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les罐子+ 末路行者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



「握槽握槽,怎麼回事啊這是?隊長你說說這是怎麼回事,蘇沐橙她哥砰地就跑了出去是鬧啥呢,我覺得不高興的話就要用說的啊,甩椅子什麼的簡直太不文明了啊你說是不是啊?是不是啊?是不是跟葉修吵架了啊……我就說了啊,葉修那渾蛋簡直分分鐘就讓人想要PK他啊,你覺得……呃。」黃少天抓著鼠標站起來,看著伏在楚雲秀身上掉淚的蘇沐橙,又看了看其他男士盯著他看的複雜表情,總算意識到這時候好像不太適合開口後,十分罕見地自主閉嘴坐了回去。

「大家繼續吧?」領隊跑了,身為隊長的喻文州打著圓場,示意楚雲秀帶著蘇沐橙離開,自己則快步地走向王杰希,事情發生的時候,王杰希的確是站在了葉修三人的背後。



「蘇沐秋你給我站住!」葉修追著人衝出了訓練室,追沒幾步扶著牆喘,看著對方頭也不回,拔腿狂奔的背影,第一次痛恨自己宅男體質的不濟。

追不到,還是得追。

一想到蘇沐秋那混合著恐懼及迷網的痛苦表情,又想到蘇沐橙被嚇到時的泫然欲泣,葉修按著腹側,又咬著牙追著那消失在樓梯轉角的背影跑。

蘇沐秋這一跑,直覺地衝回他和葉修的房間裡。

葉修才剛氣喘吁吁地爬上樓梯,就聽到走廊上傳來好大一聲門板敲在框上的聲音,他慢慢地走了過去,握住門把轉動──果不其然鎖了。

「蘇沐秋,開門。」他敲著門板砰砰響。

「我不是你口中的蘇沐秋……」門板裡的聲音很近,但有點低,說明著房裡的人也許正抱著膝抵著門坐在了地上。

「好吧,你不是蘇沐秋……」葉修喘著氣,按著腹側乾脆也跟著坐在了地上休息,「橙子……我是說蘇沐橙,你妹妹,你記得嗎?她現在長得可漂亮了,多少人喜歡她──她說你現在叫啥來著,馮宇是吧?」

門內的人沉默了一會兒,聲音像被揉碎了一般,伴隨著嗚咽。

「我不是馮宇……我沒有記憶,我不記得你,不記得你說的蘇沐橙,我也不認得我自己。」

門外的葉修愣了一下,他想起了中午王杰希找他聊的那個關於失憶的話題。

蘇沐秋不記得任何事,而他,不記得哭得這麼心碎的蘇沐秋。

「蘇沐秋……」葉修將這個名字含在嘴哩,小心翼翼地念著,飄遠的思緒書寫著回憶:「你叫蘇沐秋,有一個妹妹,沒有其他家人。我叫葉修,離家出走的叛逆少年,你把我撿回家,說進了你家的門,就是你家的人。那一年,你十六,我十五,沐橙還在念小學,我們住在連窗戶都沒有的小隔間,一碗泡麵三個人分,一張床上三個人擠──」

葉修不知道他講了多久的往事,門內的啜泣聲在平緩的聲線中漸低,他講到了一個段落後站起身,從口袋裡掏出了房卡,猶豫了一會兒後才刷開。

蘇沐秋抱著腿,在門口縮成小小一團,背對著門外,如同中午葉修在訓練室裡看到的那個模樣。

「蘇沐秋……」他叫了一聲,沒有回應,他想了想,蹲下身體將那脆弱的身軀帶進懷裡,拍著那顫抖的背脊。「你不記得了也沒關係,你想知道什麼,我都跟你說,人還在就好,記憶總會找回來的。」

蘇沐秋縮在他懷裡,很安靜,不哭不鬧,聽他再度說起那個屬於蘇沐秋的故事。



葉修沒有告訴他。

初見逢雨這個名字並不是蘇沐橙看了他現在的身分後才臨時起意。

那一年,蘇沐秋牽著剛從小學校放學的妹妹,踩著水花走在回家的路上。

蘇沐橙拉了拉他的手,叫他往巷子裡看,說那邊有個人。

他看到一個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抱著個包狼狽地躲雨,本不想理會,但捱不過妹妹的善良。他想了想,蹲下身來將妹妹給背在了背上,兩個人共撐著一把傘走了過去。

『傘給你。』蘇沐橙笑著趴在哥哥的背上,將自己手上的小雨傘遞了出去。

離家的少年愣愣地接過傘骨歪了一支的碎花小傘,看著大不了自己幾歲的少年背著小女孩轉身就走,連多問他一句的意思都沒有。

那年初見,春色逢雨。



**



蘇沐橙在晚餐時間過來,是葉修開的門,蘇沐橙將還熱著的食盒交給他,猶豫了會兒後,靠在他的身上,將臉枕在他的懷抱裡。

「葉修,我害怕……」

他勾著笑容摟住懷中的人,拍了拍她的背。

「傻丫頭,最可怕的事情十年前就已經過去了。」十年前,他們覺得蘇沐秋死的時候,天崩地裂。

現在人回來,再糟能比那時候更糟?

蘇沐橙懂他的意思,靜靜地抱著他一會兒,再抬起頭的時後情緒已經穩定了許多,就是眼角還紅著,她說她今晚要睡楚雲秀的房裡,葉修摸了摸她的頭,問她要不要進房看看。

蘇沐橙搖了搖頭,離去時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葉修的眉間。

「別皺眉,看了難過。」

蘇沐秋不在的時候,他們兩個一直都是這樣的,你安慰我我安慰你。

食盒兩人默默地分著吃了,葉修吃飽了到陽台抽菸,蘇沐秋坐了一會兒後,拿著衣服進浴室洗了澡,裹著被子躺到了床上去。

葉修靜靜燃著菸,房內沒開燈,外面是已然全黑的天色,街道上點起了燈,一眼望去,繽紛熱鬧,月色在房內拉出了晦暗的光影,靜得像另一個世界。

葉修抽完菸回到房內的時候,蘇沐秋已經沉沉地睡了過去,淺淺的呼吸在房裡瀰漫著安寧。他看著蘇沐秋的睡臉半晌,拉開了門走出去,足音在走廊上響起,越過了不知道在鬧騰什麼的孫翔房門口,轉過了走廊,最後敲響了王杰希的房門。

王杰希對他的來臨不太詫異,讓開了路,葉修走進房後才注意到房裡除了他們倆,茶几邊還坐著喻文州。桌上散著很多資料,顯然在他來之前兩人已經談了好一會兒了

「我說你們兩個心髒湊在一起密謀什麼壞事啊?」葉修彎著嘲諷的嘴角走了過去,王杰希將電腦桌旁的椅子搬過來,喻文州幫他倒了杯茶水。

王杰希這人葉修知道,如果只是單純的八卦湊熱鬧,這人不會來找他,白天那時候喻文洲也不可能拉得動他。

冷是冷了點,微草以外的事從不摻和,現在進了國家隊,顯然這種負責態度也照顧到他身上了。

直到三人坐定,他看著我,我看著你,最後還是由在場資歷最淺的喻文州率先開了口。

「是關於沐秋前輩的事……」

「他不記得我。」葉修對茶水表示了嫌棄,摸索著口袋掏出菸包,看到王杰希皺眉,又把菸包塞回口袋裡。「事實上,他下午告訴我,不只我跟沐橙,他連他自己也不記得。」

「典型的失去記憶。」王杰希翻了翻桌上打印出來的幾張紙,翻到了其中一頁遞到葉修的手裡,同時還有一張名片:「我問過微草的隊醫,他認為這種情況最好的辦法還是趕快尋求專業的幫助。」

「他不會去的。」葉修連看也沒看地將名片甩回桌上。

「一般來說,失憶症的形成原因分成了是生理及心理兩個方向,」顯然在葉修來臨之前,喻文州跟王杰希已經分配好了兩人要負責的溝通內容。「沐秋前輩出過車禍,如果是那時在腦部留下傷害的話自然是沒有太多辦法,但假設是心理因素形成的話……」

「文州,我跟沐橙不會答應。」葉修將手上的文件給揉成團,順手往前拋去,紙團撞上了牆壁後,在桌上彈跳了幾下後停住,葉修兩手交握,視線盯著兩人,一字一句帶著嚴肅與認真:「我跟沐橙不會允許任何人──包含我們自己──去逼問沐秋任何事情。」

「在你確定自己絕對不這麼做之前,先把這看完。」王杰希也不惱,把紙撿回來攤平,重新推到葉修眼前。「沒找清楚原因,他可能會忘的更多。」

葉修定定看著王杰希,抓起紙又想揉,最後快速掃過內容,再次把紙揉團扔旁邊。

「王大眼,你是想說心裡因素還算好的吧?」

「領隊,站在國家隊立場上,如果蘇沐秋這個人能穩定發揮下午跟你討論戰術時的狀態,不單對沐雨橙風的發揮,將對整個團隊都有好處。既然有雙贏的結果,為什麼不試試?最少也要帶他去做個全身健康檢查,我聽說他也要一起出國,體檢是必要的,而你也沒剩多少時間帶他做體檢不是?」

出國體檢是跑不掉的。葉修抓抓頭,這事兒他的確忘了,也確實是個好理由。

「體檢這事兒我疏忽了,」葉修厚黑,卻不是死撐著不認的家伙。「話說今天下午,你在我背後看得很開心嘛,王大眼。」

「比喻文洲轉述給我的內容,在判斷上更有靈性,很優秀。」

喻文洲問葉修蘇沐秋在他眼裡是怎樣的人,拉王杰希幫忙前當然去蕪存菁地把重點也說了遍,但是,等實際在螢幕前聽上大半個下午,王杰希突然明白為何葉修面對槍系職業總是那臉欠揍的淡定。

「所以,本來有人反對蘇沐秋跟著去?」葉修一針見血,看喻文洲這個當隊長的面露苦笑,嘴角微挑地點點頭。「你家黃少天就佔一個?看來他旁邊還好幾個,自己都管不好了還管別人?」

「我原本也反對。」王杰希說道。「送去看病之後想讓人出不來的方法多的是,只要拖過出發日就行。」

「心真髒。」

「這是為了團隊好,今天下午蘇沐秋跑走的時候,蘇沐橙是什麼反應你沒忘吧?這在國外,她還有辦法上場?」

「那現在怎麼又同意?你覺得價值夠了?」

「是。」王杰希並不否認自己的現實,把被扔開的名片又推回葉修手邊。「下午張新杰也跟著一起聽過討論,再有鬧事的他也會出來說兩句。」

「反正不是多大的事。」葉修盯著手邊的名片,終究還是沒有拿,只是把內容記起來。「今天你跟張新杰旁聽大半個下午,之後討論出什麼沒有?」

「我把前輩們離開之後的訓練錄下來了,」喻文洲轉身拿出一片光碟。「下午那個討論我沒聽到,但重點王杰希跟張新杰大抵都記住了,我們三個分配了一下集火破解的訓練,所有的記錄都在這裡。」

「挺盡責啊,隊長。」葉修拿起片子站起來,東西在手上搖晃。「叫那些人皮繃緊一點。」

 

 


-TBC-

TAG:全職,全職高手,葉修,蘇沐秋,傘修,共生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