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rales罐子 + 末路行者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  因為沒放到端午節,明天停更

 

 

————

 

葉修鬱悶得非常想抽煙,甚至開始思考去洗手間抽煙行不行,這麼想便不自覺地注意起後面的動靜,那群毛孩子聽起來似乎沒在洗手間前繼續鬧,全都回到座位上,葉修聽了一會兒,忍不住又偏頭看看蘇沐秋。

 

說什麼輸的關廁所……這不到一秒把人解決的武力可比當年高了很多啊……

 

葉修自己離家出走前算是個公子哥,老爺子嚴厲的管教下一招半式就算練得混帳,打架時眼力加頭腦的取巧也能贏多輸少,但跟苦出來又好學的蘇沐秋比,出了榮耀他被蘇沐秋放平那是妥妥的,差別只有從花費十幾分鐘被撂倒,再到後來他要打就是上機挑,現實裡贏率低到他覺得浪費體力。

 

「喂,你說會不會是那啥……報答黑社會老大的救命之恩之類的,現在恩情還完金盆洗手才回來?」

 

 

「那他失憶怎麼解釋?當年被車撞忘記了,後來天天打架被打然後打著打著想起來?有這種事?!」

 

李軒的話接著方銳的吐槽,葉修差點沒笑出來。

 

「這不對啊,你要哪裡放老爺老太?難道那老爺老太是黑社會教父教母?」

 

「喔~~~可能啊,聽起來好威!」

 

「不可能不可能,他來的時候那身衣服不怎麼高級,而且真要是那麼高檔,怎麼不治好再回來?」

 

「那就……降到組頭之類的?」

 

「放棄一下黑社會假說如何?」張新杰從七嘴八舌中橫插一句,聲音瞬間安靜下來。「會打架等於黑社會這點不合邏輯。」

 

「可打架總要有對象練嘛……手腳功夫一日不練手生,他進訓練中心那麼多天沒練還這麼厲害,至少以前打得不會少吧?」

 

方銳的這個論調獲得一片嗯嗯嗯的支持,但接著話題就從『打得不會少』演變成『曾經殺出一條血路』,然後這條血路的必須性又被肖時欽衍生出人體農場的這種推論。

 

「……這啥?」不只是黃少天不知道,很多人都不知道。

 

「這也算是種都市傳說,算是擄掠路人遊民偷摘腎臟等等臟器販賣的進化版。地下組織從受害者中又挑選血型或身體比較好的,監禁拘束或者破壞這些人的行動力,然後養起來。」肖時欽說著,那帶些苦笑的表情就只是單純地在說個都市傳說。「人體還有很多組織拿走一部份也能長回來,血液、骨髓、肝臟什麼的。」

 

「不像不像,你看這傢伙哪裡像被斷手腳的樣子?他這攻擊力太強悍了誰腦子壞了想種他會讓他手腳好好的?」

 

「也有可能當初他重傷昏迷,人家是去撿沒死透的人『拆零件』呢?大家現在小聲聊天,我也就隨便說說,也是有撿回去發現他傷得不重卻沒醒這種可能。」

 

「可能可能──」

 

聚在一起的人胡說八道沒心沒肺地笑著應和肖時欽,老爺老太在胡亂聊天中又從農場幫傭變成變態有錢人,蘇沐秋就是那個倒楣受傷昏迷還碰到人口販子被抓走的美青年,賣給老爺老太之後的各種可能八拉八拉的扯了一堆,聽得葉修整個樂了。

 

明明應該是殘忍又傷人的話題,而且受害的全是蘇沐秋,但或許是它超過了一個程度,反而變成黑色笑話,讓人下意識忽略那聊天中的每一個話題都可能隱藏一絲的真實。

 

「……聽得很樂?」

 

葉修吃了一驚,轉頭就見蘇沐秋不知何時睜開眼,近得幾乎就要吻在一起,在他思考現在的姿勢要怎麼退的時候,蘇沐秋主動退開一些,伸手握住他毯子下的手。

 

「……真的?」那些,有多少是事實?

 

「怎麼,心疼了?」

 

「挺懷疑真假的。」手中一片溫暖,葉修卻不知道自己能相信什麼。

 

「要不你自己伸手摸摸看有沒有傷?」

 

蘇沐秋握著葉修的手就往衣裡帶,葉修沒有掙扎沒有害羞,貼在蘇沐秋腹側的手指動也沒動,只是眼神清澈地凝視對方。

 

「沒必要,你身體裡到底有沒有缺,只要是肉眼看得到的,等回去看體檢就什麼都清楚了。」

 

「你不想趁機摸一下?」

 

「你不是蘇沐秋。」葉修說道。「你說你不是,我相信你,所以我重新認識你,而我沒興趣摸一個認識沒多久的人。」

 

「我不是蘇沐秋,你就不能喜歡我?」

 

蘇沐秋湊近,聲線仍是輕軟溫和,葉修卻看見閃過對方眼中的複雜情緒。

 

「我沒想過這個問題。」

 

「那麼,不要討厭我。即使我不是蘇沐秋,也別討厭我。」

 

葉修被這話弄得滿頭霧水,從開始以來,先對他抱有敵意戒備的不都是蘇沐秋……馮宇嗎?

 

「……我不可能討厭你。」

 

蘇沐秋燦爛的笑容亮得葉修炫目失神,這短暫的空隙足夠蘇沐秋空著的手探進葉修衣裡,在葉修回過神抓住手想阻止他時,伸出舌頭舔了葉修的耳廓,驚得葉修差點叫出來。

 

「你……暈機的人給我坐回去好好休息!」

 

「……別提醒我這件事……」

 

「不舒服還瞎鬧!」葉修見自己一說蘇沐秋的臉色就白了一層,立刻七手八腳地把人用毯子裹嚴實塞回位子,盯著蘇沐秋,活像個笨拙的家長生怕孩子吐了來不及接。

 

「沒事,別緊張,借我靠一下。」

 

蘇沐秋裹著毯子靠回葉修身上,軟綿綿樣讓葉修很有這傢伙其實想整個人都貼著他睡的感覺,沒辦法跟這病號多計較,手被蘇沐秋握著不放葉修也算了。

 

背後竊竊低語的聊天聲聽著聽著有點遠,葉修也不知道自己發呆了多久,只知道自己這是想睡了,蘇沐秋拱枕頭一樣地不時在他肩上蹭兩下,睡著睡著滑下來了肚子磕著扶手也不嫌難過,頭換個地方蹭蹭,把臉埋到他胸口肚子上就繼續迷迷糊糊地窩著,睡得葉修整個人都熱得快冒汗。

 

葉修小心地把人扶回去,蘇沐秋沒醒卻是一動就皺眉,再動就嗚嗚嗚地直往懷裡鑽,葉修真的狠心把人推回位置扶正,蘇沐秋眼睛張開還惺忪著就朝他這望,不哭不鬧也不亂摸不調戲,只睜著眼可憐兮兮的望著他,彷彿葉修真的狠心點頭就會乖巧聽話地回自己的位置睡。

 

「好熱。」葉修沒扛過那雙眼睛的攻擊,說著還是想把人推開一點,結果手抬起來卻很沒用地摸摸頭,讓葉修暗嘆自己也有被刷下限的一天。「坐好睡比較舒服,你剛才那樣起來會腰痛。」

 

蘇沐秋的臉色不太好,嘴脣動了動卻只是嗯了一聲乖乖窩回位置,葉修說了聲我去洗手間,就離開位子透透氣動一動。經過那群毛孩子旁邊時人已經睡了一半,肖時欽跟張新杰兩人正拿著說明書學著下西洋棋,見他走過還抬頭打聲招呼。

 

放個水洗把臉,葉修抽了擦手紙把臉隨意擦兩下就出來,想抽煙的念頭剛冒出來又很遺憾地按下去,飛機上也沒別的事可做,只能又踱回去。中間站著看了會西洋棋,覺得心情好了才回位置上,蘇沐秋偷偷摸摸地靠過來,他也沒再拒絕,反而在對方臉上親一下,看那雙孩子似的眼睛愣了好大一下,恍惚地看著他好久才眨眨眼睛,笑得像隻狐狸精。

 

葉修閉上眼睛,把那張臉推遠一點,本想就這樣轉頭睡到下飛機,最後還是鬼使神差地問了。

 

「那些胡扯……全都是假的吧?」

 

蘇沐秋垂下眼,沒再靠過去,斜斜地躺著,半天沒有聲音。葉修本沒期待真能問到什麼,只是在將睡之際,彷彿聽見一句夢話。

 

「其實挺痛的。」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