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預售開始,詳見【宣傳廣告】☆★

  ★☆新增售價公告 【简体】【繁體】 ☆★

 

※ Arales罐子 + 末路行者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

 

 

「馮宇說你很沮喪,給我理由。」

 

原本就不夠明亮的眸色又暗了幾分,半夏沉默了會兒,將葉修的雙手收攏合起,貼握在自己的胸口。

 

「其實我並不想讓蘇沐秋見你,就算是現在也一樣。」

 

被誠懇地道謝了反而讓人更難受,半夏其實也不知道自己在糾結不滿意些什麼,以往的冷靜自恃彷彿都隨著蘇沐秋的沉睡而一起陷入黑暗裡,留下的只有無法對誰言明的苦澀。

 

「我知道,」葉修的手貼按在他的心口上,衣料下的心博十分平穩,讀不出主人躁亂的情緒,但葉修還是從那一閃而過的深沉捕捉到半夏亟欲掩藏的某些東西,「所以我謝謝你,不只是因為你讓他來見我,另一半,也是你這幾年對他的保護與照顧……不只是你,還有馮宇跟瑞比。」

 

很多事情,說明了或許會比不說更痛苦。

 

明白一個道理卻不代表能夠真正看破,半夏鬆開葉修的手,盯著他的眼睛一會兒,而後將人摟緊低著頭脣印上去,不帶情慾味道的吻僅接觸一瞬便分開,半夏把大半的重量都掛在葉修身上。

 

「葉修……你不知道……你很幸運──」你和蘇沐秋都是。

 

 

 

早上門鈴響的時候葉修下意識地摀著耳朵鑽進被子裡逃避,身邊的床墊因為壓力集中而輕微凹陷,彈簧的聲音在沉靜的房內格外清晰,他聽到蘇沐秋的嗓音對著門外的人低聲交代了句什麼,逐漸靠近的腳步像踩踏在心上的貓步般確實。

蘇沐秋在床畔前止步,掀開蓋著臉的被子,思考了一下後才湊近葉修的耳旁低語:「葉修,我跟張新杰去叫其他人起床,你要起來還是繼續睡?」

 

葉修沒有回應,繼續閉著眼睛裝睡,腦海中卻能清晰地描繪著蘇沐秋的一舉一動──逐漸遠離的腳步聲,電燈開關的聲音伴隨著浴室抽風機的嗡鳴,蘇沐秋洗漱完畢後繞著床去拿外套跟手機,而後打開門與外頭的張新杰會合。

 

房間門被關上的時候葉修睜開眼睛,夏天的蘇黎世天白得很快,七點時分足夠讓室內一片明晃,他伸手摸摸身後彷彿還留有餘溫的床墊,翻個身撲在蘇沐秋的枕頭上。

 

睡意已經退去,但人就是不願意清醒,他想著,如果人能夠憑自己的意願去改變夢境的結局該有多好?

 

等到葉修賴床夠了離開房間的時候,離他半條走廊遠的楚雲秀也剛關上房間門。

 

兩個人互望了一眼後,挺有默契地絕口不提對方翹掉晨起運動的不合群行為,各自揣著門卡後一起到走廊盡頭等電梯。

 

等進了樓下餐廳後,楚雲秀神色自若地去跟笑咪咪的蘇沐橙會合,葉修卻迎來黃少天等人的鄙視。

 

「哼哼哼葉不修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說?人家蘇沐秋可直白地說了他出門時你還躺在床上睡覺的啊!說好的早起運動向張新杰看齊你看齊在心髒了嗎?!大夥兒友愛和諧一起繞著圈跑的時候,就你一個不合群你還要不要點臉了啊,領隊就了不起了嗎?說好的領隊不就是應該在前頭帶領著整隊往前奔的嗎?你這般不要臉有違國家社會託付給你的重任你要怎麼說?這要讓馮主席知道了心臟病都得發作個十遍了有沒有啊,可不可恥知不知羞慚不慚愧啊你!」

 

葉修掏掏耳朵當作沒聽到黃少天的垃圾話,轉頭一看見張佳樂的視線拋過來,立刻先聲奪人開口搶白。

 

「得了,張佳樂我看到你了!我說你跟黃少天兩個一天到晚一逗一捧才真是夠了沒有?我看你們以後退役也不用愁吃穿了,組個團體去天橋底下說相聲,團名叫樂天二人組,你說多貼切多有戲。」

 

「臥槽,葉修你大爺的我說話了嗎?!」

 

好好吃個早餐也被撩,張佳樂早起的火氣像打氣般蹭蹭往上漲,本來因為跑步顯得要死不活的疲累樣子全沒了,活力十足地抓著湯勺就想找葉修拼命,被眼明手快的肖時欽跟李軒一人一邊給拉住了。

 

葉修沒理會被喻文州拉去順毛的黃少天,繞了吧檯一圈看完早餐的菜色,拿了一罐豆奶就往蘇沐秋所在的位置靠,只消一眼看清他手上的報紙是ABC,就足夠斷定對方的身分。

 

「早。」

 

半夏從報紙中抬眼,看到葉修抓在手上的瓶子皺起了眉。

 

「你就吃這樣?」

 

葉修聳聳肩不回答,伸手扒拉桌上的遊戲特報,指著上頭的一張照片,理所當然地開口:「這是韓國隊吧?上面寫什麼,給我念念。」

 

半夏挑眉看葉修戳開豆奶包裝吸了一口,外套袖子被捲起,露出了手臂內側的尼古丁貼片。他沉默了半晌後還是聽從地放下手上的頭版報紙,拿起桌上的遊戲版來看,將內容簡略地翻譯給葉修聽。

 

其實也沒什麼重要的情報,也就是八強的採訪罷了──中國隊代表受訪的是喻文州、肖時欽跟王杰希,葉修百般無聊地數算著中國隊的採訪報導,思考著有沒有必要去跟媒體抗議中國隊的報導比美國隊的少了八個字。

 

一個小時的早餐時間足夠讓大夥兒慢騰騰地揮霍,張新杰起身的同時,此起彼落的椅子移動聲還是忍不住讓葉修感動一把覺得朽木可雕。

 

早上是例行的調整但強度不大。

 

中午蘇沐秋接到了來自樓冠寧的電話,知道義斬幾位帶頭在群裡組了名為加油鼓勵實為親友觀光團,聽到一大群相熟的職業選手剛下飛機正往飯店趕,葉修忍不住嘖了一聲。

 

張佳樂一見到孫哲平立刻就蹦過去討救兵,把這段日子被葉修欺壓的始末加油添醋哭訴了一遍。

 

方銳抱著林敬言夾藏在行李的一條菸猛親,心情很好的狀態下甚至能頂著半夏的冷臉慷慨地分給葉修兩包,不過隨即被人收繳了去。

 

江波濤看看孫翔又看看周澤楷,顯然對自家隊上的兩人十分滿意,在他身後的杜明只顧著往興欣那邊瞟,糾結著等等要不要自告奮勇過去幫唐柔提行李。

 

興欣來了不少人,圍著葉修跟蘇家兄妹吵鬧,葉修逐個點了名後忍不住轉頭問陳果:「老魏跟包子沒來?」

 

「老魏告訴包子趁現在國內沒人,網遊裡正是他們的天下。」陳果的表情很差,一想到老魏那一臉『賺到了』的猥瑣表情,她就整個人不太好。

 

「真不愧是老魏,果然識大體!」

 

葉修的稱讚顯然讓陳果的頭跟胃都更痛了──早知道她就不提了──簡直徒惹心塞。

 

一旁的蘇沐橙笑吟吟地跟隊員介紹自家哥哥,一提到千機傘的來歷,安文逸立刻想到關榕飛那死活巴著技術部門框拒絕離開半步的樣子,要是知道來瑞士能見著千機傘的設計者,真不知道那技術宅會不會三更半夜摸出門搭火車也會衝過來。

 

眾人花了一點時間寒暄過後,樓冠寧招呼親友觀光團上車先到附近的旅館放行李,張佳樂還在依依不捨,孫哲平倒是乾脆地手一揮,率先上車把行李弄下來,直接明白地表示。

 

「我跟張佳樂擠擠。」

 

張新杰的眉頭隱晦地一抽,樓冠寧一臉尷尬地看著張佳樂歡呼著搶過孫哲平的手提袋子,兩個人繼續說著話,轉頭進飯店直接把所有人給晾在外邊。

 

隨後林敬言也提著行李箱從後車門下來,一臉平和的笑容。

 

「那麼我也留下來吧?我PETS四級應該多少能幫點忙,方銳分我半張床沒意見吧?」

 

樓冠寧才想開口,方銳已經一個箭步蹭到林敬言身前,抱著條菸笑得一臉猥瑣。

 

「沒意見沒意見,雙人床只躺我一個冷清著呢!話說回來老林你不提我都快忘了──你來得正好──明天我們首戰對美國佬呢,你趕快先教我幾句應急,要不我講的話人家看不懂,猥瑣不起來啊!」

 

觀光團長樓冠寧淚流滿面,不知道該不該開口提醒方銳他是氣功師來著──理該正氣凜然、霸氣外漏的氣功師--能不能換個畫風別一天到晚想著要理直氣壯地猥瑣!

 

一旁的文客北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要他看開點,樓冠寧哀莫心死地擺擺手,說了想留的人都留下吧。

 

結果觀光團才剛到站就立刻扔了一半人,樓冠寧撫著胸口第一次覺得自己可能該去買點救心丸揣身上。

 

 

 

七月二十九‧蘇黎世

 

休息室內,葉修環著肩倚在門上。其餘諸人或坐或站、各自有各自賽前放鬆的方法。八點半,工作人員和翻譯來敲門,靠在門上的葉修送走翻譯後,回頭看著眾人一一起身,相熟的甚至互相擊拳打氣。

 

「走吧。」

 

不需多言,葉修接過蘇沐秋拋過來的外套甩披上肩,率先開門走出休息室。

 

榮耀世界邀請賽──四強賽,首戰 中國VS.美國。

 

兩隊在過道走廊相遇,沒有言語,各自魚貫前行,葉修在走到出口時朝著喻文州頷首致意,和蘇沐秋先行前往選手區,而其他人則需在此等待出場。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兩個國家共計二十六名選手一一入場,二十六個角色在全息投影的技術下一一展現了一段小組賽時的精彩表現,而後聚光燈將整個臺上照射得有如白晝,兩隊在簡單的握手致意後各自帶開。

 

隨著現場電子音響起,隨機選圖正式開始。多達幾十張的遊戲地圖在大螢幕上迅速翻轉,最後停格在一張有草有林的山坡地圖,電子音清晰響亮地以中、英雙語宣布地圖的名字:飛絮山谷。

 

肖時欽打開隨身的電腦跟葉修湊在一起確認過地圖信息後,葉修朝喻文州點點頭,讓他去找裁判報告先發名單。

 

唐昊在葉修的視線下起身,捏著手上唐三打在裁判的示意下走向比賽席,同時美國隊也同樣有一個選手站了起來。

 

張新杰想了一會兒後,很肯定地點出身分:「是拳法家。」

 

九點整,比賽開始!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