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rales罐子 + 末路行者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  這就是我在噗浪上翻滾過的肉渣,響應蛋白質出現大贈送,第一位猜出哪裡是我跟小夥伴換手的地方的讀者,可獲得點播任意CP肉文一篇的權力答案回報請至噗浪 http://www.plurk.com/p/k2coz4 集中

 遊戲時間到《共生》14更新。(約29/5下午15:00)

 

────

 

 

「葉修。」蘇沐秋看著葉修鬆展筋骨,本來想開口說些什麼,卻沒想到話到了嘴邊,房門被敲響。

 

葉修下床去開,蘇沐橙提著塑料袋蹦著進來,跳上床就往蘇沐秋的懷裡撲。

 

「哥!」蘇沐橙一臉滿足地抱著他的肩膀蹭了兩下,往旁一滾躺在床上,而後又坐起身來伸手往塑料帶裡掏,一股腦把小盒子塞進他手裡。「給你。」

 

「我刷好牙要睡了。」蘇沐秋笑著把那些姑娘家喜歡的零食全部擱在床頭,看妹妹心情很好地在床上滾了兩下後,拉著他的手玩。

 

「哥,今晚我跟你睡吧!」

 

「這……」蘇沐秋抬頭看了看理論上的房主葉修。

 

葉修聳聳肩表示無所謂,轉身去櫃子上抓菸盒,「你們兄妹睡,我去睡橙子房間。」

 

「一起吧。」蘇沐橙下地,拉著葉修的手臂就往床上拽。「我們有很久很久很久沒三人一起擠張床了。」

 

「喂喂──不是吧?」葉修被人拖著走,也不知道蘇沐橙哪來這麼大力氣,站在床旁就把他往床上推,蘇沐秋攔了一下沒讓他摔得太難看,臉上也有點尷尬。

 

明明是二十四歲的大姑娘了,但自從他回來後,蘇沐橙在變得開朗的同時,也像是要補足過去十年沒有撒嬌到的份量一般。但蘇沐秋也明白,自己的這個妹妹,是在變著法子幫他回憶過去。

 

蘇沐橙後腳爬上床鋪,硬擠到兩個男人中間也不害臊,一手挽一個看看左又看看右,最後滿意地點點頭宣布:「我一個姑娘家都這麼大方了,大男人害什麼臊啊兩位?先說好,誰要半夜跑了我明天生氣啊,一輩子不說話的。」

 

兩個男人苦笑著交換了視線,最後還是蘇沐秋扳起了臉孔把自己的手臂抽出來:「行,橙子你睡旁邊我睡中間,不准說不,長大了哥哥說的話都不聽了啊?」

 

蘇沐橙皺了皺鼻子,最後還是放開了葉修的手臂,乖乖地躺在了床的一側。

蘇家兄妹躺平分了一床被子,葉修熄了燈後在最外側躺下。

 

蘇沐橙的睡相好,心情愉悅的狀態下,一會兒睡得又熟又靜,蘇沐秋看著她的睡臉半晌後,稍微拉遠了兩人的距離,雖說是親兄妹,但畢竟十年沒見面,當年的小姑娘如今都過了可以許人的年紀了。

 

他輕手輕腳緩緩地往葉修的方向挪了挪,卻碰著了葉修的手臂,沾枕即眠的葉修自然不會有反應,蘇沐秋看對方這麼好睡,就更放心的往葉修那邊靠,將大半張床都留給蘇沐橙。

 

兩個男人擠剩下半張床,蘇沐秋還真有些擔心自己一動葉修就滾下去,或者擠過頭葉修朝外翻身,把他自己給翻下床……這傢伙就算真掉下去,也會惺忪地抓抓頭爬回來,咕噥地要他往裡騰位子給他,半點不生氣地繼續睡吧?

 

開了冷氣,但現在離葉修太近,體溫靠在一起怎麼睡都被那股熱意給浸染,蘇沐秋想著,推了被子將手腳露在外頭散熱;而葉修身上只有條涼毯,三面通風的位置反而讓他覺得蘇沐秋那裡暖得剛好,翻個身就往裡靠。

 

這劇情實在是老梗啊……蘇沐秋忍不住暗自嘆息,葉修現下幾乎睡在他懷裡,他的手不管怎麼放都是在葉修身上,像把人摟著睡一般……可是三個人都要睡得舒服難道還能睡出什麼花樣?

 

蘇沐秋沒去想為什麼會覺得老梗,只是放棄地就這樣睡,睡到中間迷迷糊糊地察覺葉修往外滾,也下意識地把人撈回來,熟悉懷念的感覺一閃而逝,人便又睡著了。

 

 

 

等葉修睜開眼,腦袋是醒了,身體卻好像在狀況外。

 

不是不能動,只是感覺沒錯的話……

 

葉修低頭看看腰上的手,努力轉頭朝後瞄了幾眼,差點沒笑出來。

 

蘇沐秋抱著他睡,蘇沐橙又抱著蘇沐秋,這一個個方向整齊排列一致,那些年訓練出來的睡法連換大床了還這麼貼……

 

葉修光想就覺得樂,決定悄悄下床先去洗手間笑完再回頭把這兩個叫醒,只是人才剛想往外翻下床,腰間的手就一緊、把他撈回來圈進懷裡抱好,蘇沐秋的頭在他腦後蹭了蹭不知道嘟噥啥,又靜靜的不曉得是睡了還是半夢半醒的賴床。

 

原本還有點小距離,現在是一分都沒了;剛睡醒時的幾分暖意,也貼得他好像整個人都燙了起來。尤其蘇沐秋晨勃還頂著他,葉修實在有些尷尬。

 

偷偷逃跑是沒辦法了,自己掙脫的話蘇沐橙也會被吵醒。葉修想了想,決定只先叫醒蘇沐秋,小心地翻個身,蘇沐秋的臉理所當然近得氣息相接。

 

沒用叫的,只是輕輕拍著蘇沐秋,在對方醒來要出聲的那刻,葉修眼明手快地用手摀住。

 

「別吵醒橙子。」葉修邊說邊放下手,蘇沐秋皺著的眉頭也隨之舒展。

 

「……幾點了?」

 

「還早。」

 

「那你叫醒我做什麼?」

 

「我這不是被你抱著走不了,又不想驚動你連帶把橙子也弄醒──你當我想叫醒你?」

 

「為什麼不想?」蘇沐秋眉眼聲音全都在笑,葉修愣了愣,發現蘇沐秋不只沒放開他反而將他抱得更緊,整個人好像要親到似地壓過來。下邊那裡頂著他的蹭了蹭,葉修瞬間難得的紅了臉。

 

「剛剛才想起來,以前好像彼此幫忙過。」

 

「……你怎麼重要的沒想起來,卻想起這個?」

 

「我覺得這很重要。」蘇沐秋湊上前,這次是真的親到了。「記得你應該跟記得橙子一樣重要,只是我昨晚才想起這件事。」

 

「嗯,謝謝,但我覺得你說這些有陰謀啊。」真的被親,葉修反而覺得自己冷靜了。

 

「是陽謀。」

 

「喔。」

 

「……你沒意見?」

 

「你都要陽謀了我能有什麼意見?你妹的意見。」

 

葉修對這種事本來就缺點羞恥心,若真的是十年前那個原裝的蘇沐秋或許還會邊罵邊害羞一下,現在這個正重新認識,最初的幾分尷尬,說開了也就是那樣。甚至還有閒心思考這對象換成黃少天張佳樂王大眼之流會怎樣,直到被人拉起來回神,才意識到蘇沐秋這是要在洗手間裡解決。

 

「這隔音也沒多好,把淋浴的水打開。」葉修沒掙扎,反而提供意見地淡淡說道。

 

「水聲比較容易吵醒橙子。」

 

「總比那個萬一好。或者乾脆你自己來,我出去?」

 

蘇沐秋抓在葉修腕上的手瞬間收得死緊,葉修皺眉,卻不知道哪裡惹毛蘇沐秋,讓這人粗魯的把他押到牆上,然後直接把冷水開到最大!

 

「蘇沐秋!」

 

葉修壓低聲音,冷水淋得他直哆嗩,眼睛也張不開,才說三個字水就流進嘴裡差點沒嗆到,連想問清楚蘇沐秋在搞什麼都沒辦法。只能閉著眼睛低頭,伸手摸索著想先把水給關了,卻被握著手把水調整成溫水、一點一點地轉小,薄雨般地灑在身上。

 

臉上的水被蘇沐秋的手給抹去,心底又多了無數個抹不去的問題。葉修告訴自己總會知道、不急一時,然後睜開眼看著這十年來被遺忘的距離,很近,卻也很遠。

 

「葉修。」

 

「嗯?」

 

「昨天我問『如果我真的有病,你們要把我關起來嗎?』……因為我這麼說過,所以你不驚訝也不掙扎?」

 

「不是,只是疑惑你什麼時候開始好這一口。」

 

「還有呢?」

 

「等你的解釋。」葉修拍拍蘇沐秋,口氣還是那樣漫不經心。「反正解釋不急,你先決定要不要處理生理問題,不然我──喂、別咬手!」

 

蘇沐秋頭一低就改咬唇上,葉修吸了口氣,想退,卻只能貼著牆又被啃了一口,然後是臉頰、下巴、耳朵……

 

「你屬狗啊,都用咬的。」

 

「只咬你。」

 

低沉黏稠的輕語舔舐著神經,蘇沐秋就這樣慢條斯理地啃起脖子,不輕不重地流連不去,撒嬌溫存,這樣的蘇沐秋讓葉修格外彆扭,缺了那十年,葉修不知道蘇沐秋該變成什麼樣子才對。

 

身體逐漸熱了起來,不過就這樣像根狗骨頭般地呆站著被啃實在不是葉修的風格。手毫不扭捏地往下摸,耳邊呼吸一沉的瞬間,葉修得意地哼笑了幾聲,扯下濕透的內褲,手上的動作更加迅速俐落,圈握著性器一下下捋動揉搓起來。

 

蘇沐秋不再啃著他,只是把頭埋在他頸肩,葉修聽著心跳聲逐漸蓋過水聲,水流在身上蜿蜒的感觸帶來類似被撫摸的騷動,然後在安靜裡壓抑的發酵,直到敲門聲打破這層表象。

 

「哥,葉修?你們兩個都在裡面嗎?」

 

葉修回過神,手一頓,就想放開,剛才一直沒什麼侵略性的蘇沐秋卻一把拉下他的褲子,將兩人的陰莖連同他的手一起圈握住,用比葉修更細緻下流的方式套弄揉搓,弄得葉修剎時說不出話來。

 

「哥?葉修?」

 

「啊,在呢,都在。」蘇沐秋覺得心情很好,眼前瞪著他卻面露無奈的葉修正勾出他的慾望和記憶。那些殘破的零碎畫面跟現在連結,讓他在暈眩的同時想讓葉修露出更多表情……就像以前那樣生動而不是現在這總是淡淡的樣子。

 

「那我先回房間,晚點見。」

 

蘇沐秋應了一聲,也不知道哼著歌離開的蘇沐橙有沒有聽見,只是在關門聲響起的那刻兩人較勁似地加快動作。

 

「你……快點。」

 

「我槍系精通是沒錯,但就這把槍不能快。」

 

「你妹!我還全系精通,你不能快我就能嗎!?」

 

「我妹你是別想了,我你就將就著用吧。」

 

蘇沐秋低笑,額頭抵著葉修的額頭,直直地盯著對方的雙眼,在葉修高潮的那刻問了一個問題。

 

「你以前喜歡我吧?」

 

葉修懶懶地平復呼吸,筆直地看回去,似乎身體的慾望完全沒有影響到精神,漆黑的眸子裡仍是那種深邃的淡然。

 

「喜歡。」

 

「後來呢?」

 

「你死了,就那樣。」

 

 

 

 

-TBC-

 

TAG:全職,全職高手,葉修,蘇沐秋,傘修,共生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