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我又開始貼更新就知道我關天窗了..........ORZ

--

 

李佩雅好久沒有帶著自家相公晚上出來喝酒,站在熟悉的老地方發現燈黑黑,頭就先歪一邊,只想了幾秒就把視線轉到四周的店家,確定這排燈該亮的都有亮、日期沒記錯,就若有所思地回頭看著鄭可敬。

「相公,沒開門呢,要轉戰大雷先生甫哥哥的熱炒店嗎?」

「就看妳想喝什麼酒,我沒意見。」鄭可敬想了想,還是冒著被戳的風險提醒自家娘子。「就是小心下酒菜點多了會胖。」

「你都這樣說了,那我決定要叫大根他們出來,怎麼可以只有我胖!!」

「他們最近很忙喔。」

李佩雅抬頭確認真假,悻悻地收起手機,最後還是決定去王宏甫家的熱炒店喝兩杯,一方面是想喝酒,一方面是想知道梁柏安的酒吧為什麼沒開。

開車鑽過太過剛好的巷子,擁擠緊迫的距離讓車上的兩人摒息又鬆口氣,抵達熱炒店的時候,店內座位半滿。

有別於酒吧的安靜或者那種由低語交織出的嗡鳴,熱炒店則是新聞、台語歌、和一種不怎麼吵鬧也令人覺得肆意的喧嘩,所有的人都很隨意,聊天音量完全依照個人風格。

每一張桌子都是由聲音區隔的島嶼,喧嘩聲既是海洋也是飛鳥,區隔彼此,偶爾帶來另一個海岸的氣息如橫渡的飛鳥降落、壓彎樹枝、踩落被浪花飛濺的碎石,然後又離開。

飛鳥只是經過,帶來一些影響但沒有太多意義。島嶼不會在意這些過客,飛鳥也不在乎並非終點的陸地,最多就是對彼此有些好奇,卻終究毫無猶豫的分別。

世界因無數聲音的區隔而安靜,李佩雅拿著啤酒痛快喝下、自得其樂,終於在她點的菜全部上桌之後,自得其樂化為兩聲哼哼,好像發現什麼有趣的事情又有點不爽,讓她打算離開島嶼。

「老婆?」

「可魯乖,我去找人問個八卦。」

「他們現在很忙啊。」

「我就是好奇居然會忙到連端盤菜出來露臉的時間都沒有,現在這點人他們不至於忙成這樣。剛才那個端盤子的是老員工,他們怎麼會不知道我來了?」

「嗯~~~」

「唉呀,相公難道你算出什麼了?」

「這不用算,必然是人力少了才出不來,只是嘛~~」鄭可敬搓搓下巴,盯著幾個老員工進進出出的臉很神棍地笑了。「直覺告訴我跟酒吧沒開有關啊。」

「咦?」小雅歪歪頭。「他們打了一架所以兩個都沒辦法動?」

「嗯……」打架也有好多種打法的。鄭可敬心想,但覺得在公眾場合還是別這樣說出口比較好。「總之大概是梁哥跟大雷兩個有點事吧,看老員工讓我覺得小雷的心情應該很差。」

「小雷心情差啊……這樣倒是說得過去。」小雅翻閱記憶資料庫,的確好像甫哥跟梁哥發生什麼事的時候,小雷會比較容易遷怒。「既然這樣,哼哼哼哼~」

「娘子?」

「且等等,我打給我可愛的光哥,這種事情他多半知道。」

鄭可敬不覺得李光博是個八卦的人,但不可否認這才是真正的親友,消息應該會比他們靈通很多。雖然他不喜歡八卦,但老婆喜歡,又算是關心身邊認識的朋友,也就邊吃邊等小雅打完電話,然後笑嘻嘻地回到他身邊,大約半小時後,李光博出現了。

身邊理所當然地帶著一位家眷,邢維遠遠地朝他們微笑,誠懇的笑容心情越好越憨厚,看得小雅忍不住想開玩笑。

「邢維哥~~是我家光哥答應你什麼好東西讓你笑得這麼甜呀,說嘛說嘛,告訴我!」

「欸?沒有啦,是我們家小朋友今天──」

「好,停。」小雅見識過邢維的傻爸爸勁,一旦進入這種模式話簡直多得像海,明天還要上班,她可不想太晚睡。「我下次去你們家看他們的時候再說,今天有別的事。」

「你說大雷?」其實李光博以前習慣叫王宏甫的名字,但後來身邊的朋友都叫他大雷,變成他不這麼叫就沒人知道他說誰──例如邢維──慢慢這習慣也被改過來,倒是王宏甫本人不是特別介意,他弟被人叫小雷好像也沒什麼意見。

「當然,梁哥也沒開店,你說他們兩個怎麼啦?拳打腳踢所以兩個都躺了?還是發生什麼事?」

「欸?」

「光哥不知道?」

李光博這兩天沒去酒吧當然不知道梁柏安沒開店,熱炒店這邊其實他一向不常來,來的話也是直接外帶。從上次逼梁柏安告白到現在,也不過……三天吧。

「大概算知道。」李光博搓搓下巴,雖然覺得如果要發生什麼事也只能發生『那件事』,可梁柏安什麼時候這麼有效率了?

李光博現在很有看影集看得正開心卻發現少一集的感覺,但現在店裡很忙,如果真的像小雅說的大雷也不在店裡,那現在要抓小雷問真相也不現實。拿著菜單把店裡的人都打量一圈,外場人員忙起來雖然很正常,但進廚房的時候會有點緊張。

嘆口氣地也點了兩道,沒點酒只拿了芭樂汁,開始把大前天晚上在WAIT的事情說一遍,說到梁柏安喜歡王宏甫很多年的時候小雅的『什麼──!!』聲壓全場,反倒是鄭可敬很淡定地咀嚼一片山豬肉。

「老闆在某些時候的某些角度,看起來有點像大根。」既然大家都看過來,鄭可敬也就很簡單的說出感想。

「像大根?但大根那時候可是有告白的啊!」

「所以我說某些時候……話說回來不管有說沒說,單戀就是單戀,有種很類似的味道,之前是有感覺但不確定,現在就知道天線沒接收錯訊號。」

「什麼嘛,我居然也有這麼遲鈍的時候……」小雅對於自己居然沒發現這點有些低落,八卦什麼的其實不是重點,而是有『身為歷史悠久的親友我居然沒發現』這樣的歉疚。

這種情緒出現得毫無道理,但就是會覺得自己有點責任。小雅巴住鄭可敬低落三十秒充分懊悔,然後迅速坐正滿血復活!

「勝負,現在才開始!」

小雅幹勁十足,鄭可敬負責鼓掌,李光博則是露出苦笑──沒有輸家,何來贏家?

現在這兩個人都不在店裡,就算發生什麼也不見得就是好的一面,李光博正想勸小雅別太有幹勁,免得越逼梁柏安越烏龜,小雅已經一溜煙地走遠、鑽進廚房,大約過了幾分鐘又開開心心地出來了。

李光博只覺得梁柏安超過半個人生的單戀,似乎在大前天的那個晚上按下加速鍵──會不會太有效率了?連小雅進廚房問問題都這麼快速?小雷沒有龜毛沒有彆扭沒有罵人沒有避而不談?什麼時候那個兄控談這件事居然這麼乾脆了?

大約是臉上的驚訝太明顯,小雅走回來又是一聲噗嗤,蹭到李光博身上嚷嚷『光哥你怎麼這麼可愛~~』,才揭曉答案。

「唉唷光哥,就是因為他現在非常忙,才會沒時間想些有的沒的只想快點打發我啊!我們那麼熟了,他當然知道隨便亂說的東西趕不走我,傷到我的話王叔叔跟甫哥都會揍他,他除了說實話還能幹嘛?」

小雅得意洋洋但沒忘記該說的正事,把前天餐桌上的事情先說一遍,李光博聽得直搖頭,但這也就罷了,沒想到昨天王宏甫會衝去梁柏安家,王宏凱說他不清楚這兩個談了什麼,但他老哥顯然動粗了。

「總之王宏凱跳過太多關鍵敘述,所以我也不知道甫哥到底現在情~緒~上的轉變是怎樣,但因為梁哥的肋骨裂了,某人就跑去照顧他啦!完畢!」

「肋骨裂了?是裂得多嚴重會需要照顧?」

「嘿~好問題,大概就是這個『有多嚴重還需要個人照顧』,所以王宏凱超不爽──所以光哥,我們、」

「回家,不准過去梁柏安那裡。」

「欸──怎麼這樣,我是去探視傷患的啊!」

「夜深了,王宏甫其實臉皮很薄──妳不會想在這關鍵時刻破壞好事吧?」

「啊?啊!」小雅恍然大悟,重新拿起筷子。「收到!光哥!我會盡責地妨礙破壞者!」

適可而止?不要太盡力?我沒有這麼說?李光博對於小雅的幹勁和筷子看了一分鐘也沒決定好說哪個恰當,正想嘆口氣,邢維卻在桌子底下偷偷握住他的手,眼角看過去,只見對方不著痕跡地朝他笑了笑,邊吃邊和鄭可敬聊起來。

好像也沒什麼好煩惱的?李光博吃了一顆酥炸鮮蚵,鮮美濃郁的鹹香跟胡椒味在口中融合,似乎這樣就可以將關心則亂的困局一口嚥下。從肚子湧上來的飢餓感和滿足感占據身體,熱得手心有些出汗,濕濡了兩人交握的手。

大家都不是孩子了。李光博又吃了一顆,邢維剝好的蝦將兩人中間的空盤堆出一座山,任他帶走山頭,煩惱便徹底跟山頭一起消失在桌上。

等等來問王宏凱有什麼要我帶去給宏甫的好了。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oli8p3
  • 字幕機○製○造§商tinyurl.com/mfmg852

    新北市泰山區泰林路二段7-1號 02-7728-7666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