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光~~人家好想你~~」

「我不是前天才來過?」李光博刻意轉身把店裡看了一遍。「你確定你叫的小光是我?」

「喂,我店裡唯一的小光就是你,」梁柏安哼哼哼哼地跑去朋友的伴侶前面邀功。「邢維,我跟你說,店裡舉凡跟小光重號的我都強迫他們改名,所以你在我店裡絕對不會叫錯人!」

邢維愣了愣,他是個厚道的人,聽梁柏安這麼只生出滿心歉意,覺得客人來喝杯酒還得換外號,實在太麻煩人了……

「別愧疚了,這傢伙絕對不是為了你跟我。」李光博一秒拆台,頂頂身邊的人要他快點把分給梁柏安的好心給扔了,然後露出幾分狡獪的秀氣笑容。「要我猜猜看你今天特別欠抽又特別三八是為什麼嗎?」

「哪有~~小光你這麼說太過份了,我是這麼的──」

「最近的小菜都是阿凱弄的吧?」

梁柏安瞬間不說話了。

「阿凱是……?」邢維看看酒吧老闆又看看身邊的人,想不起來這名字是哪位。

「大雷他弟,小雷。」李光博答道。

「……他喜歡小雷?」說起小雷倒是有點印象,邢維邊抓下巴邊偷看梁柏安──印象中小雷每次看到梁柏安都是一張臭臉。

「不,他喜歡的是大雷。」

「所以?」邢維一臉困惑:沒看到喜歡的人應該會心情不好才對吧?

「欲蓋彌彰外加心靈受創想找人撒嬌,就會變成這副德行。」

李光博笑著指指梁柏安,本來轉到一邊假忙碌的酒吧老闆聽到最後四個字,立刻不滿地奔回來把損友的手拍掉。

「什麼叫這副德行!」梁柏安用力挺胸!「我怎樣?你說啊你說啊你說啊!」

身為損友的李光博不說話,只是啼笑皆非地看著他,既不說怎麼樣,眼裡也沒有取笑的意味,只是用眼神告訴對方『你懂我的意思』。

「小光~~~~」

「好好好,好乖,快去告白,告白完我再來安慰你。」

梁柏安頂著李光博摸頭的手,雙眼濕潤哀怨地轉頭望向邢維,看得邢維暗自一驚。

「小光對我這麼好,你都不吃醋嗎?」

喔,原來只是這件事啊。

「不會啊,」邢維想一想也把手伸過去拍兩下。「不要難過,你也找得到的。」

「邢維!!你確定是在安慰我?!」梁柏安這次真的覺得心口被捅一刀,但想想還是決定別繼續演。「好啦,算了──小光你這死孩子別笑!」

「我沒笑啊,只是想知道你還打算這樣不乾不脆的拖多久。」李光博推推杯子,毫不客氣地示意梁柏安倒酒。「小雷就是知道你在想什麼,才會每次一見你就擺臭臉。」

「我知道他為什麼擺臭臉,但他也不能拿我怎樣,」梁柏安欠揍地扭一扭,笑嘻嘻地倒啤酒。「清清白白做生意,然後順手勾肩搭背,平常你看在眼裡,也不覺得我吃豆腐啊!」

「我還以為你要先哭為什麼小雷都發現了,大雷卻不知道。」

「唉唷,這代表我掩飾的還不錯。」

「……你悲慘到連這種事都能得意?」

「……我苦中作樂錯了嗎?」李光博的怔愣表情渾然天成地在心口又捅了好大一刀,梁柏安真心覺得越老越傷不起。「幹嘛這表情,你今天才知道我這麼沒用?」

「敢不敢告白跟有沒有用是兩回事。」李光博嘆氣。「你平常偶爾還會找個床伴不假,但你打算拖到什麼時候?」

「……暗戀當然是拖得天長地久。」

「你看著我的眼睛說你覺得這樣很好,我就相信你真心喜歡拖到天荒地老。」

怎麼可能。
梁柏安嘆口氣留下哀怨的背影先去忙客人,等再回頭,整理好心情的酒吧老闆直接在李光博面前放下一杯威士忌,然後自己灌下去。

「說吧,你到底想怎樣?小光你不會因為跟邢維吵架就跑來刺激我──所以現在是想勸我去告白?」

「對。」

「才不要~!」

「你有病啊?」

「幹嘛?不告白不行喔?為毛我不告白就有病啊?」

「你暗戀大雷的時間已經超過你目前人生的一半,梁柏安,你現在就很有病了,我不想哪天在社會新聞上看到你。」

「絕對不會,你放心。」

「你確定?」

「因為在那之前我會跑到遠一點的地方去暗戀!耶嘿!」

「……你是暗戀久了心理扭曲?」

「從小到大你什麼時候看我正過了,」梁柏安哈哈哈的揮手,頗有幾分媽媽桑的架勢。「想太多,不用擔心啦!」

「……好吧。」

「對對對,不用管我。」

「我去跟大雷說,讓他看著辦,他比你乾脆多了。」

「──慢慢慢慢慢!!」梁柏安看李光博站起來的架勢生怕他現在就去王宏甫的熱炒店,連忙死死抓住李光博的手臂。「就說你不要管!」

「不行。」

「為什麼?」

「因為小雷跑來找我抗議了。我不說,小雷大概某天也會拎著可樂跟他哥講清楚──你確定你要小雷幫你說?」

「……非說不可?」

「小雷忍你很久了,梁柏安。」

「嗚嗚嗚嗚嗚……可以不要今天嗎……」

「當然可以,不過,總是『下次再說』也不行。」李光博搓搓下巴。「我們來定個期限吧?」

「──小光,為什麼你突然逼得這麼緊?」

「就當我自己幸福了多管閒事。」李光博笑得柔和,梁柏安卻覺得自己被閃瞎了眼。

「拜託求放過。」

「那就給你一年吧?」

「……你來真的?」梁柏安見李光博眉頭挑了起來,終於確定連這一年之約也不只是說說而已,頭瞬間痛得跟宿醉一樣,怎麼也想不出一個能讓對方放棄的理由。

「別這樣,告白很難嗎?」

「「超難。」」

李光博沒想到邢維跟梁柏安居然異口同聲,詫異地盯著兩人握手碰杯惺惺相惜,過了片刻才想起邢維『超難』的對象似乎是自己,不由尷尬地喝酒掩飾,梁柏安看在眼裡也沒吐槽李光博。

「別問我難在哪裡,我也不知道。只能說一開始錯過告白的機會後,接下來就通通抓不準。」

「不是害怕告白被拒?」

「怕是一定會怕啦……」梁柏安邊擦杯子邊扭動。「不如說不知怎麼的就開不了口。明明很喜歡,但燈光美氣氛加兩人相處得很舒服的時候,腦袋就是不會有『現在快告白!!』的念頭,接著一恍神就路上小心明天見……」

「……你第二天起床會懊惱前一晚沒告白嗎?」

「不好意思,我都兩三天後才想起來。」

梁柏安把頭痛的感覺丟回給李光博,讓對方痛苦地揉揉額角,似乎不懂怎麼連這種事情也可以忘記。

「總之,你太沒有緊張感了,難道你暗戀這麼久都不擔心他最後跟別人在一起?」

「我知道也看過那些暗戀很久變得神經質的陰沉家伙,但我暗戀他這麼久……」梁柏安一時有點恍惚,大雷真的跟別人交往時他也不是沒躲起來偷偷哭。「我知道他心中總有一個位置留給我,就像他有什麼事,找我比找你的時候多。」

「哦……」

「小光,你這種意味深長卻有話不說的感覺真機車。」

「記得要去告白。」

知道一不小心就會被梁柏安胡扯到忘記重點,李光博果斷地放棄吐槽,卻比吐槽的攻擊力更好。
梁柏安暗戀十幾年也沒現在這麼焦慮,偏偏放話的人現在跟他隔了一個吧台,而且說完這句話就跑!!

「喂……」你……要跑也把邢維帶走啊!把你男人留在我店裡笑給我看是怎樣!!「邢維!要笑給我付了錢滾出去笑!」

「好。」

邢維說著真的起身結帳,一張臉忍笑忍得扭曲,等梁柏安醒悟邢維本來就得跟著李光博離開,要惡作劇應該把人扣在店裡時,邢維早就走了。其他店裡的熟客見狀,笑聲連成一片,沒有給梁柏安留半點面子。
三八笑鬧成性的酒吧老闆用眼刀在店裡七進七出也殺不下笑聲之後,只能老樣子孬孬地在櫃臺裡裝忙碌,撐過兩波客人之後,深夜的寂寥逐漸擁抱酒杯內外的世界,一切交談的聲音都在消退,化為如同錯覺的低語。

凌晨三點,店裡最後的客人離開,梁柏安熄了玄關外的招牌燈跟裝飾燈,開始清理店內跟備餐的小廚房,他沒注意自己幾點開始洗杯子,只是在大雷推門進來的時候驚覺今天動作慢了。

「驚啥?你沒慢啦,我今天來的比較早。」

大雷這樣說梁柏安當然不信,正想抹了手去挖手機看時間,大雷就不耐煩地拿出自己的手機『塞』到他眼前現給他看──果然還不到四點。
確認完時間,梁柏安洗杯子的動作反而不知道該快還是慢點好。

「喂!發什麼呆!」

大雷拍拍桌子,說完卻沒耐性繼續等,挽起袖子走到水槽旁就開始幫忙清洗玻璃杯,洗了幾個又轉身擦乾手,很自動地把原本瀝水的那些一個個拿進烘碗機,解決所有的杯子並沒有花費太多時間。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