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預售開始,詳見【宣傳廣告】☆★

  ★☆新增售價公告 【简体】【繁體】 ☆★

 

※  Arales罐子末路行者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

 

 

體驗區的人潮比起前一天的開幕式更加火爆,兩人繞了一大圈最後總算在角落找到兩個相鄰的空位。

 

活動期間每個帳號每天都會得到系統發送的一張獎品卷,玩家對戰時可自行設定賭注張數,只要湊滿一定數量就能兌獎,比起刷小遊戲開序號來得更講實力一些。

 

瑞比想要的畫冊是今天的最大獎,要求張數為一千,若以每次賭注翻倍計算的話,只要十場就能達到目標,不過蘇沐秋在競技場逛了一圈,發現這個算法真的是太甜了──大部分的玩家在累積到一定張數後,就只會降低賭注,免得一個不小心一天的辛苦就付諸東流──敢一次設定五張獎品卷的玩家就已經算得上藝高人膽大了。

 

葉修算了一下距離活動結束只剩下不到兩小時,以一場比賽能夠得到五張計算,就算一場只花四十秒時間也不夠。

 

「我看只能我們兩個分開打,累積到五百張後,一次賭大點,直接把票據集中衝到需要的張數。」

 

半夏挑了挑眉,這的確是最快的方法。

 

「職業選手的素質呢?」

 

「怎麼,你以為我會放水讓你?」葉修鬆了鬆指骨,整個精神都提起來了。輸入帳密登入前天儲存的戰法角色,轉頭看蘇沐秋,帶笑的眼中充滿著濃濃挑釁:「外加賭注,輸的人答應贏的人一件事如何?」

 

「行。」半夏把蠢蠢欲動的瑞比壓了下去,許了會幫他換畫冊的條件,示意馮宇把人帶走──少年技術雖稱得上高端,但絕對不會是葉修的對手──更甚者,連半夏都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真能拿下葉修。

 

見他答得這麼爽快,葉修的眉尾一挑──還在國內的時候,他跟其他人一樣,一直想找機會跟蘇沐秋挑一場,但初見馮宇目前的等級太低,難得有機會官方提供了較量的平臺──葉修舔了舔脣,這種時刻讓他非常想要來一根。

 

 

 

拿到足夠數量的獎品卷對兩人來說不難,除了一開始身上的票卷不足,之後兩人都是挑著五張的房間進,即使如此還是各花費約莫一個半小時才集齊──加上載入及結算,平均一場比賽都不超過一分鐘。

 

關住著排行榜的玩家很快地便注意起這兩個票數飛快攀升的角色,等到兩人刷滿所需數量,直接以五百張為賭注約戰後,不管是遊戲裡或遊戲外立刻引來大批玩家的喧鬧。

 

雖然許多人已經想到了這兩人肯定是一夥的要集力刷票,但等到半夏與葉修的角色真正絞殺在一起時,本來以為會有其中一方放水的玩家迅速推翻自己的想法,一些坐不住的人立刻就站起來一排排地找,兩人身後很快地聚起了一批觀戰的玩家。

 

蘇沐秋也是觀眾之一。

 

他看著半夏操控的神槍手與葉修的戰鬥法師戰在一起,就像當年的秋木蘇與一葉之秋──阻擋在神槍手前方的戰鬥法師招招狠辣,技能銜接行雲流水毫不留情,高等級的大招轟殺在神槍手身上連個眼也不眨──在榮耀場上,這個人一直都是這樣,不管面對的是誰,從來都是全力以赴。

 

馮宇擔憂地扶著他──他知道比起在旁邊看,其實蘇沐秋更想直接取代半夏與葉修一起打遊戲,那怕只能是一場比賽的幾十秒──但半夏不會允許,高強度的比賽對精神的損傷太大了,蘇沐秋還太虛弱,很有可能一個沒撐住就倒下去。

 

半夏確實很強,但還搆不上葉修現有的高度。

 

兩個人都使出全力攻擊,雙方的血量都下得飛快,但觀眾還是能看得出神槍手的劣勢越來越明顯,直到半夏的角色倒下,戰鬥法師還有11%的血量,周遭觀眾爆出鼓掌和歡呼,更多的人朝這邊聚集想要看清楚剛剛那場精采比賽的兩位操縱者,葉修卻直接儲存角色後站起身,看著身邊明顯又陷入發呆的人。

 

真的,忘了很多東西啊……

 

花了兩秒時間警告雀躍少年不要尖叫、再確認蘇沐秋的狀況無礙,半夏存完角色後站起,看葉修率先排開人群走到服務處去兌換畫冊,身旁一堆不認識的玩家安慰地說『好可惜』的聲音其實沒有進到心裡。他的世界很安靜,靜到只能看著櫃檯邊的男人揚著笑舉著畫冊對他揮手:「換到了,我們回去。」

 

 

 

回飯店的路上葉修很沉默,只是走到半路時,從口袋中翻出了戒菸貼片往手臂上按。

 

半夏想起葉修提的賭注,思考了一會兒妥協地開口:「還是想抽菸的話我可以答應你,在我看得到的地方,一天一根,再多別想。」

 

葉修看著身邊的人不怎麼甘願的表情,不知為何挺想笑的──而他也確實笑了,手上的硬殼畫冊輕輕扣在半夏的頭頂:「雖然獎勵挺誘人的,但我沒有勉強別人的嗜好,你要不讓抽就不抽吧,也沒多大的事。至於賭注,估計我想的你也做不到,所以算了。」

 

「你說。」見葉修要走,半夏想也不想地握住他的手。

 

「你說過,你不是蘇沐秋,但你確實披著蘇沐秋的皮,希望我這麼稱呼你,只為了某些甚至是某個人──而這個人其實不是我也不是橙子對吧?」葉修看著他的眼睛,想要看進他的靈魂深處。「我還沒想明白你這是怎麼回事,單單你昨晚說『答應了』的這件事就讓人想不通,還有誰會比你這親哥哥更擔心妹子?怎麼想都覺得……難道你是跟你自己做約定?」

 

半夏呼吸一窒。

 

「忘記一些事情又長大變老的你跟過去殘骸的約定?」葉修自己說著也覺得簡直就是科幻小說,搖頭笑了笑。「打從你回來,我想要的一直都是弄懂你身上的事情。可你自己好像也還沒想明白怎麼說清楚,又或者是你這樣讓我去猜有什麼用意……所以,算了。人要言而有信,總不前幾天還跟你說會等,今天就拿來打賭是不?」

 

「真的算了?」

 

「放心放心,畫冊就是特地刷給你的。」葉修噗嗤一聲,翻手就把畫冊塞進蘇沐秋懷裡。「瞧你這沒出息的緊張樣,我早說算了,你偏要我弄個賭注讓你換。走吧走吧,這麼晚回去,橙子都要哭了。」

 

葉修說算了就真的算了,轉身就想走,腳邁出去卻前進不了的時候才發現蘇沐秋還站在原地,頓時很有那種大狗賴皮拖不走的味道,只不過被套上鎖鍊的是他,牽著鍊的是蘇沐秋。

 

「真到要說的時候,才覺得自己真不會說話。」半夏謹慎地吐出一口長氣,將那些驚懼浮躁緩緩吐盡,才拿著畫冊,牽牢葉修的手一步一步往回走。「這麼縱容我,就不怕什麼答案都等不到?」

 

「會嗎?我看你還算挺努力的,這不是正努力一天試著說一點嗎?」

 

「被你這麼一說,好像我也該讓你逐次減少菸量,一天少一支的慢慢戒才對。」

 

「你是想看我糾結地求你才反覆把這事拿出來說吧?就說我不喜歡勉強人啊……」

 

「其實蘇沐秋並沒有特別討厭你抽菸,所以網開一面量刑從緩也不是不可以。」

 

「別說的好像你不是蘇沐秋、好好好,我知道你不是蘇沐秋,感謝馮宇大大的緩刑我明天就去買包菸交給你列管著用──」

 

「我也不是馮宇。」

 

又不是?

 

葉修腳下一個踉蹌,真心覺得最近發呆發愣心頭暗驚的次數多到比熬夜還不健康,而且每次都缺乏恢復時間,不是嚇人的家伙自己走了就是他被拖著走,唯一的亮點就是拖倒他了會記得扶一把。

 

感動得都想揍人了──可惜打不贏。

 

「欸,你先說自己不是蘇沐秋現在又說不是馮宇,那你是誰?感情馮宇這名字不滿意,你要像掛馬甲一樣再取個名字?」

 

「有點類似,但不一樣。」

 

還來真的……葉修仰望夜空,外國的月亮有沒有比較圓是不知道,因為沒看到,但因為空氣好,看起來便格外幽遠。

 

逐漸接近答案的預感讓葉修不太想順著蘇沐秋的意,他知道對方在等他反問,接著就會說出一個名字,然後他就會又被扔回迷宮裡,像打副本一樣拿著NPC斷斷續續給的線索把故事跑完,或者在故事說完前自己猜出答案。

 

提前猜出來好,還是什麼都不想的將故事看到最後?

 

「所以,這次是叫什麼?」葉修挑起嘴角,手被握得很暖,好像心也暖了,暖得好像這路能一直走下去,只要握緊了,哪裡都能去。

 

「……半夏。」葉修的問法讓半夏感覺自己的存在不被承認,不過他們回來也沒多久,連蘇沐秋活著回來這件事葉修都還沒完全適應,不能期待葉修超常發揮地問出精準犀利的問句。

 

「半夏?」葉修聽了名字就開始笑,呵呵嘻嘻地笑了好一會才停下來。「你這名字應該去王杰希他家的啊,這不是中藥嗎?微草上上下下連公會名都像賣藥的,多你這棵半夏藥櫃可齊全了。」

 

「微草沒有你。」

 

「哎?好深情啊。」蘇沐秋──或者叫半夏──的發言讓葉修又想笑了,大概是因為句子頗深情聲音聽起來卻很鬱悶,可愛得葉修差點沒手賤地去摸頭。「經典版的甜言蜜語也沒用啊,這不算賭注。」

 

「甜言蜜語外加一個……線索,還不夠換一本畫冊?」

 

「你那個停頓我可聽到了啊,又不是小年輕──喔,不對,現在的年輕人可現實了……」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