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les罐子 + 末路行者 雙作者接龍文 ​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 今日第二更

 


────

 

「打!當然打!先說好了,輸了之後就換老葉上啊!」黃少天又坐了回去,找到了他說的房號後就進去開打。

 

這次喻文州總算懂了剛剛那三場之中,蘇沐秋那十分突兀的操控並不是真的失誤,只是初見逢雨等級低沒有相對應的技能,才會使角色時不時的抽風,現在改換了秋木蘇後,原本多餘且怪異的操控連成一片,形成一個非常美妙的技能節奏。

 

黃少天本來還在往外噴著話,頭頂上的文字泡一個接一個,但開場十幾秒後,文字泡沒再出現,人也跟著嚴肅了起來。

 

秋木蘇與夜雨聲煩你來我往,最後以蘇沐秋的落敗收場。

 

「怎麼樣?」葉修沒理會其他人,直接問了蘇沐秋的感想。

 

「技能不怎麼順手。」蘇沐秋皺了皺眉,點開了秋木蘇的技能樹看了一下。

 

「到時初見逢雨的技能你就照著自己的喜好點了吧。」葉修也不多說什麼,直接退了遊戲,看著除了孫翔以外的其他三人各有各的話想說的樣子,立刻擺起了手。「散了散了,都幾點了,明天還要不要訓練了,各位職業選手。」

 

「我靠!」黃少天才說了兩個字,立刻被喻文州拉住。

 

他笑笑地看著蘇沐秋退了遊戲站起,拖著黃少天往後退了半步,讓葉修和蘇沐秋相偕離開後,才放開黃少天任他去叫囂,轉頭看了看身旁的周澤楷。

 

「周隊覺得怎麼樣?」

 

周澤楷擰著眉想了很久,最後憋出了兩個字:「太低。」

 

「果然。」喻文州了然地點點頭,蘇沐秋熟練的技能等級不夠高,翻來覆去那幾招組合,技術含量在黃少天這個機會主義者面前,著實不夠看。

 

**

 

最後訓練室的人散了,黃少天撲騰著說要去找唐昊一起鄙視葉修,也不知道這個人選是怎麼決定的。

 

喻文州回樓找了張新杰一起去敲響了王杰希的門,三個人關了門就又再度去琢磨蘇沐秋的那一點事,肖時欽原本想找喻文州談談,半路上卻被方銳給逮著,拖著人回房,開著QQ與林敬言三方聊天去了。

 

輪迴的群裡面,江波濤極有耐心地聽著自家隊長瑣瑣碎碎地用單詞拼湊著話,孫翔聽了半晌重點沒提到,最後受不了地接著說。

 

孫翔自傲,但也不是沒腦。

 

蘇沐秋雖然目前離著周澤楷還一大截,但感覺得到大局觀很好,手速也快,對神槍這職業似乎也有著與生俱來的直覺,雖說年記擺在那,應該不至於在場上和輪回對上。但一個葉修一個蘇沐秋,在戰術及職業理解上,不得不說,他們的確有必要從現在開始考慮,將來會對輪迴的體制有什麼威脅。

 

不過這些事情自然優先交給了正副隊去煩惱,孫翔話說完就被人給抓去聊八卦,杜明率先擔心的是唐柔會不會對蘇沐秋起好感,被其他人給狠狠地鄙視了一番。

 

「真要出息,怎麼不趁夏休時間機票買了,帶著鮮花直接上門去?」

 

「會被興欣給轟出來吧?」

 

「也許得過五關斬六將,先被興欣那群牲口給從頭到腳輪一遍再從腳到頭刨一層?」

 

「唐柔自己就能輾得他欲仙欲死了吧?」

 

「隊長、副隊,你瞧他們這群畜牲!」

 

兩手難敵四掌,杜明立刻轉頭搬救兵,卻乾脆地被放生外加踩兩腳。

「小周,去敲蘇沐橙的房門,問興欣需要不要買劍客,杜明打包便宜賣了。」

 

「……好。」

 

 

張佳樂躺在床上跟孫哲平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自嘲等國際聯賽結束,百花撩亂的百花式打法被人給扒得乾淨徹底,他真的得直接退了不必猶豫。

 

孫哲平靜靜地聽著,在張佳樂一向歡快的語調略沉下去的時候,十分鄙視地哼了一句:「想太多。」

 

「雖然不太想承認失敗,不過只用了一場比賽就看透了改良過的百花打法的人,說出來的安慰還真是沒什麼可信吶,大孫。」張佳樂閉著眼睛枕在手機上,想像著電話那頭的人表情會是怎麼樣的恣意張狂。

 

「張佳樂,你是白癡嗎!」孫哲平毫不客氣地開罵,自負中嗓音一緩,低低地念了:「這世界上可沒有第二個孫哲平。」

 

張佳樂笑了,他明白了昔日搭檔的意思。

 

孫哲平看透的從來就不是百花式打法,而是隱藏在絢爛的光影之後,那最真實的──張佳樂這個人。

 

 

其他隊員的那些事,葉修自然是不會知道。

 

他和蘇沐秋兩人在房內四目相對了一會兒後,又跑去向隔壁房的李軒借了筆記本,雙雙連線上遊戲,直到把初見逢雨帶上了三十五級,兩人才紛紛去洗澡換衣服。

 

蘇沐秋踏出浴室的時候,葉修在沐浴夜色的陽台上抽菸,臉有些虛胖的男人,背影卻挺纖細。

 

「你以前可沒有不在房內抽菸的好規矩。」跟著站出陽台感受夜風的涼意,蘇沐秋回頭看著葉修將吸盡的菸頭捻熄,脫口而出的話語連自己都一愣,但也沒有太過在意。

 

「是嗎?我忘了。」葉修微微挑了下眉後,不正經地搖頭晃腦,拎著菸灰缸腳步虛浮地回到了房裡。

 

蘇沐秋後腳跟上,伸手關了落地窗,看葉修將菸灰缸擱桌上,繞過床鋪爬上自己的位置。

 

「手過來一下。」蘇沐秋才掀開被子,葉修卻朝他伸了伸掌。

 

「怎麼?」他坐在床畔,滿懷疑惑地將手遞過去,葉修接過了,仔細地揉按著他的指節。

 

「這叫手操,每次打完遊戲後就這樣自己揉揉按按,鬆鬆筋骨跟肌肉,才不會對手留下負擔。」

 

蘇沐秋本來不習慣跟人這麼親近,手一被握住就渾身一僵想抽回來,但看著葉修低首斂眉一臉認真,保養得很好的手指纖長優雅,按著掌心幫他放鬆肌肉,原本緊繃的背脊跟神經最後也洩了力,任憑葉修握著他的手去折騰,卻也有些無奈。

 

「我不是職業選手。」

 

葉修的動作突然一頓,指腹滑過掌心的力道太輕,帶來奇怪的搔癢感,又恢復了正常的捻按。

 

「我知道……本來有機會是的。」葉修的聲音很輕,蘇沐秋讀不出那是否算是一種落寞,只是還沒開口,葉修就已經把散落的情緒收妥,手操作完又握了握他的手後才放開,唇角微勾改作自己的手操:「從現在開始也不遲,君莫笑的記錄還掛在那呢。」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