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預售開始,詳見【宣傳廣告】☆★

  ★☆新增售價公告 【简体】【繁體】 ☆★

 

※  Arales罐子末路行者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  有點肉渣,下一回直接放牧場

 

────

 

晚上回飯店後,有人提議吃夜宵,一行人歡快地往餐廳走,葉修落在了隊伍後頭。

 

喻文州跟李軒跟旅館借廚房弄了幾樣小菜,職業選手們普遍不在賽期中喝酒,併了幾張桌一人一瓶汽水權當湊合。

 

張新杰吃了幾口菜,睡覺時間一到就先走了,葉修看顯然不會鬧到半夜無法收拾的地步,跟喻文州約好隔天的會合時間就直接溜了,被蘇沐橙抓著說話的蘇沐秋瞧見,回頭交代幾句後也尾隨著離開。

 

葉修沒上樓睡覺,拐個彎出了飯店,就在門外花臺邊上坐著看天。

 

十點的時候天色剛暗,氣溫降得很快,外套忘了拿的葉修忍不住磨搓手臂抖了一抖,下一秒卻有人將一件外衣披到他身上。

 

「你以為你還很年輕?要是病了這當下可沒人有空照顧你。」半夏沒好氣地將葉修的外套披在對方身上,尋個身旁的空位坐下。

 

葉修不正經地笑了一會兒,收獲了半夏的白眼也不怕,只笑嘻嘻地靠過去,很慷慨地將外套分他一半。

 

「你才是別病了,橙子會擔心的。」

 

半夏低頭看著沒骨頭似地將重量全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一會兒,終究還是忍住了把人推開的衝動。

 

進入八強只是第一步,接下來的淘汰賽才是真正的重頭戲--單回合淘汰賽制不容許任何失誤,在榮耀的賽場上,一點點縫隙都有可能被對手逮住,進而被獠牙撕成粉碎。

 

別看葉修這領隊一臉遊刃有餘蠻不在乎,一天到晚除了跟瑞比泡在體驗區打遊戲外就是去撩撥後輩放垃圾話,同住一間房,半夏很清楚葉修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做了怎麼樣的努力──那些沒辦法親自到場觀看的比賽,葉修不僅用瑣碎的時間把視頻全部看完,還做了一撻厚厚的筆記。

 

葉修對榮耀的尊重,不管對手是誰,他一直都是傾注全力、燃盡熱情,或許不像其他上場選手那麼直觀地在場上發光,但身為領隊的葉修,卻毫無疑問、竭盡所能地扛起了整支隊伍。

 

「葉修。」

 

葉修聞聲才剛抬頭,半夏一手圈著葉修的腰,一手捏著下巴就吻上去。

 

「喂──唔!」被吻的人本想抗議,誰知嘴才張開,半夏的舌就鑽入口中,不容反抗地吸吮著他嘴裡的唾液與空氣。

 

葉修沒幾分力地掙了掙,見逃不了便乾脆地放棄,反而自動地把手搭上半夏的肩膀,完全是任君處置的模樣。

 

感受到懷中人的順從,半夏也就不再捏著他的下巴,指腹沿著臉部的輪廓擦過,揉揉微涼的耳垂後沿著脖頸往下,滑進了後領內,按壓摩挲著頸後突出的椎骨,濡濕的舌面舔過牙齦和上頷,葉修的呼吸一下子就變得混濁沉重。

 

好不容易一吻結束,葉修連忙抵住半夏要啃他脖子的動作。

 

「慢著蘇沐秋,你現在這是打算跟我野合的節奏?」

 

半夏將笑容印在葉修的掌心裡,幽深的眸子在夜晚顯得深邃許多。

 

「回房?」

 

「可以不回去嗎?」葉修嘀咕了聲,卻還是從半夏的懷抱裡退出,彎腰撿起掉在地上的外套穿好,看半夏帶著笑容好整以暇地起身,覺得自己真是問了一個特別蠢的問題。

 

姑且不論他不回去還能睡哪,葉修可不確定蘇沐秋會不會像山大王搶親一般地將他打昏扛走,他不介意上床──但他對自己成為沙包或者被公主抱這件事有意見。

 

「喂,」見葉修乖巧的跟著走,半夏沒再抓著他,反倒是葉修走著走著想起什麼,抬腳踢了踢對方小腿。「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突然想做,但你有沒有準備啊?」

 

半夏側頭看看他,想了幾秒後很簡單地回答旅館裡有販賣機,等等路過買一下就好。

 

「還有什麼問題?」半夏眉眼間的笑意能甜死螞蟻,讓葉修想起這糖若發酵成酒該有多烈,既甜且烈的酒香緩緩醞釀,薰得他感慨自己酒量果真不好。

 

「沒問題。就是新手上路請多包涵,既然你招惹我,就別挑。」

 

半夏愣了愣,有些意外,接著又詫異起自己意外之後強烈的驚喜,可是轉眼這情緒又落回深淵……尷尬、失落、愧疚、焦躁、卻又渴望──葉修喜歡的不是你。

 

他對葉修說『我不是你喜歡的人』是為了宣告自己的存在,然而葉修現在只是朦朧地意識到這件事。矛盾地消極接受他們轉換間的變化,當他認為這不是蘇沐秋便不會湊上親吻,對自己湊上的吻則毫不拒絕。

 

或許因為這不違反葉修的原則,也或者是因為這就是葉修熟悉的那具身體,所以這個人不拒絕。

 

半夏發現他似乎會在得到的瞬間失去這個人,只要有了第一次,從此之後他只會被當成蘇沐秋,半夏將成為葉修認知裡的一種面貌、一種蘇沐秋臉上的表情,而半夏就不存在了。

 

「怎麼,後悔了?行啊,反正──」

 

「不是,只是,我是半夏。」半夏握住葉修的手,覺得那溫度滲進心裡,然後他存在。「叫我的名字。」

 

葉修聞言頓了頓,他們走出電梯,停在離房間還有段距離地方。靜謐冷涼的空氣莫名地凜冽起來,橫亙在葉修打量的目光前,而後逐漸化為一種隱約的焦慮和渴求。

 

這人是在求他?

 

以前的蘇沐秋從不哀求任何人,無形中讓葉修在面對半夏時有了較高的適應性。他覺得這只是蘇沐秋某些特質習慣被強化、或者變成他找不到詞的狀態,即使他隱隱察覺到了某個答案也還是這樣認為,沒想過這落差會是因為演技而縮小。

 

如同他不是那麼完全地認識蘇沐秋,葉修也不曾真的認識半夏。但憑藉直覺,心頭莫名地就浮現『答應他』這三個字,那感覺說不上好或不好,葉修只知道這個比較跩管得比較暴力、沒事愛攫著他下巴啃他的蘇沐秋,他心裡也是喜歡的。

 

「半夏,」只是偶爾二一下多問個幾句,應該不要緊?「既然你不是蘇沐秋,為什麼想跟我上床?哥有魅力是一回事,但還沒大到能覺得被男人勾上床很理所當然。」

 

葉修平常是賊賤,現在是犯二,可半夏這個反社會人格說謊像真話,說真話那就像戲文。

 

他的問題只在半夏臉上閃過幾難捕捉的詫異,然後那張臉便如同曇花盛放,暗香飄送月華流轉地笑了。

 

「我喜歡你。」

 

區區四個字硬是被半夏說出盪氣迴腸纏綿悱惻的幽深意韻,葉修有些招架不住地退了半步,心想這報應也來得太快,半夏卻像是體貼他的尷尬一般,在他臉上親了一下便兀自走去走廊盡頭的販賣機買了東西。半夏回到葉修身邊的時候,這廝已經調整好心情,手一伸就想往對方口袋掏東西,被攔住也不意外,抬起空著的手就伸。

 

「幹嘛呢?」

 

「看看啊,看別人家的販賣機賣什麼牌子啊,稀奇唄。」

 

「等等就用上了,急什麼?」

 

「等你用在我身上我還有機會看包裝嗎?怎麼,我哪說錯了?別用這眼神看我,我很自覺我打不贏你,但你好歹讓我瞧瞧裝備啊。」

 

「……你看了又能幹麻?」明明再幾步就到房門口,半夏還是無奈地把東西遞給葉修。

 

「呵呵,手機拿來,取個好角度拍兩張……欸,只拍東西就好。」葉修指揮蘇沐秋拍好照片之後報了個郵箱地址。「幫我打上一段看了連狗都想買的推銷詞,問孫哲平要不要,帶多少都沒問題。」

 

找死也不忘禍害別人,半夏想笑又想嘆氣,最後腦子一轉發現怎麼又是整張佳樂,話一出口葉修又報了一串郵箱。

 

「那就順便問問林敬言跟吳羽策要不要……喔,還有老韓,這個也打上,到時候我被老韓揍要記得幫我擋擋啊。」

 

你就不能別找死嗎?

 

心裡這樣想,半夏還是發揮手速與文采地打完收工。刷開門進房之後,片刻前的對話和情緒似乎全被留在門外,房間裡的空氣變得曖昧而黏稠,無形的手貼著皮膚一路摸到心上。

 

等不及真的進房,半夏推著葉修抵在門上,手覆在葉修心口,吻落在葉修脣上細細撕磨,淺淺地吮舔著葉修的脣,安撫的意味大於慾望。葉修發現這點,挑眉笑了起來,張口就咬住對方的脣,些許的疼痛令半夏停止這個淺吻,凝視的眼神略有不解。

 

「剛才是花壇野合,現在是門板和姦,我這把骨頭明天還要出門抽籤,求善待。」

 

「這不看你彆扭所以安撫兩下,哪裡不善待了?」半夏的手貼在葉修臉上,那摸法就是赤裸裸的調戲。「我不想弄傷你,但你知道怎麼準備嗎?」

 

這問題葉修好像知道又好像不知道,有些呆愣的表情看在半夏眼中非常可愛。

他笑著放開葉修把口袋裡的東西扔在床頭,拉上窗簾調暗燈光,飛挑的眼睛直勾勾地望著葉修就開始慢條斯理地脫衣服,脫得活色生香春光無限,光看著就讓葉修忘了貧嘴的下場。

 

「唉,我就是那被狐狸精拐去陰陽調和的書生,這點微末道行還不得被你給吸乾啊。」

 

「放心,童子雞很補,啃完了絕對還有氣。」

 

葉修被這公狐狸哽得差點一口氣沒上來,等只穿人皮的狐狸精脫起他的衣服,葉修突然覺得自己迷糊了。沒想明白眼前這人怎麼不去床上脫衣服享受情趣,但還是很配合,也沒忘記伸手亂摸吃豆腐,在摸過某些傷痕時眼神暗了暗,隱隱不捨。

 

「……心疼?」

 

「你……你失蹤前沒這幾個傷,怎麼弄到的?」半夏的身體完全裸露在眼前,漂亮身材沒勾走葉修的眼,他的目光都落在那些變淡了確依舊猙獰的傷痕上,肩臂有一些、胸口一道、腹部清晰的有三道,葉修拉住半夏把人換個面,背上還有幾道比較明顯的痕跡。

 

「車禍。那年,我是真的在那場車禍裡,只是我們錯過了。」

 

「……真的?」

 

葉修的聲音似乎在顫抖,細細分辨的時候又什麼都沒有。半夏抱住葉修,綿密的吻落在葉修的耳畔頸側,他的世界現在很安靜,蘇沐秋在沉睡、馮宇帶著瑞比迴避,唯一的聲音就是葉修的心跳聲,或許再加上他自己的心跳聲。

 

「離開你們最後的印象,就是出了場很大的車禍。被撞飛的剎那其實什麼感覺都沒有,接著才是痛,痛得自己不知道是昏了還是醒著,身體完全不受控制的狀態下我曾經以為我會死,最後連苟延殘喘的感覺也錯亂了。不過,現在都不痛了。」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