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

你問我怎麼了?是你怎麼了吧?還好嗎……菲特萊爾把問題默默吞回去,覺得自己好像有點被……被耍了,不過帕席歐沒事,應該只是太虛弱發個呆,不是故意的。

「我說完了,你不離開嗎?」

「嗯,還不離開。」

「你留在這裡也很危險。」

「那我離開這裡的時候,你能跟我一起走嗎?」

「……你都不知道我是什麼,就要我跟你走?」就算現在沒有自己的心臟,菲特萊爾還是覺得胸口又酸又痛好害羞,他這輩子都沒想過帕席歐會對他說這句話。

「其實我也不知道這房間裡原本存在的東西是什麼。」少年頓了頓,眼神有些飄疑。「反正你這種團子也不會帶來太多麻煩。」

「……那倒是……」想到自己還不知道得廢多久,菲特萊爾就很沮喪。

「雖然你不夠圓,」帕席歐收起水,拿出食物慢慢的吃。「但其實你本來就沒有那麼像一團光,不圓也沒什麼。」

「那我到底像什麼?」

「嗯……該說是大顆的火星呢……」因為感覺挺紮實的、還會閃爍、又不太亮,帕席歐也不太知道該怎麼形容,說紮實,又沒有實體。「還是光即將燃燒起來的樣子?」

「……我嗎?」燃燒?火星?「光怎麼能燃燒?不是燃燒之後才會有光嗎?」

「不知道,你看起來就像那種感覺,而且,」帕席歐因為水分滋潤的聲音又因為食物變得有些沙啞。「誰規定光不能燃燒的?說不定就是我們沒看過呢?」

所以……我要找的就是我自己?

用來改造坎納托爾的神火,是我?

那現在的我是什麼呢?

帕席歐說即將燃燒,也就是說我還不是火焰,可是,是什麼讓我變得像火焰?

菲特萊爾覺得自己沒什麼變,變的只是他失去身體,徒留意識、少量的精神力、以及不知道是不是靈魂的自己,他一直跟著帕席歐,從未來直到從前……怎麼就變成火焰了?

不對不對,還沒燒起來呢,充其量只是准˙火焰。

「怎麼了?為什麼不說話?」帕席歐沒敢吃太多,收起食物之後,小心的戳戳浮在身前的團子,卻沒什麼觸感。

「……要怎麼燒起來?」

「……不知道,可是,燒起來的話,你不就消失了?」

「也有那種存在很久很強大的火焰……要一燒千萬年,燒什麼都不夠的不是嗎?」

「你說最後產生類似器靈的那種火焰?唔……」帕席歐仔細打量眼前的團子。「那樣說起來,其實你現在就是這種火焰了不是嗎?」

「你剛才不是還說我沒燒起來?」

「可是又不是燒得很旺盛才是火焰。」

「……所以我是?」

「你想成為那種火焰?」

「……我也不知道。」菲特萊爾有點高興的心情又蔫了下去。

「如果那是你的願望,我覺得你能辦到。」

「可是,我變成一朵火焰要幹嘛?」菲特萊爾知道自己就是火焰雖然開心,但萬一他真的變成火焰,還回得去嗎?為了坎納托爾讓自己失去能擁抱帕席歐的雙手,他不願意。

這個問題對小小的帕席歐有些困難,看來連團子自己都很糾結要不要變成火焰,想問對方『不當火焰的話,你想變成什麼?』,又覺得問出來新朋友大概會更糾結更低落,只好忍著飢餓乾渴保持沉默,漸漸的,打起瞌睡。

「別睡!快點出去啦!」

「嗯……」

「喂!帕席歐你醒醒!!」

「……你果然知道我。」

「……」

「當火焰不見得有好處,可是當別的東西也總會有不同的損失。對火焰而言,應該既不是為燃燒存在也不是為照亮黑暗而誕生,最後應該就會像你這樣……不想當火焰了。」

「說得好像每個人原先都跟我一樣似的。」

「不死生物的靈魂,全都是火焰模樣。」

帕席歐的話讓菲特萊爾愣了愣,靈魂之火是死靈的特徵,也常用來形容一個人的靈魂,而那又是從什麼時候、什麼源由,開始這樣使用的呢?

如果每個靈魂都是一朵完整的火焰,這星星點點的火光將如同天上繁星,如同……

佩爾佛德佳四周無垠的無數星火。

無窮、無盡,在遼闊溫柔的黑暗裡,沒有貴賤高下之分的照亮彼此,彷彿能燃燒到永遠。

帕席歐的聲音已然模糊,菲特萊爾眼裡所見也不再是那個小小的孩子,一朵燦爛的紫金色火焰出現在他眼前,他自己也是小小的模樣。莫名的覺得如果讓他挑選火焰,他就要眼前這個,不是神火也沒關係,但整個拿走,又覺得太殘忍。

菲特萊爾湊上前,做好心理準備想用自己引些火過來,那團火焰卻理都不理他,只讓他急的團團轉。引不了火,就想試著用精神力分一點出來的,可是被分割這團火焰一定會變虛弱,最後因此消失的話,費這番功夫又有什麼意義?

本能的,菲特萊爾毫不猶豫的選擇切下自己的一部分作為交換,用精神力切下自己的一部分沒有想像中難,只是非常痛。這讓他緩過來要切分那團火焰時非常猶豫,想了想他把自己那份遞過去,這次那團火焰沒有拒絕、一口吞沒,紫金色的火焰間眨眼流轉一抹不會消退的銀色,看起來變得更漂亮,變得更加明亮通透的火焰似乎對菲特萊爾更加親暱,主動蹭了過來,讓菲特萊爾發現火焰的中心還有一團極深的、夾雜金芒的黑色。

看起來像是黑焰。

他想看得再仔細一點,然而吞下菲特萊爾一部份的紫色火焰已經能瞭解他的意思,小巧的火焰退開一些,然後用紫金色的火焰薄薄的包裹著中心那團黑炎。分出來的部分非常小,一點也不明亮,紫色火焰卻很慎重。

那團閃爍著金芒的、被黑色襯托得異常華麗的小小火焰被紫焰推到他面前,不擅長溝通的紫焰花了點時間才讓菲特萊爾瞭解這個只能直接『吞下去』。

其實他想要的不是黑炎,但黑炎之外有一層他原本想要的紫焰,也算達成心願,菲特萊爾捨不得再讓紫焰分一些出來,剛表達謝意,紫焰便頻頻催促他快點吞下去。

這樣算不算交換了靈魂?好像算喔?菲特萊爾不知為何覺得有趣地笑了起來,就算紫色火焰不是,至少他的確是把自己的靈魂分出一些,但是看紫焰又把黑炎焦急的往他這邊推了推,又覺得值了。

我一定,會再找到你的。

感受到這意念,紫色火焰開心地搖晃。

菲特萊爾毫不猶豫地一口吞下黑炎。

剎那間,星辰生滅的畫面掃過眼前,靈魂感受到許久不曾感受到的灼熱。

 

天空城驟然被火焰包裹,高度再次下降一半!

城市裡地動山搖,所有的魔法設施都無法動彈,在遺跡裡的史托克等人卻只覺得有點晃,其餘毫無所覺。

凱歐斯在神匠的工坊中靜靜等待,如同群星凝聚的地面光芒急閃、卻沒有任何動盪,黑髮工匠嘴角勾起的笑容有諷刺也有讚賞,面前什麼都沒有的火塘裡漸漸冒出火焰。

隨著外界的動盪燃燒得愈加熾烈,顏色從最普通的紅色與黃色逐漸變換為橙、綠、藍,接著更多更細微的變化出現在火焰搖曳之間,再無法以單純地顏色來區分這些火焰的高下。直到爐火泛起一片燦爛的紫金色,表層銀沙流轉,心火漆黑夾金,凝實地淌滿熔煉之處後再也不變,菲特萊爾也在此時幾近虛脫地出現在工坊裡。

不知道自己為何又到了這裡,滿身虛汗,旅程裡那些隔了一層的痛苦正千百倍的出現在他身上,又痛、又疲倦得連一根手指都動不了。凱歐斯走到他身邊、解下坎納托爾,沒有浪費一句問候,剛離開菲特萊爾身邊那些危險的黑色就竄了出來,試圖報復凱歐斯讓它無法跟隨菲特萊爾的旅程,卻連靠近都沒靠近,就被火爐裡竄出的黑炎給吞得一點不剩。

菲特萊爾意外得連疼痛都不怎麼痛了。

當然這種短暫的刺激就像錯覺,菲特萊爾甚至沒能多看凱歐斯兩眼就痛暈了過去,被工坊裡殘存的力量給請出門口,又被不斷試圖從這遺跡裡找到他的黛芙琳給小心翼翼撿回眾人聚集的廣場,黛芙琳心疼得幾乎怒火中燒,卻沒蠢到去打斷凱歐斯的工作。

「你們一直都待在這裡?」

史托克看看和自己一樣缺乏膽量的小伙伴,又看看蒂娜、巴爾德、以及海萊因,無奈的聳聳肩。

「因為沒敢亂走,所以決定等那位神匠大人回來再說。」史托克看黛芙琳小心的放下菲特萊爾,連忙讓開位置把蒂娜往前推。「他怎麼了?!跟剛才的震動有關?」

「……大概吧?」蒂娜剛被推到前面就被問一堆問題,暗罵史托克這胖子是白癡──他是鍊金術士又不是醫生!專業不對的好不好!?「總之先讓我看看,嗯……海萊因也幫忙看看可以嗎?」

雖然人類和獸人略有不同,只是看看的話倒也無所謂。海萊因稍一思索便點頭靠過去,和蒂娜一起進行檢查之後發現菲特萊爾渾身上下並無任何傷處,接著蒂娜拿出藥劑、海萊因拿出獸人祭司用的獸骨法器繼續進行檢查,得出意料之中又有點意外的答案。

「身體沒事,靈魂受創,精神力消耗過重,」蒂娜一邊說一邊開始翻找能用的藥品,心想不夠就得現場配置,但在這種地方總覺得心裡毛毛的。「就是不知道為什麼,這些傷看起來像復發的積年舊傷,治療起來比較麻煩……畢竟我不是醫師也不是藥師,我只是個鍊金術士。」

「沒關係,我知道。」黛芙琳右手握住左手腕,掌下的空間手鐲裡有據說只要剩一口氣都能完全治癒的藥劑,雖然很想拿出來,但在現況未明實在不敢妄動。「能治療多少就多少,謝謝妳。我相信小菲爾一定也跟我一樣的想法,絕對不會怪你。」

我當然知道小菲爾不會怪我,我就是怕姊姊你把高階魔法捲軸朝我丟啊。

因為這種事而感受到生命威脅的蒂娜,決定回去再更努力點,到時穿著滿身頂級的鍊金術物品,堅決不受任何威脅!

不過眼下這些都只是美好目標,蒂娜就算不理會黛芙琳的威脅,也沒辦法不管菲特萊爾,一般的常用藥劑灌下去,能外部塗抹的藥劑或輔助飾品也一股腦用上,治癒效果不怎麼樣卻能減緩疼痛,看著金髮青年總算不至於痛得呻吟抽搐,幾個人都不自覺地鬆口氣。

巴爾德給海萊因打下手,海萊因則在這個獸人遺跡裡替菲特萊爾弄了一個獸人祭祀常用的恢復圖騰,蒂娜則到另一邊比較靠近建築物的廊簷下開始煉製藥劑。

史托克想了想,抬頭看看天空……好吧,看不出來。摸摸肚子,按了按,最後決定時間應該是差不多,也拿出鍋子和蒂娜給他用鍊金術做出來的火爐,開始弄起午餐。

「喂,這時候你怎麼還想著吃啊?」奧梅索真不敢相信史托克還有心情弄午餐!

「就是這種時候才要吃,難道小菲爾給蒂娜治好醒來就不需要吃東西?」史托克真不懂這種別人很忙自己就不吃飯的邏輯。「難道你不吃飯就能幫到什麼忙?這種時候格外的要顧好自己才對吧?不然有突發意外你要說自己餓昏了沒力氣?」

「當然不是!但──」

「那你老姐弄完藥品會不喊餓?」史托克拿著從儲物腰帶摸出來的水蘿蔔一口一口啃著。「你也知道她又累又餓的時候有多暴躁──她那麼辛苦救人了你不打算給一頓飯?」

「……我絕對不是這個意思,」奧梅索正色說道,覺得小伙伴史托克這問題太險惡,給他老姐知道絕對會以暴力方式餓他三天的!!「我只是想告訴你,蘿蔔可以啃得再小聲一點。」

「喔,好。一邊去,你這五體不勤的去旁邊等著吃就好。」

史托克與奧梅索的對話看似不著調,黛芙琳卻感受其中的安慰,日常進行、醒了之後……弟弟的同伴對菲特萊爾展現的信心比她這個姊姊還多,這種相信菲特萊爾很快就會回來的表現無形中讓所有人安定下來,不過,這個胖子……似乎沒發現這麼做的效果?

時機不對,黛芙琳沒有笑出來,遠遠聽見兩人對話的其他人,原本繃緊的表情也鬆緩一些,有條不紊地做著自己能做的事情。至於地面下隱隱傳來的震動,以及天上不斷流轉的各種光線,所有人都選擇暫時忽略。

他們是因為就算捨棄凱歐斯,扛著菲特萊爾也不知道能往哪跑,乾脆淡定的走一步看一步;在外界,高度急遽下降、被火焰繚繞燒灼宛若巨大隕石的天空城則帶來各種恐慌。

往昔在天空中緩慢飄移在大陸各地、隱藏於天上的天空城,是鍊金術士以及喜好製造魔法物品的魔法師們的聚集地,各種頂尖的研究、資料、成品與材料的交易都在這裡,對大部分的平民百姓來說,天空城是道地的傳說,別說看見,終其一生連名字都沒聽過的大有人在。

而現在,巨大的火球懸掛天際,讓很多人不得不看見,驚懼疑惑的議論與臆測在各地響起。而在精靈森林,克里斯仰望那燃燒的巨大遺跡,眼裡閃過憂慮。

, , , , ,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