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柏安設定好烘碗機的時間,把店裡又檢查一遍,才開始關燈鎖門,而大雷早在洗完杯子的時候就跑去店外停車的地方抽煙,聽見梁柏安鎖門的聲音連眼神都沒給一個,只是懶洋洋地邊打哈欠邊把菸碾熄,等梁柏安走過來。

「我說,那啥……之前只開晚上的那家二輪……」

「倒了。」大雷一聽梁柏安開口,肩膀就垂了下來。「過來之前有繞過去一下,沒想到招牌拆光光,門口大大的租──你啥時發現他倒啦?」

「今天。」好不容易約好去看電影……梁柏安是開店前繞過去,想去看一下二輪的佈告上今天有什麼片,誰曉得門口堆著一堆破木板,哪還看得到電影院的影子。

「又少一個看電影的地方……」大雷先生王宏甫動動筋骨,語氣中不無惋惜,卻毫無留戀地拿出摩托車鑰匙拿起安全帽,轉頭看另一個方向──那裡停著梁柏安的老爺小五十。「沒電影看,散會?還是你要衝早場?」

梁柏安正覺得就這樣散會很不甘心,沒想到王宏甫主動說要衝早場,愣愣地盯著對方直到肚子挨一拳,才發現自己整個傻了。

「……沒事吧你?今天特別奇怪欸。」大雷歪頭看了看,那種好像很正常但一定有問題的感覺揮之不去,這讓向來比較不耐煩猜別人心事的王宏甫有些焦躁。但他還是按耐住脾氣,因為梁柏安偶爾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就是會這樣。

大概連梁柏安自己都不知道。

王宏甫深呼吸然後又重又長的嘆息,很粗魯的探手貼上梁柏安的額頭試溫度,確定沒發燒後,拉著人左看右看沒有哪裡傷了少了,才心下稍安。

「想睡就散會啊,幹嘛煩惱?要看二輪什麼時候都有得看,再不然租片子回家看也行,改天吧。」

「慢慢慢慢,我是在想最早的早場也要九點吧?現在才四點,中間這五個小時怎麼辦?」

「怎麼辦喔?吃東西……去看一下菜市場……打電動?」這樣一計算時間,大雷也不確定自己能醒到幾點,也不可能中間瞇一下──他可是一閉眼就睡死的家伙,睡下去就絕對不可能出門看電影!

「打電動?喔……對喔。」王宏甫一直都在打電動,但把主機留在家裡的話一方面怕玩的時候吵到家人,一方面是他老爸不太喜歡,所以後來就把主機跟遊戲都放在他家,而且『金屋藏嬌』的主機種類越來越多。

梁柏安回想家裡的櫃子,沒記錯的話還有四部沒破完?隨便挑一片放進去,五個小時就只是個數字。

「那就我家集合。」

梁柏安搖頭晃腦的轉身去牽小五十,大雷安全帽也懶得扣,直接發車先走一步,路上在便利商店買兩瓶礦泉水,等他到梁柏安家損友還在門口脫鞋子,看他手上抱著的水露出『原來如此』的表情。

「猜得真準,我家今天沒開水。」

「少來,你這懶鬼不都公休日燒足一個禮拜的開水?明天公休日,今天多半沒我的份。」大雷把水拋過去,鞋子踩下來踢旁邊,懶得說哪次他這時候來沒買水。

梁柏安嘿嘿兩聲,他家很多時候跟大雷家沒兩樣,也不用那麼客氣的招待,他拿著水進廚房,大雷就在電視前就定位,等他泡好花草茶走出來,動作場面已經跑得他看著小地圖也認不出這是哪裡。

「你的,我兌過冷水,不燙。」

「喔好,謝謝。」

把大雷的兔子馬克杯放在大雷面前,玩遊戲的人眼睛飄一下又回到遊戲畫面,裡面的角色動作有多流暢外面的人雙手就有多沒空。

「要不要一起?我退出來開2P。」

「不用,我看你玩。」

「幹嘛不玩?看我玩三、四個小時你不無聊?」

「我怕我在遊戲裡被打死了你還要再揍我一遍。」

「不會啦!」

「……可是你會摔搖桿。」

「我沒摔過搖桿。」

但是你不摔搖桿也不揍我的時候就是用踹的啊……知道死不承認還繼續辯論下去會變得很白癡,梁柏安閉嘴往旁邊挪動兩塊地磚的距離,雙手抱著杯子假裝手沒空,偏偏王宏甫很擔心梁柏安看到睡著之後睡氣太重,因此非要找點事給梁柏安提精神,梁柏安不拿搖桿,他就把東西見縫插針地往對方懷離塞。

「喂、夠囉!別塞,我不玩啦!」

「哎,我又不會笑你,快啦,不然你睡氣太重我會睡著。」

「是誰剛才在我店門口說想睡就睡的啊?又不是沒在我家睡過,你的專用抽屜還是滿的咧,要不要乾脆洗個澡再繼續?睡就給他睡了。」

「要睡我回家睡!還不是你很想看電影!」

哪有!我是很想看你順便趁摸飲料爆米花的時候多摸你兩把!

「可是你也好久沒熱機啦,遊戲片一直買你要什麼時候打得完?乾脆電影就看機緣,醒著就去看,睡著就當練功,睡醒我再接你的進度不就好了?」

梁柏安說完大雷總算不塞搖桿,但氣氛一下子像鬼壓床那樣不太好呼吸。王宏甫木著臉不說話似乎有幾分怒意,接著把搖桿往沙發上一扔突然站起來,嚇得梁柏安差點跪求道歉說我錯了求求你別走。

「你幹嘛?」

大雷凶神惡煞地這麼問,向來三八有膽、上下其手也有膽,偏偏面對心上人就是家暴小媳婦的梁柏安幾乎被這問題驚得抖兩抖──我才想問殺氣這麼重是為什麼啊!!

「沒……就是想知道你怎麼突然站起來……」

「去大便啦!!」

「……祝你一路順暢。」

愣愣地盯著王宏甫的背影,廁所門一關,梁柏安就開始傻笑。

也不知道是笑自己還是裡面那個,單純地覺得很樂又不敢笑出聲,只是回頭又確認大雷沒有等著揍他,這才冷靜下來,拿起被甩在沙發上的搖桿,很不熟練但很小心地開始掃地圖。

王宏甫坐在馬桶上聽到音效,脾氣上來門一開就想嗆梁柏安,可門打開看到對方沒被沙發遮掩的那顆頭,又覺得今天好像應該體諒一下,於是廁所門又關一半,光著屁股思考梁柏安是不是今天惹毛誰,所以格外的心不在焉?

啊,挫賽,忘記大便了。

趕緊腹部用力排乾淨、屁股擦擦沖水,大雷提起褲子想想,覺得洗個澡再打電動也不是太糟的建議,開門出去也懶得打招呼,逕自拿了衣服去洗澡。而梁柏安從頭到尾都沒發現上廁所的人有開門,只是在聽到水聲的時候驚了一下。

「喂,你在洗澡喔?」抓抓頭按暫停,梁柏安跑回房間拿條浴巾才去敲門。

「嗄?什麼?剛剛沒聽見!」

「你拿毛巾沒?」

水聲消失的浴室裡良久沒有任何聲音,梁柏安把門打開一條縫將毛巾遞進去,東西迅速被抽走,門也被關上。

「大雷,我好歹是個GAY,顧慮一下我,別跟在你家一樣裸奔啊。」

浴室裡重新出現水聲,隱約聽見好啦好啦的聲音,梁柏安知道這種對話也就是說良心的,回頭把茶重新加水窩回電視前,拿起搖桿因為很老梗的色心──大雷來他家過夜時最重要的心靈補給──而開始幻想。

其實只要膽子再大一點良心再少一點,不用換想也能直接看到裸體。從以前到現在,一到夏天,大雷在他面前也都還會不時的打赤膊,與其說聽著水聲想像,不如說是藉機把腦內圖庫翻出來溫習。

明明不是他平常開玩笑說的美膚肌肉猛男,根據小時候的印象和聽說到資料,大雷也沒有巨屌的資質,但想起來還是心癢癢臉熱熱,就算什麼都不做也想湊上去蹭兩把啊……

「喂,回魂喔,換你去洗啦!」

「喔,好。」

一個先洗叫下一個去洗,洗玩看是打電動打到睡著還是看片看到昏倒,大學的時候是這樣,現在則是只有公休日前的晚上才這樣墮落一下,十幾年來都快覺得或許這輩子也能這樣過下去,但就像小光說的,誰也不甘心暗戀一輩子。

可是不甘心又能怎麼樣?鼓起勇氣告白就沒問題了?

梁柏安想起當初小光跟邢維搞曖昧的時候,小光不也是一邊暗戀一邊苦惱得翻來覆去?

就算最後修成正果,那也是先有這個曖昧在前,但他完全不覺得自己跟大雷有什麼曖昧,連朋友以上戀人未滿都不算。

我是GAY,他也是GAY,我們比親兄弟還親──

親你媽……真想自己去死一死。

雖然多少有些高興,但也很吐血,說實話他真的不是沒有偷偷暗示過,但大雷就是覺得他在搞怪,都不知道是他散發出去的電波不對還是接收電波的轉碼器翻譯錯了。

「欸,三八安。」

「嗯?」

眨眼兩人也有些渾沌地坐在電影院裡,早餐店三明治配可樂,王宏甫三兩口啃完,發呆等開場的時候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想這麼說,也很意外而自然的說出口。

「你這傢伙怕寂寞,還是像小光那樣早點找個伴定下來吧。」

「……怎麼突然說這個?」梁柏安差點咬到舌頭。「而且說我怕寂寞……你自己才是三不五時喊沒伴吧?」

「我懶得跟你辯,就是這樣覺得。其實你又不像我壞習慣這麼多,只要改一改碰到人就三八的怪癖,怎麼會沒伴?」

「你哪有什麼壞習慣?抽煙喝酒還好啦。」

「我自己知道啦,那些人哪裡是嫌我聲音反差太大硬不起來,還不都是覺得我太直接沒耐性,你就不一樣,跟誰都熱鬧得起來……」

「你騙我沒看過你在你家店裡用三字經跟人聊天喔?」

「國罵很順能拿來炫耀嗎!?」

「靠那我這罵不順的怎麼辦!?你這就是在炫耀!」

大雷抓抓頭,好像也是,把可樂杯跟梁柏安手上的杯子碰一下,跳過這個話題。

「不要離題啦,小光以前沒伴也有小雅,我家也還有我弟,你咧?」

梁柏安看著電影的片頭廣告,也在想著──我呢?

當年出櫃被家裡的人追打了兩條巷子,是逃到王宏甫家才被擋下。即使是那麼多年後的現在,出櫃也仍然是天人交戰改寫人生的事,那時他這麼做之後完全不被諒解,當然他也不希罕他們諒解。

都已經被斷絕關係,所謂家人,最後也就是生死各一方。

不論怎麼想,梁柏安都不太能想像自己年老的樣子,也難以想像老年的生活。只是看著開始播放的電影、稀稀疏疏的看客,身邊的人即使還在,寂寞卻像此刻的微光,在形體上塗抹朦朧的蒼白。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