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預售開始,詳見【宣傳廣告】☆★

  ★☆新增售價公告 【简体】【繁體】 ☆★

 

※  Arales罐子 + 末路行者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

 

 

最後到底打成怎麼樣,眾人問起葉修,只得到這位大神看白癡一樣的表情跟嘲諷意味濃厚的『呵呵』。

 

呵呵你妹!!

 

問不出結果,賭博也就只能不了了之。四強之後的休息時間都著重在備戰,商業行為的時間大幅縮短,觀光親友團這幾天跟挪威隊充分地進行交流,幾個挪威選手客客氣氣地找葉修去講解,葉修也就叼著菸不分敵我地全部一起照顧了。

 

就是那些挪威人對葉修禮貌的模樣讓張佳樂見一次吐一次。

 

待到半決賽,兩支亞洲隊正式交手。半夏看著場上幾近可以用慘烈來形容的戰況,意識又有些剝離感,他將視野稍稍拉遠,不知何時清醒過來的蘇沐秋坐在身側興致勃勃地看比賽,半夏將視線轉回去,畫面上沐雨橙風的衛星射線炸出一片豪放絢爛。

 

「他們會贏的。」

 

「當然,這是我家妹子跟葉修的隊伍嘛。」

 

「你的狀態也會越來越好。」半夏看著蘇沐秋,眼神很平靜。「找回葉修跟蘇沐橙後,你恢復的速度變快了。」

 

精神人格的『康復』或許是個抽象又唯心的過程,半夏自己是個解離人格,卻也不太能理解這種事。他只知道蘇沐秋渴望恢復,堅定地相信自己能迅速康復,而後狀況就真的越來越好,回到外界所需的時間也日漸縮短。

 

「嗯。」

 

「到那時候,你還需要我們嗎?」

 

「這個……好像不是我說要不要就能解決的問題。」蘇沐秋苦笑。「我對融合你們有抵觸,也無法讓你們消失。事到如今,很難想像只剩我一個的思維世界會是怎樣的世界。」

 

「我們可以沉睡,或許可以……像十年前那樣。你不知道我們的存在,我們也不知道你身上發生的事情。」

 

「那樣你甘心嗎?」

 

「你是這裡的主人。我們已經借用了你的時間和你的身體,不能連你的愛人也借走。」

 

「半夏,你不甘心。」

 

「對我來說,這不是我的身體。」半夏頓了頓視線轉回比賽上。「我無法以自己的手碰觸他。而實際上,我從來就只是你的一部分。」

 

半夏用另一種方法回答蘇沐秋──他的確不甘心,只是相比之下沉睡或許並不那麼難以忍受。

 

「但你覺得你是個完整的人,我也覺得你是。說實話,半夏,我是真的想過就算這樣有點狗血……報答你對我做的一切,葉修分你一點也無妨。橫豎那是我的身體,我不吃虧,而葉修心裡多少也喜歡你。」

 

「那是因為他看著你的臉,如果只有我,最多也就是……」半夏想了想,人卻笑了起來。「大概會說我榮耀打得不錯,就是老了點?」

 

「哈哈哈,有可能,他當初被我撿回家也是看我遊戲玩得不錯。」蘇沐秋終究還是有些虛,開懷的笑聲缺乏元氣,卻又比數天前好太多。「但不管怎麼樣,他現在就是喜歡你了。葉修那人很聰明,所以他腦袋清楚我們既是同一個、也不是同一個,糾結的點跟你一樣,只是藏得更好。」

 

「蘇沐秋,你不也在糾結?」

 

「哪有,我說分你了啊,給葉修知道你不要他絕對會要我把你踢出來PK!」

 

「……那是他面子過不去。」

 

「他不在乎你、當你不存在,那要抗議也是找我抗議,怎麼也不會找你。」

 

半夏沉默許久,久到蘇沐秋覺得半夏可能會一意孤行,聲音卻傳過來。

 

「我不知道我是怎麼出現的,我只知道我突然就出來了,得幫你做點什麼,我是幫助者也是保護者。漸漸的,我拿你們當弟弟看,雖然你總是在睡,也沒有哥哥就這樣搶弟弟東西的。」

 

「葉修是個你說搶就搶得走,搶走就能擺平的人嗎?」蘇沐秋拍拍半夏的肩膀,靠上去的樣子好像他們真的是兄弟。「我們都沒問葉修同不同意呢,而且你們睡了,萬一又出現『其他人』,我沒有自信能處理得那麼好。」

 

葉修總會希望留下的只有你。半夏想說卻終究沒說出口,葉修這人認識得越久反而會越迷糊,看起來順著你,實際上也切斷了更進一步的瞭解,弄得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

 

半夏沒有領悟禪機,但佛家那段話,卻記得很清楚。

 

由愛執生憂,由愛生怖畏。

 

馮宇不敢問,他是敢說不敢看。

 

 

半夏最後依稀知道中國隊贏了,比數多少他半點不記得,也不打算問。跟蘇沐秋一起看了場比賽讓他比平常疲倦,葉修看他臉色不好叫他回去,半夏沒答應,只笑著說現在整隊人都拿我當你的專屬口譯,把你弄掉了怎麼辦。

 

葉修看他不肯也沒堅持,只是半決賽的兩場比賽都下午,本來就相對好睡點,可葉修沒想到半夏睡著不說,頭一歪整個人就軟軟地靠上來,重得他直覺就想把人拍醒,最後扶著頭想給半夏橋個舒服位置時都沒醒……葉修嘆口氣,既然頭擺好也就由著半夏一路睡到加拿大打贏法國。

 

半夏醒的時候正好接到加拿大選手拋來的挑釁眼神,迷糊地呆了幾秒才驚覺他睡著了,而且沒有任何人格出來頂替他,只是這點驚慌很快就被壓下去,腦袋運作起來就知道,加拿大這些熊孩子顯然是贏了。

 

「醒了?」葉修邊揉肩膀邊問,看半夏轉頭過來的神色竟有些心疼他的模樣,葉修心裡一跳就愣了,直到半夏手伸過來按著他肩膀,這才整個人齜牙咧嘴地回神狂抽氣。「慢慢慢……你這要廢了我的手啊?」

 

「抱歉,壓得太久了,先忍過勁。」半夏握著葉修的手腕,邊揉邊拉著手臂活動,掌下細微的震動讓人覺得環境安靜點就會聽到喀喀聲,葉修這會兒嘴閉緊緊一聲不吭,直到半夏放手,才長長於吁口氣。

 

「總算給你這江湖郎中折騰好了。」葉修自己按著肩膀動了動,的確好很多,這才拎著外套說走吧,轉頭就發現興欣的人都在不遠處等他,連樓冠寧那夥階級敵人也在。「怎麼,小樓你等請客啊?把我賣了都沒你有錢啊。」

 

「葉神,您擠兌我有錢也買不到就直說,君莫笑買來我這邊也沒人玩得轉,還是花錢請你吃飯,這樣下次想搶怪的時候好歹比較有臉找你幫忙啊葉神。」

 

「喔,這樣,那出國前那些事先記個三隻BOSS。」葉修邊走邊說就拍拍蘇沐秋的胸口。「找他,反正你有他手機,叫他幫你搶,搶不到就嘲笑他給他妹妹丟人了。」

 

葉神,最後那句就不用了。

 

樓冠寧心裡乾嚎兩聲,蘇沐橙個性是好,但個性再好榮耀裡拿起銀武掛人也沒手軟過,都說女生比男生記仇,真要笑過一次,說不定以後合作他就是那個『剛剛好救不到』的倒楣鬼。

 

等一行人到了地方,才知道樓冠寧訂了多大的地方,觀光團跟中國隊的人都在,食物品質比旅館的三餐好了不只五倍,連葉修這不怎麼計較食物的家伙都不由感慨,公家配給就是不能比。

 

「想說大家在國外比賽一定很久沒吃點好東西,所以這次過來,我不只包了廚師,連材料都運過來了,保證是家鄉味!」

 

錯了,是不能跟階級的敵人比。

 

葉修心裡訂正,眼睛卻往張佳樂那邊飄,果然被土豪養得只長肉不長腦的張佳樂毫無所覺,那張嘴又吃東西又說話非常忙碌,這裡能比他更忙的也就黃少天──喔,被喻文州管教了。

 

葉修嘴裡嚼著東西就想找地方躲,在他看來這種場合絕對沒好事,樓冠寧這人愛熱鬧純好心沒想太多,馮主席可是個有公關強迫症的人物了,偏偏他的心臟總跟他的強迫症唱反調,弄得葉修覺得他在榮耀圈最誠摯的關懷都奉獻給這顆老喊著藥的心臟。

 

躲在柱子後頭吃到一半正想探頭打量馮主席的位置補點水分,差點沒撞在別人身上,葉修聽見兩種笑聲,這才發現蘇沐秋跟蘇沐橙一左一右地站著把他夾中間,一個接過他手上的盤子一個遞果汁給他,葉修接了過來,臉上笑意滿滿。

 

「怎麼我們來這種地方吃東西,還硬生生吃出從前雜貨店門口吃冰棍的氣勢呢?」

 

「不准吃冰。」

 

「蘇沐秋,我本來不想吃,被你一說死活都得找口冰咬碎了吞下去。」

 

半夏本來想攔,只是葉修一探頭就被找他找好久的馮主席給逮住,從感謝他退役又再次復出為國貢獻,當領隊好辛苦啊整的少年人不好管吧……林林總總高來高去最後講到他近日來促成與挪威隊的交流,總之就是通篇的感謝。

 

最後再感嘆,法國隊走得太快沒能再多個交流機會。

 

葉修邊聽邊嗯嗯啊啊的吞著一大碗冰淇淋,眼角瞥見蘇沐橙好笑地指著他剛才躲著的柱子,心不在焉地覺得半夏居然也有躲著不看這麼幼稚的行徑,那邊馮主席總算把法國隊系列感慨到一段落,臨了問他為什麼法國走得這麼趕?

 

「趕回去吃飯吧。」

 

同為美食文化深厚國家,葉修非常堅定的認為自己猜得沒錯。馮主席被葉修沒正經的講話方式給摧殘慣了沒當真,哈哈一笑就去找下個人,馮主席一走葉修立刻拿了三碗冰往柱子跑,探頭就見半夏翻白眼,但還是把冰給吃了絕不浪費。

 

三個人靠著瑞士連名字都不記得的餐廳裡的柱子,一口口吞著十幾歲那些年的夏天。

 

不再是便宜的冰棍,複雜的滋味滑進胃裡,也只知道好吃。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