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rales罐子 + 末路行者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作者們要去追尋人生,,所以明日停更

 

────

 

**

 

出了房間就不再討論那些話題,馮宇偏頭打量葉修的表情,覺得這人大概是生氣了,也就很知趣的不多事不多言。有人打招呼就回應,有人誇他昨天幹得好就一起嘿嘿兩聲,進了訓練室自己窩到電腦前慢慢練。

 

葉修邊往前走邊用眼角觀察著蘇沐秋,走到台上了才把視線收回放在選手身上。

 

「明天要出發了,今天早上就大致練一下,下午自由時間處理私事,該幹啥就去幹啥。明天早上的發車時間集訓一開始發的手冊就都寫清了,掉了找隊長哭或自己打車跟上,我不會回來撿的啊。」

 

葉修沒給任何人反擊的機會,懶洋洋地按下鈕把早就準備好的視頻放出來,簡單扼要的全都講一遍,人就飄下台,先湊去蘇沐橙旁邊把昨晚沒吃完的糖都塞到她手上,遲疑了一下走到蘇沐秋背後,盯著那個比昨天生疏許多的操作沉思片刻後,才坐下來進了遊戲,繼續拎著初見逢雨打怪升級。

 

沒有像前幾天一練直奔中午,葉修只陪練了兩級,就站起來說了聲你慢慢練然後離開位子,往其他人那邊走去。

 

馮宇聽見葉修這麼說,直覺地就先把角色帶到安全區,想想又乾脆下了線。轉過身看葉修一個一個地仔細研究,不時停下來跟人討論幾句、或指著什麼說了他聽不到的意見,換來簡短的笑罵抑或黃少天流水似地垃圾話,看著看著就失去時間感。也不清楚自己是發呆還是盯著葉修,直到四目對上了才陡然回神,活像作業沒寫的小鬼趕作業那樣的上線練級,等到又升一級葉修卻沒回位子,馮宇轉頭張望才發現葉修人已經不在訓練室。

 

「沐秋前輩是在找葉修前輩嗎?」喻文洲的練習沒有很多,葉修走了之後正跟張新杰討論,眼角瞄到馮宇一副在找什麼的樣子,立刻善解人意地過來搭話。「聯盟那邊要跟他做些最後確認,所以他出去一下,說還有些事會一起辦了再回來。」

 

「……」馮宇不想承認自己在找葉修,只是奇怪這個對榮耀無比熱誠的人不在這裡,但也不想順從腦中的雜音出去尋找。「我知道了,謝謝。」

 

「沐秋前輩有空的話,可否指導一下?」

 

「我昨天輸了好幾次,能指導你們什麼?」馮宇這麼說之後,腦中的喧囂瞬間變成叫囂,表情就算忍耐著沒變化,臉色也跟翻臉沒差別,他從喻文洲的表情變化知道對方誤會了。「我沒有不高興,只是突然不太舒服,等等就會好。」

 

「不舒服的話絕不勉強。」喻文洲笑著保證。「只是上次沐秋前輩的討論內容提供不少幫助,這才想再試試看有沒有機會。」

 

聽到有幫助,馮宇本身很樂意再幫忙看點東西。他望著喻文洲彷彿在思考要不要答應,心裡卻在跟腦中的噪音拉扯,直到他全部的內心都因為一個理由平靜下來。

 

能幫助這裡的人就等於幫助蘇沐橙。

 

「……好,我試試。但如果……」

 

「沐秋前輩,集思廣益的討論而已,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喻文洲笑得差點連狐狸尾巴都露了出來,偏偏馮宇什麼都沒發現。張新杰在旁邊看著,覺得今天的蘇沐秋與昨天訓練室內的高冷脾性不太一樣,怎麼看都不像是會帶頭拿冰淇淋丟葉修的家伙。

 

因為記憶不完全所以性格也不平穩嗎?

 

張新杰沒糾結在這問題上,而是很認真地學喻文洲把握葉修不在的時間『善用』蘇沐秋。

 

 

 

葉修從總部回來,順利地等到樓冠寧親自過來跟他說事情都辦好了,順口提了其他體檢結果還沒好。只在走的時候說等著他們凱旋歸來給慶祝酒會辦節目,比葉修這領隊還要有『冠軍獎盃,捨我其誰』的霸氣。

 

葉修笑了,不拿著角色他向來懶散得好像沒脾氣,就算真說了這麼霸氣的話,那也是內容都對卻能生生把人給氣死。樓冠寧這話讓他想到更適合說的韓文清,心想好像還真該打個電話給老韓,光那冷硬睥睨的幾句話就足夠黃少天嗷嗷嗷跟打雞血一樣的有幹勁。

 

揮揮手把這幾天著實辛苦的樓冠寧給送走,葉修含著菸地跨回門裡,盯著大廳裡的鐘,發現自己一點都不想進訓練室,怔怔望著秒針一格一格走了一圈,索性提早去餐廳待著,拎著飲料空罐坐在窗邊把窗戶打開,無視禁煙標語機械性地掏菸、一根一根接著抽,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人陸陸續續地進了食堂。

 

葉修抬頭掃了眼掛鐘,的確差不多到飯點了,沒多久又一團人喧嘩熱鬧地走進來。葉修微微一愣,沒想到蘇沐秋一臉和氣、微笑著跟其他人說著話,看起來處得很不錯,蘇沐橙跟在旁邊,幾人說笑了幾句後就散開各自找位子打菜。

 

人一散蘇沐秋看到他就要走過來,蘇沐橙本來也想跟著,只是楚雲秀拉著她不知說了什麼,兩個姑娘就包了飯盒手拉手地走了,葉修估摸著大概是回房間看連續劇邊吃邊看去了。

 

馮宇在葉修面前站了會兒,發現對方不理他也沒要去打菜吃飯的樣子,摸摸鼻子自己去打了兩份回來放葉修面前。葉修卻是打量完整食堂裡的人才注意到蘇沐秋放了餐盤在他面前,碾熄菸拿起碗筷也只看出臉上的親近和幾分討好。

 

「早上都好吧?」葉修隨口一問,果然蘇沐秋也就嗯一聲,臉上的表情像是不知道能哪裡不好。

 

「下午想想還缺什麼,趕緊上街買齊。」

 

「不用,都不缺。」姑娘家心細,知道他要留下時,陳果就大包小包地幫他置辦了一堆行頭。

 

「那下午你看著辦,我就不陪你了。」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馮宇沉默了,葉修仍是手也不停的繼續吃,心裡其實頗好奇蘇沐秋會怎麼回答他。

 

「……你下午有空嗎?」

 

「要看是什麼事。」

 

「跟你一起打榮耀。」

 

這下換葉修默了。

 

早上的事情他還沒扭捏到會見著蘇沐秋就尷尬,但的確少了幾分耐性。如果蘇沐秋本身沒什麼問題只是不肯說,那他坑蒙拐騙也要釣出答案,可蘇沐秋不是,不能逼蘇沐秋就只能逼他自己,這些天前前後後裡裡外外那麼多疑問全壓下來,濃縮成今早的那句『等你的解釋』,可不代表他就沒火氣。

 

沒點脾氣他能跟家裡一鬧十年?就因為有脾氣,理智上又知道不能怪蘇沐秋,所以只能稍微躲遠點,反正等上飛機出國還是得在一起。

 

但是現在蘇沐秋這麼小心翼翼地就問他要不要一起打榮耀……怎麼活像當年十二歲的蘇沐橙要他教怎麼打遊戲的樣子?

 

拿這樣子的蘇沐秋有些沒辦法,葉修不想答應也狠不下心拒絕,於是吃東西的速度不知不覺中慢下來,也不知道半個早上蘇沐秋是怎麼跟大家混得這麼好,先是王杰希給了蘇沐秋一罐可樂,沒多久張佳樂也拿了包糖果說給他們兄妹分著吃,再然後就是方銳抱著一大包辣肉乾在蘇沐秋旁邊坐下,很慷慨地勻了半包在桌上說要給蘇沐秋,將肉乾給壘出一座山。

 

「你們這都當我是空氣啊?我說方銳,不要以為林敬言不在就可以亂勾搭──勾搭蘇沐橙不行,勾搭女神的哥哥一樣不行,小心我告狀去讓你回家跪主機板啊。還有你們!養寵物啊!小孩正餐沒吃完給什麼零食!」

 

「葉修!你他媽就是嫉妒!赤裸裸的嫉妒!!」

 

「張佳樂,你有病啊什麼都扯嫉妒,難道哥還嫉妒你頭上四個亞?趁下午有自由時間趕緊找大孫急救去,說不準他真能分點智商給你。」

 

「好了好了,」張新杰也端了杯茶靠過來,看喻文洲把張佳樂拉去跟孫翔唐昊放一起。「沐秋前輩下午有空嗎?」

 

「我打算跟葉修一起練級……」馮宇說得有些尷尬,葉修剛才沒答應,此刻這樣拒絕張新杰他頗不好意思。「有什麼事嗎?」

 

「只是想再研究一下視頻,不過前輩邊練級邊找回記憶手感也很重要,沒空就沒關係。」

 

「真不好意思。」

 

「不會。」

 

張新杰說完又喝著茶很有禮貌的走了。大家見葉修吃完還是老規矩的等著蘇沐秋同進同出,也就沒繼續在旁邊觀望,倒是葉修有點琢磨出意思。

 

「方銳,他們這是想找蘇沐秋打一場?」

 

「是啊,昨天聽黃少天說了唄,可他昨天跟黃少天PK的那個帳號不是在你手上?要找蘇沐秋PK也得先拿到那張帳號卡才打得起來,蘇沐秋沒開口找你拿,誰敢開口?沒弄好就是你拿著卡進修正房虐菜啊大神!」

 

「那你在這幹嘛?」

 

「我老實誠懇,想幫忙練級,為戰隊新血貢獻一份心力!」

 

「得,你吹吧,不就是你也想進修正房打一場?」

 

「欸,就說我心不髒,勝之不武的事絕對不做。」

 

「那你敢不敢讓他拿著沐雨橙風跟你PK一場?」

 

「沐雨橙風?他?」方銳看著蘇沐秋,被他看的人則看著葉修用眼睛問『我嗎?』

 

「蘇沐秋槍系精通,沐雨橙風最開始就是他練的號。」

 

「喔……」方銳抓抓下巴,似乎覺得這提議也不錯。「那……可以嗎?」這句問的就是蘇沐秋了。

 

「還是……不了。」馮宇的臉色又變得不太好,勉強笑了笑,端著沒吃完的餐盤就站起來。「我吃飽了,走吧。」

 

「走什麼?」葉修搶過要丟的餐盤。「把初見逢雨留下我幫你練,臉色差成這樣,回房間睡個午覺再過來。」

 

「……謝謝,抱歉。」

 

馮宇半晌才苦笑著把帳號卡拿出來放在桌上,朝方銳點點頭算打招呼就乖乖往房間走,葉修沒盯著,就像他說的餐盤一丟就拿著初見逢雨去練級,方銳把肉乾山收拾了一路跟著葉修又鑽進訓練室,不等葉修開嘲諷就自己先說了。

 

「我這一路上就想跟你說件早上的事。」

 

「喔。」

 

「喂!有點聽故事的熱誠好不好?」

 

「方銳大大,你再這麼婆媽我聽故事的心都要冷了。」

 

「嘖,我上次不是編了個故事給樓少,結果他巴巴的跑來問你,你還轉頭問蘇沐秋『有沒有個未婚懷孕差點被打死在山溝裡的媽?』是不是有這回事?」

 

「怎麼?」

 

「今天聊天,他聽到我名字想起這件事,我順口把我跟老林推敲的事給說了一遍,大家笑得亂七八糟直罵我這劇情也太爛。」

 

「所以你這是告誰的狀啊,方銳大大?」

 

「我是這種人嗎?!重點,重點是笑完之後!」方銳狠狠咬了口手上的肉乾。「蘇沐秋說:媽是沒有,但還真有老爺和老太在養他。說我也算蒙對一點邊。」

 

「真的假的?」

 

「真的真的,比真金還真。你可以去問張新杰喻文洲王大眼周澤楷,蘇沐橙應該也聽到了。」方銳說得一臉自己是得道高人大家快來信我的神棍樣,轉頭又變成苦口婆心語重心長。「我說啊,你跟蘇沐橙老是不問等他說,萬一他自己沒辦法說出口呢?你們兩個等幾天也沒等到那十年的資訊,反而我這瞎編一氣知道還有老爺老太養過他,當然好壞就再說,你們不考慮試試我這種方法?」

 

「編個故事,大家當笑話一樣說,讓他說哪個對哪個不對?」

 

「別弄得太沉重刺激起來就不會太受傷啊,說笑話講故事慢慢帶,感覺狀況不對就立刻打住不說就得了?」

 

「聊天可不是那麼容易停下來的啊,到時候你負責阻止黃少天?」

 

「呿,這不還有喻文洲嗎?哪輪得到我,你自己才別拉仇恨拉到連蘇沐秋也炸了。」方銳哼哼兩聲,找杯水喝了又跑回來。「真不需要帶你練級?」

 

「滾。」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