可愛所以想想而已……燐把頭拉遠,小聲嘀咕地放開弟弟站起來。

雪男的武力值在進入學園之後已經深有體驗,但終究是個好孩子所以不會去惡作劇,可不代表這傢伙做不出來。

比自己好很多的頭腦使壞起來,燐光想就頭皮發麻

雪男看哥哥撇過頭嘟嘴退開也跟著站起來,欲言又止的表情一閃而逝,短暫得讓燐心頭一緊。

大概是眼花。

即使燐知道根本不是這麼回事,也只能這樣想。

雪男需要的話再怎麼撒嬌也沒關係,需要幫忙的話他隨時都樂意奉陪。
但雪男卻總是用充滿控訴與寂寞的眼神望著他,這點或許連雪男自己都沒發現吧。


● ○ ● ○ ● ○ ● ○ ●


燐躺在漆黑的房間地板上。

窗外的月光和風灑進室內,在燐背後拉出尾巴搖晃的影子。

連原來不用拔出劍也可以使用火焰這樣的事情都不知道,這樣的他究竟有多弱……

一直都覺得他其實很強,只要努力或者抓準時機用盡全力,就可以不用再次面對無能為力的痛苦,但事實上並不是這樣。

……他很弱。

弱到在那個晚上,他真的有那麼一段時間,聽不見任何聲音、記不得任何事情──他被火焰給吞噬了那麼一下子。

啊哈哈,實在沒資格怪別人一臉害怕。

在那一瞬間,好像有點理解雪男總是很複雜的眼神,燐雖然不甘心,但不得不說在鬼門關前走一遭時,他的確有『對不起雪男,好像要留下你一個人了』的想法浮現。

不是不害怕……應該說比之前更害怕……不是怕死──因為他早該死了贖罪,只是他希望能死得有意義點──他怕的是火焰。

要使用的時候,真的沒問題嗎?

真的會照自己想的那樣嗎?

會不會火焰一直都是撒旦的東西,而自己能用只是撒旦的詭計?

因為連他以為絕對不會忘記的雪男,再那個晚上也沒能想起來。只是在他恢復之後用憤怒、緊張、又有點哀傷的眼神盯著他,燐知道雪男大概又在氣自己沒辦法『保護哥哥』,但比起被保護,這樣的雪男讓燐安心到差點覺得死了也沒關係。

雖然這個臭小子總是一堆話不說淨是把自己當白癡,但至少有說出口的時候都是實話。

即使自己曾經短暫的連『哥哥』都不是,雪男也依然相信『哥哥就是哥哥』。

無聊嗎?或許。

他被那些討人厭的傢伙放出來,然後就是不斷的練習點蠟燭。

『……哥哥你到底打算失敗幾次?』

『──囉唆!!我很快就會成功了!!』

搖晃的尾巴在地上拍擊出啪答啪答地聲音,餘火在身旁殘留的蠟跡上重新明亮,映照出一片淡淡地青色,照亮了剎那閃過的記憶。

啊啊啊,連囉唆這點都完全沒變根本不知道要不要感動啊。

燐覺得自己受夠了要不無聊、要不就是突然一堆事情亂七八糟一起出現的狀態,但就算亂七八糟的很煩也比無聊好。

也絕對比在這裡燒蠟燭好。

重新開始浪費蠟燭……控制火焰,燐試圖專心,但雪男的視線一直停留在身上,雖然不是緊迫盯人的那種,可是那種不知道在想什麼的視線也沒好到哪裡去。雖然很想回頭吼說『別再看啦!!』——也就只是想想。

畢竟不良紀錄擺在那裡,不管雪男為了什麼盯著自己都無話可說。蠟燭三根三根的融化燒毀,燐機械地反覆放上新的蠟燭,賭氣似的盯著蠟燭想著成功、成功、成功!結果就是蠟燭『唰!』地燒完,然後重頭再來。

然後總是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想著火小一點的時候不是太小,就是突然爆走呢?

記憶裡屬於昨天的雪男充滿焦躁,而他則充滿失敗,今天他的身邊依然是失敗的痕跡。

但或者……

「……根本沒必要這麼擔心我。」

比起功課和點不好的蠟燭,燐更討厭無能為力或者幫不上忙,想要證明自己的用處,雪男卻總是不當一回事。

如果藤本獅郎這個豪爽的男人還活著,想必會發現燐只是想要一個存在的意義──對雪男而言,超越『哥哥』以及『麻煩』這樣的意義──並且以父親的身份給予勸慰和開導吧?

可是那個男人已經不在了。

而唯一的親人並不是一個有餘裕提供心靈支柱的人,在燐心中,即使是現在,燐依然覺得自己是支持的那一方,而不是被支持的那一方。

就算退一萬步拋棄『哥哥』的立場,總是在忍耐什麼捨棄什麼的雪男……

「啊──不管啦!!」

燐彈坐起來抓起木刀,這瞬間他差點就要衝出房間的門。

但就在即將踏出的那刻,就像有一條看不見的韁繩死死勒緊,燐咬牙切齒,臉上充滿了不甘心,卻還是沒辦法忘記雪男撒嬌的臉和那天哀傷到近乎絕望的表情,燐恨恨地收回腳、轉身,用力在地板上坐下,然後抓起修羅给他的大布袋用力打開,手上慢吞吞地擺放蠟燭點火。

重新開始在漆黑的房間裡,耐著性子一遍又一遍的試圖完成修羅的要求,燐一邊發出『唔~~』的聲音,一邊試圖用身體去體會使用火焰的訣竅,然後一次又一次的失敗。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