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為公開的最後一回更新

※ 末路行者 + Arales罐子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

 

吃個冰收尾對葉修來說這餐也就圓滿了,蘇沐橙倒是幸福的又去拿點心,回頭才跟葉修和蘇沐秋炫耀,陳果有記得給她帶瓜子糖果蜜餞,讓兩個哥哥一點脾氣都沒有地在她頭上拍兩下。回去的時候蘇沐橙照樣左擁右抱開開心心地走回去,看得楚雲秀嫉妒的拉著唐柔陳果爆料蘇沐秋這傢伙寵妹子有多沒天理……

 

寵妹子還講道理那叫寵嗎?葉修走在前面翻白眼,什麼都懶得計較,人一回到旅館就想睡,心想這是吃撐了睡意才這麼強,就算知道不健康還是不管不顧地邊抽氣邊沖了個冷水澡,人是夠爽夠清醒了,半夏眼角抽兩下忍住把葉修押回浴室裡過熱水的衝動,索性也進去洗個澡,只是出來眼皮嘴角又開始抽。

 

有人這樣邊打瞌睡邊殺BOSS的嗎?!

 

「老大老大!!」

 

「……嗯,包子幹得好,快跟著老魏走。」

 

葉修眼睛瞇著手卻沒停,公會戰搶得如火如荼全都是人,半夏湊近一看見葉修用的號居然是初見逢雨,想也不想就坐過去把手提給搶到自己手上。

 

「欸欸欸欸!快喝水!!」這接手的瞬間初見逢雨的血就少了一大節,葉修整個人驚醒一大半──死了可是有一定機率被爆銀武!

 

「死不了。」

 

半夏喝水開打脫逃一氣呵成,等殺起來覺得整體輸出好像上升得異常順手,才發現葉修把兩把銀武給裝備上去,看著心裡又有點堵,但還是一邊殺人一邊往自家公會那裡集合,還順手把語音也關了。

 

音效消失,時快時慢的鍵盤聲對葉修來說就太過安穩而催眠。本以為沖個冷水會醒,結果現在還是想睡,身體一點一點地喬位置,最後葉修疊了兩個枕頭在半夏腿邊把視線架高,就這樣慵懶地躺著看半夏加入戰局艱難地殺著,最後BOSS倒下時一口氣升了三級。

 

半夏轉頭看葉修這樣近似依偎的躺法,還以為葉修睡了。原本打算晚上說的話又吞下去,一邊操縱初見逢雨離開一邊伸手摸著想給葉修拉被子,冷不妨手腕就被輕輕地握住。

 

「……幹嘛不裝銀武?名字又不是我取的。」

 

想睡的聲音有些糊,黏膩的咬字透著股無奈與疲憊,卻只握著他的手放在枕上。半夏不知道葉修有沒有張開眼睛,對方這樣側躺的角度,大部分的表情都藏在光影間,成為含糊字句間的一種敘述。

 

初見逢雨終於跑回安全區,半夏下了線推開電腦,轉回頭默默凝視不曾動過的葉修,枕頭上的手在葉修手中翻轉反握,漸漸就把那隻微涼的手給偎熱了。

 

「那天沒想開,後來也就忘了,挪威人在的時候沒太多機會。」半夏鬆手,指掌貼在葉修的臉上,又滑到頸側摩挲。

 

葉修逸出放鬆而舒適的喟嘆。

 

「葉修。」

 

「嗯?」

 

「等比賽結束,我會找一天跟橙子把事情說清楚。到那時候蘇沐秋的狀態會好很多,可以出來跟她見個面什麼的,應該不至於嚇到她。」

 

「要幫忙就跟我說一聲。」

 

「……好。」

 

「……」不對──葉修本來真的要睡了,半夏的回答讓他驟然驚醒,皺著眉頭翻身坐起,才發現不是半夏怪怪的,而是換人了。

 

「是我,葉修──哎哎哎、你幹嘛?今天狀況好不少沒有上次那麼虛弱……我說,葉修……」蘇沐秋才出現就被氣急敗壞的葉修給按床上蓋被子,最後只能躺著嘆氣看葉修也在他旁邊睡下。「我現在這狀態,躺著說話跟坐著說話沒差別。」

 

「等你好了,多少話都能說。」

 

「但如果這等於半夏馮宇他們再也不跟你說話呢?」

 

「你要……融合他們?」

 

「半夏說他們可以沉睡,彷彿他們從未出現過。」

 

「也就是說你可以變得像以前一樣?」

 

「大概吧?誰曉得,可能我就這樣『正常』了,也許他們走了之後過段時間我又出現新人格,等我無法控制的時候半夏他們又會出現。」

 

「……是嗎。」

 

「葉修,你才認識他們一個月,然後你現在的臉看起來有點捨不得?」

 

「不知道,就覺得……原本應該會覺得很麻煩,有他們在你就會被當成神經病,問題會很多……但又覺得有點可惜。」

 

「捨不得半夏?」

 

蘇沐秋癡癡調笑,葉修沒說話,只等蘇沐秋笑完了才緩緩地說道。

 

「如果你真能擁有這麼多才能,應該可以過得更好。之前你受傷、記憶不全、無法協調,所以半夏跟馮宇身上的『天賦』都無法使用,可是你們現在處得很好。」到底該怎麼對待蘇沐秋身上的『所有人』,葉修不覺得那是自己能決定的事情,但他知道說服別人接受這件事需要什麼。「你就算回到榮耀當選手也玩不了幾年,之後呢?陳果說馮宇之前在大型洗衣店,可如果是你或半夏,開個工作室、在興欣指導新人、當翻譯和口譯……會有更多的選擇。」

 

「這就是你的想法?」

 

「反正什麼都不確定,而你們現在很穩定,留著還實用點。」

 

「嘖,說得只有我一個就很沒用一樣。」蘇沐秋湊到葉修那半邊抱住葉修,憑自己的力量擁抱一個人,心中卻平靜而安定,就只是覺得暖。「當年我還不是一個人養妹子,後來還多養了個半年只白吃白住的家伙。」

 

「是啊,那半年的高利貸,這輩子不知道能不能還得完?」

 

**

 

隔天夜晚是整個征戰旅途的最後一戰,白天葉修讓所有人自由行動,自己帶著蘇沐秋神神秘秘地也不知蹓達到哪裡去,蘇沐橙沒急著打電話找人,反倒跟楚雲秀窩在房間裡看了一整天的電視劇。

 

相熟的幾人約著出去觀光,黃少天跟方銳拉著喻文州及林敬言一起去了,一路上張佳樂摸過什麼,孫哲平二話不說就想掏錢買的土豪行徑獲得了所有人的一致唾棄。

 

幾個小年輕以盧漢文跟唐柔為首,組了團去體驗區刷人刷獎品;晚餐時間,所有人挺有默契地在飯店聚頭,消失了一整天的葉修跟蘇沐秋踩著飯點回來,隨意地打了些菜後就縮到角落去沉默地進食。

 

加拿大的選手沒進餐廳,整頓飯吃下來沉默卻不帶太重的壓抑。

 

吃飽飯後,所有人一起出發前往場館。

 

而到了要分成觀眾及選手兩邊的時候,江波濤給了孫翔跟周澤楷一個擁抱,林敬言跟方銳擊拳打氣,張佳樂見狀更豪邁地直接蹭上孫哲平就不想放手。

 

葉修一語不發地站在半夏身邊,蘇沐橙想了想,走過來牽著兩人的手,握在手心裡一副捨不得放開的樣子。

 

而後眾人分道揚鑣、帶著其他不能上場的人的夢想前進。

 

榮耀世界的最高榮譽,邀請賽冠亞軍──晚上七點──準時開賽。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