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的重點總是跟年輕人不同,但結論有重複就不妨礙進度,這次他們一路前進帕席歐都沒有再試著讓意識與精神力進入菲特萊爾體內,直到晚間紮營之後,他才決定再試一次。

詛咒再次表現跟白天一樣的反應,帕席歐釋放善意詛咒就開心地靠過來,當他傳遞出讓菲特萊爾『醒來』的訊息時,攪動成一團的詛咒顯得很困惑。

我想要見他。

帕席歐再次傳遞出這樣的意念,詛咒好像懂了,卻又困擾又為難。

讓我見他,我給你最喜歡最想要的東西。

黑色符文翻滾得像團棉花,僅僅掙扎片刻就歡欣地縮成一團,帕席歐的意識瞬間被踢回自己的身體,沒多久菲特萊爾掙扎地張開眼,如同這幾天每次醒來的反應,打量四周後,爬起來對帕席歐說謝謝。

「感覺如何?」一看就知道菲特萊爾不曉得詛咒的存在,帕席歐並沒有去點明,只是拿出食物、水、和藥。「吃點東西。」

「還好,抱歉這幾天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為什麼要吃藥?」

「你這幾天睡睡醒醒,這個藥可以調理一下身體。」

菲特萊爾打開瓶蓋聞了聞,露出苦笑。

「帕斯,這藥喝了會想睡。」不是懷疑帕席歐,只是身為鍊金術士總會好奇手中的東西,沒想到卻是這種藥。

「試試一次睡足會怎麼樣?」

「我覺得不是這樣就可以解決的事情。」菲特萊爾無法察覺體內詛咒的存在,但並不代表他不能分辨自己的異常──他覺得沒事,卻也知道這絕對是個很大的問題。

「再相信我一次。」帕席歐說出口才發現這似乎在變相承認自己信用破產。「在你面前我從未說謊。」

「的確是。」睡個幾天待遇也不一樣了?菲特萊爾不知為何覺得有些好笑,現在的他與其說是勇者,不如說是被拯救的公主。「那就要再麻煩你了耶。」

「還差這一次嗎?」帕席歐指指食物,示意他該開動了。「我怎麼能丟下你不管?」

「突然覺得自己好重要啊。」

「要解決這次的事情,你的確是很重要的存在。」

菲特萊爾手也沒停地默默吃完食物,扭開藥瓶,看著帕席歐許久許久。

「像上次在地底那樣的『有用』?」

「是。」

「……我知道我現在問了你也不會說,而我相信你知道在做什麼,」菲特萊爾晃動手上的瓶子,又看了半天,才一口喝盡。「大概是因為……我真的很喜歡你。」

「我知道。」

「欸?」

菲特萊爾的臉瞬間燒了起來,燒得他連想睡的感覺都退去一半,就像所有暗戀的人都覺得自己隱藏得很好,等對方說我知道的時候才羞恥得衝破天際。不過帕席歐的手已經覆蓋住他的眼睛,睡意一下子就沉重起來。

「要做個美夢,就別問太多。」

少年的意識再次被推入最深的幽暗中,帕席歐的意識隨之進入,詛咒邀功似地湊上前磨蹭,帕席歐也只好吩咐『它』要有節制,然後解除菲特萊爾身上的守護。

漫無目標四處游離的黑色絲線瞬間被扯進少年體內,帕席歐沒有觀看別人進食的嗜好,就算那不是人也一樣。他回到現實,看那些沒有『寄主』的詛咒被不斷吞吃,數息間凝聚出黑色的漩渦──

帕席歐訝異於菲特萊爾體內『那位』的蠻橫,連忙把卡蘭嘉斯頓的守護放回去,等周圍濃密的詛咒絲線逐漸散去,意識才再次進入,很明顯變大一些的詛咒看到帕席歐,撒嬌似的蹭上傳達出『還想要』的意念。

每天,太陽還在的時候要讓我看見小菲爾。遵守約定的話,陪你玩也給你今天這種東西。

雖然不確定菲特萊爾是不是真的因為詛咒而清醒,但昏睡絕對跟詛咒有關,既然能溝通,帕席歐覺得嘗試一下也沒有損失。

詛咒傳達出順從之意,而菲特萊爾的奇妙症狀從那一晚起不藥而癒。



* * * * * * * *



救到牛族人不會太困難,他們本來就在偏外圍的地點,帕席歐派人送過一次補給,知道他們虛弱卻都還撐得下去。

雖然殘忍,但帕席歐也在觀察,詛咒感染這些人後究竟是怎樣的使用方式,而具有求生意志的牛族人非常適合,只要不刻意拚命地去救他們,目前可得的答案就會出現。

「他們這樣走得出去嗎?」

在培育幼苗的過程中,帕席歐可以借用一下卡蘭嘉斯頓的法則之力,雖然菲特萊爾還是被弄昏之後打橫抱進去只負責躺著,速度卻比羅登那時快了一倍。

「雖然他們是低階又年輕的獸人,」帕席歐靠在一塊大石頭上休息。「但我們現在有獸人祭司,沒有人比獸人祭司更懂得怎麼讓他們恢復……也只要能走出去就好。」

那些牛族人在海萊因的照顧下,只花了半天就能自己離開,對於這些能與祭司同行的人類更是信服不已。待牛族人離開,隊伍搜尋與前進的速度變得更為大膽,向地圖中應該存在的村莊趕去,最開始看到的幾個全是廢墟。

傾圮破敗的房屋,荒蕪的農田,帕席歐想起拉格多魯被座狼肆虐過的村莊,白晝的殘光照耀此地,淒涼的斜影不斷延伸,融入不遠的森林,陰森的感覺毛茸茸地爬上心頭。

「帕席歐……我、」史托克想說的話還沒說,廢墟的地面就傳出動靜很嚇人的動靜!「啊啊啊啊啊!!動動動了!!手爬出來啦!!」

拔劍的聲音紛紛響起,村莊地面也陸陸續續出現動靜,手一雙雙的出現,砂石翻動聲此起彼落,菲特萊爾幾乎就要放出法術,西爾伯曼跟帕席歐卻解除備戰轉為警戒,克里斯也放下弓箭,海萊因盯著他的人類伙伴表情詫異。

「是活人……我不記得人類會這樣住在地底……」

他們緩緩退到村口,看越來越多的人爬出來,幾乎都是大人,虛弱無神的表情在發現他們後變成驚慌的喧嘩,聚集在村莊道路的另一端,即使喧嘩消失這些人的臉上也沒有要交流的意思,只是沉默地表現拒絕與不歡迎,閃躲他們意圖溝通的視線。

帕席歐示意所有人退出村莊,那些病態又充滿灰塵的面孔逐漸消失在視野裡,他們多走一段路重新挑選出營地,直到營火溫暖每個人的身體都還找不到聲音。

「今晚,警戒的範圍加大,」帕席歐還是先開口了。「如果只是有兩三個人靠近就放他們過來,超過這個數量的話……」

就要邊逃邊找地方躲了。

聲音隱沒在火焰裡,每個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推測中。太陽一下山就昏昏欲睡的菲特萊爾此時已經睡倒在帕席歐身上,其他人分配好守夜的順序便各自休息,直到天亮都沒有發生任何事情。

「我們回村莊看看。」預測失敗不代表什麼,只要這些人出現在眼前就是最好的資訊。

再次回到村莊,感覺似乎沒有什麼不同,就像來的時候一樣,一個人都沒有。

「嗯……還是不太一樣。」菲特萊爾歪歪頭,把四周又看了一遍。「那邊的牆,昨天比今天高了一肘,碎石我想都在這邊,」少年指著不遠處大大小小的石塊。「然後……那邊昨天沒有血跡。」

菲特萊爾點出幾個不同之處變沒有再說下去,他的同伴已經明白他要說什麼,只是因為他而再次確定──昨晚有發生什麼,而村民很可能又躲回地底下。

「要……要挖挖看嗎?」史托克盯著地面,說實話,不挖他不安心。

帕席歐搖搖頭,只是比昨天更加仔細地把村莊檢查一遍而後迅速離開,之後經過的兩個村子都抓准時間在日夜交替時抵達,幾乎無一例外地出現爬出來的『活人』,同樣的也都不怎麼願意溝通。

從羅登之後就一身魔劍士裝扮的帕席歐只是前進,對於這些不溝通的人竟然不多做嘗試努力這點讓人意外,西爾伯曼騎在外型與精靈馬相似,實際上卻是召喚獸的翱翔馬身上,開始以輔佐者和教學者的身分指導起這些幼小的孩子。

至於菲特萊爾,既然都告白了、帕席歐也說我知道了,就、就算不問『我知道』後面的答案是什麼,其他的問題總可以問吧!?

就在他邊思考邊整理疑問的同時他們再次抵達地圖中的一個村莊,而這次,他們在太陽仍在天上的時間,看到了活著的村民!

「我去吧。」克里斯拍拍帕席歐跟菲特萊爾。

隨著精靈的前進,地上和屋裡陸續出現人影,他們對出現的訪客甚至一點戒備都沒有,而是露出虛幻的笑容請他們在村口稍等,接著搬出桌椅,就這樣在路中間坐下。

「我叫露絲,村長之女。」虛弱削瘦得如同幽靈,雖然對著他們微笑,但菲特萊爾覺得她目光很渙散。「我知道你們很多疑問,我會將我知道的盡可能告訴你們,然後……」

「如果有什麼要求,旦說無妨。」帕席歐說道。

露絲浮現快要哭出來的表情,笑著搖頭。

「我只希望你們快點離開,然後將我告訴你們的內容傳出去……這裡被詛咒,所以,不要再有人來了。趁我還能記得的時候,我會將能說的都說出來。」

「能記得的時候?記憶會消失?」

少年的表情為充滿暮氣的村莊帶來生氣,露絲一陣恍惚,回神之後開始說起她知道的部分。

「記憶不會消失,只有死過的人才會。最開始,大約兩年前,開始什麼東西都種不出來……」

土地沒有荒廢,但就是無法結穗,食物瞬間變得吃緊。但所幸領地的稅賦不高,勉強撐過第一年。

那年冬天,領主卻徵召領民,大部分的壯丁和即將成年的少年都被徵召去領城修建城牆與各種建築,這原本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領民不能拒絕賦役的徵召,但多半在第二年春天到來的時候就遣散他們回家以確保糧食。所有人出發前都想著今年多開墾一些荒地,就算出什麼意外,食物也會比去年多……可離開的人再也沒有回來。

「你們沒有去找?」

「怎麼會沒有?不……或者說想去卻去不了……」

春天還沒到來,虛弱便包圍了村莊,剛開始只是覺得有些沒精打彩,等發現時已經幾乎沒什麼人能工作,當夏天到來的時候,虛弱卻又還活著的人已經可以確定欠收的未來,而此時半獸人又出現了。

不會結穗的麥子,沒有體力工作的人們,不時出現在周邊卻絕對不會進犯村莊的半獸人……恐慌與絕望逐漸包圍村落。

「完全沒有逃跑的體力,但留在村莊似乎也只是餓死而已。大家根本不敢進入森林採集,那些半獸人好幾次血淋淋地吃著獵物在村莊外戲弄村裡的人……抓住其中一個,在所有人面前虐待他,然後拖進森林……」

大概也是被吃掉了吧?

而且就像他們撕扯獵物那樣,活生生地被吃掉了吧?

與其被活生生的吃掉還不如現在死了就好,至少不會有那麼多痛苦,至少可以死得完整一點……

這樣的念頭不知道什麼時候飄盪在村莊裡,然後在某天早晨化為現實。

最開始的尖叫聲源於一具上吊的屍體。

接著,又有一個人上吊,再來,則是一個吃了毒草的人,過沒多久,一個婦人拿刀殺了所有的孩子和他自己。

活著的人惶惶不安,他們迷惘,既不知道為何堅持活著也沒有赴死的瘋狂和勇氣,在猶豫中虛弱然後順理成章地捨棄思考,有的人覺得這樣在虛弱中沉睡致死也不錯。

但過沒多久……上吊的人從墳墓裡爬出來了,因為沒辦法打造棺木而只是埋在土裡的死者爬出來了。

他們一個個爬出來,不畏懼陽光、擁有心跳,在驚慌自己為什麼沒死以及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之後,這些爬出來的人開懷的笑了。

我們不會死,那還有什麼好怕的呢?

不確定是不是所有人都真的不會死,但已經足夠讓瘋狂取代勇氣,復活的人跟小部分的人衝向半獸人、擊退那些怪物,他們因久違的食物而高興不已,對於一旁再也沒有呼吸甚至有些破碎的鄰居視若無睹。

然後,這些破碎的屍體第二天再次活著站起來。

比第一次還要快的復活速度,那麼嚴重的傷口居然也恢復得一點痕跡都沒有,可是、那根本──不是神蹟。

「發現不會死之後,村子裡的人跟瘋了一樣。他們去做一些明知道會死的事情然後第二天哈哈大笑,好像一瞬間擺脫虛弱變得非常厲害似地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但實際上……我們並沒有變強壯。」

只是不會死而已。

在無數次復活之後,有的人開始意識到他少了『什麼』,但那些不斷死了又復活的人只察覺到那份缺失,而那些從來沒有死過的人則開始瞭解究竟缺少的是什麼。

有的是記憶,有得是靈活的語言,還有一些……

「我……我不太會說,大多會失去記憶,但還會失去點別的……就好像原本做得到的事情再也做不到了……他們變得經常發呆,又很容易突然生氣,復活的速度變得越來越不穩定……」

「露絲小姐,聽起來你是不曾尋死或靠近死亡的人,為什麼你的記憶也會消失呢?」

菲特萊爾從水壺中倒出一杯茶遞給露絲,村長之女拿到手中不禁愣了愣,手中柔軟的溫度和香氣讓她幾乎哭了出來。

「想想我們這些沒死過的人是為什麼能不死呢?我們終究靠了這些人帶回來的食物啊,他們怎麼可能忍受我們什麼都沒有失去的活著?對於被殺……其實我沒什麼怨言,只是……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抱歉,還有一個問題,為什麼那麼多的人從地底爬出來?」

「因為這樣復活的速度比單純放著快。啊,對了,就算復活可以恢復傷勢,但失去的四肢長不出來,不過,斷掉的四肢跟身體放在一起卻還能接回去。」

露絲慢慢喝完手中的茶,朝菲特萊爾笑了笑遞還杯子,然後站了起來。

「以前總是夢想著,有俊美又厲害的騎士或勇者經過村莊,像故事裡一見鍾情。沒想到那麼多美男子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卻只想死。」

露絲朝帕席歐一行用力鞠躬。

「拜託!請讓我們安息!」

菲特萊爾回頭看著帕席歐,知道對方不會做出無法肯定的承諾後,他走上前輕輕抱住削瘦的少女。

「謝謝妳的幫助,我只能說我們會努力。」

始終沒有哭泣的不死少女,埋在菲特萊爾的肩頭默默哭了起來。



布置一個能支撐長時間的魔法陣不只是腦力活,也是苦力活,艾勒西恩與昔日的幾個朋友們會合,完成魔法陣之後又仔細檢查周邊所有可能被污染的地區,等他收到安佛瑞司派來的綠冠鳥,看著左手的訊息差點沒捏死右手的鳥。

「怎麼了?」

「後媽不好當啊……」艾勒西恩銷毀訊息,將綠冠鳥送回星界。「我要回去一趟,你們就看著辦吧。」

「酒錢你出。」

「……不行,我沒錢。我那便宜兒子到現在也沒叫我一聲『爹』……好吧,他叫我『娘』我大概也能無恥地欣慰一把,但不管怎麼說,他不發零用錢給我。」

「少來,你自己的積蓄呢?」

「穿在身上了。」

「那你快脫。」

「我就知道你意淫老子很久了。」

「呸呸呸呸呸!」

「別呸,酒沒有,脫衣秀也沒有,我回去一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這是什麼鬼交代?」

艾勒西恩也很想知道這算什麼?難道他真的老了?辛辛苦苦封起來的地方那小子撿個東西就進去了──到底誰才是勇者?撿東西的運氣不是勇者的專利嗎……啊!

所以那小子想改行當勇者?也不對,勇者被小鬼頭改得莫名其妙,現在他身上好像就掛著一個勇者勳章招搖撞騙……

艾勒西恩不想浪費傳送卷軸,要節省傳送物品的能量消耗就得走到適當節點上,等他找到安佛瑞司,時間已經又過了幾天。

「還有誰進去了?」艾勒西恩問道。

「一個森林精靈長老,一個草原精靈親王,一個大廚路人甲,一個撿到獸人祭司的路人乙,再加一個獸人祭司。」

「帕席歐還說了什麼?你就通通一次說了吧。」

「……」安佛瑞司嘆口氣把能說的都說了,然後指著他們進去的地方。「他們從這裡進去,我看過,的確是整個封印比較薄弱的幾個點之一,不過在你修補之前──你要進去嗎?」

「你希望我帶出來的是哪一個?帕席歐還是菲特萊爾?」艾勒西恩將手貼上封印,這個合力完成的作品,可以大致感應到裡面的變化。「他的想法很有趣,但大概無法根除……不過,有效。」

「所以?」

「他們已經分開了。」艾勒西恩收回手。「這很合理,帕席歐培育幼苗並不需要那麼多人的保護,偷偷進行安全性更高。而對裡面那東西來說,小菲爾才是真正的主食──我去菲特萊爾那裡。」

眼前的封印開啟一扇金綠色的入口,艾勒西恩突然回頭一笑,在安佛瑞司唇上偷了一個吻,接著逃跑似地走入封印、封閉入口。

「老爺,好好賺錢,等我回來啊。」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