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紀大了又開著店,漸漸就變成放假也懶得到處走,梁柏安沒有李光博跟邢維那樣勤快,也沒有大雷王宏甫那麼懶,公休日在家也就是把室內打掃得還過得去,開始製作下一週所需的冰開水和嘴饞時的小菜……

接著就開始懶懶的放空了。

不會想打電動,因為平常都會加減跑個步,所以公休日就會想連運動也公休。

書完全懶得看,看電視新聞還不如去刷推特、PTT、噗浪、FB或者其他的網路新聞台,可是看來看去沒兩下也覺得累了,於是不知不覺攤在落地窗前曬太陽發呆,還不強烈炎熱的光線曬得梁柏安整個人都酥鬆得很。

王宏甫搞不好還在睡吧……

要不是刻意將公休日跟大雷他家的熱炒店定同一天,平常想一起幹點什麼消遣都很難。而且這消遣多半也只有公休前的那晚,真的到公休日,要不是都不想動,就是他沒那麼厚的臉次次去打攪別人闔家歡樂──畢竟他可沒忘記大雷他弟總是一臉想揍他的表情。

唉,告白很難的啊,告白要成功就更難,追的是個弟控最大阻礙卻是個兄控,那難度簡直神夢幻。就算一年有五十二個禮拜,差不多五十二個公休日可以告白──說不出口有屁用。

「不行不行,我說不出口就是小光或浩偉動手……」

姑且不管有沒有好話,如果超幸運的大雷接受,那等待他的絕對不是單純的happy end,這種假他人之手的孬樣,王宏甫知道絕對先照三餐扁他七天。

……沒辦法,雖然很蠢,來對著鏡子練習告白好了……

梁柏安唯恐決心逃跑,搬了大鏡子在客廳練習。首先,抬頭挺胸……

不行,想不到說什麼,要不要先打草稿?

不對,草稿寫好我背得起來嗎?

站起來像受困的狗在屋裡繞圈子,繞了幾圈之後,明白這般好像很煩惱但實際上腦袋空白的轉圈沒啥意義,如果多轉上半小時還可以算運動,可惜他沒辦法原諒自己蠢到轉半小時。

還是來寫草稿。梁柏安一邊要自己冷靜一邊抓頭找起紙筆,可惜他家就只有贈品的筆跟贈品的自黏貼,平時拿來記電話,當稿紙就太小,可恨他家連個傳單都沒有,不然還有傳單的背面可以寫──

「喔喔救星!」一聽鈴聲是大雷的電話,梁柏安立刻拋棄煩惱跑去接手機──橫豎大雷不會逼他告白嘛!

『喂!來我家吃魚喔!』

「欸?你弟又去釣魚啦?昨天關店那麼晚還去喔?」

『他跟女友約好了,不是鐵打的也得去啊!』

「果然是真愛啊。」

『嘿啊,不過他們兩個釣太多,快點來幫忙吃!』

「喔,好……咦?現在?」有點早啊……

『現在來吃到晚上回家正好啦。』

現在四點半,吃到晚上少說也是八點以後吧?

梁柏安換了衣服出門,還是有點難想像是有多少魚,等到了大雷家,王宏甫卻不在,只有每次看到他都臭臉的王宏凱出來開門。

「我哥把魚拿去店裡冰,晚點回來。」

「呃……謝謝。」多到要拿到店裡用大冰箱才放得下啊……你們是灑網了嗎?

王宏凱哼了一聲就回廚房,梁柏安也不指望對方真把他當客人,脫了鞋很自動的開鞋櫃拿出拖鞋穿了,就往大雷房間走,打開門看見一屋子亂象只覺得很有親切感。

隨手從地上撿了個塑膠袋就低頭整理,衣服抖一抖扔洗衣籃,垃圾塞進塑膠袋裡壓了又壓,四散的攻略疊在一起,不認識的東西就找個縫塞進去……

「唉喔!!誰!」頭部遭受重擊,蹲著撿東西的梁柏安差點沒像隻蟑螂一樣的趴在地上,等他用那種很像深閨怨婦躺地咬手帕的姿勢回頭,一隻腳再次毫不客氣地把人踩在地板上碾。

「是誰教你收東西就是找個縫塞進去就好?那你怎麼不把你這顆頭也擠一擠拔出來看看還會不會這麼亂七八糟啊嘿。」

「腳拿開!說好不踩臉的!!」

「林北啥時跟你說好這個?」

「十年前啦!」梁伯安質地良好的煙紫色襯衫在地上爬壓成皺皺的抹布狀,明明是深吸一口氣、慎重又誠懇的準備訴說回憶,王宏甫卻覺得仰頭看他的眉眼怎麼瞧都礙眼。

「停,我不想知道,反正我記得十年來我也沒少踩你的臉。」

這種超薄情沒良心的話居然說得這麼理直氣壯……

梁柏安翻個面爬起來繼續家庭小精靈的工作,一邊靠杯自己病得不輕,被踩還覺得踩他的家伙好帥氣,心想臉上的表情應該很不妙,只好埋頭整理暗戀對象的房間掩蓋表情。

「你怎麼每次來我家都這樣?就說我房間不用整理。」

「吃你家飯這麼多年,總不好什麼都不做啊。」

王宏甫嘀咕什麼梁柏安沒聽清楚,也沒回頭看,只是整理的動作又加快幾分把地上的東西都收撿好後,把塞得跟山一樣的洗衣籃抱出去扔洗衣機,再拿著吸塵器回來把整個房間吸一遍。

吸到門口時剛好王宏凱要找他哥,梁柏安抬頭看這小鬼一臉想殺他的表情,也只能陪笑地收起吸塵器往後退,心裡吐槽這死小孩也不懂得敬老尊賢,好歹他跟他哥一樣大,臉色擺正一點是會死?

「哥,吃飯了。」

王宏甫抬頭看了他弟跟笑容僵硬的梁柏安,眉頭皺了皺。想不起來他老弟是什麼時候開始對梁柏安的態度這麼差,說了好幾次也沒改善。大雷盯著王宏凱,最後還是老樣子地只說了要對梁柏安有禮貌。

「喂,我弟喊吃飯你沒聽到喔?」

「有,先收吸塵器……」

梁柏安本來想自己躲一邊,默默吃飯吃魚偷看王宏甫的臉當配菜,結果王宏甫也不知道是被小雷刺激到了還是怎樣,離開房間要等他收好才一起走,吃飯吃魚幫他調盤子夾菜,還幫他把討厭的蔥給挑掉外加一碗湯──

神啊,就算你已經打定主意明天要虐待我,今天可以不要這麼大放送嗎?

苦命慣的酒吧老闆捧著濃濃米酒香的高湯眼皮直跳,總覺得大雷給他夾菜盛湯這種幸福日子不是他過的日子,感覺就像颱風來臨前的晴天,世足開始前的睡眠,一切的平靜都有陰謀。

但颱風好歹還可以做防颱措施,世足你管不住烏龍球和敵方……

「──你到底什麼時候要跟我哥告白?!」

喔喔,來了來了,這才對嘛,這麼鳥的事才像──慢著。

「……欸?」

「幹!」

梁柏安還愣著,大雷已經幹的一聲放下碗筷,開口張了又張卻問不出他弟在胡說八道什麼。

王宏甫看著他老爸抬眼望了他跟梁柏安一眼,嘆口氣就繼續吃;他弟還是那張不爽的臉,女友卻是不怎麼驚訝的表情外加幾分好奇;看了一圈回到梁柏安身上,這傢伙臉上還是笑得沒個正經!!

「幹……林娘勒你敢想不敢認?」

王宏甫一天到晚看梁柏安笑,但從小到大看得多了,這傢伙究竟是不是真的笑他還沒笨的分不出來。

雖然他本人沒發現這點很囧,而且聽起來這傢伙大概趁機吃他很多豆腐這點很欠揍,可是這些他都沒生氣──就是看著這傢伙被他揪著領子還是笑著不說話的時候越看越火大!!

「幹你笑屁啊!?是不會說人話喔!?」

「小雷都說了,我不知道能說什麼。」

「靠小雷問你什麼時候告白,你除了笑屁都沒放過!」

梁柏安笑容收斂了一點,說實話這個餐桌跟他預想的告白場景差太多,現在告白不論內容為何都只是被大雷一個左勾拳轟成流星,所以真心不知道說什麼,但非要擠出什麼話,心裡那些陳年的黑暗面便不由自主地將情緒攪得又臭又混。

「去年小光剛認識邢維,還很苦惱的時候,你有去給小光送過午餐吧?」

王宏甫一愣,手也隨之放開,那表情好像寫著『你怎麼知道』,又好像在呆呆地問梁柏安這跟現在的事情有啥關係,看得梁柏安舌頭發苦。

「你跟我出櫃的那天,你就說過你喜歡小光了。」

「那……那又怎麼樣?」

「後來你在我店裡找的對象,或多或少,都有五六分小光的神韻。」當然床伴例外。梁柏安在心裡稍稍安慰自己,如果王宏甫連找床伴都找個像小光的,那他真的一點機會都沒有。

「……哪有!」

「那就沒有吧。」梁柏安點點頭,拍拍既尷尬又生氣而且整個人很混亂的王宏甫,把人按回座位裡。「反正我沒說過什麼,等等喝個酒一覺醒來就沒事啦──感謝招待,我吃飽了。」

即使很沒出息,梁柏安還是跑了。

走的時候一邊茫然地苦惱接下來該怎麼辦,一邊反省自己第一次在大雷家吃飯沒洗碗。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