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rales罐子 + 末路行者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

 

 

 

**

 

 

 

抵達機場的時間是當地十一點多,葉修盯著一群小鬼還真有幾分擔心把誰給掉了。還好聯盟在機場早安排了人接機,除了翻譯、司機以外,也不知道從哪找來一個會中文的老外當導覽,上車後一邊盡責地介紹沿路資訊景點歷史不說,一邊拿出榮耀官方的寫真資料集,翻開中國的部分就熱情洋溢地求簽名;還一臉害羞靦腆地說想跟葉神握個手,葉修無所謂地伸出手,蘇沐秋的臉色卻有些沉。

 

車子到達飯店的時候,做事情仔細的喻文洲立刻請翻譯從櫃台的工作人員那裡得知中國隊是第一個抵達的消息,領了房卡後便交給葉修去分配。

 

蘇沐橙設定完手機上網及自拍模式,拉著蘇沐秋跟楚雲秀在大廳的裝置藝術前合拍了幾張照片,開心地上網發微博;先拿到房卡的幾個人提著行李直接往電梯移動,沒多久大廳裡的人就走了大半,除了工作人員外,就只剩葉修和他們三個。

 

葉修先把蘇沐橙跟楚雲秀的房卡分下去,才對蘇沐秋揚了揚手上的卡片。「你跟我睡。」

 

「為什麼是我跟你睡?」

 

「又或者你想跟工作人員一起睡四人房的話。」葉修聳聳肩也不勉強,帶著頭就往電梯走。

 

蘇沐秋本來就是卡掉外配人員的名額進來,樓冠寧能夠走後門到把人一起塞上飛機已經是多虧了聯盟方不少人看在葉修的面子,又加上喻文洲等人連帶保證護航下才給予的方便,實在沒辦法再額外多要一間房。

 

蘇沐秋沉默了一會,終究還是提起蘇沐橙的行李跟著移動到電梯口。

 

十五個人分成了兩部電梯才全部抵達住房的樓層,細緻穩重如張新杰、李軒等人自然是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打理完行李,而黃少天之類靜不下來的人則是開了門把行李往內一扔就直接到別人房裡去串門子。

 

葉修沒有串門子的嗜好,倒是進房也是直接把行李袋往椅子上一放就迫不及待地去陽台抽菸──本來下了飛機他就想點,在被蘇沐秋伸手掐掉了兩根之後也就不得不放棄挑戰。

 

蘇沐秋跟著他的腳步進房,先是環顧了一下整體的環境,檢查了一下浴室後,才把衣櫃打開。

 

葉修抽完菸後後,一臉滿血復活的滿足感踱進房內,就看蘇沐秋背對著他安靜地坐在床上折衣服,他沉默了一會兒走了過去,在蘇沐秋旁邊的位置坐下。

 

「你不高興。」

 

「什麼?」蘇沐秋應了一聲卻沒有轉過來看他,手上的動作也沒停,本來折好收進行李箱的衣服被一件一件地拿出來抖開,又細心地折好後才收進櫃子裡。

 

「從我認識你時就這樣,戒心很強,有人惹你的時候你通常會直接動手,但真正生氣的時候反而會不理人悶頭做自己的事。」葉修看著他低垂的頭顱,木色的頭髮下是白皙的脖子,房內的溫度剛好,蘇沐秋的外套脫在一旁,露出了不算健壯但整體來說十分勻稱修長的身材。

 

「沒有的事。」

 

蘇沐秋的臉色沒什麼變化,但是一瞬間頓了一下的動作卻沒逃過葉修的眼睛。

 

「沐秋。」他沒管住自己的手,伸過去握住了蘇沐秋,下一瞬間卻被人直接撂倒在床上。

 

蘇沐秋臉色很差,卻還是注意著別傷了葉修,右手按住了他的肩膀,手臂橫抵壓制住上半身,以自身的重量去限制對方,兩人的臉貼得很近,幾乎讓呼吸交織在一起。

 

「我不是蘇沐秋,別用這個名字叫我。」

 

青年的眼裡多的是葉修他搜遍了記憶也看不懂的情緒,他本想起身,奈何蘇沐秋壓制的技巧太好,讓他實在無法如願,最後只好試探性地喊另外一個名字。

 

「……馮宇?」

 

這個名字讓壓在身上的人皺了下眉,兩個人僵持了一會,佔了上風的蘇沐秋反先放棄了掌握在手裡的優勢,放鬆了手上的力道,整個人挫敗地趴在了葉修身上,垂著頭埋在了他的頸間。

 

原本強勢的人這麼明顯的示弱倒讓葉修一時間手足無措,這世上除了蘇沐橙外,他實在也沒多少安慰人的經驗,最後只能試探性的將手搭上蘇沐秋的背,沒被拒絕後才放下心來有一下沒一下地拍著,直到身子被壓得有些麻了,才又忍不住地開口喊了一聲馮宇。

 

想說的話在腦海中嗡嗡作響,最後凝結成一聲幾不可聞的嘆息。壓制在身上的人撐著床爬起來,蘇沐秋轉過頭把他掉在地上的衣服撿起來,沒兩下折好後放進衣櫃裡,順手把門給關上了,卻又很明顯心不在焉像在斟酌些什麼,最後有點低落地開口。

 

「你還是叫我蘇沐秋吧,這名字會讓你們都開心點。」

 

葉修沒問他口中的『你們』都包括了些什麼人,拿眼前明顯有心事卻不對自己說的人沒辦法,他若有所思地從床上坐起,乖乖地去把自己的行李撿回來收進另一個空著的櫃子裡,而後轉頭看著不知道又在想些什麼的蘇沐秋。

 

在聯盟中不管遇到誰都能張口來兩句的人,在蘇沐秋這裡卻老是像被周澤楷傳染一般半天憋不出幾個字,這點讓葉修有點不滿,卻又無可奈何。以他自己的私心來說,他也不想太過於刺激蘇沐秋的情緒。

 

飛機上的話題他最後選擇不接下去,因為他知道一旦開了個頭後就很難停止話題的延續,蘇沐秋的話中真真假假帶著調戲,他從以前就沒學會該怎麼窺破其中的偽實,到時後他應該要憤怒還是心疼?總覺得不管什麼樣的情緒都不是蘇沐秋想要的,所以乾脆暫時不去碰觸可能存在的傷痛……反正原本就打算耐心的等蘇沐秋自己說出口。

 

整理完行李,蘇沐秋倒是直接把不滿的神色擺在臉上,卻明顯不願意解釋。葉修忖度許久仍猜不到關鍵,最後兩個男人也只能沉默以對,直到敲門聲打破了尷尬。

 

蘇沐橙從門外探頭進來,感受到房中壓抑的氣氛愣了一下,只是不等她有什麼後續反應,蘇沐秋已經帶著溫柔的笑容走到門口去迎,關心地問她:「行李都整理好了嗎?」

 

蘇沐橙笑著應了聲,視線往葉修的方向偏了偏,看對方若無其事地從床上站起後,才把注意力轉回蘇沐秋身上,抱著他的手臂撒嬌一會兒。

 

「黃少天他們問了導遊,帶隊去附近的店子吃瑞士菜,你們去嗎?」

 

「當然去,難得出國一趟。」蘇沐秋笑著拍拍蘇沐橙,嘴上才剛回話,葉修倒是已經幫他拿起外套走到門口,抽了牆邊機器裡的房卡,沖著蘇沐橙笑了笑。

 

「我也去,走吧。」

 

女孩兒心細,蘇沐橙看了看自家哥哥,又看了看葉修,雖然兩個男人此時都表現得很正常,但剛剛她扭開門那一瞬間房內怪異的氣氛還是被她給看在眼裡,知道兩人很有默契想要隱瞞她一些事,她也就貼心地把事收在心裡當作沒發現,笑得開開心心地挽著楚雲秀走在前頭。

 

幾個人約在了大廳集合,出電梯的時候蘇沐秋故意落在了後頭,發現了他的腳步有些拖沓後,葉修也跟著慢了下來。

 

「剛剛……抱歉。」馮宇說著,偏頭打量葉修的表情,然後又略顯尷尬地移開視線。「我道歉也沒這麼……夢幻吧。」

 

「夢幻是幻覺,現在這比較像在作夢,可是聽人說夢境沒顏色的啊……」

 

「我可以等你醒了再道歉一次。」

 

「……我醒了。」

 

蘇沐秋這人不是不會道歉,以前拐著彎道歉的事,有;覺得沒錯但又有點愧疚所以做點什麼補償他一下,也有;真覺得理虧到極點又被他給激到了,大聲道歉得跟要打架一樣的對不起,葉修也笑納過。

 

那時候蘇沐秋理直氣壯的表情還印在腦子裡,旁邊蘇沐橙毫不給面子一直笑的聲音似乎沒有十年那麼遙遠。

 

問題是現在這種含蓄坦率的道歉別說葉修沒在蘇沐秋身上收過,就算從最近的認知裡,葉修也沒想過『馮宇』會道歉──更別提其實房裡那些事其實也說不上什麼對錯。

 

都是大人,爭論什麼有點不舒坦不提也就過去了,蘇沐秋的焦躁葉修自認無法體會卻還算可以想像和理解,所以現在旁邊這人道歉後還說可以再道歉一次……

 

葉大神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臉心想是不是變薄了?怎麼好像有點被人哄著的尷尬?

 

走出飯店雖然時值正午,溫度卻很涼快。葉修不怕冷,蘇沐秋就更不怕了,兩個大男人只覺得溫度正好,蘇沐橙卻吹風就打噴嚏。葉修正想問蘇沐橙要不要回去拿衣服,蘇沐秋就拍了拍他們倆的肩膀。

 

「哥?」

 

「別著涼,不回去拿衣服就先把葉修的外套給穿上。」

 

葉修掏菸掏到一半,聽到蘇沐秋說得這麼自然,差點沒把菸給吃下去,

 

「怎麼不是你這哥哥脫外套給親妹子?叫我脫還真是異常順手啊?」

 

「我的襯衫對橙子來說太大,你的外套剛好。」

 

我也才比你──算了。

 

葉修吞了這口氣就開始把菸跟打火機轉移到褲子口袋,脫了外套就遞給蘇沐橙,乖巧的妹子接了外套正想問她親哥葉修怎麼辦,就見她哥哥脫了襯衫遞給葉修。

 

「你穿這個。」

 

馮宇笑笑地不等葉修接著就把襯衫披在對方身上,那滿意的表情活像個對處理方案自豪的笨蛋哥哥。蘇沐橙看見葉修鬱悶到無言以對的表情,呵呵嘻嘻地就笑了起來。

 

「感冒了我可不照顧你。」大家一起行動,他們在這推推拉拉不好看,所以葉修沒把襯衫退回去,放了話就開始捲袖子──沒辦法,蘇沐秋比他高,氣勢撐起來的時候感覺比王杰希還高那麼點。

 

葉修把袖子捲到手肘,正打算將香菸打火機塞進襯衫口袋,就被蘇沐秋眼明手快的全部抄走。

 

「喂……這兒大馬路的還不准抽菸啊?」

 

「嗯。」

 

「你知不知道以前你也抽的啊?!」

 

「我現在戒了。」

 

葉修眼睜睜看蘇沐秋把東西給扔進垃圾桶,因為腦子夠清醒知道打不贏,只好告訴自己還有入境隨俗抽洋煙的選項。但身上少了十年來沒離手的東西,總覺得連走路都渾身不對勁。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