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預售開始,詳見預售廣告價格公告☆★

 ※  Arales罐子 + 末路行者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

 

 

馮宇哭到睡著,醒來的時候頭昏腦脹眼睛乾澀,葉修扔了條濕毛巾要他敷在眼睛上,他照做之後還是覺得不舒服,想想今天的行程,很乾脆地換成半夏接管身體。

 

半夏嘆息地走向光芒,睜開眼睛,然後又認命的把毛巾蓋回臉上,直到葉修把毛巾揭起來。

 

「還是不舒服?」

 

「好多了,」半夏坐起來。「我換個衣服,再等我一下。」

 

「……沐秋?」

 

「什麼?」

 

「沒事,我先下去,門卡記得拿。」

 

葉修看蘇沐秋走進浴室關上門,才將那盒尼古丁貼片塞進口袋離開房間,到了餐廳人跟菜都沒剩多少,葉修堆滿兩個盤子連蘇沐秋的份都拿了放桌上,只是份量多到晚來的蘇沐秋愣了好一會兒。

 

「吃不完打包,」葉修說得理直氣壯。「外面的食物又貴又難吃,這樣幹省事又省錢。」

 

「那我再去拿點。」蘇沐秋坐下又站起來。「還有晚餐的份呢。」

 

「……」

 

葉修想的不是兩個男人這樣打包有多丟人,而是很單純地擔心東西放到晚上會不會壞,蘇沐秋回來直接朝葉修伸手,等葉修摸出袋子放到他手上,蘇沐秋才想起哪裡不對。

 

「你哪來的袋子?」

 

「你寶貝妹妹給的唄。」

 

「不愧是我妹妹。」

 

「袋子的原主是楚雲秀,她帶了整包全新的塑料袋在我面前拆開,橙子哎呀一聲就抓了一疊給我,說不夠秀秀還有。」

 

「……被你教壞了。」

 

葉修白他一眼懶得跟蘇沐秋辯論這種事,火速吃完東西打包就準備往會場走,只是在站起來的時候多問了一句。

 

「你今天,不會又突然出神不在狀況又忘記怎麼講外文了吧?」

 

「現在會。不過,約好刷畫冊那時候大概是不會的,不過有需要的話可以叫我一下。」

 

「……」大概是?葉修邊走邊想這究竟是什麼意思,把蘇沐秋這段時間的反應全部回播仔仔細細的看了遍,才試探地問道。「……但是只要等一等,就又會了?」

 

「是,叫我之後,等一下。」

 

蘇沐秋答得很認真,足夠讓對方知道這不是玩笑的真誠讓葉修差點一腳踩空,直到被蘇沐秋拉住扶穩都沒把眼睛挪開,彷彿多看那幾秒就能多看出點什麼。

 

「再這樣看著,我可要親下去了。」半夏不是馮宇,不會因為注視尷尬,這樣的距離和凝視只會讓他感到愉快,然後會想來點親暱的惡作劇看看葉修會有什麼反應。

 

「親了也不虧。」

 

葉修挑眉又看了幾眼,轉頭再次往會場移動。蘇黎世比H市和B市涼快太多,風吹過讓葉修下意識地縮縮脖子,腦袋裡反覆播放剛才的對話,試圖用邏輯去拆解重組蘇沐秋給的提示究竟想說什麼。

 

不是記憶障礙,但有時候外文精通有時候又連話都好像怕得說不出口?還能清清爽爽地告訴你等一下就好?

 

鬼上身?

 

腦中出現這三個字,連葉修自己都忍不住笑兩聲──身為一個電競選手,要幻想也應該是科幻而不是神怪吧?

 

怎麼想都覺得不科學,葉修把這笑話般的答案從腦中抹去,思緒又飄到蘇沐橙跟戴妍琦交流的那些本子跟連續劇,說起來,之前那個什麼魂穿的主題還挺熱門的,好像連唐柔都被陳果拉著看了幾集……

 

葉修心不在焉天馬行空地瞎想,好像壓力找到突破口般的一發不可收拾,路也走得益發驚險。方向大抵正確,磕磕碰碰沒看紅綠燈就闖路口什麼地讓半夏看得驚心動魄,起先拉了人還會放開,後來抓著手就沒放過。等葉修不著調地回神,才發現手不知道被抓了多久,薄薄的汗交融混合,填滿彼此指掌相觸的每一絲紋路。

 

「回神了?想出答案沒?」

 

「啊?喔……我都忘記最開始要想的是這個了,難怪我回神之後覺得哪裡不對。」葉修笑了兩聲,掙了一下手抽不回來就不再白費力氣。

 

 

 

走進場館後,沒有任何事物能比榮耀更重要。

 

葉修呼吸著會場的空氣,隱隱發光的雙眼只是望著大廳的電子看板,就好像擁抱住所有對戰的剎那。半夏凝視對方的神情,沒再冒出任何逗弄的念頭。

 

他知道葉修想看的每一場都很重要,而他對那些比賽也很有興趣。

 

瑞比只是看熱鬧,他卻能得到更多──或許是一些以前的記憶,又或許眼光與技術,更要緊的是,這對蘇沐秋很重要。

 

蘇沐秋人生中快樂的記憶都和葉修與榮耀有關,那份喜愛從未減少,可惜現況不允許蘇沐秋親身參與,所以半夏在會場中觀戰時甚至比葉修還專心一些,很少交頭接耳,話都留到換場時間和午飯時間進行密集討論,待晚餐時間葉修一邊感慨香腸真是種厲害的食物──居然不會壞──一邊吞下肚時,才發覺今天這樣的生活約莫就是他作夢都想擁有的那種。

 

吃飯、睡覺、榮耀,身邊的蘇沐秋從沒離開過。

 

不是說一路走來身邊的伙伴不夠好,只是總有那麼一個人能把生活這個圈子補得看不出起點和終點,或許不是他在了就一切圓滿,但他能讓你覺得那些不過是等著讓你去圓滿的。

 

甚至不圓滿也沒什麼關係,這樣那樣都很好。

 

 

 

D組的比賽被安排在晚餐過後的時段,由瑞典對中國與丹麥對挪威同步開打,兩人到休息室確認完備戰狀況後,隨即移動到另一個比賽場刺探另兩國的情報。

 

不同於其他小組只會有兩國晉級,所以可以偷懶注意勝者即可,丹麥與挪威可是中國隊接下來會直接對話的國家,葉修強迫自己打起精神。

 

丹麥和挪威兩國實力相差無多,最後分數收在八比十,同時中國隊十一比七擊敗瑞典暫居小組第一。

 

一整天腦袋高速運轉下來終究有些累,葉修有些恍神地在一片嘲雜喧囂中享受這種寧靜,第一關過了,心情一好就忍不住分了點神嘲笑自己挺有文青素養,什麼時候有這種鬧中取靜的涵養了不說,居然還想靠在蘇沐秋身上親兩個──這完全就是溫飽思淫慾的節奏啊。

 

葉修悠哉地樂著,扭頭觀察身邊經過的人,遠遠見著那天的加拿大選手,那年輕傲氣卻又不服輸的彆扭表情,頗有幾分孫翔加唐昊揉一團再分兩個的味道。葉修瞇起眼打量那群人的舉手投足揣測習慣個性,心裡不懷好意地想如果真遇到了要怎麼安排戰術才能讓那些人哭著回家。

 

套句小戴的話是怎麼說的?讓傲嬌跟傲嬌PK去?把孫翔跟唐昊組BOX-1外加一個拉線的肖時欽,搭配戰術不知道夠不夠噁心這些人?

 

「葉修,我們差不多該去刷畫冊了。」半夏不著痕跡地用身體擋住葉修看向加拿大選手的視線,拉著葉修往體驗區移動。「昨天約好的,你不會反悔吧?」

 

「只是看不出來你這麼想要那本畫冊……」別說那本畫冊,蘇沐秋你現在整個畫風就不對啊。

 

「我才不想要……」

 

半夏嘀咕地走在前頭,葉修沒聽見他說什麼,還覺得蘇沐秋居然被這麼個問題給刺激了,不知道對方腦袋裡的瑞比已經吵翻天,哀哀泣泣地哭趴在地上說他難得想要本畫冊,不準他出來玩就算了說好的畫冊還想反悔,掉著眼淚地要蘇沐秋跟他一起反抗暴政,堅決不過這種苦日子!

 

那聲音哭得相當技巧,抽抽搭搭委委屈屈,婉轉曲折無孔不入,半夏真心覺得瑞比這哭聲有演鬼片的資質──他媽的真想拋下外面進去鞭死那小鬼!

 

「我說……沐秋啊,」葉修一天下來已經習慣手被抓著也不掙扎,反正現在沒拿煙了,還有空手能戳戳前面的蘇沐秋。「我也沒說不陪你刷畫冊,擺什麼臉色呢你。」

 

「沒……」半夏揉揉額角,索性整個人都靠到葉修身上,他感覺葉修愣了愣,拍拍他的背問他是不是不舒服,卻沒吱聲,只是利用這幾個呼吸的時間要那皮癢的小鬼安分點。

 

腦中的聲音遠了點,馮宇拉著瑞比去裡面點的地方約法三章,蘇沐秋在旁邊打盹地等著看接下來的活動,半夏重新回到外面,葉修的手還在他肩膀上,安靜得令人安心。

 

到底是因為蘇沐秋而容易親近這個人,還是別的原因,半夏覺得現在煩惱這個太早了。總之他很喜歡現在這樣,而蘇沐秋也很喜歡這個擁抱,貼近這個溫暖連瑞比都安靜下來乖乖坐在蘇沐秋旁邊,這讓看在眼裡的馮宇露出莞爾的笑容。

 

半夏在葉修的頸窩蹭了蹭後把人放開,看葉修一臉不知道該不該說『意猶未盡』的表情,就莫名地覺得窩火,直接伸手捏住葉修的臉皮拽了兩下後,轉身走了。

 

被擰得夠疼,葉修齜牙裂嘴地跟上去還不忘抗議。「蘇沐秋你鬧哪樣,吃完豆腐就翻臉哪招?」

 

半夏在穿廊停下腳步,轉過身看著還在揉臉的葉修,直接把人給推到牆邊圈住,掐著葉修的下巴就咬了上去。

 

「喂──!」下脣傳來刺痛讓葉修皺眉喊了一聲,才想著要不要甩一巴掌時過去時,蘇沐秋已經鬆開牙關,兩人的臉依然貼得很近,呼吸互相糾纏。

 

「葉修……」半夏嘆了口氣,在被自己咬紅的地方又淺淺啄了一下後站直身軀。「沒事,走吧。」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