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預售開始,詳見【宣傳廣告】☆★

  ★☆新增售價公告 【简体】【繁體】 ☆★

 

※ 末路行者 + Arales罐子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

 

 

起得早,感覺一整天的時間就多了,對本來就早起一族的張新杰周澤楷等人來說日子跟昨天沒啥不同,對晝夜顛倒作息沒個正常穩定的人來說,跑完步吃完早餐後那是好像醒了又覺得不夠清醒、還是想睡又好像睡不著,喻文州帶著人出門開始完成聯盟分派的國際賽特輯企劃時,回頭望著那些發呆的隊員就直想嘆息。

 

還好葉修前輩心夠黑手夠狠,交给張新杰和沐秋前輩來調整作息,不然就算大家的素質再專業,這比賽還是很讓人擔心。

 

至於旅館這頭,沒被拎出去做新聞的家伙本來是真想回頭滾兩圈,可惜葉修怎麼可能沒料到──推己及人,他自己想睡就合理地懷疑別人也會想回床上趴兩下,這一趴下去早起的意義便蕩然無存,所以早安排張新杰跟蘇沐秋候著這些人。

 

不想練習?可以。出門逛街、待交誼廳打發時間、坐在電腦前發呆都沒問題,回房間?抱歉。

 

張新杰轉達的時候那真是哀鴻遍野,但因為大家心裡都明白,所以也就乾嚎兩聲便開始移動,難得的連楚雲秀也沒拉著蘇沐橙逛街,葉修吃午飯前點了點人,才發現一個不落地全在練習室。

 

「很好,下午繼續保持。」

 

葉修自己是因為半夏──或者說馮宇──的關係才能維持早睡早起。調整作息的痛苦舉凡夜貓子都經歷過,此時長痛不如短痛,每個撐著清醒的人看在半夏眼裡都跟活屍沒兩樣,吃午餐的時候一個個咖啡猛灌,只盼能順利撐到晚上。

 

半夏卻難得地不知道該怎麼撐到晚上。

 

從他在蘇沐秋的身體裡誕生他就沒怕過什麼事,除了蘇沐秋跟蘇沐橙也沒什麼在乎的人。

 

他有意識的時候蘇沐秋還在孤兒院裡,覺得自己就像個強大的秘密伙伴偷偷地幫助需要保護妹妹的蘇沐秋。等蘇沐秋逃離孤兒院,他幾乎每時每刻都盡量清醒著幫蘇沐秋觀察周圍的動靜,盡自己所能的想方法提意見,或者偶爾在蘇沐秋真的很煩惱的時候出面幫忙一下──身為秘密幫手,他沒讓蘇沐橙發現過,蘇沐秋也沒查覺到他的存在。

 

直到有一天他醒來,覺得蘇沐秋有點變了,那是種變快樂的感覺。半夏沒有衝出去看看發生什麼事,他覺得不該打擾蘇沐秋,所以他決定縮起來觀察蘇沐秋的變化,閉上眼睛在黑暗深處聽那雀躍的聲音將黑暗填滿活力與夢想。

 

那或急或慢的聲調裡經常出現一個名字,半夏已經很久沒有察看蘇沐秋的記憶,但他從自己的記憶裡找出這個名字,是那時候在網吧裡偷看蘇沐秋寫外掛的小鬼,半夏對他沒有太好的印象,可不知道怎麼的,這個人對現在的蘇沐秋來說似乎很重要。

 

為什麼呢?

 

這個人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讓蘇沐秋覺得珍惜?

 

半夏對這個人很好奇,但他終究沒有貼近那個世界去觀察那個人,也沒有試圖體驗蘇沐秋的記憶,因為每個人都該擁有些秘密,尤其是幸福的秘密。

 

蘇沐秋現在很幸福。

 

他有了可以觸摸擁抱的伙伴,黑暗裡滿是溫暖的氣息。

 

蘇沐秋不需要他,半夏決定好好睡一下。

 

這個世界對他不重要,重要的只有他在乎的那些而已,既然如此,沉睡也只是旅途中必然的片段。他可以花點時間在深處學習那些看過記下的知識,鍛鍊有些生疏的拳腳,然後花更多的時間沉睡……

 

直到蘇沐秋車禍濱死促使他醒來。

 

他在代替蘇沐秋承受漫長的疼痛後沉睡過去。

 

半夏想過,如果他沒有沉睡,蘇沐秋是不是可以避開那場車禍?或者傷得……不那麼重?他的身手更好、直覺更敏銳、反應也比蘇沐秋略快,這毫里之差是不是能讓蘇沐秋躲過一劫,只要蘇沐秋不沉睡,那麼就不會有他們、不會有十年的漂泊掙扎……

 

他現在也就不會有這個機會去喜歡葉修了。

 

當年讓他沉睡的人變成現在喜歡的人,如果他是那些愚昧的人格,或許可以強調宣揚自己的存在感,堂而皇之地吶喊寂寞,要求旁人對他們的重視,可是半夏不是。

 

他看了比其他人格更多的書和資料,他知道世界是怎麼看他們,也知道他們都只是蘇沐秋的其中一部份,他們既存在也不存在,可以經由對話一夜蒼老,什麼都是也什麼都不是,如同薛定鄂的貓不是生也不是死。

 

那麼為什麼會有好奇、會有喜歡?

 

我在這裡。可是我從鏡子裡看到的不是我的臉。

 

半夏很希望葉修不是只知道他在這裡,卻要他換蘇沐秋出來、問他蘇沐秋好不好,甚至問他馮宇或者瑞比的事情。整個下午他都在為獨自面對葉修的事情糾結,半夏很想說服自己這都是因為葉修不好蘇沐秋也會不好,但晚餐時看葉修抽完那盒菸的時候,他覺得自己現在就很不好。

 

「別搶別搶,」葉修遠遠看著半夏嘴角抽動就先往後退三步。「這最後一支!你自己給的總讓我有始有終吧!?」

 

「昨天晚上到現在還沒一天,你就抽完了?」半夏上前拿了葉修揉成團的包裝就攤平確認,果然就是那個死得不能再死的香菸盒。

 

「嗯。」

 

半夏盯著葉修好半晌,還是沒搞懂怎麼現在就不氣了,眼睛全都往葉修的嘴唇手指還有那欠抽的表情上瞄,然後越看就越沒脾氣。雖然還是想把人抓來教訓一番,但教訓完呢?繼續給葉修貼戒煙貼片?

 

「……下次要抽菸來找我拿。」下限太監了啊。「菸……慢慢戒吧。」

 

「喔。」

 

葉修沒太多意見,吃了飯又進練習室,半夏練著初見逢雨,眼看著一身裝備完全沒湊齊就要挑戰神之領域,索性打開倉庫研究該怎麼合裝。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葉修說要去找喻文州開會就下了線,等葉修走了,半夏才發現遊戲裡的郵箱有訊息。

 

平常都跟葉修一起練級,所以網遊裡低調得很,最多就是還在B市的時候跟著葉修和興欣公會的人出了次副本。半夏抱持說不定是廣告信之類的心情點開郵箱,結果是葉修寄的。

 

心一瞬間被提得老高,但半夏沒有浪費時間去猶豫忐忑,直接點開,裡面一個字都沒有,只有兩把自製的左輪手槍。

 

雷震夏落、疾霆秋榮。

 

銀武正好貼合初見逢雨現在的等級,系統生成的名字在有心人眼裡看起來扎眼無比,半夏看著上面的數據怔然,萬般滋味混在一起就變成某種帶些扭曲的苦味。銀武來得及時,他卻連裝備上去試試的興致都欠缺,直接扔進倉庫,下線回房換馮宇出來。

 

「……半夏?」

 

馮宇沒想到才開門半夏就把他推出來,一邊試探地叫了幾聲,一邊走進房間關上門,半夏完全沒有回應。接著馮宇注意到瑞比也沒聲音,以這孩子的個性,他喊幾聲得不到回應的時候早就自告奮勇地開口轉播現況,可現在沒有,依照過往的經驗,這代表半夏的心情非常糟。

 

「半夏,我們可以談談。」

 

「沒事,讓我睡一下。」

 

半夏不再說話,像是真的睡了。馮宇皺眉猶豫片刻,終究還是沒有進去看看半夏到底怎麼了,拿衣服洗澡把頭髮弄乾之後,馮宇趴在床上,或許被半夏低落的心情影響,他覺得很疲倦,在猶豫要不要睡的時候迷迷糊糊地就睡了過去。

 

葉修回來看房裡燈是亮的,叫了兩個名字都不見應聲,心裡奇怪,關門走進去發現人趴在床上睡著連被子都沒蓋,思緒就從『會這麼做的應該不是半夏』飄到昨晚的蘇沐秋身上。

 

現在這樣,是所有的人都在沉睡,還是控制身體的人睡了,其他的還醒著?

 

睡著的人似乎又變回蘇沐秋,那張睡著的臉不再跟其他人共享表情,葉修靜靜地站著凝視,伸出手在碰觸之前便縮回來。

 

他沒碰蘇沐秋,甚至有些畏懼碰觸床上的一切,只在站了許久之後搬了張椅子坐在床邊,沉浸在自欺欺人而又自知的微末滿足裡,享受從這個人回來之後就不曾有過的安心。

 

旅館的電子鐘發出細微的整點報時,床上的人沒醒,葉修轉頭看了下時間,這才發現脖子都僵了,肌肉僵硬的悶痛從全身上下一點一點浮現,葉修抹臉暗嘆一聲,拎著衣服進浴室把自己給弄乾淨。

 

出來見人還是沒醒,葉修也沒困擾太久,先把尼古丁貼片貼上,再爬上床小心地把被壓住的被子抽出來。睡著的人只發出細微的聲音,看起來睡得很好。就在葉修完全抽出棉被要蓋上的時候,睡著的人卻突然驚醒過來。

 

「我睡著了?」馮宇幾乎跳起來,他剛剛隱隱覺得有些動靜,覺得自己在作夢,接著才醒悟他睡著了,驚慌爬起才發現葉修拎著被子一臉好笑地看著他,哪還不明白自己問了蠢問題。

 

「你是……馮宇?」

 

「嗯。不好意思……」馮宇覺得臉上燒燙燒燙,總覺得原本要等門沒等到還給人添麻煩,格外不好意思。

 

「客氣什麼。」葉修把被子丟過去,看馮宇臉紅紅的樣子差點沒伸手摸兩下,畢竟那是蘇沐秋的臉,而這麼可愛的表情連回憶裡都很稀有。「是半夏睡著,醒來就換成你?」

 

「啊?不是……不全是。」葉修的問題讓馮宇相當疑惑,但還是老實回答。「他今天一進房間就換我出來,之後就說他要睡一下。」

 

「誰惹他了讓他心情這麼差?不對,真有人惹他那當場就動手動口地報復回來了,現在隊裡沒人這麼無聊去拔虎鬚……他是碰到外國人了?」

 

「好像……也不是,我沒有感受到憤怒的情緒。就是有點……低落,或者說沮喪。」

 

「沮喪?!他有病啊沮喪!?我人都給他上了,今天還好不容易弄了對銀武給他,一句感想都沒問到你跟我說他沮喪!?」

 

「我是這樣覺得,但半夏不肯跟我談。」

 

「叫他出來。」

 

「葉修,他睡了。你讓他休息一晚,明天談不行嗎?」

 

行不行?這種事情誰知道?葉修默默盯著馮宇無奈的笑臉,如果是馮宇說自己沮喪他相信,但半夏說沮喪就很蹊蹺。葉修分不清是擔心半夏去傷害蘇沐秋,還是半夏傷害他自己,只是就有那麼點沒辦法不管的念頭。

 

葉修想著,整個人湊過去,然後伸出雙手抓著馮宇的頭,讓兩人的額頭、鼻子全貼在一起,近到彷彿對方瞳孔的顏色就是整個世界,馮宇不明所以,只是靜靜回望著葉修漆黑如夜海的雙眼。

 

「半夏,出來。」葉修說道。沒有理由,就像他覺得那時候只要他叫蘇沐秋,那個人就會出現一樣,雖然沒有把握,但他就是覺得現在他也能把半夏叫出來。「半夏,我想見你,出來一下。」

 

葉修等了很久,眼前的人還是那副樣子,久到他沒耐性想放棄收手了,貼著頰邊的手卻被人摀在掌中。

 

「找我有事?」

 

葉修拉開兩人的距離好讓自己可以看清半夏的表情──淡漠,冷靜,很像闊別十年後重逢後的第一眼,明明貼得很近,無形的距離卻橫亙在兩人之間。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