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預售開始,詳見【宣傳廣告】☆★

  ★☆新增售價公告 【简体】【繁體】 ☆★

 

※ Arales罐子 + 末路行者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慶祝小夥伴的祖國法國FIFA進16強,今日雙更帥氣無邊的傘哥,明日停更

 

 

————

 

 

「果果是覺得興欣虧了,還是挪威賺了所以中國虧了?我倒覺得葉修本來就想把別的戰隊也拉進來。」唐柔一見陳果的表情就知道是以上皆是。「我還沒一挑三過外國人呢。」

 

陳果這下完全明白唐柔這好戰份子的心情,計算虧不虧根本沒意義,唐柔相信自己會更強,而且總有一天會強過任何人,做出提議並且正在溝通的葉修又何嘗不是如此?

 

葉修相信自家的孩子,但溝通時間還是超出預期。半決賽前還有三天休息時間,葉修自覺還有精力可以安排指導興欣的新人跟挪威的人打一場,順便看看對方的水平,不過挪威隊各個戰隊的新秀可說都在現場,一來一往就花了不少時間。

 

三個漂亮妹子的外交應該算很成功,最後幾人還被挪威隊約去吃了頓下午茶,不知道自己難得被葉修劃進漂亮妹子範圍的陳果,不知為何覺得這一頓吃得好像在賣國……

 

一行人吃完又往會場移動,葉修相當滿意討論結果,難得使用領隊的名頭辦事就得了個好結果,心情一好得就想來根菸,習慣性地摸摸已經空曠的口袋,葉修不怎麼哀怨,半夏卻注意到了,翻手就拿出方銳送的菸遞給葉修。

 

「抽吧,手上的貼片記得先撕。」

 

「……一根?」

 

「一天『只能』抽一根。」

 

「好吧,也行。」說實話葉修還以為這菸早被銷毀扔掉了,現在一天一根,好歹嘴上不無聊。

 

葉修挽起袖子撕了貼片就點菸,點完才剛朝半夏遞過去就被迅速收起,白了這傢伙一眼懶得說了,腦袋裡轉的還是半夏剛才翻譯出的內容。雖然結果是滿意的,但到時候的參與程度有多少就不知道。葉修在腦中回播這些人提到他的表情,決定還是買個保險。

 

「沐秋。」

 

「嗯?」

 

「幫我問問他們要不要挑幾個人跟我去體驗區玩玩,怎麼說服就交给你。」

 

「打贏了他們你又能得到什麼?」

 

「挪威是輸給中國沒錯,但上一場他們進步很多,難免就有實力與中國隊不相上下的錯覺。就算是個交流,如果沒能激起他們的主動性那還不如算了。」

 

「你是手癢了吧?」

 

「唉,我這真心天地可證,為了祖國幼苗的茁壯,必然得讓他們了解中國隊的廣博與深度。」

 

半夏盯著葉修好一會兒,才轉頭去說服誘惑挪威隊的人跟葉修打一場,陳果這頭看蘇沐秋又和人說起話,好奇心沒忍住,湊過去問葉修這又是在討論什麼。

 

「沒,這邊有體驗區,不用帳號卡註冊就有滿級號可以玩,約他們去溝通溝通。」

 

唐柔一聽眼睛就亮了,可惜葉修飛快地補上小唐去看比賽這樣的話。

 

「下午的加拿大是雙戰法的戰術,這樣的比賽你不去多研究研究,跑去體驗區拿別的號玩能學到什麼?」

 

葉修說得在理,再加上之後就要進行交流,唐柔也就不再堅持。不一會兒就見蘇沐秋領了四個人過來,幾人揮揮手就往體驗區去,幾個呼吸就消失在人群裡。

 

陳果還是有些擔心,蘇沐橙倒是從頭到尾笑笑地跟她說不要緊,唐柔打開手冊比對著挪威隊選手的長相一一認識,努力聽著帶有口音的英文,漸漸也就有那麼點熟起來的感覺,讓遠遠就發現唐柔的杜明差點沒殺上來。

 

江波濤嘆口氣,就跟方明華把自家沒出息的孩子拖進座位裡按著,等唐柔跟興欣老闆娘入座後問完因果,杜明還是危機感很大,江波濤、方明華、以及稍晚一步剛好也聽見了的喻文州,則是不約而同地感嘆,連本來打算噴葉修的黃少天,聽完都不說話。

 

「前輩……用心良苦啊。」

 

大夥只想著看現場國際賽能提升家裡的新人,平常除了分析戰報什麼都沒做的葉修已經麻利地下手約好人,就等著各隊組織好進行交流,說起來對各隊都是個大人情。

 

王杰希跟張新杰肖時欽到了現場,聽說這事後也沉默了片刻,倒是王杰希多問了唐柔兩句,問這是否真是葉修的意思。

 

「王杰希前輩覺得,約成這麼大陣仗,是想吃獨食的樣子嗎?」

 

唐柔的反問消弭了眾人心中的疑惑,這也是唐柔敢說出來的原因,葉修愛吃獨食不吃虧沒錯,但能對整個榮耀圈有利的事情,唐柔覺得葉修不會介意誰出的人多。

 

「葉修呢?」方銳問道,比賽即將開始,入場的人流已經開始稀疏,卻遲遲不見人。

 

「他和沐秋前輩,帶著四個挪威選手去體驗區溝通了。」

 

眾人靜默半晌,最後還是方銳先開口。

 

「要不要再來賭賭咱們的榮耀教科書怎麼虐人?」

 

張佳樂豪邁地一拍大腿,立刻響應:「我賭!!大孫,掏錢。」

 

一旁的孫哲平摸了摸口袋後,掏出筆及旅行支票,十分合作地開口問道:

 

「寫多少?」

 

方銳覺得自己真是提了一個特別蠢的主意。

 

 

**

 

 

已經離開場館的當事人自然不會知道自己被拿來當作賭約的這件事情。

 

日本跟加拿大兩強相碰必有一折的現況自是讓場面十分火爆,比賽還沒開始,場外買票跟賣票的行為都很猖獗,甚至有些人手上抓著鈔票,一邊奔走一邊高聲大喊著連葉修也能聽懂的單字,讓他忍不住樂呵呵地轉頭問旁邊的半夏,真不知道他倆身上能自由出入場館的工作證一張能賣多少錢。

 

這發言讓半夏聽得嘴角一抖。

 

兩人的國家隊外套早已脫給隊上的小年輕保管,現在穿著的是興欣自個兒的隊服──方銳同學堅持要幫自家冠軍隊伍打點國際知名度──葉修本來不想理會,但半夏披著外套轉頭一看到蘇沐橙那懷念感動又開心的表情就沒轍。

 

……要是真的把工作證給賣錢了,回頭他們豈不是得爬牆進場館?

 

幾個人在人群中摩肩擦踵地前進,好不容易擠過了廣場前的大螢幕區,葉修過了馬路後忍不住又回頭看了一眼搖頭吁氣,而後一行人才鑽進了體驗區。

 

拜日本跟加拿大的福,人群大概都塞在露天轉播那裡,六個人很自然就找到了一區相鄰的座位,半夏費了一番手腳教其他人怎麼申請體驗帳號,而後坐到葉修身邊看他擺弄著戰鬥法師的技能樹。

 

「問問他們誰先上,打二二還是三三,先說好,我們不要牧師。」

 

半夏開了遊戲,思考了一會兒便選擇登入自己這些天玩得比較熟的滿級神槍角色。一轉頭,幾個座位遠的挪威小年輕們似乎也選好角色正在配技能,他在原地等了一會兒,直到對方弄好角色轉頭過來看他時,才靠過去簡短地把葉修的意思說上一遍。

 

四個人年輕人討論了一會兒後有了主意,決定先打場二對二看看情況,半夏看他們創了房間,記住了房號密碼後回到葉修身邊,兩個人進了競技場搜尋房號,另兩個選手則以觀眾的身份入場。

 

一載入房間,葉修就吹了一口哨。

 

神槍手、戰鬥法師。

 

對方發現職業撞車發了一大串的點號,電腦前的葉修聳聳肩,讓半夏問問對手要不要換人──又或者他換角色也行。

 

挪威四個人又經過了一番討論,最後還是決定先以這樣的組合打看看,同職業較戰才是最能夠體驗水平的打法。

 

有了決定後,葉修跟半夏雙雙按下準備,倒數三秒後比賽飛快地開始了。

 

滑鼠甩動,三人向前一人退後──前進的是兩戰法及半夏,退的是對方的神槍手。兩個旁觀的挪威選手『咦』了一聲,轉過來看半夏的眼神裡帶著一絲疑惑與吃驚──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神槍手往前衝地這麼毫無顧忌──雖然說神槍手的槍體術還是能當成近身手段使,但畢竟距離才是一個遠程的優勢,像半夏這樣一開場就衝上前去的打法在他們眼裡來說是有些莽撞了。

 

觀眾的心聲半夏聽不到自然不必理會──就算聽到也不會當回事──他甩著子彈往前衝,一直衝到了棍法的近前極限,身形一低讓過對方捅過來的長棍,隨即強硬取消技能變招膝襲繼續朝棍法掠去──先合殺戰鬥法師是葉修的主意,雖然他是全職業精通的榮耀教科書,但畢竟因為鬥神一葉之秋的存在導致國內職業圈矛法氾濫棍法稀缺,就連他也沒多少跟職業程度的棍法對戰的經驗,因此葉修打一開始就沒敢托大,首先聯合了半夏就玩二打一。

 

對方的神槍手顯然沒料到半夏會衝得這麼果決,退到一半發現半夏的企圖,立刻止步揮灑子彈試圖阻撓。

 

因為先滑鏟壓低身形增加衝力,半夏的膝襲發招極快,葉修一記天擊剛敲開對手的龍牙,他就撞到了戰法身上,而後光屬性炫紋立刻炸在棍法身上。

 

葉修抬矛補上龍牙,趁挪威選手閃讓的一瞬空檔,半夏喀喀兩聲巴雷特狙擊立刻爆頭,而後龍牙產生的無屬性炫紋飛出,葉修一個踏步後微一擰身,追加了一招落花掌將人拍出去,火屬性炫紋跟著追上。

 

雙方碰撞的第一回合,葉修身上就多了三個炫紋效果。

 

半夏切回雙槍搶步跟上,鍵盤一抹開啟速射,子彈毫不留情地朝戰法追擊過去;葉修腳踩無屬性炫紋奔前,挪威棍法一路翻滾向一旁避開半夏的格林機槍,後方的神槍手連忙也開著格林機槍還擊。

 

葉修頂著槍林彈雨豪邁前衝,滑鼠一抖,戰矛往地上翻滾的棍法扎去,一招圓舞棍將滾出去的人給撈回來,半夏立刻上前接應,身形拔高一腳踩翻對手,子彈砰砰砰地朝著臉面傾瀉而去──赫然是神槍的踏射──只是技能未老,半夏卻突然槍口轉向抬高,接著憑藉後座力人就迅速往後倒飛出去。

 

挪威的兩個當觀眾的選手這時候才注意到自家神槍端著黑黑的狙擊槍口,赫然是一招打空的巴雷特狙擊。

 

半空中半夏一個空中折身,槍口一轉,格林機槍往神槍手回敬過去,神槍手無所畏懼,兩把槍的子彈分射兩線,一邊壓制半夏一邊還妄想支援隊友。

 

此時棍法已然受身成功卻未站起,一記霸碎沿地掃出,葉修躍起閃避,緊接著對手的棍尖馬上遞了過來,葉修只好向前翻滾讓過角度刁鑽的龍牙,而後抬矛就是以天擊還以顏色,沒想到對方同樣一招天擊交換,緊接著兩道光屬性炫紋分別炸在兩人身上──比起戰矛,長棍變招的速度實在太快了。

 

這邊兩戰法戰得酣暢淋離,另一頭半夏跟神槍的火力交換同樣讓人眼花撩亂,各種槍系低級的技能被當成料想之外的武器,半夏凌空射爆對手甩過來的手雷,浮空彈甩出的同時,半夏眼神一懍,立刻追了一發子彈過去。

 

兩顆子彈接觸的一瞬,浮空彈得到加速立即扎進神槍的身體裡,跟著一發僵直彈追了過去,而後半夏立刻看也不看地轉身朝隊友的方向滑鏟推進。

 

另一邊葉修一個毒蛇般的天擊成功將棍法挑空,接著連突龍牙落花伴隨著炫紋飛舞,半夏一個小跳起身後開啟亂射,槍槍飆血押槍送飛棍法──要是能有任何一個中國隊的職業選手在這肯定得直接蹦起來,葉修奢侈地使出用豪龍破軍趕路,半路技能取消,一招翔龍伏天帶著一地的碎屑塵土直接叼中下落的戰法,乾淨俐落地將人送出了神槍手的支援範圍外。

 

一看到葉修得手,半夏果斷取消亂射,抽出狙擊槍鍵盤一刷雙重控制清除冷卻,巴雷特狙擊轟在還在持續倒飛的挪威棍法身上,精準爆頭又是兩倍傷害──挪威棍法的血條陡然又落下一截。

 

比賽開始不過才一分多鐘,連吃兩記巴雷特狙擊的棍法血量僅剩三分之一、葉修88%、半夏75%、神槍手91%

 

如果說一旁的兩觀眾原本看半夏的眼神是驚訝,現在就是驚駭了。

 

從頭到尾半夏打得十分果斷強硬,像是咬死了棍法後就不願收手,對方神槍手的傷害只要不會影響發揮、不會造成大量傷害,他閃都不閃、硬扛著也要多送棍法幾顆子彈好賺回來;但只要神槍一把槍口對準葉修,他就像背後長眼睛一樣果斷轉火壓制。

 

戰矛與長棍迅捷地絞殺在一起,彼此都是戰鬥法師,技能如數家珍信手可拈,能避過讓過地決不讓對方賺炫紋,不能避的則給予交換,但有半夏支援的葉修顯然打得舒服至極。

 

一些較為大膽的嘗試依序使出,矛尖挑出串串血花。戰矛的攻速雖落長棍一截但勝在攻擊力較高,葉修被稱為榮耀教科書,浸淫戰鬥法師多年,既在國內成神又豈是一般的矛法可比?

 

挪威的棍法越打越難受,想他在國內也是赫赫有名的戰法選手,一手長棍使得出神入化招招毒辣,憑藉著攻速及手速在職業圈裡站穩腳跟,矛法在他眼裡看來就是不入流的門派,是手速不夠駕馭長棍的人才會做的選擇。

 

但就在此時此刻──這中國隊的領隊──赫然就是一柄相較之下慢悠悠的戰矛壓制得他喘不過氣來。

 

他可以看清楚每一道矛影的軌跡,也可以瞬間反應出對方使的是什麼技能,或閃或讓,真避不過就同樣技能攻擊招架不讓對方得瑟,但閃著藍光的矛尖卻一次次硬是從他想像不到的角度扎進他的身體裡,而後帶走他的生命值。

 

比起在國內遇到的高攻選手,體驗區裡的帳號沒有裝備加成,矛法用的也是一柄系統配送的75級白板武器,打在身上的傷害乍看之下不足為懼,但就是這樣才能真實體現雙方技術水平的差異。

 

眼看著長矛筆直過來,棍法選手連忙操控一招龍牙應對,半場比賽打下來,他早以摸清葉修的技能加點,足以判斷出自己的龍牙判定在對手之上!

 

矛尖棍尖相觸的瞬間挪威選手臉色倏然一變,葉修勾著暢快滿足的笑容,右手機不可見地一顫,戰鬥法師身形微偏,長棍貼著手臂外側險險擦過,閃著寒光的矛尖直直插入對手心口。

 

二段連突!

 

葉修硬吃了一記無屬性炫紋同時將身上背著的炫紋一並甩出,炫紋炸在棍法身上讓他陷入僵直,而觸發了減速效果的屬性證實了葉修使的不是龍牙而是連突。一旁觀戰的兩人忍不住發出低喊,他們方才看見兩人的龍牙相撞,怎麼飛過來的炫紋居然是冰屬性?!

 

得勢不讓、趁勝追擊!

 

矛尖一轉,一記圓舞棍撈著戰法橫空一甩,將對方拍在地上,而後葉修手指在鍵盤上飛舞,角色高高躍起,環繞著紫色暗屬性炫紋的戰矛直入地面,魔法波動一閃而逝沒入地底,跟著矛柄一振倒拔而起,碎石泥土飛濺而起,棍法閃避不及被掀往半空,葉修的戰法足方點地,身形一展,接著竟然是75級大招風卷流雲!

 

戰矛絞出的魔法鬥氣夾帶著泥沙走石盡數轟在了避無可避的棍法身上!

 

挪威的神槍手慌忙要救,半夏二話不說轉火迎擊,滑鏟之後膝襲瞬間拉近兩人的距離,移動之中雙槍不停噴射火舌,一邊揮灑著火力一邊與持續向前近逼,殺氣騰騰的樣子可比狂戰。

 

神槍手一瞬驚駭之後兩人之間僅剩八個身位格之距,當下轉移槍口果斷運起飛槍後退,一手子彈連成一線直撲半夏,另一槍口則不停改變角度,微調飛槍退離的方向,試圖繞開半夏前往救援隊友。

 

半夏視線邊緣瞥了下葉修的戰況,左手在鍵盤上飛躍,滑鼠不停閃動,操控角色做出一個個讓人難以相信的閃避,雙槍切換、穩定的子彈疾射而出,腳下步伐飛快地追趕過去──忘想用雙足追上飛槍移動的神槍是不切實際的──但半夏的目的本來就不是追上,他只是盡可能地給予對手壓力,逼著神槍手不得不繼續後退遠離葉修。

 

逼出足夠的距離後,半夏果斷放棄追擊,槍口瞄準神槍,一個後跳後借著作用力飛槍疾退。

 

對挪威選手來說,原本我退敵近,而現在敵人後退了,當然立刻換成自己回頭壓上。

 

半夏像是鐵了心地要往回援助葉修,視線看著挪威的神槍大範圍轉移也不慌忙──挪威的戰法只剩12%的血量,幾乎只要再吃下一記大招就會被擊殺!

 

葉修同樣也是這樣想的,手上的戰矛越舞越快,一邊壓制棍法選手,一邊尋求合適的時機。

 

突然,遠處槍響!

 

半夏的雙重控制已經用過,短短時間內不可能再使出巴雷特狙擊!

 

電光火石之間,是一串緊湊的子彈聲響起。

 

葉修勾著笑容。

 

不需迴避,戰鬥法師高高躍起,戰矛倒轉帶著角色掀起螺旋的氣勁轟掉了棍法的最後一滴血,旋風拔地而起,一枚狙擊彈貼著正在收招地戰法臉側險險擦過。

 

──棍法陣亡、葉修血量75%、半夏61%、神槍手87%

 

隊友被擊殺後,神槍手頹然地停下手上的操控。

 

身為國內頂尖的神槍選手,第一發巴雷特狙擊的描頭攻擊被對方神槍以飛搶逃離時他不以為意,換個時空背景,他自認他能做得一樣好。

 

但對手卻用實力讓他明白了兩人之間的差距──面對已經出膛的巴雷特狙擊,中國隊的神槍手毫不猶豫格林機槍出手,以量代質,每一顆子彈都精準地擊在狙擊彈上,硬生生地將彈道打偏──這得要多毒辣的目光、多精準的控制才能做到?

 

神槍手打了一個gg後退了競技場,葉修吁了口氣轉頭看向一旁烏雲罩頂的挪威四人,臉上掛著三分愉悅七分沒過癮的不正經笑容,手指戳戳身旁還沉浸在戰鬥餘韻中的半夏。

 

半夏看著還站在競技場裡的神槍角色,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最後那用子彈狠狠打偏狙擊彈道的神級表現,算得上是從他玩榮耀至今最為顛峰的狀態。

 

意識跟操控超脫了思考,雙手像不是自己的一樣……

 

「我可不用格林機槍那麼粗糙的打法。」

 

腦海深處傳來了低低的笑語,半夏愣了一下,但再進一步感知確認蘇沐秋仍然沒有清醒的跡象,空有意識但操控實在不行的馮宇在角落坐著打盹,瑞比一開始吵著要跟挪威對戰,被半夏用武力鎮壓下去後,氣騰騰地跑去睡覺了。

 

那麼……確實是自己所打出來的技巧。

 

看身旁的人陷入發呆,葉修咧著嘴微笑,伸手就往他口袋摸去,只是手才剛探近就被人給抓住了。

 

偷菸失敗的葉修痞痞地笑著聳肩,收回手後視線落在依然烏雲罩頂的挪威四人,思考了會後,努努下巴示意半夏開口翻譯。

 

半夏沉默了一會兒……

 

葉修要他轉達的意思,用比較直白的文字來說的話,根本不是安慰,而是挑釁!

 

他是這麼說的──

 

『你們知道嗎?我們中國隊的隊員們就是從小給哥虐大才能有今天輝煌的成就!要是你們被虐一次就得哭的話,心理素質實在是不太行啊。』

 

至於挪威選手回了什麼,半夏覺得沒有必要翻譯給葉修聽,原本當作觀眾的那兩個已經退了競技場後重新進來,磨拳霍霍地準備領教據說一個人就能虐得中國隊隊員各個欲仙欲死的領隊是何方妖孽。

 

計畫得逞的葉修呸了兩手一口,搓了搓兩手,笑得一臉奸詐卑鄙十分無良。眼尾挑著笑容,望向一旁還沉浸在思考中的半夏,神采奕奕地發出讓半夏捨不得拒絕的邀請。

 

「一起上吧,英雄!」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