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不平衡啊啊啊啊────」史托克仰天咆哮,事實上他已經忍耐了半天──差不多就是菲特萊爾從結界裡出來,說完發生什麼事倒下休息再起來的半天──但還是決定當著某人的面吼出來。「為什麼那麼多勇者拼死拼活絕處逢生飛天下地跳山崖等等等等悲苦得要命才功力大進,你這傢伙摸摸牛族人的小手就連升三級!!」

「呃……史托克,冷靜點,安靜好嗎,」菲特萊爾回頭看看帳篷。「帕席歐還沒醒。」

「可以安靜,無法冷靜──你知道我才幾個戰紋嗎?」因為戰紋只有晉階時以及使用特殊技巧時會出現,所以除非本人誠實的親口告知,旁人很難知道對方究竟有多少戰紋。

當然對老道的冒險者或榜上有名的強者而言還是可以判斷,但這不是一般人的技能。

「……幾個?」糟糕,該不會只有一個?

「一個!!」混漲你臉上都寫出來了啊啊!!「沒錯跟你想的一樣!!就是一個而且還沒練滿!!嗚啊啊為什麼你運氣這麼好可以連升三級──」

「史托克……我可是差點快死掉了……」那超痛苦的,痛得沒辦法形容啊!

「你閉嘴!!蒼天無眼!不公平!為什麼~~~」

巴爾德看看帳棚又看看史托克,似乎也覺得他太吵,決定出來說兩句。

「因為帕席歐不會救你。」

「嗄?」史托克沒想到巴爾德會說話,瞬間愣住。

「帕席歐不救你的話,我們現在應該在挖洞吧?」巴爾德歪歪頭,又搖一搖。「不對,應該都埋好了。」

「巴爾德……」你可以不要這麼誠實嗎……

「唉唷,你跟他之間不公平的可多了,」已經開始習慣隊伍風格的蒂娜湊過來落井下石。「你想想,菲爾的知識比你豐富,身材比你好,個性比你溫和,而且還會魔法──單單魔法這點你們就已經是一個天一個地,更別提他比你早認識帕席歐,你又長得沒他好看──要我選我也是先救菲爾。」

被菲特萊爾拯救的牛頭怪立刻充滿認同感的舉手投蒂娜一票,克里斯又撇開頭偷笑,巴爾德則是認真的看著史托克,眼神像是在告訴他:你看,我對你還是比較好吧?

史托克想淚奔都不知道往哪奔,附近既不安全也沒有能安慰他身心的食材可以採集,只好自己默默到旁邊治療破碎心靈,蒂娜接替史托克的位置坐在菲特萊爾身邊,看菲特萊爾小心攪動餘火上的粥,忍不住就想說點什麼。

「真是個好男人呢。」

「嗯?什麼?」菲特萊爾轉頭。「抱歉,剛剛沒注意聽。」

「我說,帕席歐真是個好男人呢……就是嘴巴討厭了點。」

「呃?嗯……好男人喔……」姊姊們好像也討論過這個話題……

「你看嘛,這傢伙看起來就不是很缺錢,身為一個吟遊詩人他才藝豐富,身為同伴他身手矯捷。雖然好像跩跩的都不管別人的死活,但在緊要關頭連精神力也願意共享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做到……啊,這麼說起來……」

蒂娜偷偷摸摸雙眼發光地湊得更近,弄得菲特萊爾侷促不已。

「原來他也是魔法師?他的魔法你見識過嗎?」

「咦?」知道帕席歐不喜歡自己的事情被人知道太多,菲特萊爾轉頭熬粥掩飾表情。「怎麼這麼說?吟遊詩人本來多少就會一點點特有的法術啊,總不是會魔法的都是魔法師吧?」

「你呀,說謊也多動動頭腦,」蒂娜撇撇嘴,把菲特萊爾的臉轉回來。「在對方不知道的情況下分享精神力給對方使用超難的好嗎?你沒察覺也沒受傷,而你說他也沒受傷──就算你很弱這還是很難──能把精神力控制到這種程度的除了魔法師還有其他人嗎?」

說得也是……

「所以他到底有多強?」

「……不知道。」

「真好啊……」蒂娜放開菲特萊爾,撐著下巴的表情似乎沉浸在美夢裡。「你說……他真的比較喜歡巨乳嗎?」

「咳咳咳咳咳……」瞬間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很蠢,但菲特萊爾實在沒想到話題會跳到這裡。「呃……咳,你喜歡帕席歐?」

「嗯?」蒂娜轉過頭盯著菲特萊爾,眨眨眼,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廢話,他這樣的好男人哪個女人不喜歡?哎呀,難道你喜歡我?」

菲特萊爾飛快搖頭,蒂娜笑靨如花的表情轉眼變成充滿殺氣的獰笑,菲特萊爾只好煩惱地停下來。

「不是,我是……很驚訝,帕席歐每次都弄得妳很生氣不是嗎?」

「嗯哼,也有那種個性彆扭,用這種方法表現關心引起注意,實際上卻對自己的不坦率心懷歉意又暗自悶悶不樂的人啊,」蒂娜說得眉開眼笑,彷彿帕席歐真的是個這樣的人。「這麼一想不覺得很可愛嗎?哎~你也別難過嘛,菲爾,你是隊伍裡的好男人第二名,精靈雖然比你棒可是美貌的保存期限太長了,這有點讓人內傷所以排第三名。」

「啊,這樣嗎?謝謝。」我還有第二名啊?

「不客氣,不過你這第二名不夠紮實,仍須努力。所以──你覺得我有機會嗎?說嘛說嘛~」

有沒有機會?菲特萊爾困擾的歪頭思考,他不太瞭解帕席歐這方面的事,但看得出來帕席歐目前對蒂娜仍是毫無興趣,不過看在雅娜露斯的份上會不會改變態度就不曉得了。

以後改變態度嗎……

菲特萊爾皺起眉頭,對於這種莫名複雜的不舒服感有些煩躁,雖然想抓住是哪裡讓他不舒服卻抓不住思緒,直到蒂娜抓住他的手臂搖一搖。

「菲爾?怎麼樣?」

「呃……」該怎麼回答?帕席歐風格的話……「我覺得……」

「嗯嗯嗯!」

「……帕席歐對比自己醜的人沒興趣。」

菲特萊爾說完立刻撈起水袋像受驚嚇的兔子一樣逃進帕席歐休息的帳篷,留下來不及發脾氣的蒂娜在溝火旁邊虐待食物。感覺背後的殺氣轉移,菲特萊爾鬆口氣,爬到帕席歐身邊坐好後,不自覺地就盯著帕席歐的臉發呆。

等那雙似笑非笑的紫色眼睛睜開望著他,菲特萊爾就更呆了。

「回答的不錯,跑得也夠快,但怎麼進來之後就不曉得從另一邊逃跑呢?」

調笑的聲音比平常柔軟而低啞,菲特萊爾又眨眨眼,才意識到帕席歐真的醒了,狂喜的情緒讓他忍不住抱上去,幾乎把坐起來的帕席歐壓回去。

「怎麼,不怕我了?」帕席歐沒有推開菲特萊爾,因為少年很快的就跟他想的一樣乖乖坐回原位,很高興很害羞又有點尷尬的搖搖頭,把手中的水袋遞給他。

「先喝點水……」看帕席歐仰頭喝水,盯著裡衣上露出的頸線不知為何臉頰有點燒,菲特萊爾連忙低下頭。「早就跟你說過不怕啊……」

「哦?」

帕席歐聽到這種回答忍不住笑了起來,經過水分滋潤的聲音又變回原來纏綿滑潤的音質,把水袋遞回給菲特萊爾之後似乎不急著詢問或起身,從空間裡拿出幾個大靠枕慵懶地靠著,在菲特萊爾驚訝帕席歐連這種東西都帶的時候,帕席歐已經拿出捲軸、魔法筆和一盞小小的燈,低頭一點一點地寫起東西。

「帕斯……」

「嗯?」

「謝謝。」

「嗯。」

「衣服……我幫你換的……」想起換衣服時看到的畫面,臉好像更燙了。

「菲爾,現在可沒有結界。」

知道菲特萊爾想說的是『沒發現你是魔族』──因為魔族人的身體特徵之一是會在身體某個部位出現魔紋,菲特萊爾不確定是否有偽裝到那種程度,安全起見就只能由他自己動手。

但可不是在帳篷裡沒人看見就一定也聽不到。

「啊,抱歉。」唔,太粗心了。「所以身體好多了嗎?」

「本來就沒事,」把睡前看到那些變化記錄進卷軸,思考還有哪裡疏漏,沉吟片刻後才發現菲特萊爾還在等他回答。「只是消耗的精神力還沒完全恢復,會覺得比較疲倦而已。」

「那──那你還不休息!」

「休息?冥想還比較有用。」帕席歐失笑,不曉得菲特萊爾激動什麼。「你呢?恢復之後,試過新獲得的力量嗎?」

「……沒有。」

「嗯?」

帕席歐的聲音很明顯的帶上嚴厲與威脅,菲特萊爾縮縮脖子──這不是怕,真的,就是驚覺自己怠惰了很心虛而已……

「我也才剛醒來不久……」菲特萊爾看帕席歐收起捲軸與魔法筆,才伸手去扯扯對方袖子。「帕斯,那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一碰他們詛咒就不見了,為什麼我碰完他們就開始晉階?」

「你只要記住,千萬別再碰他們就可以了。」

抬頭看帕席歐只是微笑沒有絲毫說下去的意願,菲特萊爾只好低下頭說好。

「那牛族人要怎麼辦?我們都答應他們了,而且看樣子他們也回不去原本住的地方,那又該讓他們去哪裡呢?」

「你管得還真寬。」

「不是……只是……幫忙就不應該只是自我滿足不是嗎?」

「是句不錯的話呢,真想讓到現在還會踩壞我家花園說要懲奸除惡的笨蛋聽聽。」

「帕席歐……」又不是我踩壞的為什麼要遷怒我……「如果是我踩壞花園我會負責種回去。」

「那下次我老爸蹺班就拜託你去花園抓,一舉兩得,真好。」自己送上門的更好啊。「所以,關於怎麼辦這個問題──」

「嗯嗯嗯。」啊,終於回到話題了。

「方案一,通通送到你家那裡,牛族人體力好個性老實又擅長農林業務,正好工作還錢;缺點是南方溫暖,可能得放在有河有湖的地方免得熱趴了就只是廢物。方案二,送去我家,但我不要。方案三,通過勇者協會給他們安排工作,畢竟他們是獸人而不是牛頭怪,跟獸人合作協會沒有意見,只是長相方面需要適應。方案四──」

「還有方案四啊?」怎麼帕斯睡個覺就能有這麼多方案?

「 嫌多?那就──」

「不不不,對不起我錯了,」掩面道歉。「請務必告訴我方案四。」

「方案四,暫時讓他們跟著行動。等你解決蒂娜說的那個問題後,我想這一整區都會變成你的領地,那他們要怎麼住都可以,反正你也欠缺開發的人力。」

「咦?我的領地?」

「聽了蒂娜和牛族人的敘述,以及你自己的變化──這怎麼可能會是個小任務?」

「可是我以為這麼大片領地、又是這麼奇怪的事情至少需要更高等級,或者更多人數的勇者團隊才能解決……」

「原本是。」

「但是?」

「但是,一,這塊領地很窮沒啥油水。二,這個任務人多也沒用。」

果然很窮嗎……

菲特萊爾苦笑,雖然不抱期待,但一如預期還是有點難過,如果不知道錢很重要也就罷了,被帕席歐一毛不給的放生三個月後,現在一想到貧窮的領地還需要金錢援助就煩惱錢要從哪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