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

「幹嘛?」

梁柏安本想一心二用地隨便聽聽就好,但又覺得好像有種很慎重的氣氛,於是他放下漫畫、關掉音響,盤腿在地上蠕動蠕動轉個方向。

「說吧,」梁柏安沒好氣地戳戳面前一直抓頭的同班同學。「再抓就沒頭髮啦,你到底要說啥啊?王宏甫,先說好,別說完還動手打人,聽你說話很倒楣你知不知道……」

蟬鳴很響,天氣很熱。

頭髮搓在掌心只有些微的刺癢,王宏甫放下手,用力在褲子上擦兩下,把視線集中在對方眼睛以外的地方。

「……我好像、喜歡小光。」

「……啊?」

「大、大概、不是好像──我喜歡小光。」

「……呃……哪個小光?」

「……李光博。」

欸?

一定是因為太蟬吵,所以覺得有點幻聽。

梁柏安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表情,只覺得腦中很吵很亂,心跳很快。眼前的哥們越說越小聲,最後只低著頭,沉默似乎讓炎熱與噪音變得更加放肆,帶來令人窒息的緊迫感。

「喂,梁柏安。」

「嗯。」

「嗯個屁。」

王宏甫小小聲的吐槽他平常都很多話,梁柏安聽是聽到了,只是突然發現自己沒什麼說話的天分。

「說點什麼喔?」

「嘿啦。」

「……你有打算告白嗎?」我覺得他不喜歡你。

「……沒想那麼多。」王宏甫偷偷抬頭打量對方表情。「你覺得我該去告白嗎?」

「看你啊,不過我想他大概會拒絕你啦。」

「我想也是……欸。」

「有話就說。」

「你不會覺得我很怪很噁心?」

梁柏安一愣,心臟太過用力地跳了幾下,胸口痛痛悶悶的,臉熱得快燒起來。

「不會。」拉起衣領使勁擦著臉,一定是汗流到眼睛裡,多擦幾遍就沒事了。


在同一天發現自己的心意又失戀,感覺實在太靠杯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