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rales罐子 + 末路行者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

 

下午沒什麼事,幾個人說要回房補點睡眠,隔天開幕式沒有比賽,除了一些已經排定好的採訪行程不能更改,其餘時間葉修也就隨便大家自己找事情做,畢竟都是職業選手,調整節奏什麼的還要靠人提醒的話那可真是丟臉丟到國外了。

 

吃完了少少的飯菜,蘇沐橙終於還是去挑了一個凍狀甜點回來啃了一小口,卻立刻皺著眉推給蘇沐秋,蘇沐秋吃了一點後又推給葉修,最後三個人看著那個缺口的果凍,卻堅持沒有人要送進口中吃掉。

 

方銳大笑著在旁邊拍手,蘇沐秋涼涼地挑了下眉後,人立刻閉嘴噤聲、特別貼心地自願拿去扔。

 

「真的太可怕了,能難吃成這樣也真不容易。」蘇沐橙拍著胸口心有餘悸,蘇沐秋起身去幫她拿了杯茶回來,收穫了妹妹甜甜笑著說謝謝,哥哥表示心滿意足。

 

葉修從口袋中掏出香菸盒抽出一根後才想到已經被掉包了,滿嘴巴可怕甜味的他受不了地也去倒了杯茶漱口,一口飲盡之後有種劫後餘生的感慨。

 

中途進來了一隊人,看著身上的穿著也不知道是哪一國的選手,畢竟出了亞洲後,其他國家的人在眾人眼裡差不多也就長一個樣。

 

蘇沐秋看了三三兩兩湊在一起聊天打菜的外國選手,淡淡地說了句。

 

「加拿大的。」

 

「握槽,蘇大大了得,連加拿大語都會!」方銳諂媚地眨眼搓手,立刻招來葉修的無情鄙視。

 

「加拿大跟美國一樣說的是英文好嗎,方銳大大你搞清楚沒?」

 

「他們現在講的是法文。」蘇沐秋淡定地捅了葉修一刀,換來方銳的崇拜叫好。

 

幾個人閒來沒事繼續在餐廳嗑牙,蘇沐橙有些遺憾忘了從國內多帶些零嘴──在她再度被看起來精緻但吃起來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的小蛋糕給虐了一遍後,可憐兮兮地表示她十分想念瓜子。

 

加拿大的選手們吃完飯後也沒有離開,聚在一起交頭接耳說了些話,其中兩人朝著隔壁桌走去,開口對穿著國家隊外套的孫翔說了幾句話。

 

導遊跟翻譯不在,同桌的張佳樂跟肖時欽面面相覷的樣子不會比孫翔好上多少,周澤楷皺了皺眉想開口,但沒多久又閉了嘴,顯得十分不知所措。

 

蘇沐秋本來也跟著葉修一起看好戲,後來還是蘇沐橙看不過去伸手扯他衣服,他才收了幸災樂禍的笑容開口翻譯:「他也是玩戰鬥法師的,想跟你在賽前切磋一把。」

 

要是照孫翔以前的個性,怕是立刻就拎著帳號卡上了。但經過輪迴一整年的洗禮,已經成長的孫翔還在考慮要怎麼拒絕,就看蘇沐秋站了起來,朝著對方機哩咕嚕地說了幾句,甚至把視線帶到葉修身上。

 

那兩加拿大選手跟著看了葉修一眼,臉色有點不好。

 

葉修剛在手上貼完戒菸貼片,正把袖子往下捲,看倆外國選手不說什麼就回去跟同伴交頭接耳,忍不住挑了下眉,叼著香菸糖的嘴角帶著笑,倒是一點都看不出來生氣。

 

「蘇沐秋同志,你現在這是賣了我什麼?」

 

「什麼話呢,殺雞取卵那有什麼賺頭?」蘇沐秋笑了笑,雙手插著褲袋居高臨下地望著葉修:「當然是在確保最大利益的前題下努力壓榨、持續使用才是最佳方法,我也就是提了一下:『我們領隊說哪有開荒就直接推BOSS的,他這小怪還堵在門口呢。』怎樣,搞不好今晚人家就組隊來推你了,有沒有信心啊?可別還沒正式比賽就把中國隊的臉皮給丟光了。」

 

國內榮耀史上最大的BOSS,輕飄飄地一句話就被貶成隨處可見的攔路小怪,張佳樂怪模怪樣地嘲笑了一聲卻被無視;肖時欽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了一本筆記本,翻到了加拿大那一頁。

 

「根據加拿大這次的出賽組合,我推測他們很有可能在團體賽走槍砲壓陣的雙戰法正面攻堅,以我們隊伍的組成來說的話,要想正面硬扛的話得靠孫翔與唐昊兩個,我看他們挑上孫翔不是偶然,怕是打算賽前試試水溫來著。」

 

「這水溫試的也太早了吧,小組賽都還沒比呢,我們跟加拿大也要到八強抽籤才有機會碰面,他們就這麼肯定自己能晉級?」葉修咕噥了一聲,「話說回來,這都挑釁到門口來了,哪能那麼容易被摸清底細……雙戰法這玩意兒我們之中怕是也只有小孫玩過,有什麼感想沒有?」

 

葉修直接把矛頭指向一開始被點名的孫翔,完全無視對方瞬間愣了一下的尷尬,在他看來,場上的一次勝負可不是能拿來鬧情緒的的東西,對於當年嘉世在挑戰賽敗於興欣這點,葉修可是絲毫沒半點罪惡感。

 

「這──」孫翔才剛開口,結果葉修就擺著手阻止他。

 

「算了,咱們現在的目標還是得先放在後天晚上對瑞典的小組搶分賽,加拿大的事還是等他們先跟其他隊伍實際碰撞過後才能知道深淺。」葉修思考了下後,轉向了一旁的蘇沐秋,「沐秋同志,作為一個後盾般的家屬,到時敵人來扣門的時候您別客氣,儘管上啊,弄死了算我的。」

 

「滾。」

 

 

 

**

 

 

 

開幕式其實也沒啥特別的,主要就是十六個國家的選手依次進場,各自搭配了一段華麗的視頻,弄得跟全明星也就差不多。

 

不用上場的葉修在場邊看得頻打呵欠,坐他旁邊的馮宇倒是一臉津津有味,雙眼緊盯著螢幕,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真這麼好看?」葉修不懂怎麼身邊的人怎麼就從飯店到場館走段路後,突然就像換個人一樣,從淡定非凡的親友團化身成了瘋狂的粉絲了,這場館沒什麼問題吧?

 

「呃?」開心的馮宇先是愣了一下才轉過來面對葉修,眨了眨晶亮的眼睛,過了好半會才像想起應該要回答,一臉滿足又慎重地點頭。「好看。」

 

葉修看著身邊簡直都快冒出光的愉悅側臉,不以為然地挑了挑眉,看著場內才剛進行到第四個參賽國入場,算算光選手入場起碼得再折騰上一小時,之後還有主辦協會發言、選手訪談、宣傳、合照、宣誓什麼的。在心裡估完大概還要浪費多久時間,對這些事沒什麼耐心及興趣的葉修立刻就起了別的心思。

 

「沐秋,脫了外套咱們溜吧。」

 

「咦?」馮宇看著身旁俐落脫了國家隊外套,正努力捲成不起眼的一團的某人。

 

「在這等著太無聊了,我們到對面體驗區那邊玩一把怎麼樣?」將外套捲成一團夾在腋下,看到蘇沐秋還坐在原地,葉修立刻過去剝他的外套。「中國隊的外套太顯眼了,脫掉脫掉」

 

「可是……」被拉著站起來的馮宇豪不反抗地讓葉修扒掉他的外套,有點遲疑地看著還在進場的選手。

 

「要我在這邊等著什麼都不做我可不幹,有這時間還不如去體驗區那邊看看,玩幾把競技場。」見蘇沐秋似乎有所猶豫,葉修也不勉強他,一邊美滋滋的想著蘇沐秋不在的話,乾脆等等溜去買包菸過過癮。「好吧,你要坐得住的話你就繼續待這吧,我走了,跟橙子說一聲別擔心啊。」

 

誰知葉修才剛轉身作勢要走,蘇沐秋卻突然站起來伸手拉住他的衣服。

 

「我也去。」

 

「一起一起。」雖然無法偷買菸有點失望,但跟蘇沐秋一起打遊戲對於葉修來說還是挺有吸引力的。

 

看著葉修總算不再死氣沉沉的步伐在前方領路,馮宇又擔心地望了場中一眼,最後還是拎著外套跟著葉修離開。

 

 

 

或許是因為正在舉辦開幕式的關係,體驗區的人潮還沒有廣場看露天轉播的人多,葉修瞧中了角落的兩個座位,坐下後掏了帳號卡才發現沒有榮耀的登錄器,左顧右盼看到身旁一個老外正操控著劍客打怪,立刻扯了旁邊的蘇沐秋就推過去。

 

「上吧,同志──你問問。」

 

「啊?」馮宇才剛拉開椅子要坐,突然被葉修扯了一個踉蹌,給直接推到陌生人面前,立刻有些愣了。

 

「你問問啊,這沒登錄器要怎麼玩?問他英文應該可以吧,英文不通的話你就德文法文都給試試,都不通的話咱們再問別人。」

 

被推到老外面前的蘇木秋有點手足無措,而對方像是發現到兩人的騷動,打完怪後停下來看他們,嘴裡咕嚕咕嚕地往外冒句子。

 

「呃?」馮宇愣在當場,老外一臉狐疑地看著兩人,見他們沒回應,又扭回過頭去打遊戲。

 

「沐秋?蘇沐秋?」葉修拍了拍身邊突然發呆的人,咕噥著推了推他:「發什麼呆呢你!聽不懂的話就說聲拜拜就好,咱們換個人問總能溝通吧。」

 

葉修扯著渾身僵硬的蘇沐被離開,看到兩個小年輕湊在一起打競技場時,就立刻靠了過去,又把蘇沐秋推上前。

 

兩個小年輕打完競技場,回過頭還看站在身後的兩人,看他們沒要開口,以為是路過的觀眾,隨即轉回去遊戲。

 

葉修這時總算發現事情不怎麼對勁,他伸手去摸蘇沐秋的額頭,又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試,探性地放柔語氣:

 

「沐秋?馮宇?你怎麼了……沒事吧?」

 

「唔?」被拍了肩膀的蘇沐秋像是神遊突然回神一般,隨即像是要掩飾什麼一般地逃避葉修碰他舉動,「我沒事!對了,你剛剛叫我問登錄器是吧。」

 

蘇沐秋的嘴角故作鎮定地扯了個弧,彷彿逃難般地傾上前去問兩個小年輕。沒多久後就得到了答案,走回來朝葉修笑了笑。

 

「我問了,他們說官方不提供帳號卡,只要登上活動專用遊戲系統,就可以直接從二十四種滿級職業中選角色用。」

 

將蘇沐秋的失常全看在眼裡,葉修在他轉身要找位子開遊戲時拉住他。

 

「沐秋,你要是不舒服的話我們先回飯店吧?」

 

「我沒有不舒服啊。」蘇沐秋有些尷尬地抽回手,轉身的動作顯得有些狼狽。「你不是想玩遊戲,坐啊。」

 

「蘇──」葉修本想追問,但看著蘇沐秋拒絕回答的背影,伸出的手被握成了拳頭,最後他還是把到口的話給全部吞下腹了,努力在心裡告誡自己不能著急不能生氣──蘇沐秋現在的狀態不能逼──最難捱的日子都過去了,現在人在這裡,沒有什麼會比蘇沐秋現在在他身邊這件事還更重要了。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