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預售開始,詳見【宣傳廣告】☆★

  ★☆新增售價公告 【简体】【繁體】 ☆★

 

※ 末路行者 + Arales罐子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

 

「你趁現在休息一會兒吧,等等我叫你。」

 

葉修看著那因為垂首而顯得特別深邃的眼睛半晌,而後皺了眉翻坐起來,又忍不住按著腰哼哼唧唧,在馮宇伸手過去要幫他揉按時迅捷地抓住。

 

「不對,你不是半夏。」

 

「嗯,我不是。」

 

「沐──不對,你也不是蘇沐秋,」眼前的人太過淡然的反應,反而讓葉修更加迷惑,那是一種明明已經接觸到答案,但卻仍隔著一層紗,看不真切的躁鬱感。「雖然溫柔的時後很像蘇沐秋以前捉弄我的時會露出的表情,但我所認識的蘇沐秋比起你來說應該會更加地……銳利一點……你是馮宇?」

 

一直沒打斷葉修的猜測,馮宇在葉修說出答案時鬆了一口氣,手腕被人握得生疼,他還是勾著笑容承認了葉修的猜測。

 

「是,我是馮宇,你分辨得出我跟半夏的不同了嗎?」

 

猜中了答案卻沒有幾分喜悅,葉修鬆開手倒了回去,伸手撈了涼被蒙住臉,聲音穿過棉絮後變得有點飄渺。

 

「分得清又怎麼樣,我一直在想你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可是越是和你相處我越覺得看不清……如果這是你的遊戲,我承認我玩不過你。」

 

「我──」馮宇看著葉修像隻受傷的獸般蜷成一團,心中柔軟的部分像被人掐住了一樣,他伸出手去感受那縮在被窩中的人極力克制住的顫抖,蘇沐秋還在沉睡,半夏拿這樣子的葉修沒轍早早躲開了去,欺騙的歉疚感壓得他無法喘息。「我、對不起……」

 

「你沒必要向我道歉,我只是覺得……我已經失去他一次了,可你跟半夏用著蘇沐秋的臉回來,又告訴我你們不是他。」

 

葉修掀開了被,手臂蓋在眼上,脣角卻勾著笑。

 

「我天真地以為只要他活著,不管他變得怎樣我都能笑著接受;可到了真要我承認他已經徹頭徹尾變成跟我沒關係的人的時候,我才發現這對我來說,比叫我承認他死了還更難過。」

 

「葉修,蘇沐秋他、呃……」馮宇想起了那打他有意識以來總是那麼虛弱的人,默默接受、忍耐著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說到葉修時總是帶著笑容卻又壓抑逞強的那個人。「他沒死,可他真的沒有辦法……現在見你。」

 

「我知道,就連上床的時候都沒能讓半夏鬆口時我就知道了──我認識的蘇沐秋不是會在幹那種事時還這樣開我玩笑的人。如果他真的是這麼過份的人,我也不會喜歡他……」葉修咕噥了一聲,又像想起什麼一般掀了掀脣角,睜開眼睛看著還坐在身邊的人:「算了,我昨天累得夠嗆,現在睡一會兒,午餐叫我。」

 

馮宇看著葉修翻過身去一副結束談話的態度,在心裡嘆了下氣,也跟著和衣躺下,呆呆地看著葉修的脖脊。

 

 

 

葉修睡得其實不太久,醒的時候馮宇正坐在桌邊對著電腦輕緩地敲敲打打,看他起了朝他勾了抹笑。

 

「睡夠了?」

 

「勉勉強強吧,你做什麼?」葉修翻起身,狠狠地睡了一覺後,身體跟精神的疲倦被滿足了,那些個破爛的情緒什麼的也就都被拋到腦後去了。

 

「幫你看視頻……不希望你那麼累。」馮宇斟酌了一下後決定隱掉主詞,葉修後來的那些話其實蘇沐秋一字不漏地全聽遍了,但最後卻只是一言不發。

 

馮宇本來坐不住,他焦慮,關心著蘇沐秋也心疼著葉修,可他確實幫不上任何的忙,但半夏則希望他只是看著就好──身為最先整合出來,也陪著蘇沐秋最久的人格──他只能要自己信任半夏的判斷。

 

「……馮宇?」看桌邊的人突然又陷入思考,葉修喚了一聲,看對方的視線慢慢聚焦在自己身上,有點苦惱又有點擔憂,像要求救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最後把那些無力感通通地壓抑下去,卻藏得十分笨拙。

 

「嗯?」

 

葉修不想去思考對方眼神中一閃而過的情緒代表什麼,踢開被後下床拎了把椅子就往計算機前湊

 

「坐過去點,我也看看。」

 

馮宇將座椅往旁挪出了些空間讓葉修擺下椅子,轉頭看看葉修專注在屏幕上的側臉,最後終究還是把話給嚥了回去──他想幫蘇沐秋跟葉修解開誤會,但是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畢竟他對葉修的一切記憶都來自這些年蘇沐秋與半夏的描述。

 

已經分析過的視頻再看一次也沒什麼新意,葉修確認過自己的筆記沒有疏漏──該注意該提出來討論的點都有特別標示出來──轉過身看著心不在焉的馮宇,慣性地舉起手後僵了一下,最後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走吧,不早了,下樓吃飯。」

 

蘇沐秋就這麼愣愣地看著葉修的背影思考了很久,而後像下了什麼決定,將他的決定告知兩人──

 

「半夏,我要見他。」

 

「你瘋了嗎蘇沐秋?!」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半夏仍然覺得這決定太過冒險。「你有沒有考慮過你的精神力能不能禁得起這樣的消耗?!」

 

「大概吧,」蘇沐秋揚著笑,對著氣勢全開的半夏卻也不弱下風。「別看他這人講起話來沒心沒肺的,他是真拿我們兄妹當回事的。你也別急著火,我要見他他還不一定就樂意呢──你看,他醒了,睡前的事他連問都不會問一聲。」

 

「沐秋……」一看半夏快氣炸了,馮宇本想幫著勸,卻反被人制止。

 

「你繼續說。」

 

「我知道你們為了我的情況擔憂,可再這麼隱瞞下去葉修都快恨死我了。我要見他,我只是告訴你們這件事,你們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罷,下次他想見我、想知道真相的時候我就見他,至於後果……」說到這裡蘇沐秋的笑容有點苦,但隨即振作起來,帶著不容拒絕的堅定看著旁邊的半夏:「終歸是死不了的對吧?」

 

半夏看著眼前笑著卻不願意退讓的人,想罵又罵不下去,最後只能氣得轉過身去。

 

「給我去好好睡著別亂來,有合適機會的話再讓你見他。」

 

知道半夏已經妥協,蘇沐秋對著一旁擔憂的馮宇眨眨眼,轉身隨著半夏隱入意識的深處。

 

馮宇回神時葉修已經在門邊等他,他笑了笑跟著出門去餐廳,下樓才走出電梯廳就感受到餐廳那頭人聲鼎沸的熱鬧,他特意晚葉修幾步好換半夏出來,果然一踏進餐廳,八強選手的選手大多都在。

 

一塊塊一區區地坐著就算沒敵意也是壁壘分明,葉修沒打算去挑釁,一眼瞟完打了食物就去中國隊的位置上坐著,邊吃邊打量每個人的表情,身為領隊的葉修感到相當欣慰。

 

既沒有沒事找事,也沒有突然變得衣冠禽獸地矯情裝樣子,該什麼樣就什麼樣,熊孩子也還是那熊樣……大家良好調適的模樣,讓現在心情欠佳的葉修有種是不是該給隊上找點事的衝動。這一想眼神就直往隊上最能惹事的那幾個晃,黃少天發現後脾氣點爆竹般地往上竄火,只是一秒就給喻文州按住,說了幾句黃少天就把毛給理順,接著就往葉修這看了一眼。

 

喻文州的眼神看過來的挺溫和,葉修呵呵兩聲,警告之意心裡再明白不過,把視線收回來沒繼續動什麼歪腦筋只低頭吃飯,吃到最後到得偏晚卻比其他人還要早放筷子,半夏的眉頭又皺了起來。

 

「不多吃點?」半夏問道,葉修給他一個懶洋洋的眼神,站起來就要走卻給半夏拉住了。

 

「飽了。你慢吃,我先上去。」

 

葉修回道,低頭看著半夏的眼神似乎有些疏離,半夏一怔葉修就順勢掙脫出來,旁人看來只是這兩個低頭講個話,然後葉修就輕巧地走了。可蘇沐橙還是察覺到不對勁,看了看哥哥又好像沒什麼事。

 

回來之後的蘇沐秋跟以前一樣把她寵得沒邊,但蘇沐橙卻比以前更摸不透兄長的想法──如果問了反而有事怎麼辦?蘇沐橙咬著筷子沒多話,心裡面打算回頭多琢磨幾番,低著頭也專心吃起飯。

 

等蘇沐橙吃完同桌其他幾個也吃得差不多,最後還是整團一起行動,半夏被蘇沐橙拉著講話當然也不能先走,輕言軟語、有說有笑,引得其他國家的選手頻頻回首。

 

「欸,要不要打賭?」方銳湊過去跟周澤楷張佳樂幾個交頭接耳,臉上滿是看好戲的表情。「我賭那邊那個法國隊的不敢過來找蘇沐橙搭話,兩根菸。」

 

兩根菸的賭注受到其他人的嚴重鄙視。

 

「牡丹花下死……我賭會過來,一包。」肖時欽第一個開口。

 

「蘇沐秋站那邊多登對,十個看見十個誤會吧……賭不會,一……兩盒。」張佳樂臨陣改口死要面子,轉頭就去找張新杰說。「欸,你負責當莊記帳。」

 

張新杰朝下注目標看兩眼又回頭看看其他人,點點頭。

 

「還有誰要下注?」

 

接著李軒、唐昊都賭不會,黃少天湊熱鬧卻只跟喻文州合資賭一盒會的那邊,張新杰看沒人要再下注而且差不多要揭曉,就也跟著轉頭等看戲,眼看法國隊的人越走越近、越走越近……

 

「操!他怎麼還過去搭話!沒看到旁邊還有個蘇沐秋嗎?!」方銳沒想到人家這麼有色膽,瑞士的菸又貴又超不慣,賭輸兩支菸讓他很心痛啊!!

 

「你們要繼續賭對方的下場嗎?」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