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預售開始,詳見【宣傳廣告】☆★

  ★☆新增售價公告 【简体】【繁體】 ☆★

★☆海外讀者的退款已全部退還,敬請查收☆

 

※  Arales罐子  + 末路行者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聯盟第一臉面崩壞描述有……可以打斷腿但是不能打斷手,更不能打頭或打臉!

 

────

 

 

「……一大早就這麼虐還讓不讓人活了?」黃少天什麼都不想說了。

 

喻文州笑著把他手上的被子搶去折,催人趕緊進浴室梳洗換衣,好在黃少天也乾脆,沒過多久兩人就出了門,張新杰叫完方銳,才正要去按李軒的房鈴。

 

人就是這樣──自己被虐了怎麼可以不看別人也被車一遍?!黃少天興沖沖地拉著喻文州就跟過去看戲。

 

誰知道李軒識相,門鈴一響不到十秒就睡眼惺忪地來開門,張新杰交代了五分鐘解決後,就乾脆地往下一間去了。

 

按了楚雲秀的鈴後過了十秒還沒人來開,張佳樂幸災樂禍地看著蘇沐秋打算怎麼辦──姑娘的房隨便亂闖可得丟人的──誰知道又多等了十秒,楚雲秀這才慵懶地來開,看到房外一票男人也不慌亂,張新杰交代了五分鐘集合後,人只說了句:『知道了』就毫不客氣地甩上房門。

 

下一間是蘇沐橙,張新杰才剛伸出手,一邊蘇沐秋已經一個箭步直接擋下,直接從張新杰手上抽走房卡,一個人進去沒多久又退出來,輕手輕腳地關上門,將房卡還給張新杰時,理所當然地解釋:「沐橙說她再睡十分鐘,等等會自己起來。」

 

方銳的表情瞬間變得像被什麼噎住一樣。

 

……蘇沐秋你這麼明目張膽、理所當然地偏心真的可以嗎?

 

再之後的周澤楷、肖時欽都是讓人省心安定的主,王杰希更是沒等到人去按鈴就自主起床出門,看到一群人圍在孫翔的門口時還挺有閒情逸致地問好。

 

而孫翔也不負眾望地在神槍牧師的聯手出擊下,發出讓人十分解氣且舒爽的哀嚎。

 

等到孫翔花了幾分鐘打理好出門,眾人一環顧才發現兩妹子還不見人影,蘇沐橙有特權大夥兒聰明地不提,可楚雲秀都說好了,總不會門一關又給窩回床上去了吧?

 

一行漢子走到妹子的門口後十分糾結,心裡想著這麼虐的副本到底要不要再刷一遍?

 

霸圖特產一如既往,張新杰一絲不苟再次按鈴,這回楚雲秀倒是開門開得很快,就是臉上糊著層泥,讓一群男人忍不住就是倒抽一口氣。

 

「你們那啥反應!」楚雲秀昂著下巴半垂眼瞼,就是朱脣微啟咬字有點不清楚。「難道你們以為男人就不需要敷面膜?要不要去問問輪迴周澤楷再來?!」

 

張新杰面無表情地推高鏡托,將手上的錶亮給她看。

 

「七點半運動,八點吃早餐。」

 

楚雲秀同樣面無表情地看著錶上的時間,而後特別乾脆地表示:「不去,我這面膜得敷十五分鐘,敷完還要洗臉化妝,哪來的時間運動?」

 

不知道是誰低聲啐了一聲『不化妝不就得了。』楚雲秀昂首環視一群比自己高的男人,氣勢不落人後,好半晌才冷冷地吐了一句:

 

「不化妝那是能見人的嗎?!果然是一群光看臉就能讓人同情的男人。」

 

『砰』地一聲,煙雨隊長不給面子直接甩門。

 

人站得近,被甩得一臉好閉門羹的李軒伸手摸摸自己的臉皮,簡直心有餘悸。

 

「就衝著這氣勢……如果讓楚雲秀不化妝上場,戰力輸出可以多五十個百分比吧?」

 

「你這話當她的面說如何?」方銳說著就要伸手去按鈴,李軒立刻拆自己的臺。

 

「別……別!化妝就化妝唄,多大事!」

 

「李軒同志,志氣呢?」

 

「聯盟裡漂亮妹子稀缺,漢子是沒人權的。」

 

「這倒未必,人權也是看人的嘛,這種話得看人說……你要杰希前輩去說這話那就是戰術考量值得信賴,要沐秋前輩去說那就是人帥真好,可方銳去說那就是直接一巴掌拍飛去糊牆的節奏。」

 

「喂,肖時欽老子哪裡招惹你了!」被當作不良標準,方銳立刻就罵咧咧地開口。

 

一群人閒著沒事忙著互相擠兌,另一邊張佳樂算一算發現漏了人,轉頭拉著張新杰又去按周澤楷的門鈴,結果門一打開人探出頭來立刻換來張佳樂的慘叫。

 

「怎麼了怎麼了?」

 

十分沒有隊友愛的方銳立刻放下跟肖時欽的恩怨,一臉喜聞樂見的欠樣,嘻嘻哈哈地奔過去看張佳樂的笑話。

 

可惜不作死就不會死。

 

這一湊熱鬧的結果就是方銳也嚇退了兩步,只差沒哆嗦著掏手機打電話給林敬言哭嚎求安慰──這一驚悚反應立刻引來更多的喜聞樂見加身分證字號,最後就彷彿流沙陷坑那樣跳一個沉一個,最後大半群人像中了僵直彈一般,生生在周澤楷房門口豎起一道牆。

 

周澤楷握著門把,臉上敷著面膜,看著門外一群嚇傻的小夥伴們許久,嘴脣嚅囁半晌,才乾癟癟地逼出三個字。

 

「………好上妝。」

 

這解釋還是沒能修補小夥伴們剛起床的柔嫩心靈,周澤楷是多好的孩子啊,一看大家還是回不了神,愧疚尷尬穿透面膜直直映在大家眼裡,最後還是方銳這個臉皮比整罐面膜抹臉上還厚的家伙跳出來打哈哈,讓周澤楷可以低著頭關門回房。

 

門一關小夥伴們的聲音就一點點地喧嘩起來──難道周澤楷平常出門都化妝!?這可是大新聞啊!聯盟之臉也太不容易,老馮這摳門的怎麼也不配個化妝師……

 

「咳咳,有化妝師。」喻文州乾咳兩聲,把周澤楷今天的『賣臉』行程給說了一遍,於是大家理解了──這苦命孩子是被逼的啊,怎麼就這麼老實地給馮主席糟蹋呢……

 

天知道人家錢根本一毛沒少給周澤楷,怎麼就被這些家伙說得人神共憤喪盡天良了?

 

「哎?不是要跑步嗎?」蘇沐橙姍姍來遲,精神氣色極其良好地走來就往蘇沐秋身上貼,閃瞎一幫宅男跟吸血鬼差不多見光死的雙眼。「你們要在哪跑?」

 

「中庭花園。」張新杰這段時間早就熟悉運動路線。

 

「喔,那我就走兩圈。」

 

張新杰帶隊跑得不少人渾身難受的時候,蘇沐橙還真的就只走了兩圈就站到蘇沐秋身邊一起看大家跑步。

 

妹子的特權展露無疑,妹子親哥的強悍有目共睹,跑步的人誰也沒想不開地去問張新杰這兩個為什麼不跑,反倒是蘇沐橙歪頭盯著蘇沐秋,很有幾分想看哥哥跑步虐人的味道。

 

「哥,你不動動嗎?」

 

「動過了,你看我早上掀了多少人?」半夏笑笑,遠遠看見葉修走來,昨晚的對話隨之浮現腦海,不知怎麼的就想對蘇沐橙再多說一點。「而且……這身體受過傷,能不跑就不跑得好。」

 

「受過傷?!」蘇沐橙一聽就緊張,接著才想起哥哥失憶不就是因為受傷嗎?問題就這樣含在口中問不出口,只抱著蘇沐秋一臉難過。

 

「沒事,最近又想起來不少。這傷不適合跑步,但把人分筋錯骨沒問題,不用太擔心。」

 

「真的?」

 

「真的。」半夏的眼神暗了暗。「想起來的那些事等我整理好了,也會一件件慢慢跟妳說。」

 

「嗯。」蘇沐秋這麼說,蘇沐橙想想這段時間以來兄長的確沒有什麼身體方面的問題,而且原先不怎麼肯談論過去的哥哥自己主動表示會慢慢告訴她,臉上瞬間洋溢著幸福笑容。

 

葉修走回來就見這兄妹倆低頭說話然後笑得如同春風冬陽,望在眼裡彷彿心底也一片溫暖……可實際上呢?

 

葉修默默嘆口氣,把那包剩不到一半的菸放進口袋,懶洋洋地走過去,眼神在蘇沐秋臉上多停了幾下才轉到跑圈的人身上,心裡了然現在這個人是半夏,不由又多了幾分莫名的彆扭。

 

到底為什麼彆扭這事分辨起來,好像也沒什麼理由和道理。葉修沒強迫自己一夜頓悟,可逃避也不是他的風格,朝張新杰那邊多看幾眼就把視線轉回蘇沐秋那,一見對方那眼神飄過來飄過去就是沒對上他眼睛的模樣,心情瞬間大好。

 

「張新杰!!為什麼葉修不用跑!!」張佳樂跑得很悲憤,看到葉修這會走路的仇恨值一秒開火。

 

「張佳樂你死心吧,哥是領隊不是選手,咱不是一路人。你看看,隊長還跑著呢,你這樣偷懶成嗎?」

 

「你好意思說我!!」

 

「哎?哪裡不好意思,哥比你還早起啊,不信你問張新杰,我可是早起去外頭走了一大圈才回來的。」

 

「騙鬼啊你!說這話誰信!」

 

「真的,不信你可以問美國隊,我碰到他們還打招呼,那些人絕對不會忘記這件事,我使用的可是國際標準禮儀呢。」

 

「你這心髒沒下限的還會這個?」

 

「豎中指怎麼不會?」

 

張佳樂無話可說了──你他X的國際標準禮儀!!這是挑釁有沒有?!那些死老外怎麼沒折了你的手指為世界除害!!

 

半夏聞言也愣了愣,一把拉住葉修把人從頭到腳看個仔細,確定真沒事才鬆口氣地放開,沒想到葉修上前一步,握著他的手悄悄藏身後,半夏回過神立刻用力的反握葉修的手,誰也沒注意到兩個男人緊緊的手交握。

 

「……蘇沐秋還好嗎?」

 

「還好,睡了,消耗地不嚴重。」明明不握著我的手也能問這一句,這樣抓著我是什麼意思?半夏垂下眼,握在指掌間的溫暖讓他很想合在雙手中,貼在脣上親吻或者用牙齒輕輕碾磨指尖……真不想放開。「大概睡個幾天就能醒了。」

 

「是嗎。」能醒就好,不能出來也沒關係。

 

「……他醒了的話,我們會告訴你。」

 

「謝謝。」

 

對話停止,氣氛一下子安靜下來,他們之前也經常什麼都不說得待在一起,半夏卻覺得現在的空氣特別令人不適,充滿他討厭的無能為力,即使葉修的手還握在掌中,卻好像抓不住這個人。

 

「半夏。」

 

「嗯?」

 

葉修看著眾人隨著張新杰慢下腳步走了幾圈後開始三三兩兩的停下,才抽回手轉頭對半夏笑了笑。

 

「謝謝你讓蘇沐秋能醒來跟我說兩句話。」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