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你們的命運正在等著你們。』這個算嗎?」

不算。

菲特萊爾也不知道是自己成為別人的命運比較沈重,還是因命運來的伙伴比較沈重。始終沉默的黛芙琳在史托克很神棍樣的轉述時忍不住笑出來,那種蒂娜比不上的成熟亮麗讓史托克的眼睛與腦子都狠狠地閃得晃了晃,氣得蒂娜用力在史托克腳上踩了好幾腳,等轉頭發現自己弟弟也看傻了眼,憋悶地坐到史托克背後自己一個人鬱卒去了。

雖然粗枝大葉到連凱歐斯都忘記欣賞美人,但黛芙琳終究是個能讓自家騎士洋洋得意的公主。不管餡料是否實在,外觀絕對具有不會辜負大眾期待的完美欺騙性。也就是深山野林了好幾天剛才黛芙琳又不苟言笑,現在笑起來,先不論史托克等人知道本性之後會不會失望,至少這位公主的侍衛們,全都很有幹勁的挺起胸膛!

不知何時蹭到菲特萊爾身邊搶烤蕈菇的巴爾德,面無表情地用手指在金髮伙伴的肩膀點幾下,面對菲特萊爾疑惑的目光,臉上浮現一抹擔憂。

「他們這樣……不要緊嗎?」

寡言的劍士說話一如往例的濃縮,畢竟許久未見,好幾個呼吸過去的時間才會意究竟包含幾個意思,最後終究只是笑了笑,巴爾德卻又抬手在他頭上拍了拍。

「長大了,很好,你很努力。」

頭上的手像在比劃什麼,菲特萊爾這才發現他似乎已經跟巴爾德一樣高……不,他可能還要再高一點。當他意識到這件事,雖然為了身高上的差異覺得很高興實在有點幼稚,菲特萊爾臉上克制,周身的氣氛仍是不受控制地變得雀躍愉快,弄得又烤出幾串蘑菇遞過來的史托克朝他臉上多看好幾眼,最後很肯定的像誇獎一般地用力朝他手上塞烤蘑菇。

「……史托克?」

「沒什麼,我就覺得你這樣看什麼都有希望,明明很開心卻像個懂事的小鬼努力控制表情繼續努力的樣子很好。」史托克搖頭晃腦。「雖然照你們的標準我是個笨蛋,不過,剛才見面時你沈重得什麼都不敢做的樣子還不如以前那樣順眼。」

史托克翻來覆去想不出更好的說法,最後很豁達的覺得算了,把自己的那份烤蘑菇也塞過去,用力拍拍金髮伙伴的肩膀。

「男人嘛!重要的是行動力和持久力!」

菲特萊爾在森林的生活已經讓他可以無視史托克拍他的力道,圓潤的伙伴拍完就開始齜牙咧嘴地甩手,被肯定的青少年卻覺得剛才的發言含意有點多。愣了又愣也無法決定應該作何反應,只好一口一個地咬起多汁味美的蘑菇,心裡模模糊糊地糾結著解決晚餐。

悠閒的休息後就該來面對眼前的問題。

非自願前來的獸人神匠,曾經失散卻又重新相聚、被他們所救的獸人祭司候補。

解決問題或者說能被聖地接受的『鑰匙』在操控之下聚集此處,似乎也沒有更好的選擇能反抗對方的計畫。

如果是以前的自己,察覺這件事會有什麼表現呢?

最近經常拿以前與現在比對,菲特萊爾知道自己變了,回憶或者思念帕席歐的時候更能察覺這種對自己感到陌生的距離,不過,這樣的變化大概也是『那些人』需要的吧?

現在的他沒有感慨的權力,也沒有拒絕成為棋子的能力,比他更強的帕席歐也沒有。

在這失去白天黑夜的空間裡,菲特萊爾第一次察覺自己的野心與慾望。

我想要力量。

曾經他因為不想死所以變強,後來他因為喜歡帕席歐想要追上對方腳步而鍛鍊自己,可他從來沒有如此清晰單純地明白至強力量的誘惑力,然後那無數理由都紛紛散落,化為簡單的一句話。

想要力量。

如果他有,所有的理由都不是問題。

無數的苦惱,全部都不需要擔心。

美好的臆想伴隨心跳用力敲打鼓膜,漸漸的似乎與周圍的環境剝離,某種失控的黑暗熱度在血液裡奔騰,似乎從這空間的深處喚醒什麼,渴望強大的念頭幾乎讓人心神恍惚──

不知何時身體裡的那抹黑色存在如潮水一般地,從此處蔓延向無盡森林,一片漆黑的地面對應昏黃的天空,如同黑夜與白晝對立。

菲特萊爾驚醒過來,不知所措,往昔如同觸手一般絲絲縷縷向外延伸的黑色變化成濃稠的液體,而這改變正逐漸變得厚實,從薄膜般的液體演進到宛若深不見底的湖泊,彷彿倒影正逐漸從寧靜的湖面映在眼前。

湖水漫過腳下,人類全然不知,唯有海萊因和凱歐斯察覺到那種他們看不見的變化,目光凝注在變異中心,看得越久越無法掩飾心中的詫異。

那片黑色此時已經如同凝實的鏡面,等菲特萊爾發現的時候,這片鏡面上只倒映三個人影,鏡面之上的其他人並沒有消失,只是……

「他們發現不了現在的我們。」凱歐斯直接說出這詭異的狀況,獸人對於肢體訊息的判斷力遠高於人類,他說出來只是單純的共享資訊給菲特萊爾。「或者說,他們看到的我們,和我們眼中彼此的狀態不同。」

但是,不知何時,漆黑厚重的腳下連自己的倒影也消失了,不可理解的變得深邃、通透,似乎從湖水變成更加遼闊輕盈的存在,眨眼間,一片璀璨在眼前驟然盛放。

那是棵無法精確描述的樹木。

晶瑩剔透,勝過世間一切寶石,瑩瑩爍爍的光芒生滅流轉,似乎無數星辰死生更替,在枝葉間無盡往覆。

很美,非常美麗而且令人意外懷念的樹。光影變化間,樹下出現了一個人影。

菲特萊爾聽見身邊兩人呼吸的改變,知道這並非自己的幻覺。

「帕席歐!!」

樹下的紅髮身影退去一切吟遊詩人的浮誇裝扮,雅致的貴族常服滑順地在行止間牽引出優雅內斂的線條。

如同倒影的對方與分別前幾乎看不出任何不同。

在他呼喚後,原本手掌貼在樹幹,專注於樹木的帕席歐便收回手,像是不確定自己聽到什麼。菲特萊爾見狀整個人跪在那片黑色倒影上,手掌拍著那個觸摸不到的畫面又叫了幾聲,對面的人總算低下頭,微微露出詫異的表情。

菲特萊爾呆呆凝視著帕席歐,看著他低頭、俯身,鮮豔的紅髮從頸畔垂落,豔麗的紫色雙眼映滿星光,緩緩蹲下,修長美麗的手按向他的手。

他們面對面,像在確定什麼的表情,漸漸揚起漂亮的微笑。

「帕席歐。」

「是我。」菲特萊爾聽見對方幾不可聞的輕嘆,好像有些高興,卻又有他不太懂的意思。「你總能讓我想起人類的時間呢,菲爾。」

「呃……我……變了很多嗎?」

「看起來變得出色並不是壞事。」帕席歐發出低低的笑聲。「好吧,好久不見。不過,我們不可能這樣對話太久。你那邊……似乎不是只有你看見我?」

「嗯,還有凱歐斯和海萊因……」菲特萊爾回頭看看他們,才發現其他兩人聽不見帕席歐的聲音。「我們看見你和一棵很漂亮的樹在一起,」菲特萊爾邊說邊向身邊的人確認:「他們聽不見你的聲音。」

「是嗎?」帕席歐若有所思。「菲特萊爾,我身邊的,是成對的世界樹中的其之一。」

「世……」傳說中的世界樹!?帕席歐好厲害!

「這裡平常連神都無法涉足,」帕席歐頓了頓,留給對方一點思考時間。「所以,你那邊的,是什麼?」

是什麼?

腳下的影像轟然破碎。

菲特萊爾不懂帕席歐的問題,也沒有更多的時間思考。整個遺跡劇烈震動,那些黑色碎片掀起勁風、不受控制地湧回體內,其他準備休息的人全都站起來,以最快速度收拾必須物品,當最後一絲黑色消失在視線,震動停止了。

停了?沒事了?

不對──菲特萊爾仰頭看向異常的天空,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看向那裡,只是在覺得不對的剎那想起帕席歐的問題──有什麼在這裡。

他看見了平常看不見的東西,雖然不懂帕席歐為什麼會在那裡,真要懷疑的話,剛才的影像或許也是個騙局,但菲特萊爾直覺告訴自己那是本人,當他獲得提示,地震發生,那麼將他和眾人算計進入此地的存在會給他思考的時間?

菲特萊爾沒能想太多太久,在他仰頭的幾個呼吸間,一成不變的天空出現其他顏色以及天空不會出現的紋路。

漆黑的、鮮紅的、深紫的、蒼綠的──裂痕!

「犯規!!地震裂的應該是地而不是天!」史托克把鍋子扣在頭上大聲抗議,被蒂娜狠狠踢了一腳。

「人家又沒跟你約好要裂哪裡!」少女鍊金術士憤怒的開始藥劑大分送,加速防護漂浮等等的藥劑不要前似的人手一瓶。

這裡應該是個獨立空間,空間破碎非常危險,然而裂痕呈現非常態的現象,大片大片的破片向下墜,墜毀碰撞的同時景象如同抵銷一般地湮滅,在原地留下渾沌的灰黑氣流,放眼所見除了破碎就是物體異常扭曲!

「現在怎麼辦!?」

黛芙琳的問題菲特萊爾無法回答,這種湮滅並沒有特別避開的區域,單純地護盾與結界無法抵抗這麼大範圍的空間破亂,唯有那些扭曲的現象給他一點微弱希望。

空間破滅的紀錄從來沒有這種扭曲,那麼造成扭曲的是什麼?

帕席歐所謂的『什麼』,是單數還是複數?

看著那擴張的扭曲景象逐漸佔據破碎的空間,瓦解速度明顯減緩,菲特萊爾覺得是複數,而且各懷鬼胎,毫無依據地讓他再兩股力量勢均力敵的剎那完全釋放原本蟄伏在體內的無名黑暗,一望無盡的黑以遠超想像的強悍覆蓋破碎大地,沿著扭曲的線與裂隙染指天空、佔據渾沌!

黑色成為唯一的剎那菲特萊爾彷彿聽見笑聲與咆哮,緊接著只有他能看見的黑色再次破碎,恢復正常的視野裡出現依舊驚慌的伙伴,剛才的變化似乎連一個呼吸的時間都沒有,然而原本即將破滅的空間在黑色消失的瞬間開始出現疊影。

「都靠過來!!」

黛芙琳撕開龍皮捲軸,熟悉的波動讓菲特萊爾知道那是艾勒西恩製作的守護捲軸,神聖清澈的守護之光籠罩眾人,天搖地動中光壁上的金色符文流轉閃爍,重疊的虛影有些化為真實、強硬的覆蓋在原本的空間裡,有些則奇怪的與原本的景物纏繞融合,轟鳴聲響徹天際,所有人只能祈禱空間融合結束前捲軸的魔力不會耗盡。

艾勒西恩一定知道什麼。菲特萊爾心裡想著,卻沒說出口。將希望放在他人身上並不正確,尤其是相信自己還有用處所以不會死更是不能仰賴的念頭。

然而,還是無可避免的被安心感籠罩,而他根本無法確認下次見面艾勒西恩會不會殺了他。

震動逐漸停止,模糊扭曲的視野逐漸重歸清晰,比較膽小的史托克和奧梅索偷偷將眼睛睜開一條縫,確信安全了才大張雙眼站正身體,左右張望發現大部分的森林都不見了。

樹木被岩石廣場和新的建築群落取代,原本的斷垣殘壁大多消失,隱藏在重重植披下的主建築出現在眼前。有些地方兩種不同的建築彼此重疊成匪夷所思的危險狀態,或者鑲嵌在一起,構成一片奇妙的景象。

原本前進的障礙已經在剛才的變異中被橫掃一空,菲特萊爾看著眼前,那種有人幫你把路清理好催促你快點前進的感覺既詭異又好笑。尤其兩個空間重疊後,可以稱之為生命的存在就更少了,本來就沒有動物,如今,連植物也大幅減少。

越來越不適合生存……該不會連史托克烤蘑菇都刺激到那些操縱現況的存在?

菲特萊爾任由思維飄散,天空仍然有各種紋路不時閃現,那是兩個空間讓未完全融合的痕跡,除此之外,這仍然是個不分白天黑夜的空間。

「……先換個地方休息吧。」

不論遺跡究竟有什麼變化,那都是確保體力之後的事情。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