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預售開始,詳見【宣傳廣告】☆★

  ★☆新增售價公告 【简体】【繁體】 ☆★

 

※ 末路行者 + Arales罐子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

 

 

九點整,比賽開始!

 

角色載入,地圖載入。

 

唐三打與拳法家以同樣果決的態度直奔出去,現場的外國觀眾順間躁動起來,在他們看來,中國隊的流氓選手雖然擅長正面強攻,但要跟正面強打的拳法家硬碰硬,實在不是明智之舉,不過顯然中國隊的眾人並不是這樣想。

 

「居然是飛絮山谷,美國隊的運氣也太好了吧。」張佳樂顯然對這張圖不太滿意。

 

飛絮山谷──飛的不是柳絮,而是雪花──比賽載入後十秒,地圖場景會開始降雪並且不會停止,隨著比賽時間的拉長,積雪會越來越深直到達到半個人的高度為止,而鬆軟的積雪則會對人物移動甚至技能產生一定的影響,所以近戰職業打這張圖完全不能拖沓,只能以最快的速度強碰對手,對於全隊擅長正面強攻的美國隊來說,無疑是一張合心的地圖。

 

開賽二十秒,兩人在滿天飛雪中相遇,沒有任何的花招逃避直接正面硬碰,唐昊本身打得極其強橫,但美國隊的拳法家也當仁不讓,葉修看了一會兒忍不住給了『不比老韓差』的評價。

 

流氓與拳法家的技能你來我往、拳拳到肉,血量下得飛快,從兩人相遇後,僅僅是兩分鐘的時間──唐三打豪邁地倒下,但也帶走了對手88%的生命值,此時積雪才剛漫過腳踝,尚不足以影響到角色操控,葉修朝一旁的楚雲秀點頭。

 

楚雲秀先去找了裁判報到,在大螢幕上打出她的名字與角色職業時,還挺有閒情逸致地朝那些對她吹口哨的觀眾揮手致意。

 

「雲秀今天化粧了嗎?」李軒忍不住開口問了一句。

 

「肯定畫了。」方銳點頭。

 

蘇沐橙從她哥那裡知道了這八卦的始末,忍不住就幫自家好友說話。

 

「這圖秀秀練很熟的。」

 

這話倒是不假,要說飛絮山谷練得最好的幾人,楚雲秀肯定能排得上號,元素法師在這圖中簡直都能說有著天生的職業優勢,整個隊伍裡恐怕也只有槍砲師可以憑借超遠距離,依靠走位將元素法師盡可能扼死在攻擊距離之外。

 

美國隊顯然也意識到這個問題──在拳法家被楚雲秀連續幾個法術俐落帶走後,對方派上了槍砲師。

 

可惜他們遇上的是楚雲秀──正因為同隊的蘇沐橙是槍砲師,兩姑娘平常集訓沒事就愛開著這張飄雪的地圖玩,楚雲秀在這圖對付起槍砲師那可真是得心應手。

 

不同於唐昊對拳法家的蒼白肉博,元素法師跟槍砲師的大招互相轟擊畫面華麗,掀起了滿地的飛雪,楚雲秀一邊施放法術一邊嫻熟走位,頂著槍砲師的火力線逐步推近,血線下降的同時風城煙雨也同樣近可能地收割槍砲師的血量。

 

槍砲師一邊轟擊一邊尋找掩蔽,誰知身形才剛往旁偏移些許,整個人立刻凍成了一個大冰塊。

 

「是冰線。」王杰希瞥了下風城煙雨的技能樹,在合併上帝視角後,立刻判斷出了楚雲秀的手法。「利用被火砲轟起的雪花掩蔽,貼著槍砲的站位畫了一個深U型,讓對手只剩筆直後退一條路。」

 

風城煙雨從掩蔽的樹後走出來,先是甩出了一招雷電貫穿後,開啟全神貫注再瞬發絕對零度,而後接雷光煉獄、又放了一個由系統控制的天雷地火後,才慢條斯理的吟唱火之鳥──一招冰線後完全扭轉局勢──擂臺賽第三戰,風城煙雨勝。

 

美國隊的擂臺第三人是流氓,角色載入時,飛絮山谷的雪已達膝深,不同於開場時唐昊的正面迎戰,美國隊的流氓選手衝出了刷新點後立刻折進樹林裡開始迂迴走位。

 

楚雲秀保持著自己的步調緩慢前進,從觀眾的角度可以看到她一直在轉動視角觀察地圖,走到約整張圖的三分之一後,風城煙雨突然朝左手的樹林裡甩進一顆火焰爆彈,而後退了兩步,法杖一揮以六十度的夾角推出一排火牆,而後人毫不猶豫地遁入右邊的樹林裡。

 

場下的觀眾對她的行為議論紛紛,從上帝視角中可以看出美國隊的流氓根本就不在風城煙雨攻擊的地方,但楚雲秀依然故我,每走幾段路,火焰爆彈的冷卻結束後,她就會將技能甩進樹叢裡,然後隨即迂迴離開。

 

不僅僅是觀眾疑惑,到場觀戰的職業選手也同樣在琢磨楚雲秀的用意。

 

「是陷阱。」先看出來的人是江波濤,在他看到方銳湊在肖時欽旁邊,對著電腦指指點點時,他就清楚了中國隊的戰術安排。

 

上一場和槍砲師死嗑的風城煙雨血量僅剩26%,但法力值卻還有41%,美國隊的選手職業是流氓,本身就是近中型的攻擊手,想要依靠上一場的戰術用雪花掩護偷襲是不實際的,已經漫到大腿上的積雪讓風城煙雨的移動變得遲緩,一旦被敵人近身,缺乏脫身手段的元素法師太容易被一波帶走,所以楚雲秀乾脆也就物盡其用地把法力值通通拿來轟積雪。

 

火系法術在這張圖裡的效果比想像中的更蠻橫,楚雲秀每扔出一個火燄爆彈就能在地上融出一個大雪坑。

 

「她在幫隊友創造掩護。」

 

從上帝視角看清楚雙方角色的走位,秦牧雲也看出了楚雲秀乍看之下漫無目的地嫌晃扔法術,其實是有明確目標地圈定範圍。

 

「沒猜錯的話下一個上場的可能是方銳。」劉小別也忍不住發表意見。

 

於此同時,一直有意避開流氓的楚雲秀終於還是被對方逮個正著。流氓從樹後閃出,一把拋沙迎面而來,楚雲秀操控著角色轉過視角,再想要退的時候角色突然一停。

 

「是麻針,出拋沙的時候貼著雪線一起扔了。」對流氓技能如數家珍,林敬言甚至不用看技能表也知道是什麼。

 

流氓的強力膝擊朝風城煙雨飛去,直接將他撞進雪堆之中,一招霸王連拳按地就揍,麻針的效果一消失,楚雲秀一個雷電光環將流氓推開來,接著就是瞬間移動拉開距離,法杖一揮推出一排冰牆,元素法師抽身後退的同時,雷電貫穿順手就甩出去,而後試圖吟唱其他法術。

 

流氓揮出一顆氣波彈打斷楚雲秀的吟唱,振臂一甩開著鋼筋鐵骨持續逼近又是毫不留情地追打,元素法師且戰且走但畢竟近戰不利,26%血量最後僅僅殺傷對手18%

 

「我上了。」方銳在確定楚雲秀落敗時站起身走向裁判,走上臺後還特地朝林敬言的方向揮了兩下手後才鑽進比賽席。

 

約莫一分鐘後,角色載入。

 

方銳操控著海無量在雪地上一腳深一腳淺地往前跑,一邊不停地在頻道上反覆刷著惡補來的垃圾話,而後就如同場外其他人預測地一樣,跑到一半拐進樹林裡,瞄了個雪坑就往內跳,接著人就從螢幕上消失了。

 

導播連忙切到方銳的視角,只見他滿畫面裡都是崩落的雪花,海無量佝僂著身在鬆軟的積雪中犁出一條溝,沒多久又從雪坑跳出來,轉了九十度角,看到另一個坑又蹦進去。

 

現場講解的臉都綠了,他知道中國隊的氣功師猥瑣,但猥瑣成這樣會不會太過分了點?這是比賽來著不是捉迷藏啊!

 

比賽席裡的方銳自然不知道滿場的觀眾都跟講解有同樣的感覺,如魚得水地在那些楚雲秀用法術刨出來的雪坑裡蹦進蹦出,一邊往流氓的刷新點迂迴前進。

 

走到一半的氣功師最後選了一個坑,開著雲體風身蹲在裡面暗暗地蓄氣貫長虹,在感知道流氓靠近後,立刻連人帶氣轟出──近身、截脈、念龍波、閃光百裂、氣功爆破、螺旋氣沖……

 

解說一個接一個地瘋狂報著技能名,實際上方銳也正是一口氣把所有高傷技能全部走過一遍,接著──沒有接著了──真正的一波帶走。

 

豪邁的打法引起場內觀眾的熱議,職業選手中也不乏有人調侃看林敬言。

 

「老林,場上那個真的你家方銳沒被掉包?」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