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預售開始,詳見【宣傳廣告】☆★

  ★☆新增售價公告 【简体】【繁體】 ☆★

 

※  Arales罐子 + 末路行者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

 

 

擂臺賽第六戰,中國隊氣功師VS.美國隊魔劍士。

 

方銳再度豪邁衝出、猥瑣選坑、偷偷蓄氣、卑鄙偷襲……就在全場觀眾覺得他同樣的伎倆又要再來一遍時,海無量一招螺旋念氣殺將人擊飛後,立刻果斷轉身乘著氣轉流雲迅速跑路。

 

接下來的劇情對於現場所有觀眾來說簡直就像折磨──方銳仗勢著自己移動速度比對方快,腳步一折挑了個坑又蹲進去,魔劍士在雪中小心地搜尋對手,海無量暗暗地搓了一發氣刃貼著雪地甩出去打一下,人又像地鼠一樣刨出一條溝地轉移位置。

 

類似的過程持續了整整十二分鐘只打掉了對手11%的血量,但方銳顯然對這樣噁心對手樂此不疲,直到海無量的耐力所剩無幾--方銳跳出坑後,開了鋼筋鐵骨頂著波動劍的傷害,抱著閃光百裂直直往對手衝過去──海無量倒下的時候,整個場館發出震耳欲聾的歡呼。

 

雖然海無量打掉了流氓82%加上魔劍士近80%的血量,但方銳從比賽席出來的時候還是收獲了絕大多數的噓聲,畢竟那種地鼠冒頭就跑的猥瑣流打法實在太噁心人了。

 

中國隊的擂臺第四人是周澤楷,不同於方銳的猥瑣流打法,接連幾戰下來被打得坑坑巴巴的雪地幾乎沒給槍王帶來多大阻礙,一槍穿雲飛槍連點,角色迅速地在雪地上移動,而後乾淨俐落地以8%血量的代價直接打爆美國隊的魔劍士。

 

美國隊的守擂大將是魔道學者,想來或許是想借助魔道能低空飛行的特性來克制對手,不過周澤楷的狀態實在是太好了,荒火和碎霜打從雙方交火後,火力就沒停過,神槍手在雪地上靈活飛掠折身,風衣無風自揚,在絢麗的技能交換中,雙方血線飛速下降,打得精采萬分。

 

最後周澤楷技高一籌拿下了擂臺賽,中國隊以兩個人頭分的優勢進入團隊。

 

而後的團隊賽,由王杰希、張新杰、孫翔、黃少天、蘇沐橙及李軒配合,迎戰美國隊的鬼劍士、戰鬥法師、守護天使、忍者、狂劍士、神槍手的組合。

 

地圖:龍骨墓地──大量的殘垣斷壁及巨大骨骸碎片堆疊出許多的掩蔽地形,如果說飛曝山谷適合美國隊橫衝直撞的發揮,那麼龍骨墓地無疑是一張需要團隊戰術配合的地圖。

 

事實上也正是如此,美國隊在積分賽中讓人眼睛一亮的英雄突擊戰法,在中國隊有意識地引誘布陣下,最後功虧一簣。對方的鬼劍士為了配合團隊的攻擊及機動性,很明顯是是偏向陣斬均衡的配點,但在李軒這名第一鬼劍眼裡,簡直就是避重就輕地做了錯誤選擇。

 

而後在黃少天的誘敵政策及張新杰的指揮下,中國隊成功地把對方的守護天使從突擊隊伍中撕出,逼得整支隊伍不得不留下,由王杰希針對鬼劍、戰法及狂戰的明星一拖三;在李軒的鬼陣搭配及蘇沐橙的策應,美國隊的忍者幾乎沒做多少掙扎就迅速倒在一葉之秋的戰矛之下;再之後李軒及張新杰支應王杰希,蘇沐橙牽制神槍手之餘,也抽空幫著孫翔與黃少天擊殺守護天使。

 

美國隊的守護天使倒下時,王不留行也在分差之間被三人擊殺,但已失去治療且人數處於劣勢的美國隊於中國隊可說已無威脅。

 

「不是每個對手都能當君莫笑。」江波濤邊說邊看了場下悠哉的葉修一眼,又看看場上,無奈又充滿敬意地在心裡感謝葉修對全聯盟的磨練。

 

即使是葉修本人也難以重現那傳奇的六秒半,美國隊自然更無力回天,團隊戰的結果比擂臺還懸殊──榮耀大字出現的時候黃少天身上僅剩3%殘血、孫翔10%、李軒6%,但美國隊終究沒有能力吞下戰果,中國隊除王杰希外全站在場上,看得觀眾散場時的騷動喧嘩比平常大了很多。

 

雖然淘汰賽分數不重要,但中國隊風光地以十一比四漂亮地進入四強還是讓全球關注比賽的所有人嘩然。

 

他們離開的時候在場外遇到了加拿大隊的人,對方沉重的臉色方銳一看就窩心,轉頭歡樂地跟林敬言把人上門挑釁、被蘇沐秋拿葉修比當守門小怪的事情給說了,說得林敬言含蓄溫和地表示同情。

 

「還好他們沒有真的來推怪,不然心靈創傷也太重了。」

 

林敬言笑笑,有點難想像加拿大人來挑葉修卻發現小怪觸發事件後變成大BOSS會是什麼心情,可轉念一想又覺得可惜,以葉修的本事,打過一次應該可以扒拉出很多資料才對。

 

比賽完的選手葉修特准他們可以回去休息,其他人包含觀光團,葉修能抓公差的都沒放過,雖然今天也就剩三場比賽,不說勝利者將有機會成為中國隊的對手,比起十六進八,現在的四強賽更能看出勝者的水平。

 

他們這群內行去看不只蒐集情報,也能得到不少靈感,未來國際賽應該會變成職業選手的常規參與項目之一,這是發展的趨勢。觀光團心裡都有這種自覺,或多或少有著下次換我的野心,不用葉修說他們也會認真看,只是葉修說了就會更上心,吃過飯後幾乎全數都回到會場內接著看挪威對韓國

 

挪威當初進八強就很有爬過門檻的味道,幾經掙扎地爬上來卻對到韓國,不論哪種語言的主播說出的勝率都很不抱期待,即使如此,觀眾席仍然爆滿。其中又以各國選手佔據不少席次,全是來看韓國的。

 

沒人認為挪威能逼出韓國的實力,只是不想放過機會,葉修望著選手出場,倒是對挪威的評價不錯。

 

「心裡素質很過關啊……」

 

當初三零一的白庶都能在英國打職業圈,從挪威挖掘一番帶走些什麼也是響應國際化嘛……葉修眼睛掃來掃去,食敵一鐘的好處在腦袋轉了轉,完全不擔心對方答不答應,嘴角上狐狸似的笑容擴散開,讓回頭正準備找自家隊長討論卻剛好看見的劉小別打了個冷顫。

 

「……葉修前輩那是?」劉小別看隊長都已經發現,乾脆乖乖低調問。

 

王杰希不用回頭,只是稍稍偏一點眼角掃過,就知道劉小別剛才抖兩下是抖什麼。

 

「放心,倒楣的不會是你。」

 

劉小別也知道倒楣的不會是他,只是有那麼點好奇葉神看個選手入場就笑得這麼奸詐是為哪齣,自家隊長沒回答劉小別也不掛心,轉過頭就開始看比賽。

 

電子音再次以雙語播報隨機選圖的結果,宣告比賽的開始,單調的機械音一如既往瞬間點燃觀眾熱情。即使不是兩隊支持者的觀眾,也豪爽地為精彩表現奉上喝采,各自的加油者就更是賣力地加油嘶吼。

 

最後韓國贏得一如預測毫無懸念,倒是挪威的表現讓人十分耳目一新,完全讓觀眾感受到在比賽中突破成長的那種衝勁,被大家給予相當熱烈的掌聲。只是掌聲持續再久都敵不過生理需求,人潮擁擠卻散得很快,葉修機靈地抓著陳果跟半夏就往後台鑽,等他回頭才發現唐柔跟蘇沐橙也跟來。

 

「……你們跟來幹嘛?」葉修一整個大汗。「我拉著老闆娘是有事。」

 

「別看我別看我,」陳果一看唐柔和蘇沐橙把眼睛往她身上擱,連忙跟葉修撇清關係。「他只說了有事要我看看,我到現在還不知道什麼事兒呢!」

 

蘇沐橙聞言又把眼睛往自家哥哥和葉修那邊掃,眨眨眼就笑了,幾乎同時,唐柔也想明白是怎麼回事,嘴角翹翹地拉著陳果也往後台走。

 

「欸欸?怎麼回事?怎麼好像就剩我不明白了?」

 

「果果,葉修大概看上人家挪威隊的人了。」

 

「看上!?慢著慢著,人家挪威隊輸歸輸了那也是一群大神啊!三零一買白庶那是因為人家老家在中國,你要我怎麼拿錢把人家大神簽回家!?」

 

「誰說我要買了?」葉修拉著半夏在旁邊不知道竊竊私語什麼,陳果的話倒是一心多用全都沒落下。

 

「那你去幹嘛?」

 

「難得小鬼們來了,給他們找陪練啊!」

 

人走進後台,葉修一看挪威隊的人沒走、身邊還圍著人,哪不明白那些都是別人家的孩子。興沖沖地就拉著半夏上去,然後又拉著蘇沐橙跟唐柔上前,一整串的英文陳果聽得頭昏眼花,只知道中間有提到她所有人都看過來,讓她連忙笑了笑。

 

「欸,小唐,他們到底說什麼?」陳果看葉修跟蘇沐秋還在那邊跟一群挪威人討論,拉著唐柔就偷偷問。

 

「總之,簡單來說就是,自我介紹,然後說很欣賞他們,問他們在瑞士會待到什麼時候,想讓興欣隊上的人跟他們進行私下友好的交流。」

 

「……就這樣?」

 

「說重點的話是這樣。葉修的交流重點主要是世界盃邀請賽以外的職業選手,說來都來了,讓其他的年輕選手也有機會體驗交流,對中國和挪威雙方都好。」

 

「……你都聽得懂啊?」

 

「我剛剛站得近,直接聽葉修說中文。」唐柔狡獪俏皮地一笑,陳果氣結又不好鬧回去,反而是唐柔靠過去說有什麼好氣的,陳果脾氣來得快去得快,想想有道理就真的不氣了。

 

「可是,小唐啊……會不會其他戰隊的人看到也跟著學?那我們把人請去豈不是……」虧了嗎?

 

「果果是覺得興欣虧了,還是挪威賺了所以中國虧了?我倒覺得葉修本來就想把別的戰隊也拉進來。」唐柔一見陳果的表情就知道是以上皆是。「我還沒一挑三過外國人呢。」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