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rales罐子 + 末路行者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

 

直到進了餐廳葉修都還是那副沒精神的樣,眾人正覺得奇怪,接著才醒悟過來──導遊帶他們坐的可是吸煙區,葉修這老菸槍居然沒抽菸!

 

「不會吧?葉修,天下紅雨你要戒煙啦?」楚雲秀上下打量葉修,手上夾著的涼菸看起來故意無比。「你就算要轉型也別把自己弄得要死不活的啊。」

 

「誰說我不抽?方銳,給我根菸。」

 

「我這牌子你抽嗎?你自己的菸呢?」

 

「……被搶去扔了。」

 

方銳正想嘲笑葉修,話到嘴邊才想起……搶菸的那位能一秒就把唐昊關廁所……忐忑的視線往葉修旁邊掃,這才發現那位大爺根本不在!

 

「……喂,那個……蘇沐秋去哪了?」

 

「洗手間。」

 

「喔……」方銳確認安全之後把菸給葉修,想想還是不保險。「別跟那傢伙說菸是我給的。」

 

「看不出來你這麼怕他啊?」

 

「開玩笑!我是怕打起來被禁賽!!」

 

方銳哼哼兩聲轉頭努力把自己那根菸抽完,心想絕對要在那傢伙回來之前抽完,免得被抓個現行真因為一根菸給揍了,可惜緊趕慢趕就差一點收工的時候,蘇沐秋回來了。

 

蘇沐秋在葉修身邊坐下,眾人只覺得眼前一花,蘇沐秋手上就多了正在碾熄的菸,轉頭看葉修那,果然──菸被搶走了。

 

「管這麼嚴啊……」方銳有些傻眼,一想到菸是自己給的,連忙把手上的也碾了消滅證據。

 

「想抽菸的話先用這個。」蘇沐秋放了一盒東西在葉修手邊。「藥局離這有點遠,這個先頂著用吧。」

 

「……這啥?」

 

「香菸糖。」

 

這種騙小孩的東西……

 

葉修真想說『大爺我給你跪了拜託讓我抽個菸!!』,滿桌子的同情眼神他心累得全都看不到了。這兩天蘇沐秋沒收他的菸越收越神準,這日子沒法過了!

 

還說先頂著用?他還想去藥局買什……?

 

「你怎麼知道藥局有點遠?」導遊應該只知道吃喝玩樂,藥局這種東西導遊不可能熟,那蘇沐秋又是怎麼知道的?

 

「幫你買這個的時候一起問的,怎麼了?」

 

「原來你會說英文?」幾個學歷不高勉強認全二十六個字母的人立刻表示了一下自己的崇拜。

 

「我用德文問的。」蘇沐秋的發言直接震翻了整桌人。

 

「你什麼時候會德文的?」

 

「不知道。」

 

「外語你還會什麼?」葉修揉揉額頭,沒再追問為什麼──先弄清楚還可以離奇到什麼程度對心臟比較好。

 

「說跟聽的話……英文跟法文。」

 

「唉呀,那我們隊裡可就有三個翻譯了啊,來來來,上菜了先吃要緊。」肖時欽笑嘻嘻的打斷有些僵硬的對話,整桌的氣氛瞬間又熱絡起來。

 

上菜到一半,有個漂亮的女服務生上完菜沒有離開,大家眼巴巴的看著女服務生彎腰跟蘇沐秋說話,笑嘻嘻地模樣整桌眼睛沒瞎的都知道這女人想幹嘛。對方拿了盒東西給蘇沐秋,蘇沐秋大大似乎還很驚喜,收下之後掏出錢來,兩人眉來眼去的活像等等要開房間一樣──至少女服務生走了還回頭的模樣看起來很有那個意思!

 

「喂喂喂,人家到底給你什麼啊?」方銳仗著自己是興欣的人,而且之前又沒惹到這位大爺,問得很直爽。

 

「應該說好心幫我買。」蘇沐秋邊回答邊把那盒東西往葉修那邊塞。「拿去,我省跑一趟藥局了。」

 

「這又是什麼?」

 

「尼古丁貼片,給你戒菸。」蘇沐秋邊把食物往嘴裡送邊跟葉修叮嚀。「貼在皮膚上就行,這個比香菸貴,別扔了。」

 

葉修看著手上的盒子,十分無奈。

 

「非得這麼狠嗎,蘇沐秋。」

 

「當然,我妹妹水靈靈的姑娘,我不在的時候你不知道反省也就算了,現在我回來了,還讓她天天吸你的二手菸我可不答應。」蘇沐秋面色平靜,同桌的方銳悚然一抖,他菸癮雖沒葉修大,但興致來了也沒少過在蘇沐橙面前來一根。

 

葉修沉默,話題一扯上蘇沐橙他就知道自己是別想著抗議成功了。

 

一旁的蘇沐橙咬著叉子,丟給葉修一個討好的笑,葉修聳聳肩,也只能把那看了就胃痛頭疼的盒子給塞進口袋裡眼不見為淨。

 

 

 

瑞士菜說白了也沒什麼特色,重點是口味不怎麼合,主要也就是感受一下出了國的氣氛。

 

一行人吃完出了餐廳,難得可以大方走在路上不必變裝遮掩,兩姑娘手拉著手在前頭走,看到了喜歡的東西就貼在櫥窗上嘰嘰喳喳地聊,後頭幾個大男人走馬看花興致低落,沒菸抽的葉修拖拉的腳步更是要有重有多重。他甚至都有了先溜回飯店,離開蘇沐秋的視線去買菸的衝動。

 

「我是為你好,」蘇沐秋看著葉修無精打采的樣子有些同情,但又挺沒良心地想笑,「你知道瑞士有多少地方禁菸嗎?」

 

「橙子不在的時候也不給抽?」葉修覺得自己的要求不過份,但蘇沐秋挑著眉對他笑,讓他只能沒脾氣地暫時認了。

 

瑞士的物價本就高,大夥走的又是著名的購物街,看了幾個櫥窗下來,也只有葉修能對那些其實不認得名,但一看就貴到不行的單品說幾句。幾個人後來也沒了逛街閒晃的興致,最後便鬧著導遊帶隊到比賽的場館看看。

 

中國隊提早一天抵達蘇黎世,開幕是隔天的事,比賽場館外還有些配著工作證的人員進進出出在忙碌,眾人也不過去干擾,就在外頭隨意走了一圈踩個地頭。

 

場館正門上方豎起了世界電子競技協會及榮耀公司的兩大招牌,兩旁的牆上懸掛著參賽十六國的國旗,門前的廣場上立起了一塊轉播用的投影板,對街的網吧被劃下來做為推廣總部。

 

榮耀官方除了在比賽期間提供全職業的滿等帳號開放使用,據說還開了幾張邀請賽專用的體驗地圖,讓玩家能跟各個國家的粉絲好手組隊下本;甚至還可以報團對戰,讓普通人也能體會一番當職業選手為了冠軍爭戰的快感。

 

也就是活動時間還沒到電腦還不開放使用,不然連葉修都想拉開椅子坐下去玩。

 

方銳拿著推廣用的中文傳單,雖然獎品只是官方周邊及各國職業選手的手辦、圖冊之類,但那個簡直要挑戰人人有獎的禮物數量,還是讓人忍不住搖頭讚嘆:「榮耀官方這回下了血本啊,真大手筆。」

 

「也就對粉絲有些吸引力吧?」肖時欽也拿了一張傳單一眼掃過。

 

除了體驗賽以外,還有一些提供獎品的趣味競賽,就是光看名字也不知道是些什麼內容。不過在場的職業選手怕也是沒時間跟精神去參和,畢竟邀請賽的賽程十分緊湊,光是研究戰術確保戰力水準就得傷透腦筋。

 

「沐秋看上什麼沒有?哥刷給你。」葉修搖了搖手上被捲成紙捲的傳單,笑著看向一旁的蘇沐秋,完全無視來自其他人的鄙視目光。

 

真正的高手怕到時都在場上待著呢,也就葉修這厮專業虐菜還理所當然地一點都不知廉恥。

 

「橙子看上什麼沒有?哥刷給你。」蘇沐秋不理會他,轉頭把自己手上的傳單遞給妹妹看。

 

一樣的句子從不同人的口中蹦出來,給人的感覺就是天差地遠不一樣──一個猥瑣無恥地令人髮指唾棄,一個則溫柔和煦地讓人心曠神怡。

 

「真是羨慕死人了,我怎麼就沒個哥哥疼我呢。」經過飛機上那一齣,所有人裡也就剩一個楚雲秀仗著妹子的身分還敢笑話蘇沐橙。

 

蘇沐橙拉著她學蘇沐秋的話說,卻把葉修也一併梢上了:「秀秀看上什麼沒有?我兩個哥刷給你。」

 

「聽見沒,葉領隊?我妹妹都叫哥了你可不能丟臉,人家姑娘看上什麼都靠你了。」蘇沐秋回手用肘頂了頂葉修,但在場有眼睛的人都知道正牌的親哥哥對被一視同仁這點不滿意了。

 

蘇沐橙自是知道這點,甜甜地笑著過去挽哥哥的手撒嬌。

 

幾個人走走笑鬧了一陣後自是又回到飯店,跟留在飯店的幾人一打交道才知道競技協會大手筆地包了整棟飯店供這次活動的所有人員入宿,甚至還考量多達十六國的選手及人員的飲食問題,專程聘了各參賽國的廚師做菜,午餐吃得跟在國內也沒什麼不同,黃少天咬著鵝腿認真地表示菜色水準勉強差藍雨的食堂一點,立刻遭受到所有人的集火。

 

蘇沐橙看著有趣跑去夾了點菜回來,吃了兩口沒興致後就推給一旁的蘇沐秋,蘇沐秋舉箸就吃,看到葉修湊過來就下意識地餵他一口飯菜;一旁的唐昊掠了下眉毛,倒是蘇沐橙習以為常地扭頭去看其他菜,跟楚雲秀交頭接耳討論要不要去挑戰那些顏色繽紛到有點可怕的甜點。

 

肖時欽跟孫翔問了會話,忍不住也跑去添了點飯吃,畢竟瑞士菜那一色的肉類香腸蛋白質他實在吃不慣,只是才吃了兩口,肖時欽就皺眉發出疑惑:「這飯吃起來……」

 

「挺讓人同情藍雨的伙食水平的。」

 

「臥槽葉修你懂什麼?還要不要點臉了,我們藍雨高端的菜色那是你這宅男能吃到的嗎?我說──」

 

「少天,」已經吃空盤子的喻文州喝了口茶後,才慢條斯理地拉住揮著鵝腿站起來的黃少天。「乖乖吃飯。」

 

「不是啊,隊長,你看他──」

 

「不聽話了?」喻文州不慍不怒,依然是一臉和善斯文的表情,開口卻像個哄小孩的家長,讓黃少天一臉憋屈的連話都說不出來。

 

幾個忍不住笑的人紛紛摀著嘴轉過頭去,肩膀一抽一抽忍得辛苦,黃少天對大剌剌被餵食的葉修露了露牙齒,終於還是聽話地坐回位置上繼續瞪著人吃飯。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