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梁柏安承受第一拳的時候還不覺得怎麼樣,但王宏甫的那一腳讓他痛了很久,貼上藥膏是有好一點,但站起來後還是怎麼動怎麼痛,讓他只好死了心地放棄開店。可身體的狀況讓他在家也沒辦法做什麼家事,連在地上滾都會抽兩口氣,最後除了滑手機、做消腫的冰塊,就只剩堆著抱枕懶骨頭在電視前打電動這個選項。

但他實在太會迷路,在同一張地圖死五次後梁柏安放棄了,呻吟地爬起來把電視跟主機都關了,才帶著冰桶臉盆毛巾爬回房間的床上,連帶著腳印的睡衣都沒換就直接睡。

原本以為自己會睡不著,結果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昏睡過去。醒來的時候只覺得更痛了,吸著氣把藥膏撕下來,摸黑把房間的燈點亮。

撐起身體掀起衣服低頭看被踢被揍的地方,不太腫,但很痛,哀嘆三秒自己辛辛苦苦養好的皮膚就這樣被王宏甫給踐踏成五顏六色,才拿毛巾包著冰塊往受傷的地方貼,然後緩緩地吁了口氣。

疼痛的感覺開始下降,漸漸被冰得沒感覺時梁柏安就換個地方繼續冰敷,等會痛的地方都冰麻了,才依稀有點飢餓感。可梁柏安實在不想動,索性催眠一般地著睡著就不餓,還真的又睡過去。

再醒來的時候天已經亮了,梁柏安整個人睡得迷糊,身體一動痛得慘叫才深刻地回憶起自己現在就是個傷患,旁邊臉盆和冰桶裡的冰塊早已融化,身上的疼痛也進入到一個微妙的階段。

好像不戳他就不會痛,行動好像都還好,至少那種疼痛能忍受,可是動作到某個角度或某個姿勢,那種疼痛又強烈到好像連心臟都悶悶地顫抖,痛得完全無法呼吸。

梁柏安換衣服就時不時因為疼痛而表情僵硬,走去廚房的動作也比平常輕緩,一邊想著還有什麼可以吃一邊考慮晚上到底能不能開店時,王宏甫居然又來了而且還是自己開門走進來!

「你怎麼……」怎麼有我家鑰匙?

「昨天拿捷運卡的時候就順手拿了,反正你不出門。」

王宏甫甕聲甕氣地說道,本來就偏沙啞粗硬的嗓音聽起來更像沙子從篩網落下的聲音,將帶來的早餐放在餐桌上攤開後就自顧自地坐下,梁柏安有種喝到RAINBOW Shots的感覺,一層一層全是不同的味道不同的顏色,看著美麗,味道卻沒有外表驚艷,只是足夠多樣。

王宏甫的早餐讓他完全不知道嘴裡跟心裡究竟是什麼味道,對方緊盯的眼神有些兇狠,最後又閉著眼睛趴在桌上不說話。等他吃完,動作極其快速地把餐桌收好,拿了他放在架子上的安全帽就遞給他。

「走,帶你去看醫生。」

「欸?不用吧……」哪次被你揍不是痛幾天就好,沒這麼嚴重吧?

「……走不走?」

王宏甫一臉彆扭,表情『唰──』過來『嘩──』過去,變換如同朝起朝落,不解釋也不瞪他,問歸問但就是要帶他去看醫生。

看就看吧,梁柏安沒想太多,去了才知道肋骨裂了,想起王宏甫的表情梁柏安忍不住轉頭看過去,對方總算心虛地回答他為什麼會知道──

「……你忘了我裂過斷過也斷過別人的。」

這真是太有說服力了。

梁柏安也不曉得該讚嘆還是感嘆,總之這傷就算醫生開了藥,重點除了靜養還是靜養。梁柏安機會難得坐在王宏甫摩托車的座抓著對方的腰,心裡有些心猿意馬,手倒是規矩得道貌岸然。

怎麼沉默地走出家門抵達診所,梁柏安就是怎麼沉默地又被送回家。

「你吃了藥就去躺床休息,我去買菜。」

「……欸?欸欸!?等等,你是買完菜還回我家?」

「……不然嘞?我家哪裡現在才買菜。」

被喜歡的人照顧那是一萬個讚,問題是王宏甫的狀態讓梁柏安覺得被照顧很有壓力,想說不用了又捨不得……內心才正開始糾結,王宏甫已經阿莎力地出門又關門,壓根就沒打算聽他說什麼。

好吧。

梁柏安還沒幼稚到因為怕被揍所以不敢做什麼,只是左思右想發現不想找不痛快的話還真沒什麼事情可做,無奈地走去洗澡把自己弄成準備睡眠的模式,然後就抱著平板看起調酒愛好者聚集的討論版,看看酒的資訊跟價格討論,玩家自己玩出來的一些有趣配方也認真研究……等王宏甫打開他房門,梁柏安才意識到中午了。

「我……啊哈哈,吃飯了對吧?我現在就起來。」

梁柏安把平板扔床上,小心翼翼下床站起來,一半是怕痛一半是有點抱歉,總覺得對方留下來照顧他、自己卻沒好好休息,面對凝重的氣氛不禁心虛,邊走邊心理建設等等會聽到的狂風暴雨,最後卻什麼都沒聽到。

欸?真的沒有?

梁柏安睜著眼在王宏甫面前,你看我我看你也不曉得看多久後,王宏甫一聲不吭轉頭就走。

梁柏安覺得自己還挺犯賤的,居然對缺席的咆哮感到些許遺憾,不過沒被咆哮讓他更抓不準王宏甫現在的想法。

他們兩個這樣不上不下的,大概就是王宏甫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所以才什麼都沒說。

總之,吃飯,梁柏安眼睛就只盯著對方的手跟菜;剛吃飽睡不著,就坐在沙發上看資料跟對方的後腦杓。

打電動的人沒開音效,搖桿時而激烈時而無聲的按壓聲漸漸比手上的資料更吸引人。梁柏安知道自己沒有很愛看書,對電動遊戲也沒什麼執念;真要說喜歡什麼,他喜歡看電影,討厭像大多數的愛好者那樣背誦記憶各種資料,他就只是看、有時間就一遍遍地看,在看了很多之後逐漸記起來,就像他在酒吧夜復一夜看見的畫面和聽見的對話,有人問他老是看到這樣重覆相似的狀況煩不煩的時候,總會真心誠意地笑著說哪會。

看戲?或許吧,梁柏安感謝這些人將他的酒吧當成綠洲還掏錢買酒養活他,感謝每一個客人給他的生活帶來變化與活力,讓他能成為這些人生電影中的一個龍套或觀眾。

大概是這樣,所以他不只是因為喜歡王宏甫而讓電動留在他家,有時候對方操作下呈現在電視裡的某段劇情或畫面比某些電影更有意思,操作者本身的變化也帶來樂趣……能這樣看著有什麼不好?

他已經看了目前為止的半個人生,也覺得可以再看個十年二十年,即使十年後可能這個人就不會坐在這裡,讓他看見不時動一動的後腦杓,但這些感傷總會消失,就像昨天這人三言兩語破壞的深沈,其實也沒那麼嚴重、那麼地難以破壞。

梁柏安看著看著人就睡著了,王宏甫雖然在遊戲中,但多少還是留了一點點心思注意病患。照著地圖進度趁伸展身體時看一下對方的狀況,當他兩次回頭梁柏安眼睛都沒張開後,王宏甫很乾脆地按下暫停。

「回房間睡。」

不敢大力拍,又不敢拉,王宏甫束手束腳地掂量好力道才拍打梁柏安的臉,還好這人向來好叫醒,醒了也沒脾氣,眨眨眼聽懂意思就乖乖回房間。王宏甫過一會兒又去偷開房門,確定這人真的睡著,回到客廳拿起搖桿反而有點茫然。

梁柏安今天是不用開店了,但他家還要,如果他現在繼續打電動,等於今晚的營業時間來不及回去幫忙。梁柏安區區骨裂再怎麼痛,他留下晚餐給備足開水什麼的,其實也差不多沒他的事。

王宏甫一邊想一邊關機,從不打掃房間只打掃店面的家伙把客廳的窗戶跟家具全都擦了一遍,像惡婆婆一樣連縫隙裡的一粒沙都得挖出來那樣地清理乾淨後,在廚房刀工如飛地邊切菜邊煩躁──他為什麼會這麼愧疚?

手機在口袋裡震動,王宏甫洗手掏出來接通果然是他弟問他什麼時候回去。

有什麼好愧疚的,說不定以前也裂過──

「……昨天不小心把他的肋骨弄裂了,大概九點以後才會回去。」

「喔。」

王宏凱說了我去忙就掛斷電話,王宏甫自己說要留下來卻有種打從心底湧出的挫敗感,菜也不切了跑去撲沙發,最後又覺得菜這樣丟著口感不好所以又爬回去把準備工作做完,廚房收好之後就再也沒有幹勁,想說不急著弄晚餐結果趴在地上就睡著了。

嚇得睡到晚上摸黑出來倒水的梁柏安還以為家裡鬧鬼,定睛一看才從慘白的路燈微光中分辨出那好像不是鬼,走近就知道根本就是老熟人,不曉得幹嘛趴地上睡不睡沙發。

「起床囉~~」

梁柏安邊喊邊開燈,王宏甫發出所有被強光叫醒的人都會發出的呻吟然後瞬間清醒。

「晚餐!」

「啊?喔,對啊,你該回去忙店裡了吧?現在正──」

「啥?當然是你的晚餐啊,你沒吃晚餐怎麼吃藥?」

「啊、呃……」

「要放屎去廁所,晚餐一下就好。」

傷患抵抗力為零,即使不是傷患,梁柏安對王宏甫的抵抗力也很低,事到如今梁柏安決定把腦袋放空什麼都不想,至少在王宏甫冷靜一點前想也沒太大用處,所以乾脆打開新聞當背景音,聽聽不務正業的台灣新聞臺都在報些什麼,發現今年的颱風出沒得好早。

整個地球都瘋瘋的,人類不正常反而很正常,大概是做好心理建設,吃完飯吃完藥王宏甫還不打算走的時候梁柏安已經不會驚訝了,拿起2P搖桿開始永遠的2D世界迷路之旅,在王宏甫怒喊『左邊!左邊!!左邊那條岔路!過頭了!靠!就跟你說很近!回頭就看到──媽的你又走過頭!!』的過程中完全分不清左右。

李光博按門鈴的時候王宏甫正把2P搖桿搶過去走地圖,聽到門鈴聲王宏甫一邊喊著『你活著就好在原地不要動!』一邊衝去開門,李光博覺得對方連自己的臉都沒看清楚就衝回去了。

「誰?」

「會按你家門鈴的還有誰?幹──!!你按什麼暫停!!我打BOSS連招中你按暫停!!」

「小光~~~感謝探望~~~拖鞋自取,冰箱老地方,別指望傷患給你倒水倒飲料。」

梁柏安沒理會王宏甫的哀嚎,跟走到客廳的李光博打招呼。

「沒關係,我早知道不能指望你很多事了。」

「幹嘛這樣~~我是你媒人耶,你也不包個大紅包給我~~」

「這不正在準備嗎?」

李光博笑著用眼神指了指接過他帶來的食物,正在裝盤倒水拿碗筷的紅包先生,梁柏安說什麼都不對,只好拋給李光博一個讓人惡寒的三八版『你等著』的眼神姿勢,然後霸占整個沙發讓客人坐地上很虛弱地報復一下。

王宏甫端著東西回客廳的時候正好看到梁柏安用腳把李光博推到地上,正想罵人就聽到李光博說沒關係,還想說什麼又第二次被李光博打斷,溫和地要他別忙了過來坐,他有事想跟他們討論討論。

「其實呢,我是想……」唉呀?兩個都這麼心虛?李光博一看兩人緊張的樣子就笑了,但他其實真的有事要討論。「我是想,我跟邢維都回來一年了,你們來接機那次不算,後來一直沒請親友們吃個飯。八月八號是邢維的生日,慶祝的同時順便帶兩個小鬼給大家看看,應該很不錯──所以可以先預約你們兩位那天的時間嗎?」

「沒問題。」

「見外什麼啊你。」

「那就先謝謝了,場地就老樣子在柏安店裡,菜單的話因為兩個小的已經可以吃一般的食物,所以不要辣的應該都可以,預計是吃晚上……其他交给你們倆?」

「可以可以~~籌備計畫書就當生日禮物跟過期的新婚賀禮,很便宜的完全沒問題!」

梁柏安一笑就沒個正經,聲音百轉千迴得很欠揍,抓起電話旁邊的筆跟便條紙寫下『8/8 晚餐』,就把便條夾在熱氣球造型的桌面便條夾上,彷彿跟著氣球一起飛上天。

「那大概是這樣,總算避開邢維談妥這件事。」李光博露出安心又有點壞心眼的表情,把日期跟幾個他有空的討論時間記錄在手機行事曆。「所以既然阿凱都說了,你們兩個現在打算怎麼辦?」

「啊啊啊────我就知道長得比我帥的都比較卑鄙啦!!」居然在戒心最低的時候突然問出口!!

梁柏安抱頭吶喊,王宏甫整個愣了之後又像前天一樣臉紅,李光博被梁柏安的鬼吼鬼叫嚇一跳,但看清兩人的表情就呵呵哈哈地笑了起來──梁柏安因為動作過大又痛得縮起來,王宏甫下意識地就想靠過去,接著又僵硬地縮回來,雖然動作不明顯……李光博全看在眼裡、收了笑聲,挑著嘴角等這兩人的注意力又放回他身上,然後事不關己地聳聳肩。

「我只是好心問問,擔心你們連朋友都當不了。」李光博站起來,這個拍拍那個摸摸,開始說再見。「還能一起打電動也不錯,反正這件事也很久了,你們兩個慢慢調適也無所謂吧?」

「很久?」王宏甫本來就不相信梁柏安會說真話,但李光博說很久還是讓他愣了愣。

「梁柏安在他公然出櫃的那天之前,就已經喜歡你了。」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