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rales罐子 + 末路行者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

 

大神們平常的生活主要就是打遊戲吃飯睡覺,健康點的再多個運動旅遊養花蒔草,生活很單純,而且幾乎都是出門乾脆的爺們,上面說要他們準備準備也真是準備不出什麼,頂多把別人托買的清單拿出來看看還在不在,然後就又陸陸續續殺回訓練室,私怨私了,公憤公辦。

 

葉修這最大的公憤是辦不了了,捉對廝殺或者像張新杰喻文洲肖時欽這幾個非把視頻再看出點花的就會各自聚集。又過一段時間,睡醒的蘇沐秋帶著絲慵懶走進訓練室,走到這幾天的老位子,葉修發現他來了正想挪位子把初見逢雨還給蘇沐秋,那邊唐昊就冒出頭說想跟蘇沐秋在修正場比劃一下。

 

「沒興趣。」

 

午睡醒來的蘇沐秋明顯沒有上午熱情好親近,扔出三個字人就坐下開始操縱初見逢雨,葉修換到旁邊拿出秋木蘇進遊戲,兩人一前一後再次熟練的刷地圖做任務。

 

興欣有魏琛研究出的東西,做任務的時候葉修沒忘記把兩個帳號的技能點都給刷上來。比起秋木蘇有些任務已經完成拿不到點數,從小拉拔的初見逢雨身上技能點數就相當可觀,弄得蘇沐秋總覺得哪裡不對卻想不出哪裡有問題。

 

反觀其他選手,午間方銳探完口風就像廣開了個信號,大家看蘇沐秋就坐在那,說不想編個故事上去聊天說笑剝出個一鱗半爪的八卦那是騙人,只是沒了葉修的阻力還有蘇沐秋這人的攻略難度。看他拒絕唐昊這麼乾脆,就算不是八卦只是想幫忙的人也心裡打鼓,反而葉修自己先開口。

 

「聽方銳說他上次蒙對邊,那十年真有對老爺老太在養著你?」

 

「嗯,不過都死了。」

 

「怎麼死的?」

 

「不知道。」

 

「他們對你好不好?」

 

「天曉得。」

 

「方銳!是誰說這樣可以的啊!!」

 

「靠靠靠靠靠靠靠!這跟老子說的方法一樣嗎?一樣嗎!?他媽的你問就問別轉火!老子貢獻過一次絕對不被恥笑第二次!」

 

「我怎麼記得你以被恥笑為榮呢方銳大大?」

 

「老子也是會挑的!」

 

這麼無恥的神邏輯不鼓掌都不行,讓人意外的是連蘇沐秋還真放開滑鼠鍵盤拍了兩下──這會兒還在練級啊!

 

「你不打怪拍什麼手啊?!」秋木蘇衝過去一記踏射把最靠近初見逢雨的怪掛了,雙槍掃射把仇恨妥妥地拉走之後,電腦外的葉修沒忘記伸腳踹一下蘇沐秋。

 

「覺得挺好笑的,不知怎麼的就想鼓掌一下,而且不是你在?拍個手死不了的。」

 

「那你拍吧。」

 

蘇沐秋真的又拍了幾下,孤伶伶的掌聲聽起來比單純地嘲諷還要有殺傷力,讓好孩子周澤楷多看了方銳好幾眼,似乎頗擔心前輩的強健的心臟碎了沒有。

 

「所以你想問我什麼?」蘇沐秋嘴角噙著笑,拍完手便乖乖回去練級,沒兩下彷彿想起什麼就隨口聊,全不在意場合地點。

 

「很多啊,多到我覺得你自己解釋比較清楚。」

 

「很難解釋,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有多難?」

 

「嗯……稍微複雜的問題我都得先在心裡開會討論,因為記憶不全,準備討論的資料很花時間。你要直接解釋,那就還得再開個會。」

 

「喔……」葉修揪空往初見逢雨聚起的怪裡扔了顆手雷,再次拖走三成的份量幫忙殺。「所以問你是或不是可以,講個故事讓你抓錯也行,奇妙的邏輯。」

 

「我只能回答我知道的事,不過有些就是知道也比較難說明白。」

 

「例如?」

 

「我是誰。」

 

 

 

**

 

 

 

天黑睡覺摸黑起床,一大早選手們東西背著提著上車,一半都在打哈欠,上了車不是點頭打瞌睡就是已經睡死了,葉修和喻文洲一個領隊一個隊長,領隊還能懶散地說聲:『隊長,點名看人到齊沒。』,喻文洲就是真的得打起精神把名單上的人都確認一遍,這才發車上路。

 

一路直到上飛機,大家都很安靜。等飛機起飛總算養足了點精神,講話的聲音也就漸漸大了起來──楚雲秀翻看了飛機上的頻道發現沒有想看的節目,從口袋裡摸出一疊購物單和蘇沐橙一起討論;黃少天是個能鬧能惹事的,張佳樂是個不怕惹事的,,兩個人湊一起有一搭沒一搭地噴著垃圾話,中間方銳要了副撲克牌回來玩,沒兩下黃少天又覺得沒處罰不有趣,話題東拉西扯地又回到蘇沐秋身上。

 

最先發現蘇沐秋不對勁的人是葉修,因為機上禁菸,本來他是打算直接靠睡眠撐過這段難捱的時間,誰知才剛轉過頭打算叫後座的黃少天小聲點,就看到蘇沐秋蹙著眉揉太陽穴。

 

「不舒服?」

 

「嗯。」蘇沐秋的聲音很輕,帶著微微的顫音。

 

「要不要睡一下?」葉修知道他這是暈機,事前不知道所以沒讓人吞藥片,飛機都在半空了,想要救急也來不及。

 

「十幾個小時飛行呢,現在睡了,到目的地倒時差得更難過。」伸手按了按眼窩,蘇沐秋一臉慘白的虛弱,手軟軟地扶在椅把上淺淺地呼著氣。

 

空姐推著餐車過來,葉修要了杯水給他喝了平衡耳壓,牽住他無力的指尖,發現他的手涼的不像話時,又向空姐討了條毯子蓋他身上,在蘇沐秋不領情想要掙扎的時候,手指加大施力不讓掙脫。

 

「沐秋,別這樣逞強。」葉修看著他挑高著抗議的眉尾,聲音很輕卻帶著堅定與安撫。

 

蘇沐秋想到了葉修幫他作手操時的認真專注,手又試著收了一下,發現抽不回來後也就乾脆隨他去,毯子下交握的手很暖,熨得胸口一片熱,他輕輕地應和了聲。

 

他其實沒想過要依賴誰,十年的空白以前,是更加破碎、連他自己也摸不清的各種謎團。

 

和蘇沐橙相認前,他只想著找到這個妹妹,從此兩個人安生地過日子,那些丟失了、尋不回來的過去隨著時間也就放下了;可同葉修重逢後,他隱約地有種需要把過往全找回來的執著,只是任憑他再如何努力,那些已經摔碎的記憶,卻總是缺了最重要的部分拼不回去。

 

葉修在等他的解釋,他卻是在記憶中迷途的羊,橫衝直撞、迷惘徬徨。每每想起一點細節,最終卻又被更多碎片湮滅,而他只能坐在滿地狼籍中,承認他找不回自己。

 

「對不起。」

 

「為什麼道歉?」本來已經閉著眼的葉修轉過來問他,瞳中寫著不解。

 

「我……」蘇沐秋愣愣地看著葉修的眉眼,話到了嘴邊卻拼湊不出理由,太多厚重的情緒排山倒海而來,他卻不知道上一瞬的自己究竟為何而感到歉然。

 

葉修沒給他整理好思緒的時間,乾脆伸手將他的頭給按在了自己的肩上,掌心輕輕包覆住被煨暖的手指,微涼的語調中織著僅屬於他的關懷。

 

「沐秋,別瞎想,你只是暈機而已,閉著眼休息一會兒會好點的。」

 

葉修沒什麼多餘的脂肪,肩骨凸出枕起來其實不到多舒服,被人按住腦袋往骨頭撞,蘇沐秋本想坐起,但葉修落在頭上的手,輕輕地撫過髮梢帶著說不清楚的憐惜,不知怎的他一下子就失了全身的力氣。

 

 

 

蘇沐秋做了夢──

 

十幾歲的自己在煙霧迷漫的網吧一隅開著機子忙碌,視窗一半開著遊戲,一半開著程式語言窗。

 

妹妹裹在外套裡打瞌睡,手上還抓著吃了一半的饅頭。

 

少年從洗手間出來,他本來也沒有特別注意迴避,直到一隻潔白修長的手指忍不住地指著他的螢幕。

 

「我覺得……戰利品就別撿了吧?雖然賣商店有點錢,但掉率太高沒一會兒包裹就全滿了,角色的負重太高打怪不方便,還不如不要撿,多打些怪賺錢賺經驗還比較實際吧?」

 

蘇沐秋蹭地推開鍵盤站起來,半擋著螢幕,警戒地瞪著不知在身後站了多久的人。

 

少年看起來比他小不了多少,脣紅齒白身上的衣服料子細緻,身後背了一個大大的包,似是沒看懂他的敵意,依然滿懷興致地探著頭盯著屏幕嘖嘖稱奇。

 

「哥……?」醒過來的妹妹從後拉著他的衣擺,半縮在他的背後。

 

本來還想湊進屏幕看得更仔細些的少年似是終於意識到旁邊的兩人,立刻站直了身,兩手還擺在肩旁做了一個他沒有敵意的動作,笑開了一張無辜的臉。

 

「啊,抱歉抱歉,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覺得你這……還挺有趣的。」

 

「有事嗎?」蘇沐秋的聲音帶著警戒,直直望著比自己矮了半個頭的少年,下意識的護在妹妹身前,捏了捏指尖握成了一個拳。

 

少年頓了一下,像是看出了他的攻擊性,舉著雙手向退了兩步,臉上還掛著討好的笑容。

 

「沒事沒事,我就路過隨便看看,隨便看看。」

 

蘇沐秋哼了一聲,看著少年退回應該站的走道上後,臉上還端著陪罪的笑,終於還是在妹妹的擔心下坐回位置,眼角餘光瞄到少年在過道邊鬼鬼祟祟,卻懶得再予理會。

 

遊戲畫面中的角色站在一堆撿不下的戰利品中奮力打怪,蘇沐秋想了想,叫出了軟件,在戰利品處理那一欄,加了幾行辨識物品價值的語法,然後把寫好的軟件存入了自己帶著的隨身碟中,退出遊戲關了機子後,拉著身邊還在啃饅頭的妹妹站起。

 

「走吧,橙子,回家睡了。」

 

「你都忙完了嗎?」蘇沐橙將沒吃完的饅頭塞進哥哥的手裡,蘇沐秋接了過去,沒幾口全部吃完,結帳的時候把塑料袋子給扔在了櫃台前的垃圾箱裡。

 

「嗯,明天我找賣家,順利的話……晚上咱們叫麵吃,有牛肉片的那種。」蘇沐秋摸了摸妹妹的頭,牽著她的手往外走,蘇沐橙小小歡呼了一下。

 

離開網吧的時候發現了縮在機子後面張著眼睛看他的少年,對方臉上還端著笑容朝他揮揮手,蘇沐秋不領情,從妹妹看不到的角度回了一記中指。

 

少年笑得很燦爛,然後那笑容逐漸昏暗,蘇沐秋覺得疲倦,好像有什麼東西在他的腦中、心裡不停移動,如同蠕動的蛇在幽冥中留下冰冷曖昧的觸感。

 

夢中的少年最後長成了自己沒想過的模樣,遞過來的手驅走了始終盤縈在心上、或許可以稱之為年少輕狂的不甘。

 

那年午後,輸得挺狼狽的蘇沐秋,最後記得的是一個爽朗的笑臉──那人說:『我叫葉修。』

 

過去與現實重疊,交織成曖昧的一片嗡鳴,唯一辨識清的,是迴盪在心裡的那很有耐心的安撫輕喃:『蘇沐秋,我叫葉修……你把我撿回家,說進了你家的門,就是你家的人,那一年,我十五,你十六……』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