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預售開始,詳見【宣傳廣告】☆★

  ★☆新增售價公告 【简体】【繁體】 ☆★

 

※  Arales罐子末路行者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馮宇發現自己在床上醒來的時候,差點沒開口罵髒話。好不容易忍住聲音轉頭確認葉修還在睡,立刻又鑽回裡面把半夏拖出來。

 

「你比較會照顧人。」這是半夏的回答。

 

「所以你只管做不管理?」這是馮宇的反問。

 

平常脾氣好又講道理的人生起氣來特別有威嚴,半夏摸摸鼻子出來接管身體,坐在床上嘆口氣後就站起來打理自己,接著又開始幫葉修拿衣服倒水,全都弄好了就愣愣地坐在床邊凝視葉修完全放鬆的睡臉,看了好一會兒才覺得自己這樣簡直像等主人起床出門散步的大狗,還會自己叼狗鍊水壺玩具什麼的那種大狗。

 

想著想著就覺得好笑,卻又有種莫名的憋屈,半夏看時間差不多,乾脆也不再規矩,俯身親吻葉修,纏綿細緻地舔吮吸含,本來是想把葉修給逼醒,沒想到這人眼睛都沒張開、軟軟地哼哼兩聲,抬手一拉翻個身就把他給掀在床上。

 

「哎?還成功了。」葉修慵懶地笑了起來。「我還以為就我腰酸腿軟,看來你昨晚也挺辛苦的,反應都變慢了啊。」

 

「那要不要多疼愛我一下?」

 

「我又不是早餐。」

 

葉修打哈欠爬起來,腳一落地就開始唉聲嘆氣,慢吞吞地把某人遞來的水給喝了,很不得已地沖了個熱水澡貼上新的尼古丁貼片才換衣服出門,說實話葉修還真想過把這貼片貼腰上會不會好一點,但終究沒這麼幹,等走到餐廳,好像也已經麻木習慣,只要動作不大好像也就沒感覺。

 

昨天畢竟大家都鬧了一晚,吃早餐的人就剩張新杰一個。趁著蘇沐秋去打餐的空檔葉修在腦中轉了下今天的行程,然後思緒又轉到蘇沐秋的身上,直到對方走回來,那雙漆黑的眼睛都還望著那身影沒收回來。

 

「怎麼一直看著我?」

 

「在想你今天會不會說外語。」

 

「會。」

 

葉修一邊吃一邊漫不經心地打量蘇沐秋,過了好一會兒才突然冒出兩個字。

 

「半夏?」

 

「……是我。」

 

是嗎。葉修嗯了聲沒再說什麼,比蘇沐秋更快吃完的他好像吃完就開始坐著打瞌睡,腦子裡空空蕩蕩地就只飄著三個名字。

 

蘇沐秋、馮宇、半夏。

 

喻文州比兩人晚幾分鐘進餐廳,端了餐盤後很自然地往三人的地方湊。

 

張新杰吃飯不說話,葉修其實挺驚訝半夏跟喻文州居然能找到話題閒聊。

 

飯後出發去抽籤,半夏表明了跟著去,所以喻文州沒再另外連絡翻譯,倒順手把張新杰也給捎上了。

 

到了抽籤會場時,場外已經聚集了一大批的媒體,四人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走到了分配給代表休息的位置,葉修環顧了周遭一圈,八個國家中,中國隊是第五個到的,也算是中規中矩。

 

等待的時間並沒有多久,約莫也就是十來分鐘的事,中途國內電競之家的記者湊過來跟四人打招呼,喻文州身為國家隊隊長這段時間沒少跟對方打交道,也就隨意地跟對方聊了會兒;張新杰坐得挺直、視線在已經到的四個國家逡巡;也襯得他隔壁的葉修坐沒坐相,沒一會兒就挪一下屁股,兩條腿好像怎麼擱都不滿意。

 

注意到他坐立難安的動靜,一旁的半夏挺沒良心地勾著嘴角,換來葉修的白眼。

 

八個國家隊伍代表到齊後,主辦單位例行地對著媒體記者們說了幾句場面說辭,接著便是八強淘汰賽的抽籤。

 

中國隊以三十三分排名第一,被安排在第一個抽籤,葉修懶得動,喻文州笑了笑也不推辭,站起來整整衣服後就抬頭挺胸地上臺,從箱中摸了一張牌交給評審,很快地,代表著中國隊的五星紅旗隊牌被懸掛在了一號位上。

 

不管抽到的對手是誰,一下自從晚上開打的節奏變成早上第一場讓張新杰皺了一下眉,不過隨即把情緒隱沒。

 

喻文州回到座位的時候,台上的主席正在請第二個國家的代表上臺──加拿大與法國以三十二分並列積分第二名,加拿大憑藉著字母優勢被排在第二位上臺──而後兩個國家分別抽走了六號位與八號位。

 

之後的韓國隊抽走四號、德國、日本分別抽走了七號與五號,與德國日本同樣三十分並列的美國最後抽到了二號成為了中國隊的初賽對手,而D組另一出線的國家挪威,則只能拿最後被剩下來的三號。

 

八面國家小旗被一一的掛在相對應的位置上,主辦單位宣布最後抽籤結果,並發表了幾句期望各國都能有精彩表現的場面話後,結束了整個公開抽籤記者會,各國媒體急著把結果發回國內。

 

來自四個組別的八支隊伍被完整地打散,四場淘汰賽都將是全新的對戰組合,三天後,將由中國隊與美國隊打響第一戰──而後挪威VS.韓國、日本VS.加拿大、德國VS.法國──八個國家,只有一半能繼續向前邁進。

 

葉修在半夏的招呼中起身,只是還沒等他們離開,原本就離門口很近的美國隊代表卻杵在門口,視線毫不遮掩地落在中國隊四人身上。

 

葉修挑了下眉,嘴角挑起一個特別張揚的弧度。

 

「蘇沐秋同志,有個重責大任要交給你。」

 

雖然早上才剛問過身分,但在其他人在場的時候,葉修還是稱呼著被大家認同的那個名字……半夏的事,葉修暫時還想不明白要怎麼對蘇沐橙說明才能不讓她擔心。

 

「是?」半夏疑惑,雖然他現在穿著國家隊的外套還配了張工作人員的識別證,但他還以為自己也就是掛個名塞進來當親屬,想不到葉修還真給他派工作。

 

比賽嘛,冠軍獎杯要有,國際禮儀也不能落。深入淺出地問候、磨練精神意志、鍛鍊涵養的對話,別人展現友好就不能不回應!必須讓他們瞭解祖國數千年的文化深度就算變成外語,也是他們必須仰望的存在──我覺得你那天跟加拿大人的溝通方式就不錯──瞧見前面那人模人樣的三金毛BOSS沒?甭客氣,一波帶走。」

 

……所以現在是要他代表整個祖國進行挑釁嗎?

 

和美國隊抽籤代表錯身而過時,雙方自信又張狂的視線交會未戰先熾,但預想中會有的衝突最後在沉默中不了了之。

 

一行人出了場館後就分成了兩路,喻文州跟張新杰約了一起去張新杰這幾天慢跑看到的中國小超市尋寶,處於虛弱DEBUFF狀態的葉修落後半夏半步,腳步沉重地跟著他往飯店的方向走。

 

回到飯店的時候,葉修習慣性地往餐廳內一望,自家隊上的沒半個在,也不知道是吃完飯各自行動去了,還是乾脆都還沒起。

進了電梯,葉修下意識地要去按訓練室的樓層,手卻被人半路攔截。

 

「我們回房。」

 

葉修看著旁邊的男人伸手按了樓層,忍不住開口嘲諷。

 

「不是吧半夏大大,別告訴我你這是打算白日宣淫來著?」

 

半夏居高臨下斜睨著那開口就沒好話的人,收回手的時候不著痕跡地在葉修的掌心裡搔刮一下,脣邊掛著不善的笑:「你還有體力?」

 

「男人是不能激的啊同志。」

 

電梯關門後平穩地上升,葉修倒也沒再另外去按樓層,兩人看著門上的數字標示不停跳動,封閉的室內只聽得到微弱的風扇聲。

 

抵達樓層時電梯一開,站在門外正在聊著天的肖時欽跟王杰希短暫地愣了一下,側身讓路,已經從直播上得知抽籤結果的肖時欽笑著問候了聲。

 

「葉修前輩,下午──」話才開口,就已經被人客套地敷衍。

 

「下午開會是吧?我們知道……抱歉,昨晚沒睡好今天又趕早出門,我們先回房躺會兒,午餐見。」半夏臉上掛著得體的笑,將連站著都不消停的葉修給扯出電梯,目送王杰希跟肖時欽乘著下樓後,才拉著葉修回房。

 

這些天沒少被拉過來扯過去,葉修早就習慣也就沒想過要掙脫。

 

半夏刷開了房門讓葉修先進,隨手關門後一轉頭就看葉修脫了外套,撲在床上抱著被子蹭兩下,而後蹬掉了鞋襪後爬向床頭伸手去撈筆記本,他一個跨步上前單手拉著葉修的腳踝把人拖回來,跟著人就壓上去,伸長手直接把電腦搶過。

 

「你不睡一會折騰什麼?」

 

「昨晚折騰我的罪魁禍首還真敢說。」被錮在身下的葉修也不惱,半夏其實撐著身也沒真的壓到他哪,他從半夏的手裡把筆記本扒拉出來,屈肘頂頂身後的人:「別壓著我,腰難受。」

 

半夏稍微讓到一旁,看葉修攏了兩個枕頭堆在胸下,開了機子也不理會旁邊的人,打開美國隊積分賽的視頻開始看,每看一點就打開文檔對照一下之前記錄的細節,半夏勸不住人又不願意用強的,最後悶聲不吭地換馮宇出來。

 

比起半夏,馮宇顯得更擅長照顧人,看葉修趴在床上專心看視頻也不多話,伸手就往他腰上揉按,緊繃的身軀一下子就洩了力,葉修發出了舒服的喟嘆,沒多久就開始恍神昏昏欲睡,最後終於受不了地把機子往床頭一擱,翻了身在床上躺一會兒後,挑著眼尾睞向跪坐在旁邊垂首看著自己的人。

 

「這招犯規啊,半夏同志。」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